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六百六十章 高深莫测

第六百六十章 高深莫测

    心满意足,豪气冲天,方贵这就立马要出去找人打架……额,论道!

    他笑呵呵的将身上的仙袍一裹,便准备神识归于外界,但也就在此时,忽然看到了不远处的道宫,脸上便不由得露出了几分微笑,迈步向着道宫里走去,推开门,便见这时候白官子与小魔师两个,都正站在了窗边,一个痴痴的看着方贵,一个痴痴的看着另一个……

    “来啦!”

    方贵冲白官子和气的笑笑,像欢迎新邻居。

    白官子忽然觉得这神态跟身边这只小怪物一开始见自己的时候一模一样,心里升起了一种异常复杂的感觉,若是在一开始听到他这句话,自己一定会询问很多事情,可是在刚才,看到了他化婴中的诸般神异过程,白官子心神已乱,太多的东西,需要捋清楚再说!

    这时候的她,也只能强自咬牙,镇定下来,道:“你知道我早就会来?”

    “你肯定会来呀!”

    方贵一听就有些得意,不过一想到自己如今是元婴了,要有风度,便又让自己板起了脸,笑呵呵把手向身后一背,淡然道:“呵呵,棋宫弟子又怎么可能让我一锤子打死?”

    白官子的神色已变得有些急躁:“所以你早就知道我会来对付你?”

    “一开始也没想这么仔细!”

    方贵笑道:“但我们宗主当时提醒我将你留下的棋子收起来,我就心里有数了!”

    “那个太白宗之主……”

    白官子一下子便想起了那个大袖飘飘的男子,牙齿但不由得咬紧。

    直到此时,她也只能承认,自己从一开始,便被算计了,那个太白宗主,定然是早就知道自己可以藏身于棋子之中,伺机而动,所以才帮这个家伙布下了这样的一个陷阱给自己,可怜自己身为堂堂棋宫弟子,谋算了多少精妙布局,如今居然被这么简单的局给陷了?

    只不过,起码在这时候,这种被算计的感觉,甚至都无法占据她的主要思维。

    她只是死死的盯着方贵,良久良久,才忽然问了一句:“你究竟是谁?”

    “我是谁?”

    方贵怔了一下,心想那一连串的名头可怎么讲……

    不过再想想,如今这棋宫弟子入了自己的识海道宫,估计是没啥机会逃出去了,再吹那些虚的也没有什么用,便还不如将自己的真实身份讲出来,唬她一下,以后也好利用……

    于是他微微一笑,背着两手挺起胸膛,傲然道:“我是仙人后代……”

    “果然!”

    不等方贵说完,白官子便已脸色大变,声音里甚至带了些颤抖。

    “咦?”

    方贵倒是一怔,心想这件事自己吹了,不,说了好多年了,还第一个露出这反应的!

    “千算万算,没想到,最终居然落在了你们手里……”

    白官子微微闭上了眼睛,脸上居然是一片绝望,她连声音都似乎有些无力了,心里也似乎同时有着无数念头在涌动,挣扎,过了许久,她才忽然间睁开了眼睛,厉声道:“我不知道你们在算什么,也不知道你们图什么……算了,你直接告诉我,你想对我……干什么?”

    一番说的方贵都愣了。

    心想你先算计我,然后我跟宗主把你坑了,这不天经地义嘛?

    干嘛露出一副自己很委曲的样子。

    而且这棋宫弟子也太胆小了,就是把她关在道宫里,倒像是绝望了一般……

    你看人家小魔师,那不是过的很舒坦嘛……

    “别露出一副我马上要对你干啥的样子,方老爷是那种人嘛……”

    方贵嘀咕了一声,心里还惦记着外面的事,也不愿在这里与白官子多留,事实上,他从收起了那颗白色棋子开始,便也确实一直在等着白官子过来夺舍了,毕竟见多了棋宫弟子的手段,也确实不相信她会死的那么容易,这样的女人,自然只有关在道宫里才放心!

    当然了,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答应过小魔师……

    若不是方贵不懂得如何主动打开道宫,早就把她关进来了。

    “既然来了,就好好在这里呆着,想想有什么可以告诉我的,省得我回头还得问……”

    方贵冷哼一声,随口嘱咐着。

    白官子猛然睁开了眼睛,厉声道:“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魔头!”

    “嗯?”

    方贵神色一冷,掳起了袖子:“你当我不敢打你?”

    白官子闭上了眼睛,抬起了脸,面无表情道:“你杀了我吧!”

    “我哪舍得杀你!”

    方贵哼哼了一声,忽然叫道:“那谁!”

    “哎……”

    小魔师利索的答应着,跑到了方贵身前,垂着手,点头哈腰。

    “交给你了!”

    方贵道:“等我回来的时候,我要问她什么,她就答什么!”

    小魔师忙笑着:“瞧好吧您呐!”

    “这还差不多!”

    方贵满意的点了点头,便要背着手往外面走,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回头仔细叮嘱小魔师道:“别在我的地盘搞那些乱七八糟的啊,万一你俩回头在这生了一串,我咋处理?”

    小魔师脸都红了:“哪能呢,咱不是那种人……”

    而白官子也猛然之间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们两个。

    “我外面还有事情在忙,回头再来找你问话!”

    方贵说着,趾高气昂,十分放心的从这道殿里走了出来。

    他很相信,经过了自己调教的小魔师,一定可以将白官子收拾的服服贴贴。

    ……

    ……

    “嘿嘿……”

    见得方贵走了,小魔师便也挺起了胸膛,上下打量了白官子一眼,发出一声冷笑。

    “你……你想干什么?”

    白官子声音都在颤抖了,急急后退了几步。

    “既然来了,热闹也看了,那我就先给你讲讲这里的规矩!”

    小魔师清了清嗓子,背起了两只手,慢悠悠的踱开了步子,道:“第一,在这里面,我最大……嗯,平时我不是最大的,不过他有事求我的,那就是我最大,平时怎么也能排在第二。第二呢,在这里,要说啥听啥,他说的啥,我就得听,我说的啥,你也得听……”

    “第三嘛……”

    小魔师说着,忽然直勾勾的看向了白官子,音调也微微一变:“我其实一直很喜欢你……”

    听前两点的时候,白官子还好,听到第三点,神色已经如见了鬼一般,急急后退,甚至快要贴到了墙上,大叫道:“你停下,你是棋宫之灵,我是执棋使,你怎敢违背我的命令?”

    小魔师叉着腰冷笑。

    “你……你别过来,你误会了,那种情愫,本是假的,只是棋子对于执棋之人……”

    小魔师撇嘴,大步向她走来:“不说这个我还不找你算账呢……”

    “救命啊……”

    白官子情急之下,甚至已经像是普通女子一样大叫了起来。

    “哼,你叫个鬼的救命,我又没打算把你……”

    小魔师眉头都皱起来了,心想必须教教她规矩了,一边想着,脸都变得很凶了起来,岂料还没走到白官子身前,忽然那已经吓的浑身颤抖的白官子,情急之下,一把扯住了他,小魔师还没反应过来,便已经被她掀翻在地上,一边恐惧的大叫,一边劈头盖脸抽了下来。

    “哎呀,你敢打我……”

    “还不停手,我对你不客气了……”

    “别打脸……”

    “有话好好说不行……”

    “救命啊……”

    “……”

    “……”

    在小魔师的惨叫响彻于道宫之时,方贵已满面傲意,踱着四方步出了洞府,本打算四下里找找宗主,却迎着正好见到太白宗主向着自己走了过来,看到他的时候,明显看到宗主眉毛一挑,旋及脸色便恢复了平静,只是目光有些欣慰,略打量着他,轻轻点了点头。

    “宗主,我元婴成了……”

    方贵欣喜的迎了上去,开心的都不知道要说什么。

    “呵呵!”

    太白宗主笑着点了点头:“成了就好!”

    方贵激动的道:“幸亏你点醒我,不然我都不知道会这样的!”

    太白宗主满面微笑,轻轻点头:“不错!”

    方贵看了看四周,忽然压低了声音,道:“宗主,连我之前都不知道还能这样,要是早知道会这样,那我早就结婴了,唉,我以后在背后还是叫你宗主好了,不能太不敬……”

    太白宗主笑而不语,轻轻点头。

    方贵道:“难怪你之前说我结了婴就能对付他们,我当时还以为你顺口说的呢……”

    太白宗主笑而不语,点了点头。

    方贵起了劲儿,一把掳起了袖子,道:“现在我不怕了,谁都不怕!”

    太白宗主脸色有些欣慰,笑着点了点头。

    “那我去了啊!”

    方贵说着,心想这么大事,还是问一声宗主比较好。

    太白宗主轻轻笑着,又点了点头。

    “走!”

    见宗主已经答应了自己,方贵心气更是止不住的高涨了起来,大叫一声,身后婴啼跟了上来,小黑龙更是跳到了他的肩膀上蹲着,自己则迈开了大步,随便一脚踏到了云上,眼神在这时候,甚至显得有些冷厉,四下里一扫,便先看准了那方仙盟大殿,飞了过去。

    直到这时,太白宗主才缓缓转头看了一眼,见他已走,顿时松了口气。

    “他刚才跟我说了什么?”

    他仔细回想着,发现好像没听清楚。

    旋及又摇了摇头,低叹道:“顾不上了,麻烦太大,管不了,索性不管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