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六百五十八章 方贵化婴

第六百五十八章 方贵化婴

    “成了么?”

    感受着那洞府之中的悠悠道蕴,盘坐在不远处暗中帮着守关的太白宗主,脸色不由得变得微微一喜,低声自语:“神蕴幽荡,婴光内敛,他这化婴一路,果然与我想象的……”

    而无论是仙盟大殿的侧殿之中,还是龙庭之内,又或是东土归人簇拥在其间的那位红裳女子,他们感受着那若隐若无的悠悠道蕴,同样也皆眉头缓缓皱了起来,分明感觉到那化婴之意,并非有多强烈,可是却偏偏让他们道心生出了涟漪,仿佛隐隐感应到了什么……

    如今已经距离此地极近的一方小村落里,大大小小,所有人都仍然没有动过。

    神色,仍是那般凝重!

    “我化婴成功了?”

    而在此时,洞府之内,识海之间,方贵……或说是方贵的元神,缓缓睁开了双眼,他向自己的识海之内看去,便见一切都已大不同,识海荡荡,满是象征了他法力的海水,他只觉自己高在天上,似乎可以感受到一番新的天地正在自己身周出现,他心里清楚,那并非是真个出现了新的天地,而是自己的境界已经再不一样,眼前看到的,便成了新的天地!

    “不过这个法力……”

    他缓缓感知自身,然后略有些失望一般的摇了摇头。

    神意内敛,荡荡无穷,虽然比起以前来,确实感觉大有不同了,但还没有达到预期。

    看样子,走普通的路,修普通的法,终究比起那些路上的……

    “不对啊!”

    正心里闪过这个念头的方贵,忽然莫名的一惊,直觉汗毛都竖起来了。

    而在此时的洞府之外,正满面欣慰,自语着夸赞方贵的太白宗主,忽然脸也是一变!

    “不对!”

    ……

    ……

    也就在他们生出这个念头之时,洞府里忽然异变陡生。

    正是方贵元婴成形,身披山河仙袍,婴光内敛之际,他自身气机,自然也在这一刻,生出了一种截然不同的变化,那代表着他整个人都已进入了一个新的境界,成就了元婴!

    然后也在这一刻,他本体周围,忽然荡出了一种奇异的仙蕴!

    “嗡……”

    首先是那一盏阴阳灯盏,原本只是飘荡在他身周,散发阴阳道蕴,助他化婴,却在这一刻,陡然之间,化作了一道神光,这一盏灯,居然像是有了自己的灵性一般,急急的向着方贵冲了过去,倾刻之间,便已钻入了他的眉心,而且显化于他的识海,神芒大作,照耀诸天。

    “这是……”

    方贵大吃了一惊,还不等看得明白,便见那一盏阴阳灯盏,忽然急急向他飞了过来,直接飞到了他身上仙袍之中,化作了一盏灯的图案,就此不动,仿佛是整个消失了。

    但也随着这盏灯进入他身上的仙袍,他身后便忽然出现了阴阳二色,犹如太极。

    “唰!”

    也差不多同样时候,那一道青木仙灵,一样感觉到了某种吸引力,这只仙灵,本来就灵性十足,还会抽人嘴巴,在感受到了方贵身上的气息时,它似乎有了短暂的犹豫,但这犹豫的时间并不久,在它看到了那盏灯的选择之后,便也毫不犹豫,就做出了同样的选择。

    它也化作了闪电般的一道绿光,急急钻进入了方贵的额心之中。

    识海之内,顿时生机荡荡,布满诸天,旋及这仙灵也飞进了方贵周身那山河仙袍之中,化作了一株栩栩如生的小树模样,枝叶伸展,仿佛可以感受到那株小棵的愉悦之意。

    紧接着,便是那一只魔山怪眼。

    它居然也从方贵的识海之中浮现,似露出了些欣喜之色,望着此时的方贵。

    原本这只怪眼,本是外物,可是被方贵在结丹之时,炼成了镇压自身丹意的魔宝,也就与方贵自身,结合在了一起,也正因此,这一颗怪眼,直接便从方贵的识海之中浮现,然后急急飞起,居然也向着方贵飞了过来,落在了方贵的仙袍之上,化作了一颗眼睛图案。

    在这时候,他甚至像是露出了些激动之色。

    就好像是,从一开始便想进入这画中被拒绝,直到绕一个大弯,先与方贵融合,再又等待方贵化婴,等到那道卷出来,终于自识海之内浮现,带着自己人的气息进入仙裳……

    或说进入那副山河图!

    梦想终于成真了,好开心呀……

    ……

    ……

    但这还没停!

    紧接着,呼呼荡荡,一道银河自九天倾落,飞向方贵头顶。

    那是他修炼出来的斩神杀鬼大真意,自天外而来,向着他身上倾落!

    更闻得一阵“呱”“呱”乱叫,方贵看到,识海远处的海面上,居然出现了一只金灿灿的蛤蟆,肥肚大眼,咕呱乱叫,在海面上一蹦一跳,甚至有些急不可耐一般的神色!

    “嗖”一声跳起,带着种欢天喜地的劲儿向方贵扑了过来。

    “什么鬼玩意儿?”

    这一回大叫的不是白官子,而是方贵了。

    这接踵而来的变化,使得方贵这时候都觉得有些惊恐。

    先是阴阳灯盏,再是青木仙灵,再是魔山怪眼,再是斩神杀鬼大真意,最后竟是蛤蟆?

    每一件神物落在自己仙裳之上,自己的元婴神力,便更爆涨一截。

    而这,也使得他元婴气息急急窜升,屡屡突破,瞬间便已超过了他的想象。

    ……

    ……

    “闹大了?”

    此时坐在了洞府外面的太白宗主,也被那忽然之间爆发了出来,几乎惊天动地一样的气息给吓的险些跌倒,一张脸上已再按捺不住,露出了前所未有的惊恐之意,失声叫道。

    ……

    ……

    “轰”“轰”“轰!”

    也是在这气息出现的一瞬,北域仙盟大殿侧室里面,龙庭之中,东土归人的洞府,那黑袍的年青人,碧华神君,红裳女子,也同时猛得睁大了眼睛,他们眼中皆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再也坐不住,忽然间冲天而起,撞破了穹顶,然后急急向着那气息传来之处看去。

    眼睛都已瞪圆,脸上满是惊惶之色。

    ……

    ……

    而在那小村落里,一直抬头看着天空的老村长,同样也在感受着那气息,眼见得那道气息,正急急飞升,达到一个异常恐怖的程度,那位老村长忽然间脸色变得极为冷漠,猛然之间抬手,将身边磨盘之上那看起来异常沉重的的石磨,推得轰隆隆作响,转了半个圈。

    随着这半圈石磨转动,天地间的某种气息忽然变化了稍许。

    方贵的识海之中,那只正欢天喜地向着方贵跳了出来的蛤蟆,一脑袋撞在了方贵的衣裳之上,但出人意料的,居然没能进入衣裳之中,倒是将方贵撞了个趔趄,这一只蛤蟆也给撞的眼冒金星,四爪摊开,肚皮朝天,直挺挺的从半空之中跌落了下来,掉进识海之中。

    噗通!

    这一只蛤蟆好半天才从识海里再次露头,呆呆的看着半空中的方贵,满面不解。

    而于此同时,随着村里的石磨慢慢停下,方贵一身气机,也在飞快的收敛,无尽神光,无尽真意,在这时候皆从识海四处,飞快的向着他体内敛去,仿佛无尽长河,终藏于海。

    村里的人都睁大眼睛,有些惊恐的看向了刚刚推动石磨的村长。

    而村长,在这时候则只是怒目望天,满面沉凝。

    那屠户沉声开口:“你心软了吗?”

    村长不开口,只是一语不发,村子里一片沉默,也无人再说话。

    ……

    ……

    “若如此下去,恐怕坏了大事……”

    也是在这一刻,村长推动石磨,帮着方贵稍稍压制了一下气机之时,北域仙盟大殿周围,不知多少人心生感应,急急冲上了半空之中向着方贵看了过来之时,此时便在洞府对面的太白宗主,心神也已绷紧到了极点,眼见得方贵的气机根本藏不住,他也急急做下了一个决定。

    这时候,方贵所在的那一方洞府,任是有人天大本事,也不可能给他遮起来。

    所以,太白宗主在这时候,只是将自身的气机隐藏了起来。

    ……

    ……

    “究竟是何人在作法?”

    “那究竟是什么存在展露的气息?”

    也就在太白宗主急急将自己藏起的一刻,周围空中,那位西荒来的黑袍年青人,南疆来的碧华神君,还有东土来的红裳女子,在这时候皆已浮现在空中,目光交织而来。

    可以看到,他们面上,居然都露出了些无比忌惮的神色。

    “那洞府是谁的?”

    几乎同一时间,他们的目光便落到了那洞府之上,牙关咬紧,神识飞快散布了出去。

    “什么?”

    紧接着,得到了答案的他们,眼神一下子变得凝重了起来。

    “太白宗主赵真湖……”

    “那洞府便是他的?”

    他们三人,也能感应到彼此的存在,甚至互为敌手,可是在这时候,居然隐隐有种站在了同一方的意味,甚至探讨了起来:“本以为他只是借神字法修炼了那条血河,虽然有些本事,也不足一提,没想到他居然还藏了这等手段,若一时不查,倒被他蒙骗了过去……”

    “他究竟修了何法,才有这等惊天气息?”

    “无法猜测,但恐怕他暗藏的手段,远比我们想象的多……”

    “果不愧是那位天上剑仙的师兄啊……”

    “……”

    “……”

    感受着空中那三位神念的交织,其实就躲在他不远处的太白宗主,脸色有点尴尬。

    “这叫什么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