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六百五十四章 第三个选择

第六百五十四章 第三个选择

    若是普通的元婴,方贵还真就敢现场动手!

    如今他的修为也已颇不凡,临门一脚,便可以踏入元婴境界,再加上根基深厚,打普通的元婴已经不在话下,而就算是遇着了一些不普通的元婴,或是元婴中阶,那么前期做足了准备,也不会吃太大的亏,起码打不过的情况下,也是可以从从容容退走的。

    简单来说,方贵隐隐觉得,这时候能够稳压自己一头,让自己见了面就逃的,那估计也有元婴高阶老修,又或者是本身便根基不俗,化婴之后的婴品,也远超普通人的存在了。

    但他也没想到,从这位碧华神君身上感受到的,却是那半步在路上的气息!

    走在了路上,又或者说是接近在路上的人,总是有些强到不讲理的手段!

    便如这碧华神君,分明没有施展太过精妙的神通,可从他轻轻一弹指里,便可以感受到一种超出了凡人理解范畴的神蕴,那似乎是已然可以任意借用天地法则的力量……

    而这样的天地法则之力,通常来说,是修为到了化神之后,才能参悟的境界!

    这就使得方贵心里不由得一凛,神色也显得认真了起来。

    普通的元婴自己可以打,那么已经与路沾了边的元婴,也可以打吗?

    当然可以!

    架子已经提起来了,这时候不能垮掉,方贵暗暗咬了牙,便直向着那位碧华神君瞪眼看了过去,气势上丝毫不落下风:“如今可是在我们北域,这是方老爷的地盘,哪里钻出来的长虫,也敢在我面前提规矩俩字,你以为你长的比较俊是不是……小来宝,一起搞他!”

    “汪汪汪……”

    一语未落,身边那条小龙已是忽然伸长了脖子大叫,异常凶狠。

    “嗯?”

    碧华神君脸色顿时大变。

    刚看到方贵没有被自己吓倒时,他还有些愤怒,更是有些不将方贵的言辞看在眼里,但哪里想到,这厮居然一语不合,便要拉着那条小黑龙一起向自己动手,神色已有些惊怒!

    “不自量力,自寻死路!”

    但他也出奇的,居然没有表现出退缩之意,反而神色阴冷,沉声低喝。

    喝声之中,周身法则聚啸,便如一道道异常绚丽,而又大气磅礴的丝带,飘飞满天。

    方贵心底也是暗暗一惊,便准备一边喊小黑龙,一边向后退去。

    “南疆小妖祖,果是资质非凡……”

    不过也就在这一刻,忽然有一个声音爽朗的响起,仿佛响在耳边一般,幽幽悠荡荡,飘进了这方大殿之中:“世人皆传,南疆妖祖参天地寂灭法,已修炼到了前无古人,超越前世妖帝的境界,只是世人皆只知其名,而不解其道,如今见了碧华神君的神通手段,才知原来这天地寂灭法,其实便是掌驭法则之路,修到了最后,不知可是化身天地的境界么?”

    “嗯?”

    碧华神君听着这个声音,神色微变,目光冷冷扫了过去。

    也是在此同时,他大袖轻轻一挥,天地一切法则尽归其位,消失无踪,便好像是时间倒流,眼看着一幅画被水浸湿,模糊不清,然后忽然间水渍消失,画作重又恢复如常。

    这一方天地法则,在他手底下,居然像是可以打乱并重新归整的。

    方贵也转过了头来,然后就见太白宗主出现在了殿门处,负了双手,轻轻走来。

    “是又如何?”

    碧华神君冷眼看着太白宗主,似乎也微在审视打量,冷淡道:“你这太白宗主,北域七圣,最近几年倒也名头响亮,一提及你,便有无数人称赞,但在本座眼里,却也不过如此,甚至还不如你那位师弟,他好歹也是走出了条路子,一身本领来的堂堂正正,而你呢,竟是以神字法入玄,修炼出了这么一条血河大道,你可知,放在以前,这便是魔道功法!”

    大殿之内,无论是方贵还是小黑龙,又或是敖嶙,及众海族妖兵,皆是满面诧异,看看太白宗主,又看看碧华神君,知道他们聊的是修行中事,但自己居然偏偏听不甚明白。

    “走上了那几条路得来的本事,也未必便是堂堂正正……当然我师弟确实是的!”

    太白宗主听着碧华神君的话,轻轻笑了一声,道:“不过在我看来,凭了自家本事上路的人,怕也不多,之所以显得如此豪横,那也不过是因为世人不解,莫测其深罢了,倒像是个变戏法的,看着精妙玄奥,看穿了一文不值,而我修的功法也不见得便如小神君所言那么妖邪,心正,便不会入邪,真正的魔在西荒,又如何轮得到我这位北域凡人称魔?”

    “敢将路比作戏法?”

    那位碧华神君闻言,已是忍不住笑了起来,缓缓摇头,道:“你口气很大,胆量也不小,但望你好歹懂些基本的道理,莫说是你们北域这寥寥猫狗两三只,便是你那位人称天上剑仙的师弟回来,若走不到前无古人的境界,怕是也镇不得群雄,占不得便宜!”

    太白宗主笑道:“这话小神君该直接向我师弟说!”

    碧华神君哼哼了一声,没有回答,只是大袖一拂,道:“还不送客!”

    如今明明是在龙庭,但他倒像是在自己家中,任意吩咐,而旁边的敖嶙听了这话,脸色也顿时显得有些尴尬,但还是不敢不听从,缓步走上前来,向着太白宗主揖了一礼。

    见着他这模样,更后面些的敖心与龙宫三傻,脸色也都不怎么对味了。

    “送客?”

    方贵听着有点恼,叫道:“你送你大爷呢?”

    碧华神君脸色已瞬间大变,死死的看向了方贵。

    一边的太白宗主笑了笑,道:“不必多言,且回去吧!”

    “这就完了?”

    方贵挽着袖子道:“我还打算揍他一顿呢!”

    碧华神君的脸色,已经阴得快要挤出水来了。

    “不要对客人如此!”

    太白宗主也无奈的笑了笑,看了碧华神君一眼,道:“有事自可回去再讲!”

    “那就走吧!”

    方贵跟了太白宗主向外走去,刚走了没两句,忽然回身吹了声口哨,小黑龙立时兴奋不已,摇着小尾巴就“嗖”一声窜了出来,蹲在了他肩膀上,旁边的敖嶙与一众海族将相,见状大惊,连拦的机会都没有,便看到他们已经大摇大摆,从这龙庭之中走了出去了……

    碧华神君的脸色,已经阴的快要结冰了。

    虽然临走前,示威也似的故意将小黑龙给带了出来,但方贵却一直闷闷不乐,太白宗主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也不言语,两人一路离开了龙庭,却也没有往仙盟大殿那边去,毕竟那座大殿,如今已经成为了幽谷之帝的行宫,仙盟长老只有议事之时,才会过去。

    两人来到了不远处的一方山间,只见这里也有不少新近修建出来的洞府,太白宗主将方贵领了进去,坐定之后,笑着问道:“刚才你又没有吃亏,也未掉了面子,怎么这么沉闷?”

    “你觉得我吃了亏,掉了面子,才会不高兴嘛?”

    方贵不满的看了太白宗主一眼,道:“我就是不喜欢这些人!”

    “哪些?”

    “东土回来的,西荒回来的,南疆硬凑过来的……都不喜欢!”

    太白宗主闻言笑了:“我们本来就要借他们的力,更不能不让他们回来,又能如何呢?”

    方贵忽然转头,认真的看了太白宗主一眼,道:“别的不说,我只知道,就算是真的需要借这些人的力,借他们的名声,但若一直这么下去的话,恐怕也不是个事,我对这些事不懂,也不想胡乱掺和,但我看着,现在咱们北域的修士,一个个天天被欺负的没个样了,偏偏又有越来越多的人,跟他们走的越来越近,惟命是从,倒感觉自己成了个外人的样子!”

    太白宗主点了点头,道:“还有么?”

    方贵一拍大腿,道:“还要什么?你想啊,人都是干了活,才能吃饭,提前给饭吃,然后再干活也不是不行,但像这种抢着吃饭,推着干活的,能指望他们帮到什么忙?”

    太白宗主听着这话,倒是有些赞许的看了方贵一眼,笑道:“你能讲出这些道理来,倒也让我有些意外,不过这等样的道理,或许你将来换个其他的方式来讲,许是更动听些……对了,除了讲道理,兴许你修炼的功法名字,也得找些合适的字眼来修改一下……”

    “道理有用就行,功法有名就行,讲那么多干嘛?”

    方贵对此并不感冒,道:“你先说说现在这些破事,可怎么搞?”

    太白宗主道:“这些事也没什么,世间常见,并不新鲜!”

    听着他轻描淡写的模样,方贵一下子眼睛都瞪圆了。

    太白宗主却笑了笑,道:“若在世间行事,便须知道这世间的原貌,世事本就如此,人也本就如此,便好歹要承认了这世间事,才能再有所作为,倘若一开始便将世事想得太多,经了失望却又怨天尤人,这等性子,那是绝无可能真的做出什么大作为来的……”

    “说到底,我们也只是天地之间一蝼蚁,又凭什么只奢求自己占了好的,不占坏的?”

    “……”

    “……”

    方贵听他说的如此轻巧,已是瞪圆了眼,道:“那你就想一直这么下去?”

    太白宗主摇了摇头,脸色凝重了些,道:“自然不能!”

    方贵这才放了点心,向洞府外面张了一张,见左右无人,这才闭了洞府的门,还随手往门外扔了一方玉简,隔绝了起来,认真道:“那师伯你讲讲,你打算怎么坑这些人?”

    太白宗主闻言,诧异的瞪大了眼睛:“什么坑人?”

    “你说就是了,我肯定保密!”

    方贵一副你知我懂,不用再装下去的模样。

    太白宗主的脸色,也顿时显得有些无奈,摇头道:“我确实没打算坑人!”

    方贵满面狐疑,还有些失望。

    太白宗主道:“若是公平公正,心甘情愿,又怎么称得上坑……骗?”

    方贵脸上顿时多了点喜色,直直的看着他。

    太白宗主也不着急,慢条斯理的给自己沏了杯茶,把个方贵急的眼睛里都快要往外冒火了,才慢慢悠悠浅饮一口,然后道:“若论这些,那我倒想问你,你既然也看出了这时候形势不对,那你可知道,如今形势为何不对?这所有问题的根结,又究竟出在了哪里?”

    “还能说什么,这些人本来就是奔着小来宝来的,满肚子坏心眼!”

    方贵回答的毫不犹豫,一脸的鄙弃。

    太白宗主笑了笑,摇头道:“每人做事,都有自己的目的,外面看起来,再不合理,其心里,也自有他的道理,无论是东土,还是西荒、南疆,他们来历不小,心气更高,所以甚至都不去掩饰自己的目的,做事也没有顾忌,所以对我们而言,这反而是件好事!”

    说着看了方贵一眼:“所以你也看出来了,他们的目的,或说能接受的选择,无非两个!”

    “第一,便是掌控仙盟,或是龙庭,再借此掌控小龙主!”

    “而若是这一步做不到,那便会退而求其次,起码也要在仙盟之中夺得高位,以便自己可以随时接近这小龙主,以便时时将它的境况,随时传递到背后那些人耳中……”

    方贵听着太白宗主的话,过了一会,才慢慢点了点头。

    太白宗主说出来的,只像是最简单的事,便没有他提醒,别人也都看得出来。

    深思了半晌,他向太白宗主道:“那我们肯定不能让他们达到第一个目的吧?”

    这时候想来,那几方势力,可不都是奔着第一个目的去的么,也正因此,他们才又夺名份,又抢权位,无非便是想获得北仙盟的主导权,也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的掌握这条小龙,如今的北域仙盟与龙庭,也正是因为他们这种争夺,而搞得风雨飘摇,快要大乱了……

    太白宗主听了方贵的话,却笑了笑,道:“不,我们两个目的都不让他们达到!”

    方贵闻言,已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无论他们哪一个目的,都对我北域无益!”

    太白宗主脸上倒似出现了些微微的傲然,轻轻开口道:“所以我们给他们第三个选择!”

    “既不让他们掌控仙盟,还要让他们都不惜性命,为北域所用!”

    “……”

    “……”

    “你这……”

    方贵听着,都有些不明觉厉了:“这有可能做到吗?”

    太白宗主笑了,道:“我或许做不到,但我觉得你一定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