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五百九十八章 龙宫盛宴(三更)

第五百九十八章 龙宫盛宴(三更)

    这算是奉命打孩子么?

    敖心提得这个请求,当真让方贵也觉得有些新鲜。

    不过听得敖心一说,他倒也明白了她的担忧。

    龙族身为七海霸主,远古生灵,修行之道,与人族不同,他们寿元悠长,又可以通过血脉传承神通,几乎天生便是强者,什么也不用做,等到年岁增长,便可以觉醒祖辈神通,力量强横,这是龙族的天赋异禀,人族就是想羡慕也羡慕不来,可就是这等老天赏的血脉神通,却也渐渐给龙族生灵带来了一些困扰,那就是太安逸了,一代一代愈发的蛮横拔扈。

    这些龙子龙孙,除了极个别的人之外,瞧不起人族,瞧不起妖族,瞧不起西荒……

    事实上他们谁都瞧不起!

    便是看别人苦苦修行,看别人为了夺一道神通典藉,打破头颅,他们也只当是笑话,毕竟与普通的修行之人比起来,他们也确实太逍遥了,血脉天生,神通自显,平日里养尊处优着,本事便到了自己的身上,试问天下,还有谁家的小日子,能比龙族儿孙过的更好?

    龙族最记仇,得罪了一只,便等若是得罪了一窝。

    与其说是性格,倒不如说是它们那要了命的自尊心在作崇……

    因为觉得自身血脉远高于人,所以才不容忍其他人冒犯自己的血脉,若有胆敢冒犯的,那就一定要想法设法,将他打死,非要泄了这口子怨气,才能继续回去过舒服的小日子!

    当然了,龙族儿孙里,倒也并非人人如此,其中自然也有像敖心这等不愿单纯的躺在自身血脉之上吃老本的,也是四处求学,磨炼神通武法,可这样的毕竟是少数,大部分的便都是如西海敖狂那种,本领不济,脾气却很大,如今的敖心替他们担忧生气,其实也是担心将他们有一天惹到了不该惹的人,会像西海的老三与老九那般,忽有一天,死于非命……

    不过对于这个活,方贵的兴致却是不高……

    打人的话方老爷倒是不排斥,现在自己也长本事了,更不怕这些龙子龙孙。

    但问题是,自己就是再狂,也不能在人家屋檐下打人家孩子啊……

    刚刚他还借了蛤蟆分身,感受了一下龙主的恐怖威压,这会小心脏还扑通扑通跳呢!

    万一自己打了小的,惹恼了老的……

    ……

    ……

    当然这话倒不能说出来,这条小母龙虽然说是要请自己帮忙,好似欠了自己人情是的,但实际上,她却等于是过来给自己通风报信的,否则的话,自己还真当是杀了敖狂那件事揭过去了,没有防备,怎会想到如今的龙宫里,居然还有几个龙子龙孙正在暗中算着自己?

    眉头微微皱了起来,道:“你那几个兄弟准备怎么为难我?”

    龙女敖心摇了摇头,道:“这个我也不知,我只是看见他们在嘀嘀咕咕的,偶尔听到了什么那太白宗弟子之类的话,便立时过去喝叱了他们一通,让他们不要多事,但他们表面上答应了,可依我对他们的了解,心里一定在打其他的鬼主意,所以才过来提醒你的!”

    说罢了,握了握拳头,道:“方先生不必有顾虑,狠狠的打,出了事也有我顶着!,而且这件事我都去找过父王了,父王也只是说,若是惹了事,那吃亏也是他们自己的,况且如今我是要拜方先生为师的,龙宫最讲究尊师重道,你打他们算是教训晚辈,不会有事的!”

    “原来老龙主也知道了……”

    方贵听到了这里,才心间恍然,点了点头,道:“那我明日看看再说吧!”

    “多谢方先生了!”

    龙女敖心见他答应,顿时笑了起来,然后便又与方贵说了些她那几个弟弟的姓名与模样等等,这是生怕方贵在他们手底下吃了亏,不过方贵心里实则想着,既然得了提醒,那还是小心着点好,能躲过去便躲过去,等大宴开始之后,他们还敢当着老龙主的面找麻烦?

    “不愧是剑仙传人!”

    看着方贵似乎是满不在乎的样,龙女又在心里暗叹了一声。

    心想之前自己也找过一些外族修士,请他们出手教训一下自己那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兄弟,结果每一个都是连说不敢,哪怕是修为明显要比她们兄妹更高的,也绝对不敢招惹他们,无论对他们还是对自己,都只知道连口称赞,事事恭维,倒惟有这位剑仙传人,一听这事,便立刻答应了下来,而且风清云淡,而且浑然无事,像是根本不在意这点子小事……

    这才是真正有胆气的表现呀!

    心下开心,便也不急着离开,兴高采烈的与方贵论起了剑道。

    什么东土四大剑宗,什么南疆妖域剑神,什么天元九大剑道,她居然都出奇的熟悉,一说了起来,皆头头是道,一说的开心了,还会起身,直接在方贵面前展示了几招。

    但方贵哪里知道这么多啊……

    虽然方贵也确实是正儿八经的剑仙传人,但传人是传人,跟剑仙有什么关系?

    他所懂的剑道,也只是跟着幕九歌学剑的时候,偶尔得到的那么几句指点,算起来前三剑懂得多些,中三剑也能说上一些,至于如今成就了幕九歌剑仙之名的后三剑,那简直就是完全不通了,这时候担心在龙女面前露了怯,便也多听而不言,偶尔才插上一句话而已。

    “言简意赅,句句精义……”

    龙女敖心听着那些几乎是方贵原话转过来的幕九歌的话,却是一副深得其妙的模样。

    听得懂的,便是说到了自己心坎里,听不必的,那就是莫测高深。

    尤其是听到了方贵说“心剑一脉,讲究心剑合一,重意轻法”时,更是忍不住称赞,道:“方先生这话说的太对了,如今的天元剑道流派,皆重修为而轻剑意,便是东土四大剑宗,也多是以修为根基为主,剑招虽妙,剑气虽强,却始终少了些真意,当年幕先生在东土求道时,便曾经说过,他来东土,本是为求取剑道真意,但如今的东土,已没了剑道真意了……”

    “幕老九还说过这话?”

    这些话方贵听着都有些懵,对幕九歌当年在东土的事,他了解的是真不多。

    这时候见敖心说的头头是道,心里倒也忽然起了些意动。

    难不成,这条小母龙才是真正适合幕九歌剑道的传人?

    若真是如此,那自己随便教她几剑,混个龙女师傅的名头,似乎也不错呀……

    “对了,方先生,我一直都很好奇……”

    这时候龙女说的开心,忍不住道:“我曾听人说,幕先生曾经在太白宗里,废了道心,蹉跎百年,但一朝出关,到了远州除魔,便立时成了天上剑仙,他是怎么做到的?”

    “这个嘛……”

    方贵一听这个,倒是开心了,笑道:“你要想明白,那得先谈个恋爱才行……”

    龙女敖心听了这话,脸都已经红了。

    方贵倒是看的大奇,心想这好好的说着话,你红什么脸呀?

    ……

    ……

    到得晚上送走了龙女,方贵便又玩了一会蛤蟆,早些休息。

    一夜过去,便已经是七海盛宴召开之时,方贵一早起来,好生梳洗打扮了一番,出来与息大公子等人相见,只见这两天里,众人都多多少少有了些变化,想来那一件龙宫异宝到手,确实给他们帮助不小,而因着这龙宫盛宴是大事,也都是特别准备了一番的。

    看看息大公子那个样,穿了一袭华贵紫袍,头上穿了墨玉猊纹?,还专挑了两缕长发在外面,手上戴着硕大的班指,腰间垂了一块湛透玲珑的青色玉佩,腰上登着厚底长腰穿金丝的靴子,手里还摇着一柄折扇,方贵甚至怀疑他脸上涂了粉,要不怎么白里透红的?

    简直太骚气,看看自己,长大了,小圆帽牛皮靴,简单,体面,还显得富贵……

    之前在临海接了他们的龟相,一大早便已来到了九珠殿候着,这时候七公主敖心倒是不能过来引路了,龙宫重规矩,她毕竟是堂堂龙宫公主,自然不能做这些下人活计……

    见着了诸人之后,便领着北域这一众小圣往设下了龙宫盛宴的敬天殿走来,一路之上,只见这北海龙宫,已显得一片热闹纷繁,满宫之上,皆摆上了珍玩异宝,显得珠光宝器,便是那是鲛女丫鬟、雄鲨力士,神蛟将,海夜叉,也都特地换了新鲜衣甲,贵气逼人。

    众人一路过来,赏玩赞叹,倒是大开眼界。

    方贵却是一路留心,以免着了那几位龙子龙孙的道儿,不过这一路赶来,倒是没有见到什么麻烦,心下略微放心,或许是那些龙子龙孙挨了训,便已打消了那主意也说不定。

    不一刻来到了龙宫敬天殿前,只见已是一片热闹景象,远远便看到一溜的娇美女侍,捧着鲜果珍酿,流水一般的送入了龙宫之中,方贵等人感受着这仙家气象,也当真觉得七海盛宴,着实与凡俗不同,正要进去,忽然听着远处一阵喧嚷,纷纷翘首向远处看去。

    “搬山力士牛圣主到……”

    “驱风真人花青子到……”

    “搅……那个白象圣主到……”

    却见来的几人,踏波而来,前头是肉身雄壮的半身蛮牛大妖,后面是身材纤细的瘦削男子,后面还跟了一个鼻子特别长,白白胖胖的大汉,却是南疆妖族的几位大圣来了,前面两个大圣的名字还好说,最后一位白象圣主,魔号乃是“搅海神王”,这说出来可不大好。

    如今大海都在海里,你非要搅了作甚?

    “原来南疆的大妖是这样的……”

    方贵看了,心里暗想:“还不如我们后山的黑山大尊威风……”

    待得几位妖族大圣过去,又见一团团青云飘至,却见这次来的,大部分都是些气质不俗的年青男女,听得一边龟相称赞,才知道这些人都是如今的东土之地,最负盛名的年青人,其中有不少都是古世家天骄,一时周围人称赞之声大起,倒是比那些南疆大圣更热情了。

    “南疆妖圣,东土天骄,这些可都是平时难得一见的大人物啊……”

    息大公子等人,这时候皆已面露喜气:“我们如今居然有资格与他们一同赴宴,这一想起,甚至有种如在梦中的感觉,呆会大宴开始之后,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敬他们一杯……”

    其他人也皆点头,显得确实从心底觉得荣幸。

    正要进去,却忽听得前方又是一阵喧攘,有人高声喊了起来:

    “月州玄崖幽真公子到……”

    “静州苍日白公子到……”

    “东幽州青云归九公子到……”

    “……”

    “……”

    听得这个声音,北域众小圣像是被从头浇了盆凉水,皆大吃了一惊,抬头看去。

    赫然便看到远远走来的,居然皆是身穿宽袍,气机沉凝的一群人,也多是年青模样,看起来很是知礼,不停向周围人行礼微笑,还未走到近前,便已有人向方贵等人看来,目光平淡,但互相之间,却像是交织出了星星点点的火花,居然皆是尊府来的年青修士……

    “怎么尊府的人也来了?”

    “以前龙宫盛宴,从来没听说邀请过尊府的人……”

    “这……没听说尊府的人也得了邀请啊……”

    息大公子等人皆是脸色突变,刚才的喜色,已倾刻之间消失,脸色都十分深沉。

    龙宫盛会,邀请了他们北域小圣,本是前所未有的大喜之事,可为何偏偏这么巧,同样也是以前从来也没有得到过龙宫邀请的尊府血脉,也在这一次出现在了龙宫宴上?

    最关键的是,他们之前,居然一点风声也没得到!

    ……

    ……

    “哼,我们先进去吧!”

    心间忽然便觉得有些纳闷,压抑,看热闹的心都淡了,方贵见了,便不悦的说了一句,诸人便皆点头,也不等那些尊府的人来到跟前,便率先向着敬天殿里面走了过去,他们本来就在门边,这时候自然会赶在尊府那群人前头入殿,却没想到,殿口忽然有人拦了过来。

    “没见到尊府的朋友过来么,居然不知让路?”

    说话的是一个身材矮胖,头上戴头一盏紫金冠的男子,抬头看着诸人。

    “呵呵,北域修士,本就不知礼数,这次委实不该请他们才是,平白坠了咱们龙宫威仪!”

    旁边又走了过来一个,身材单薄,穿着松垮垮的金袍,一脸醉意。

    “杀了我西海敖狂哥哥的是谁,快站出来,吃我一枪再说……”

    另一侧里有人大声嚷嚷,怒气冲冲,率一队人直接冲到了他们近前来。

    这突如其来的幕,使得北域众小圣,皆是不由得一怔,不知所已。

    倒是方贵,忽然想到了什么,看了身前拦路的这些龙子龙孙们一眼,然后又眼神冷淡的向后看去,只见那些尊府来人,这时候皆已停在了不远处,正淡淡笑着向他们看了过来。

    “原来在这里等着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