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六百三十章 夺灵秦符

第六百三十章 夺灵秦符

    听着秦甲的话,方贵一颗心也不由得微沉,暗暗凝聚着力量。

    就连他也不得不承认,秦甲这一次的做法,是真的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原本从形势上看,留在龙宫,是早晚的死路一条,去了东土,倒可能有一线生机,但他却万万没想到,秦甲居然从一开始,就没想过真的带自己去秦家,他只是想将自己从龙宫引出来,然后找个方便他施为的地方,直接剥离自己的分身而已,可关键是,究竟何等冤仇,才值得他这么做?

    就算想剥离,也得先哄自己去了东土再说吧……

    心里急急的想着,他已拼了命的开始调动自己的法力,到了这时,自不能作以待毙。

    但没想到,无论他法力如何施展,都像是死气沉沉,又或者说,居然不像是自己的,在那一道金篆的照耀下,他所有的法力,都背叛了自己,反而像是个绳索一样,将他牢牢捆住,那种感觉十分威妙,他的法力,与他的神通不可分离,而他的神通,这时候则成了别人的……

    他妈的秦家王八……

    望着秦甲那张似笑非笑的脸,方贵有点笑不出来了,心里真个起了怒意。

    而望着方贵那张惊怒的脸,秦甲却是低声笑了起来,似乎心情前所未有的畅快!

    无论是远州第二次看见方贵时,还是在龙宫遇着他时,他都气的难以下噎,某些时候,他甚至时时想起自己第一次见方贵时的模样,那时候他只感觉这是一个乡下野小子,虽然每每一说话,便让自己感觉十分生气,但又觉得以自己的身份,跟这样一个乡巴佬生气,实在有些荒唐,所以,他平生少见的没有与他计较,高抬贵手,然后就这么放过了他……

    但他如今,异常后悔当时那个决定!

    如今要夺了方贵分身的决定,是他做下来的,也确实与他们的原计划不符。

    一开始的计划里,他们确定了方贵如今可以掌控那条小龙,便打算将方贵一起接回东土去,可是临到头来,他却忽然想到了另外一件事,如今将这厮接回了东土,那么他会是什么样的身份?他会不会仍是自不量力,觉得自己一个乞丐样的人,有资格娶了秦家小姐?

    在他心里,一直有个阴影飘散不去。

    那便是幕九歌在远州时为方贵求亲的事情。

    那一块刻了幕九歌剑纹的崖壁,如今已经送入了老祖宗所在的后山。

    而面对那荒唐至极的求亲之举,老祖宗居然没有立刻就拒绝。

    在秦甲想来,老祖宗肯定还是会拒绝的,他老人家怎么可能让小鲤儿嫁给这野猴子?

    可是,万一呢?

    秦甲想到了这一点,便觉得心里担忧。

    于是他也在这时候,忽然意识到,其实有个更好的解决方法……

    他为什么要带他回去?

    只带了他修炼出来的神通之灵不可以么?

    那件可以剥夺他神通的符宝,已经在这一个月里,送到了他的手上,是用来预防万一的,也就是说,老祖宗们也已经做好了让他剥夺这野小子身上神通的准备,那自己做了,也不算什么,尤其是,这神通是秦家是的法,只要自己开口了,那其他人也不敢说些什么。

    于是,他便真的这么做了!

    多么美妙的一件事,不仅除掉了这个让自己不舒服的刺,还为家族立下大功……

    如今想着,他面上笑意更浓,轻轻勾了勾手指。

    也随着他手指一动,方贵体内,忽然有丝丝金光跳动,向外渗出,那是他神通的具化,这时候,他自己修炼出来的神通,居然真的像是变成了身外之物,然后被秦甲的金符控制,一跳一跳,像是有了自己的生命与想法一般,想要逃离自己的肉身,跑到秦甲手里去!

    这世间怎么会有这等邪异的法?

    一直以为,方贵都觉得小时候得到的这九灵正典,是自己最大的造化……

    可如今能想到,居然给自己埋下了最大的祸患!

    “旺财……来宝……”

    感觉到了那种浑身撕裂一般的感觉,方贵脸上还在笑着,却忽然张口大喝。

    这时候他整个人都像是被牢牢束缚,因为他的法力本来就遍布全身,所以他也感觉全身都被束缚住了,根本没有挣扎的余地,别说反抗了,甚至连个小指头都勾动不了。

    无论是自身真意也好,归元不灭识也罢,都完全不可能摧动起来……

    于是他拼尽了全力,只想喊出一个名字来。

    无论是婴啼也好,小来宝也好,只要他们领会了自己的意思,便可以帮忙……

    但他没想到的是,自己张开了口,但却忽然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了。

    “没有用的……”

    秦甲看着方贵,轻声笑道:“秦家的法之深奥玄妙,超出你的理解,这时候有一半的你,都在我掌控之中,恰好还是这条小龙认之为主的那一半,所以你如今什么倚仗都没有,话说白了,你也不过是借了我秦家的法,才有了今天这点子威风,但没了我秦家的法……”

    他冷笑:“你又算什么东西?”

    说着话时,他已忽然间五指连弹,嘣嘣几声脆响响起。

    方贵体内剧痛,像是肉身分离,道道金光闪亮,居然已经被他扯出来了稍许。

    一边的小母龙敖心见着这一幕,已大惊失色,厉声大叫,想要冲上来,而龙宫三傻,也横横不平,倒不是为了方贵,而是以他们的身份,何时受过这等欺负,想要跳起来反抗,但是有那位灰袍老者在,气机一荡,便已经将他们镇压在了当场,连小指头都动不得半分。

    其他几位东土天骄,则只是冷冷看着,脸上已有些不耐烦的神色。

    方贵心里生出了一种无法形容的无力感,似乎从未想过,自己会被一道符镇压!

    更是不敢相信,难道今天自己就交待在这了?

    然后也就在他这个念头升起来时,他心里忽然微微动了一下。

    似乎,那道符借他自己的神通,困住了他,但却有东西是这符困不住的……

    “方道友,你在哪里?”

    也是在这时候,忽然间不远处,响起了一声大喝。

    那喝声如此响亮,也是如此突兀,使得这洞府里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急急转头看去,便见得不远处的底水之中,有人施展神通游了过来,他看不见如今被那灰袍老修的袍子遮起来的地方,自然也看不到这个洞府,但他似乎知道什么,居然就只在这位地域周围游来游去,一边游,一边焦急的大叫着,那几乎已经是扯着嗓子在喊了……

    “是北域的人,他怎么会来到这里?”

    东土众天骄看着那个驼背的家伙出现,皆是大吃了一惊。

    旋及那灰袍老者沉喝道:“他这般大喊,会将龙主引到这里来的,一旦龙主靠近……”

    说到这里,他已无暇细讲,忽然手掌一翻,便要一道神通打出去。

    以他的修为,应该可以在孟陀子发出任何一点声响之前,便将他彻底灭杀。

    “方道友,你在哪里?”

    但他这一道神通还未击出,便忽然另外一个地方,也响起了一声叫唤。

    息大公子从另一个方向游了过来,一边游一边大叫,那恨不得让天下人都听见。

    “怎么又来了一个?”

    东土众天骄,这时候已然惊得一颗心都要跳出来了。

    而那位灰袍老修,眉头更是凝成了一个疙瘩,便是两个,他也可以随手抹杀,可关键地方在于,他提起精神,向外扫了过去,然后看向了其他几个方向,脸色愈发的阴冷了起来,几乎容不得他迟疑,便忽然冷冷盯了方贵一眼,道:“我让他们进来,你知道该怎么说……”

    随着他声音落下,已袍角微动,这一片地域,露出了一个小小的缝隙。

    而东土那位碧绿衣裙的女仙子会意,身形轻盈,直掠了过去,小声叫道:“在这里……”

    听到她的声音,息大公子等人同时大喜,也同时噤声,然后他们便急急的向着这个方向游了过来,闪身之间,进入了那披风笼罩之域,然后便也看到了洞府里的东土天骄等辈,以及与秦甲面对面站着,中间悬着一道金符的方贵,脸上不由得露出了惊喜之色来。

    “你果然在这里……”

    息大公子兴奋的笑着,便要迎上前来。

    方贵已然有些无奈了,他万万没想到,息大公子与孟陀子会出现在这里。

    更一时想不明白的是,他们是怎么来的?

    不过这时候的他,能不能说得出话来另说,其他人已经帮他问了。

    一位身材魁梧的东土天骄上前一步,拦住了息大公子与孟陀子,看一眼洞府之外,面上神色已满布杀机,低声喝道:“你们怎么会来到这里,还有没有其他人跟着你们过来?”

    “我们怎么来到这里?”

    息大公子听了他的声音,似乎一愣,笑道:“当然是来搭救方道友的了……”

    这句话回答很简单,却一下子使得洞府之中,东土天骄都愣了。

    而息大公子则是笑着向方贵看了过去,道:“老方,你不会真以为咱们就天天光想着敲龙族的竹杠,把你这茬子事给忘了吧,敲竹杠是真,这一个月里在北域到处分宝贝也是真,但一直暗中商量着,如何把你从龙族手里捞出来,那才是最主要的,倒是没想到……”

    他像是完全看不懂这洞府里的肃杀,啧啧有声的道:“你居然与别人先跑出来了……”

    ps  推荐桐棠的《哈利波特之学霸无敌》,比较考究设定的同人文,喜欢哈利波特同人的不要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