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六百一十二章 我不同意

第六百一十二章 我不同意

    “喀!”

    北方苍龙一刀斩在了白天幽王身前,连对方护体法力都未破开,便倒崩了回来。

    骤然之间,失去了龙气加持,以致于他力量大减,甚至都不足以再鼓荡身法力来。

    就像是在狂奔之中,忽然一条腿骤然失去了力量,别说保持之前的速度,不跌倒都是好的,而这毫无力量的一刀斩落,本已闭目待死的白天幽王,却猛然睁开了双眼,眼底透出狂喜之色,忽然哈哈大笑,挥掌拍来:“苍龙子,我看你这狂妄劲儿,如何再撒得出来……”

    轰!

    这一掌拍来,力道雄浑,北方苍龙几乎像是断线风筝一般,直接倒跌了回来,纵是他迎着这一掌,已急急提起了自身的法力,还是力有未怠,被这一掌,拍的口喷鲜血。

    也在一霎,周围呼喝连声,那些尊府元婴的掌力也到了。

    原本他们分从四面八方击来的神通力量,连北方苍龙的护身龙气都破不开,可是如今,龙气忽然消失,北方苍龙却像是毫无防护一般曝露在了他们面前,道道元婴神力,顿时一道接一道的拍击在了北方苍龙身上,北方苍龙的身子,被一道神通打到了空中,然后后背又有连续三道神通打来,扑向前方,前方有人迎住,一印打在他身上,神光尽数倾落……

    鲜血迸溅,骨骼碎裂,大刀都远远飞了出去,如断线风筝。

    “怎会如此?”

    突如其来的一幕,使得下方敬天殿里,忽然变得鸦雀无声,只显得异常压抑。

    本是北方苍龙大发神威,引来龙气加身,冲进人群要斩杀尊府白天幽王的局面,怎么忽然间就成了急转直下,从大占上风变成了身受重伤,形势之突兀,让人都没有缓过神来……

    然后一愣之下,便忽然间皆转头看向了北方苍龙。

    龙族行事……

    果然还是如此的直接霸道!

    北方苍龙一旦违背了龙族的意愿,便已落到了这等凄凉的下场了吗?

    他身上那一杆龙枪,本是龙族所赐,龙族将其收了回来,也就罢了,但这一身龙气,却是他自己修炼出来的呀,尤其是在这大战之中,忽然间夺了回来,会不会有些太过……

    自然,也有人觉得,北方苍龙的神通,就是龙族传授,那么北方苍龙借了龙族的神通功法修炼出来的龙气,被龙族收走倒也无法让人说些什么,只不过,一旦违背了龙族的意愿,便完全将其舍弃,卖给了尊府不说,还在这时候落井下石,仍不免让人觉得有些沉重。

    “父王……”

    就连敖心公主,都忍不住叫出了声来,转头看向了北海龙主。

    但无论是北海龙主,还是后殿花厅里的另外六位龙主,在这时候,都只是面无表情。

    而尊府一行人,在这时候则已欣喜若狂,有人忽然笑着向尊府行礼。

    息大公子等人,皆已全然坐不住,忽然起身,大步向着殿外奔了过去。

    倒是白术、琴江散人、许流欢三个,仍坐在了大殿之中,望着眼前酒盏,默不作声。

    ……

    ……

    “苍龙老哥……”

    此时的海上空中,方贵看着北方苍龙身形跌撞,鲜血喷溅的一幕,只觉得一股子热血陡乎间涌上了头颅,眼睛都变得血红,心脏像是被谁狠狠抓了一把,手脚都颤抖了起来。

    身形嗖的一声冲了出去,速度快到了极点,倾刻间抢入了半空之中。

    这时候,那尊府元婴刚刚才被北方苍龙身形冲得七零八落,又没想到这么轻易得手,将北方苍龙打成了重伤,还未反应过来,倒是被方贵轻松的冲进了他们包围之中,一把将连虚空都驾不住,重伤之躯正飞速往海面上跌的北方苍龙扯住,然后血红双眼狠狠看去。

    他在这时候,看得甚至不是尊府元婴,而是看向了北方。

    那六道若隐若现的龙影,以及他们身边,浮浮荡荡,被他们强行扯住的龙气。

    “怎么会这样?”

    “人都要死了,你们还要这么做?”

    方贵厉声大吼,直觉从未有一刻如此一般愤怒过。

    他只觉得心里被一股子无形的怒意所充斥,像是火山要狠狠爆发出来。

    北方苍龙本来就要死了,从他拒绝了龙宫的意愿开始,他就知道要死,又或者说,从他来到北海之前,他就知道自己要死,而他也做好了迎接这结局的准备,就连方贵这时候跳出来帮他,都没想过自己能救他,只是想让他临死之前,得以酣畅淋漓战上一场而已……

    可就连这愿望,居然也没达到?

    龙宫为什么一定要把事情做得这么狠绝?

    ……

    ……

    “哼!”

    自然无人理会方贵。

    北方那六道龙影,甚至没有半点理会方贵的意思,只是冷幽幽的看着这个方向。

    若是此时质问这话的是太白宗主,是剑仙幕九歌,或许他们还会回答。

    至于方贵,明显是没有足够份量让他们说些什么的……

    “兀那小狗,既然如此不舍,那便一起与他陪葬吧!”

    而身边的虚空里,则骤然响起了尊府元婴的大喝,旋及道道雄浑力量,直向着方贵抓了过来,那几位尊府元婴脸上,皆是满面喜色,显然就连他们也没想到,龙宫确实是个出言重诺的主儿,既然收了尊府的东西,那便切实的实现了他们的承诺,虽然谈和之事没有确定,但对于这一份补偿,却是做到了仁至义尽,尊府献给了龙宫的东西,可谓物超所值……

    狂喜之中,他们自然急着先将北方苍龙彻底杀死再说,至于方贵,若依着规矩,他们是不会杀的,毕竟方贵身份不同,且是龙宫的客人,可他送到手头来了,那也是自找的!

    心念微动间,自是杀气横生。

    神通荡荡,便已不仅是打向重伤的北方苍龙,连方贵也笼罩了进去。

    而不远处的六海龙主,看出了他们的用意,却也没有动弹。

    虽然方贵确实是龙宫的客人,更是太白宗弟子,剑仙传人,但一来是方贵主动掺与到了这场大战之中,二来是尊府动手,就算事后有麻烦,却也找不到他们龙宫的头上……

    ……

    ……

    “呵呵,没想到临死,又让你们太白宗看了个笑话……”

    迎着周天降落的神通光芒,北方苍龙睁开了眼睛,看着方贵那张恼恨的脸,他脸上倒是露出了苦笑,血沫子从嘴中喷了出来,然后低叹一声,忽然反手握住了方贵的胳膊,压低了声音道:“姓方的小子,老夫这回是真的到头啦,你莫要陪我送死,快入龙宫去吧……”

    说着话时,他狠狠咬牙,另一只手高高撑了上去。

    已然残破不堪的身体,在这时候忽然迸发出了无穷法力,这时候,他运转法力,已全然不在乎自己身体能不能承受得住,伤势加重,等若燃烧起了自己最后的些许生命潜力……

    带了些破败,但又疯狂之气的神光,在虚空里撑开了一条口子,就要将方贵扔出去。

    这时候他分明已自知必死,便想借最后的力量给方贵讨一条生路。

    这时候方贵若是逃向了龙宫,便是尊府也要有些顾忌。

    毕竟方贵和自己不同,无论是他的背景,还是他龙宫客人的身份,都有些特殊。

    “停下!”

    但没想到,方贵忽然伸手,将北方苍龙的手臂压了下来。

    然后他满面皆是狠意,向北方苍龙看来:“老哥,将你最后的劲使在有用的地方好了!”

    “你……”

    北方苍龙有些不解,黯淡的目光向他看了过来。

    机会稍纵即逝,被方贵这么一打忿,他将方贵送出去的机会已经没有了。

    “老哥是条好汉,你不该死的这么憋屈!”

    方贵低声说着,死死咬紧了牙关:“我方老爷不同意!”

    说着这话时,他忽然之间,大步向外奔了出去,周身力量,都已迸发了出来,那股子无形真意,在这时候化作了一团缥缈云气,在他身边炸了开来,使得他所过之处,虚空都似隐隐颤抖,力量的提升,已然突破了金丹境界的极限,再加上其他的元婴,本来以为方贵会逃出包围圈,却没想到,他居然冲向了白天幽王,一时忙乱,居然没有提防住他。

    一霎那间,方贵已到了白天幽王身前,额心竖目猛然睁开。

    “哗……”

    魔山怪眼之中,无尽神光倾刻,便是一面宝镜,照在了白天幽王身上。

    他悟透真意,各方面都有了极大提升,魔眼也是。

    那白天幽王的修为,本来便比方贵要高得多,哪怕方贵出其不意,不向外逃,反而冲向了自己,让他有些意料未及,但他仍然有足够的时间退开,或是出手将方贵镇压,但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方贵冲到跟前来,居然只是看了他一眼,更没想到这目光如此可怕!

    那一眼望去,便像是被一方魔神盯住,神魂都凝滞了稍许。

    而借着这一闪即逝的机会,方贵已狠狠咬牙,祭出了一起法宝,那是一条金色的锁链,一祭起来,便于空中兜转,犹如一条乌龙,霎那间便将白天幽王给牢牢捆在了中间……

    正是敖心所赠的龙宫三大异宝之一,幽冥缠金索。

    一切都太过出其不意,白天幽王一身本领还没使出来,便已被缚住。

    急切之间,竟一时挣脱不出来。

    方贵手握幽冥缠金索的一端,死死扯住,不让白天幽王有机会逃脱,咬紧了牙关大喝。

    “苍龙老哥,这个人头我送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