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六百零六章 北方苍龙(四更)

第六百零六章 北方苍龙(四更)

    这一方承天殿里,无论是龙主,还是尊府血脉,这时候都已皱起了眉头来。

    就连那一边的白术,也心底急急盘算,似乎在想着怎么应付方贵这茬。

    如今方贵这一口锅甩的干净,倒让他们心间都有些不快,却也不得不承认,这一招让他们有些为难,如今他已经将话说到了这份上,其他人便是再逼着他说什么和谈不和谈的,又有什么意义,甚至说,他连其他小圣的困局也缓解了,毕竟他才是北域小圣之首,如今他把这事推了个干净,只言自己没资格决定,那么其他人岂不是更没有资格说这件事了?

    “都已是金丹修士,便该为修行界里中流砥柱,遇事却仍只听长辈之言,毫无主见?”

    也就在此时,忽然有人嗤笑了一声,轻轻开口。

    众人看去时,便见说话的乃是一个东土来的散修,在这时正是满面笑意。

    方贵直接转头看向了他,道:“你们那边金丹就能自己做主啦?”

    那位东土散修淡淡笑道:“修行中人自该有磨砺担当,金丹境界,还不够么?”

    方贵叹道:“我只同情你家里连个长辈都没有……”

    “你……”

    对方呆了一呆,才反应了过来,这不是在拐着弯骂人么,顿时大怒。

    “我怎么啦?”

    方贵忽然也暴怒了起来,掳着袖子道:“你看不起我家长辈还是怎地,找打?”

    那位散修顿时满面盛怒,只是说不出话来。

    他还真不敢看不起当世剑仙……

    那众尊府血脉,皆看出了方贵这时候是在故意搅浑水,眼神都冷了下来。

    “呵呵,不必吵闹!”

    但也就在这时,那高高在上的龙主,看着方贵在下面找茬要打架,将局面搅成了一滩浑水,分明是不愿接这个话口的样子,倒也并不在意,不紧不慢的道:“这位方小友说话,倒也不无道理,北域十二小圣,虽然也有些声望,但毕竟小圣之上,还有几位老圣……”

    息大公子等人听着,皆已心间微松。

    然后他们便忽然听那老龙主笑道:“那就请北域的长辈过来吧……”

    听得此言,场间所有人都大吃一惊,下意识朝左右看去。

    就连方贵等人,心里也都咯噔一声,暗叫不妙。

    然后也在此时,只见在七海龙主身边侍立着的老龟相,忽然抬头长喝:“请苍龙子……”

    “唰!”

    方贵等人,皆已脸色大变。

    而坐在了玉台之上的幽冥海龙主,忽然轻轻笑了一声,道:“此番为你们尊府与北域仙门说和,只是我龙宫一片好意,也不想被人认为我龙宫有失公允,这才问问你们这些小辈的意见,但既决意说和,自然也不可能只问你们,北境乱象之中,便以太白、苍龙、息家三者为首,虽然一时之间,也无法尽数问过来,但苍龙一脉的态度,也该能代表北境了吧?”

    说着含笑向周围点了点头,道:“倒不防先听听他的意见!”

    听得这话,息大公子等人,皆已暗道不好。

    倒是把这一茬给忘了……

    这幽冥海龙主说的不错,如今的北域,趁势而起对抗尊府的,便是以太白宗、北方苍龙以及息家为主,甚至若比起来,北方苍龙一脉的份量,比太白宗和息家还要大些……

    若说谁能代表北域,那自然首推北方苍龙!

    可众所周知,北方苍龙原本就是得了龙宫支持才起家的啊……

    他与龙宫本就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甚至可以说,他就是龙宫的人。

    而在如今,龙宫莫名其妙,一意要为尊府与北域说和的情况下,一旦动用了北方苍龙这颗棋子,那方贵等人还有什么可说的,对抗尊府的三大巨头之一,直接便准备要与尊府和谈了,只剩下太白宗与息家的话,又如何还能继续掀起北域这场对抗尊府的大势来?

    若将对抗尊府,当作是北域的一件大事。

    那北方苍龙答应了和谈,便等若是将这件事彻底毁了……

    ……

    ……

    也就在众修皆心间惊愕时,便听得殿后脚步声响,一个苍发老者走了出来。

    他身穿灰袍,灰发如戟,背后负了一刀一枪两件兵器,正是临海城时一现身便斩了南境三位元婴修士的北方苍龙,只不过,这才数日不见,居然就像是完全换了一个人,此前的北方苍龙,固然苍老,但却一身凶气,狂意缠身,可如今,居然像是精气神都给丢了。

    佝偻着腰背,似乎变成了一个真正的老人。

    他跟在侍从身后走了出来,垂首含胸,居然像是个奴仆一般……

    “苍龙子,我知你身体不适,因此没有邀你出来饮酒……”

    在无数人又惊又恐的目光里,高坐台上的幽冥海龙主淡淡笑了一声,向北方苍龙道:“不过如今尊府要与北境仙门和谈,这几位小圣们觉得自己只是晚辈,不敢答应这么大的事情,所以也只好再请你来跟他们说说,你是长辈,亦是最早不服尊府管辖之人,甚至能算得上是如今北境九州的盟主,对于如今的北域大势,是和是战,总该有些自己的想法吧?”

    听着那细言细语的话,北方苍龙缓缓抬起了头,向方贵等人看了一眼。

    那眼神深邃,却呆滞。

    像是无神的古井。

    “我明白……”

    他迟缓了一会,才慢慢开口,声音嘶哑。

    而且他回答的,居然是明白,仿佛奴仆在回答主人的话。

    玉台上的几位龙主,听闻此言,脸上便不由得都露出了些微笑,轻轻点头。

    而北域一众小圣的心,则忽然沉了下去。

    北方苍龙,分明便早就知道这件事了,龙宫也定然早就吩咐过了他,这位北方苍龙,本就是在龙族的支持下,才当初第一个站出来对抗尊府的,如今龙宫却又想利用他,来第一个倒向尊府,与尊府达成和解,这让人愤怒又不解,尊府到底给了龙宫什么好处?

    是什么让龙宫这样的庞然大物,态度大转,不惜一切,为尊府背书?

    但心里再不甘再愤怒,这时候却已别无良策……

    他们只是小辈,谁能管得了北方苍龙怎么说?

    ……

    ……

    “难怪长老们这么确定龙宫可以帮我说服北域……”

    尊府一方的年青人,看着北方苍龙,脸上都已忍不住露出了几分笑意来,此前他们尊府是最恨北方苍龙的,这本来就是他们眼中的北域第一大逆匪,但在这时候,脸上的笑意却越来越浓了:“因为如今的北域,本来便有三分之一的话语权,就掌握在龙宫手里……”

    “当初龙宫背后支持这逆匪,使得他有了乱三州的底气,而今,他们则又借这北方苍龙的口,帮我们坏了北境九州的大势,呵呵,说到底,龙宫,才是最会做选择的人啊……”

    不仅是尊府血脉这么想,那群东土天骄、南疆大妖,也都看出了这局势。

    有人叹惜,也有人露出了些笑意。

    东土秦甲公子这时候看了方贵一眼,淡淡一笑,像是对这出戏很满意!

    “……”

    “……”

    “呵呵,既然明白,那便说说你的看法吧!”

    玉台之上,身穿黑袍的龙主淡淡开口:“这些小辈,也都想听你的决断!”

    “我的看法……”

    北方苍龙听着他的话,缓缓抬头,眼睛似乎也显得有些浑浊,半晌才木然道:“我能有什么看法呢,自从三百年前,我有了七小圣的名头,便已经被无数人盯上了,尊府不想看到什么劳什子七小圣,就准备拿我们开刀,古通老怪一介丹师,威望又高,所以他不合适,太白宗那对师兄弟有东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再加上低调,尊府也不好拿他们开刀……”

    “息家的老狐狸,早早就买通了尊府的人,一直帮着他说话,散人元辰子本就有一半尊府血脉,萧剑渊又是个剑痴,平时声名不显,所以最适合他们开刀的,当然就是我,当初我被尊府打成重伤,若不是龙族出手相救,三百年前便没命了,而这三百年来,我修为精进,狂性大发,对抗尊府,世人都只知道我狂,却不知我狂的资本,其实就是来自于龙族……”

    “说什么北方苍龙一脉,其实我就是龙族的代言人,一条走狗而已!”

    北方苍龙说着,慢慢抬起头来,道:“如今龙族要我答应谈和,我能有什么看法?”

    “哼!”

    听着这位北方苍龙的话,玉台上的几位龙主,神色似乎有些不悦。

    固然北方苍龙这时候说的,都是一些事实,甚至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可是在如今这个场合之下,他忽然口无遮拦的将这些话都说了出来,却也顿时使得这些龙主面上不大好看。

    “休要在那里胡言乱语!”

    北海龙主皱着眉头,道:“只说一下你的态度,便可以退下了!”

    “我的看法?”

    北方苍龙低声笑了笑,转头看了一眼四周,最后目光落到了尊府血脉的面上。

    昏沉的眼底,忽然暴起一团精光,笑道:“那当然不能谈和!”

    “什么?”

    玉台上的几位龙主,皆吃了一惊,冷冷向北方苍龙看了过来。

    “你们以为,随便吩咐我两句,我就全按了你们说的来做了?”

    北方苍龙浑浊的双眼之中,忽然精光暴闪,森然喝道:“老子北域第一大逆匪,七圣里面名义上的老二,实际上的老大,这三百年里一直与尊府对抗,靠得就是自己这一身的狂气与胆量,虽然得过你们给的仨瓜俩枣,但你们就觉得可以完全掌握老子的命运了?”

    说着哈哈大笑:“老子是北方苍龙,你们真他妈拿我当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