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六百五十九章 改天换地有神通

第六百五十九章 改天换地有神通

    “这种感觉……”

    在方贵身披仙袍,并且感受到了那阴阳灯盏,青木仙灵,魔山怪眼尽皆融入了仙袍之后带来的气机变化时,他心里也忽然生出了一种极为异样的感觉,他能够感受到自己的气机正在节节暴涨,就好像自己一直向着天上飞去,一直飞去,甚至感觉可以冲破苍穹……

    原本他化婴成功,给自己的感觉并不意外。

    与他自己估计的差不多,虽然顺利成功,但确实比起那些与路沾了边的人有着极为明显的差距,甚至在他眼里,这种差距,还更大了,没有化婴之时,他见到了碧华神君,还不怎么害怕,只是觉得这个人有点高深莫测,但若是上去打一架,自己也不一定会吃亏!

    但是化婴之后,这滋味倒变了,他反而更明显的看到了那种差距。

    这时候再让他与碧华神君打一架,或许反而不敢了。

    因为化了婴,也就等于认清了自己。

    可是他也没想到,居然在自己化婴成功之后,又一霎儿引发了这无数的变化。

    尤其是这一件仙袍加身,更是让他感觉自己拥有了无尽伟力,再加上那阴阳灯盏、青木仙灵等三件异宝,进入了仙袍之中,居然像是一件件异宝的威能,尽皆融入了自己的元婴之内,使得自己的元婴,力量层阶不停的提升,已倾刻间便超出了自己之前能够理解的极限!

    这是什么样的境界?

    识海之中的方贵,都惊愕了好一会儿,然后他微微闭上了眼睛。

    他开始进行化婴的最后一步,感悟!

    修行中人化婴之后,皆需这一番感悟,以此来了解自身元婴特质,盈缺,借此一番领悟,基本上便了解了自己将来修炼的神通方法,知晓什么样的神通适合自己,什么不适合自己,而在以后的修炼过程中,也好补足元婴不足之处,待到圆满,便可以试图渡劫化神了!

    理论上讲,每一个元婴,都是残缺的。

    无论是你准备的再充份,底蕴再深厚,化婴之时,也会出现各种各样,让人意想不到的残缺之处,而修行中人要做的,便是在自己踏入元婴境界之后,补足自己的元婴,待到圆满,便可以去渡劫,冲击化神境界,而这个补足元婴的过程,其实便是元婴境界的修炼之路。

    因着婴品不同,自然也有极大的差异。

    东土仙婴,本就接近圆满,只有少许缺陷,补足的过程自然够快。

    也有许多根底不足的元婴修士,婴品太过残缺,便是想补,也无从补起了。

    而前者修炼神通,也顺风顺水,可挑可捡,极具优势,神威强横。

    后者,能修炼什么神通,也就看自己适合什么了。

    也不是没有那种元婴残破的厉害,基本上只能仗着空境界唬人的类型……

    “若从这个境界来看的话……”

    方贵感受着自身元婴里面蕴含的神意,渐渐的神色都变得有些惊喜。

    此时的他,盘坐于识海上空,身披仙袍,袍上乃是一座座山影,巍峨挺拔,连绵无尽,每一座山影,都似乎蕴含着镇压大世之力,身后,一缕真意绕了他的元婴回环飘飞,宛若一条仙带,身边,则蹲着那一只可怜兮兮的金色蛤蟆,正瞪着俩眼,呆傻傻的看着他。

    凝思良久之后,方贵忽然指手一指。

    身边那一条仙带,便陡然疾冲而去,霎那间将识海无尽波涛劈成了两半。

    这,倒不是真个将自己的识海划成了两半,而是他脑海里面,对自己这神通的推衍。

    识海之中能做到的,外界便也相差不远矣!

    “那个是……”

    整方海面被划成两半,引发的巨响,使得道宫之中,白官子与小魔师都大变了脸色。

    而在外界,方贵真身所在的洞府之内,守在一边的婴啼也猛得睁大了眼睛。

    趴在了洞门边,窝成一团睡觉的小黑龙,耳朵也翘了一下,又耷拉了下来。

    “原来我化作了元婴,连这一道真意,都可以化作实质,跟真的一样,比剑还锋利……”

    识海之中的方贵,感受着这一条仙带,或说是真意之力,心头也微有明悟。

    到了如今,他也终于知道幕九歌当初前往不知地时,为何会将浮屠剑留在世上,如今自己只是第七剑的境界,真意便已可以化作实质一般,那谁知道幕九歌是什么境界?

    剑不剑的,那都不是事!

    然后他手指一勾,扯回了那一条真意仙带,然后凝思稍许,心念微动。

    仙袍之上,忽然投入了一道光芒。

    那是阴阳灯盏被他摧动,光芒直射向了虚空,一分为二,化作了巨大的阴阳太极图,立在了方贵身后,便如一张巨大的影壁,两条阴阳鱼缓缓追逐,散发出了莫名的道蕴……

    道宫之中的白官子,望着那阴阳太极图,像是被噎了一下,身形微微一颤。

    而在外界洞府之中,守在洞门前的小黑龙,猛得睁开了一只眼睛。

    方贵摆了摆手,身后阴阳太极图消失,然后他再度沉凝,挥了挥仙袍衣袖。

    一道碧芒从袖间挥出,化作一片甘霖,洒落于识海大地。

    眼见得这一片正波涛汹涌的海面之上,便忽然生出了无尽的海藻,那海藻生得极为迅猛,本是海中颇不起眼的几点星星绿意,却在倾刻之间,连成一片,便如一方绿色的大陆,而在这绿色的大陆之上,又忽然有一株株参天一般的巨木成长,林立于方贵的身周……

    这看起来,简直像是倾刻间换了一个世界。

    道宫之中的白官子,这时候手掌都已经在不停的颤抖了。

    而外界洞府里的小黑龙,更是两只眼睛都睁了开来,呆呆的抬头看着方贵。

    此时的方贵,也很欣慰于这般变化,得意的笑笑,挥挥大袖,周围的参天巨木顿时消失。

    他吁了口气,将那一只魔山怪眼催动了起来。

    一道魔光,瞬间升腾而起,便如一轮魔日,光悬于天地之间,洒落无尽魔意……

    “这个倒没啥可研究的,用过太多次了!”

    不过方贵只是看了看这魔意,便又收了起来,心里暗想着。

    这一只魔山怪眼,早就与他的肉身化在一处,期间与人恶战,也不知多少次曾经借用魔眼之力,对它的异处,以及如何催动于他,都熟炼的不能熟,了解的不能再了解,所以其他的神通,都要试一下,这一只魔山怪眼,却是无所谓了,稍微知道点自己还能用就行……

    只是连他也没意识到的是,这一轮魔日出现的一刻,引发的变化绝不止于此。

    望着那一颗魔山怪眼,白官子的脸色已经变得极为苍白,喃喃自语:“那……那时候,我只是指点他用那仙灵之力,可谁能想到,他身上居然不只仙灵,还有……还有这……”

    “这倒也罢了,可是他……他怎么可能将这几件异宝,尽数纳于自身……”

    望着她身如筛糠般的样子,身后的小魔师觉得自己该说点什么。

    压下心底的激动,他摆出一个和气的笑脸,安慰道:“别怕,呆久了就习惯了……”

    也是在那一道魔意迸发的时候,洞府门前的小黑龙,已腾得一下跳了起来,仿佛感觉到了什么异常古怪的动静,就连它一双乌溜溜大眼睛里,都露出了些许的惊讶之色。

    歪着脑袋看了方贵半晌,它忽然跑到方贵脚边,心满意足的躺在他腿上睡了。

    而偌大的北域,也出现了一瞬之间的寂静。

    北域有魔山,遍布百万里。

    这些魔山,日夜有邪气散发,催生无尽邪物,便那般漫无目的游走在魔山周围,只知扑杀生人,但是在那一道魔意催动之时,无尽魔山,忽然都安静了下来,那些看起来本来没有什么灵性的魔物,却忽然间都仰起了头,怔怔的看向了北方,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更有许多魔山,忽然间便裂开了一道道的口子,便是一张张黑洞洞的嘴巴。

    可是它们等了很久,却发现那魔意消失的干干净净,再无半点异动。

    于是,它们便也再次低下了头,继续起了之前那漫无目的游荡。

    而那些裂开的口子,也悄悄闭合了起来,像是没有出现过。

    “哈哈,哈哈……”

    这时候的方贵,根本不知道刚刚引发了多大动静,他只是愈发的得意,愈发的激动,甚至忍不住想要跳起来手舞足蹈一番,连续试过了真意、阴阳太极图、青木仙灵、魔山怪眼之后,他便也微微一想,然后猛得一下,催动了他之前下过功夫最多,也最关心的神通。

    “呱……”

    随着神通催动,身边的蛤蟆忽然叫了一声,十分响亮。

    “嗯……”

    方贵皱着眉头看了一眼身边的蛤蟆:“这个倒是没有太大的变化……”

    蛤蟆老老实实的蹲着,肥大的身子,十分乖巧。

    “哈哈,什么碧华小蛇,什么幽谷之帝,什么东土天骄,算什么玩意儿?”

    方贵细细一想,已是不由得豪情万丈升,抬眼看向了无尽远处:“之前还觉得他们简直厉害的没边,如今才发现……哼哼,从现在开始,该耍威风的,就是方老爷我了……”

    一边自得,感受着这全然不同的一切,一边倒是又心生感慨。

    “若不是宗主师伯指点我,我都不知道自己其实这么厉害!”

    “宗主他老人家果然了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