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六百五十五章 自己的路

第六百五十五章 自己的路

    “这么看得起我的吗?”

    方贵听了太白宗主的话,脸都快红了:“虽然我确实挺有本事!”

    太白宗主闻言,却只是笑吟吟的看着他。

    方贵自己也有点兴奋,掰手指算了算,道:“要是让我对付他们的话,那个什么劳什子的雾海龙王叔,我是不怎么怕他的,那条南疆来的水蛇儿……有点搞不明白他那神通是什么路子,可是如果拉上了小来宝助拳,应该也能揍他,至于东土来的那些家伙,除了那几个老辈的有点棘手,大部分都能打一顿,至于西荒来的那位幽帝……这老东西挺厉害……”

    见着他认真,太白宗主已是无声大笑,道:“我何曾真让你动手了?”

    说着摇了摇头,道:“不过你的判断,其实倒也不错,如今你一身根基,十分扎实,虽只差临门一脚未入元婴,但等闲元婴,想也奈何你不得,不过你对他们的看法,却还有些疏漏,这三方皆来了不少人,看起来都很有些本事,但最难缠的,倒不是明面上的这些!”

    “南疆护送了雾海敖嶙前入龙庭,混水摸鱼,但那敖嶙不过是个傀儡,且我从他身上,也能感觉到有禁制存在,应该早就被南疆控制了,真正发号施令的,自是那碧华神君,此妖看似只有元婴境界,但若真个动起手来,即便是我,也只有三成不到的把握赢他!”

    “啥?”

    方贵听得这话,已是愣了一下,有些难以置信的看向了太白宗主。

    在他眼里,太白宗主向来都是莫测高深的存在,自从安州尊府玄崖三尺神诞之上剑斩十二邪神以来,便声名雀起,屡显神通,经历的诸场大战,每一场都是别人看来他毫无胜算,但结果却是他连战连胜,在方贵眼里,甚至觉得他已经是无所不能,即便是在远州一剑斩凶神,夺得了天上剑仙之名的师尊幕九歌,真个论起神秘与强大来,也不见得比宗主更强。

    太白宗一战里,他甚至可以以一敌十,战十大元婴!

    但如今,只是面对着南疆的一条小蛇,他居然说自己只有不到三成把握?

    仿佛是看出了方贵的惊诧劲儿,太白宗主叹了口气,道:“你的本事越来越高,长辈便会显得越来越弱,这是必然的,因为你的本领,总是会越来越接近我们,甚至于越过我们,不过,我之所以说没有把握对付这南疆来的小神君,倒不是因为他的修为,而是他的路!”

    方贵目光微凛,认真向太白宗主看了过去。

    早在那位碧华神君出手之时,他便已看了出来,对方的神通,似乎与路有关。

    “自从得到高人指点,知晓了这世间有路的存在,我便想明白了很多事情,也因此而去探究过很多事情,倒是越发明白了一些事,七海覆灭,你师尊遁入不知地,自然都是因为他们过早的将路展现在了世人面前,但放眼看去,那些世间的绝顶人物,虽然都很聪明,一直将路藏得很深,从未显露,可是他们的准备,却一日也不曾放松过,甚至早有成效了……”

    “如今,他们见到了七海的恶果,更是不敢冒然显露这条路,但心思却也活络起来了,他们估计也会想知道自己的路究竟如何,与普通修行之人比起来如何,与其他路上的人比起来又如何,所以他们虽不敢明言什么,但也皆抛出了一颗试金石,来这世间历炼风雨!”

    听着太白宗主的话,方贵便忽然明白了过来:“那碧华小神君,便是妖祖的试金石?”

    “不错!”

    太白宗主点头,道:“南疆有十七位妖王,三位妖圣,若若派到北域来充作妖祖耳目,这些人都比那碧华小神君合适,但最终妖祖派来的,还是他,原因便在于,此人已经传承了妖祖的些许本领,或是他天赋异禀,或是妖祖有意点拔,但他已必然掌握了某些路上的精髓!”

    “此前他在龙庭,毫无顾忌的展露这番力量,我本也有些好奇,既然人人都藏得很深,他便是再蠢,也不敢轻意露出自己的底牌,可转念想想,倒是明白了,若是他本来就得了妖祖的嘱咐,要出来试试自己的这番本事呢?若是其他几位势力,也都有了这等念头呢?”

    方贵眼神渐渐显得认真了起来。

    太白宗主知道他明白了,笑道:“幽帝身边,有个穿黑袍的年青人,他并非幽帝的下属,幽帝的童儿看到了他,甚至还显得有些畏惧,所以我猜,他才是西荒一脉,真正能拿主意的人,而在东土,虽然归来了无数人,但却惟有一个身穿红裳,额心有颗红痣的女子,自从回到了北域,便一直留在洞府之中潜修,面都未露几回,所以,她应该就是东土能拿主意的人!”

    方贵道:“这几个家伙,都像那碧华神君一样不好对付?”

    “或许更难对付!”

    太白宗主笑道:“这些与路沾了边的,总是会有些常人难以想象的本事……”

    方贵想到了小来宝身上那异于常人的恐怖,心神也微微一沉,有些惊恐的看向了太白宗主,道:“你这忽然跟我说了这么多,不会是想让我去干掉他们这么几个人的吧?”

    太白宗主笑了起来,道:“现在的你自然没这本事,化婴之后,却未尝不可!”

    “化婴……”

    方贵一听这两个字,脸都挤在了一块,很是为难。

    太白宗主道:“你其实早就有了足够的底蕴,甚至只差临门一脚,为何还不考虑此事?”

    “这个……”

    方贵听着这话,竟有些不好解释。

    但太白宗主却似早就明白他的心思,笑道:“因为见多了奇人异事,对元婴没有信心了?”

    方贵表情古怪了点,看了看太白宗主,想说话,却又闭了嘴。

    连他也不得不承认,自家这位宗主,确实说到了自己的心事之上。

    如今的方贵,已经不是最初那等什么也不明白的小孩了,他已经见识到了这世间太多神异的存在,与玄奥的本领,他见到了以神字法镇压群雄的太白宗主,也见到了自己那位一剑归仙的师尊,他看到了生来便有着无敌力量的小黑龙,也看到了西荒的魔那遥遥探来的巨掌!

    甚至就连一颗棋子落下,便能莫名改变无数人想法的棋宫弟子,都莫测高深!

    本来方贵自己就是挺强的,远超同辈。

    可是与这些人比了起来,自己又能算是什么?

    而且他知道,这些人,很少有直接靠了普通的修行而上了路的。

    这就使得,方贵自己,对这些修行之事,也生出了一种隐隐的怀疑……

    别人都是依靠了路的力量,修为节节暴涨,震惊四域,那自己却要按步就班,一点一点的破元婴,炼化神么?速度慢不说,就算真个走上去了,那也未必会是这些人的对手啊?

    见多了路上的人,便很难再对自己的修行生出信心了。

    他甚至会想,自己也与好多条路沾了因果,那是否自己也可以走上某条路?

    一下子就变得比其他人厉害了,那还苦修个什么劲?

    “不必怀疑自己!”

    太白宗主认真的看向了方贵,忽然道:“想要走上任何一条路,都需要因缘,机巧,甚至是其他人的选择,无论你羡慕哪一个人,参研他的道,甚至去学了他走,都不可能比他更高明,犹豫来去,最终只是败坏了自己道心,毁了自己道果,最后一事无成,悔之不及……”

    方贵很少见到太白宗主这般跟自己说话,也不由认真了些,低声道:“那我能咋办?”

    “如常而走!”

    太白宗主道:“该化婴,便化婴,该修行,便修行!”

    方贵道:“可我这么修炼出来了,还是打不过他们怎么办?”

    “总是会比现在的你强些!”

    太白宗主笑着道:“就算还有差距,也会与他们之间的差距更少一些!”

    方贵眉头都不由得皱了起来。

    他其实并不喜欢这个结果,想了想,才忽然道:“我有没有可能走上一条路?”

    太白宗主见了他的样子,便忍不住笑道:“这个便只能问你自己了!”

    “适合你的路,惟有你自己知道!”

    “你能走的路,也早就已经摆在了你面前!”

    他一边说着,慢慢站起了身来,向方贵笑道:“而最关键的一点是,若只是踟蹰不前,犹豫难决,事先便已觉得不可以,那么,你就永远也没有机会,知道自己有多强!”

    眼见得他居然要走的样子,方贵有些着急了:“就算要化婴,你先给我点功法啊……”

    太白宗主摊了摊手,笑道:“你该懂的,也都已经懂了,又何必要功法?”

    他居然就真个这么留下了一番话,然后大袖飘飘走了出去,将这偌大洞府,留给了一脸懵的方贵,以及什么都不懂的小来宝,阳光从他身前洒下来,背影显得又神秘,又洒脱,似乎那等不沾半点事俗因果的谪仙人,只留给了方贵一脑门的问号,与若有若无的领悟……

    “真险啊……”

    直到方贵看不见自己背影了,太白宗主才轻轻拭了拭额头。

    自语道:“这小儿已经有了这等根基与底蕴,我哪里还能教得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