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六百六十三章 仙军乱象

第六百六十三章 仙军乱象

    “小儿找死……”

    就在殿外山峰之上,方贵一声大喝,震荡四野之时,仙盟大殿之中,一直沉默盘坐的幽谷之帝,也已怒气缓生,周围有一抹森然道蕴浮游而出,大袖无风自动,便要起身。

    但也就在他即将起身之际,忽然另外一缕道蕴出现在了他身处的大殿。

    这一方仙殿,有东西侧殿,幽帝之帝,平日里便在东殿盘息吐纳,而在西殿,便是那位随他一起从西荒来的黑袍年青人,可以随便将自己的道蕴显化在东殿里的,自然也不可能有别人,于是幽谷之帝动作微凝,缓缓抬头,看向了那一抹道蕴所化的年青人,目露询问。

    “你准备去做什么?”

    那黑袍年青人面无表情,低声发问。

    幽谷之帝,同样也是面无表情,道:“小儿无礼,自该教训!”

    黑袍年青人冷淡道:“那你是打算杀了他,还是逐走他?”

    幽谷之帝声音微沉:“我要将他镇压在新殿底下,何时认错,何时再放他出来!”

    黑袍年青人听着这话,脸上忽然露出了些嘲意:“你有这本事?”

    幽谷之帝闻言眉头顿时皱了起来,半晌才道:“少尊何出此言?”

    黑袍年青人道:“你以为那位太白宗主,会眼睁睁看着你将他的师侄镇在大殿下面?”

    幽谷之帝闻言面上已有了些奇异之色:“一开始不就是做好了当众败他的准备?”

    黑袍年青人道:“那是一开始觉得你有败他的把握,可是之前,他已展露峥嵘,你又还有几分胜算,兴许现在的他,便是为了逼你出手,然后当众败你,你本是当年溃败,才逃去了西荒,得魔殿庇佑,如今初初回来,便又败在了北域小辈之手,又还存几分颜面?”

    幽谷之帝闻言,顿时眉头大皱,过了半晌,才道:“但是少尊你若出手……”

    “那两方没有出手之前,我亦不愿提前展露底细!”

    黑袍年青人冷淡道:“最重要的是,认清你的身份,是你在帮魔殿,还是魔殿帮你?”

    幽谷之帝听得此言,已是眼色大炽,甚至有些愤然:“难道这一次就……”

    “不仅这一次,摸清了太白宗主底细前,皆需如此!”

    黑袍年青人淡淡开口:“哪怕真有一日,要全力出手,也需经过了魔殿的同意,而在魔殿没有新的旨意传过来之前,无论是你,还是我,无论什么理由,都不可坏了此间形势!”

    幽谷之帝沉默了很久,才终于低头:“明白!”

    ……

    ……

    外界之人,无人知晓这一番谈话。

    他们只是看到,方贵已经将话说得这般难听,甚至出手打了幽谷之帝座下的两个童儿,但那一方幽谷之帝所在的仙殿,居然全无半分动静,随着那时间一分一息的过去,他们的脸色也渐渐由担忧变得惊奇,由难以置信,变成了某种看向了方贵时的莫测高深与狐疑!

    “幽帝陛下……居然真的没有半点反应?”

    “难道是幽谷之帝不愿与这等小辈计较?”

    “呸,只有在不敢计较的时候,才会露出这等不愿计较的态度来吧?”

    仙盟左右,也不知有多少修士,本来就对幽谷之帝晦莫如深,甚至开始怀疑了起来。

    话说回来,幽谷之帝在北域,并无根基,但他一回来,便忽然有了不少人支持,原因还是在于大家对他修为的猜测。一千五百年前,幽谷之帝确实退走了,但他在一千五百年前,便已经是化神境界,如今又多了一千多年的修为,那谁又知道此时他有何等样的修为实力?

    这种对修为与实力的恐惧,才是许多人忌惮他,甚至膜拜他的原因。

    可如今,这位太白宗弟子把事做到了这种份上,幽谷之帝居然没有动静?

    对于那些因为不解而恐惧,而为恐惧而膜拜的人来说,这才是一种致命的打击……

    ……

    ……

    而方贵,也一直在盯着那仙殿大门,目光眨也不眨。

    直到他发现,那仙殿大门,久而久之,一点动静也无时,终于渐渐放下了心来。

    “呵,给我继续!”

    他忽然转头,向那山峰上正建造新的仙殿之人大喝:“有事来找我!”

    “得令!”

    无数修士大声答应,声盈沸天。

    而方贵则是忽然转头,看向了那群瞠目结舌的老修,大袖一挥,喝道:“把这群老前辈给我押上……不对,请上,他们既然这么有心为北域效力,那我亲自送他们去从军!”

    按理说,发号这等施令,那定然是要有下属执行自己命令才行。

    方贵可没什么下属,惟一一个丝毫不疑执行他命令的,也就只有一条婴啼……

    可如今,他喝斥仙殿,幽谷之帝避而不见,却一下子使得他无形之中,威势盈天,周围人也有不少,被他的气机震慑,下意识里便要跟了凑个热闹,其中以孟陀子最为积极,就连息大公子,也暗中招手,命他们息家的修士言听计从,丹火宗的修士,就更听话了。

    一下子便跳出来了一群人,左右圈住了那些老修,跟在了方贵身后。

    “幽帝……幽帝陛下……”

    有人还在苦苦哀求,奢望着出现转机。

    但也有人脸色大怖,恨不能得骂将了起来:“这老东西,还是那么胆小啊……”

    ……

    ……

    “十路仙军将首何在,我方老爷给你们送谋士来啦……”

    仙殿之东十里,大片群山连绵之间,有不少平地山谷,临时打造的仙台阵场,正是仙盟招集仙门修士、弟子,打造仙军之地,而在这一方仙场北首,最高一峰上,则设下了无数营帐,正是仙军中枢,不仅诸方将首在此,便是那些丹、阵、器、符诸般部属,也皆设于此。

    方贵之前从龙族那边敲诈过来,还未分发出去的资源也好,北域各宗捐献出来的资源也好,皆会经由仙盟长老确认,然后汇集于此,分发下去,用来打造独属于仙盟的仙军。

    修行中人相互攻伐,本就有诸多不同形势。

    若只是仙门之间攻伐,那或许就是所有能动的修士,各自拎个法宝、兵器,上面的宗主一声令下,就一轰而上,冲进对方的地盘,一阵子乱打乱杀,把对方的人打乱,能抓就抓,不能抓的逐走,然后占下对方的地盘,划下领地,这么一来,对方地盘便属自己了。

    但若是更大一些的道统,计划也就更精细些,会制订诸般计划,进退有矩。

    更强些的庞然大物,便如尊府,那已经是养出了正经仙军,若是照着普通仙门那等打法,一拥而上,对正经仙军来说,便等若是乌合之众,人家列阵迎来,就算人数、境界,都比你差,可是正面相迎,恐怕自己这边也是一溃即散的下场,绝无可能占到什么便宜。

    所以,在尊府有仙军奉养的情况下,仙盟也只有打造自己的仙军,才能正式攻伐。

    而如今,方贵也知道,仙盟已起码拟定了十路仙军,也不知是不是为了针对南境十州,每一路仙军,皆计划有三万修士,最低便是练气,中阶筑基,高者则金丹,配备法宝与阵简、丹符,演练阵势,只待仙盟一声令下,这些仙军,便要直挥南线,攻入尊府的领地。

    实话讲来,这每一路的三万修士,那都是硬凑出来的。

    加起来一共三十万,甚至还比不上龙庭收扰残部来的四十万妖军更正经些。

    而在这三十万所谓的“仙军”里,也惟有原北方苍龙一脉打造出来的五万仙军,以及神符息家暗中打造,经过了一场场大战锻炼出来的三万仙军,算是正经一些,不输尊府。

    其他的二十几万,怕是与胡闹无异。

    北域与尊府的差距,由此也可见一斑。

    尊府经营多年,每一州尊府,皆起码养了三万神卫,此外更有各仙门十万之众任意调谴。

    关键是,人家演练有素,令行禁止,双方这可怎么斗?

    虽则如今的北域,看起来声势滔天,士气大振,似乎比尊府还强横。

    但若真有人较起了双方的差距,那无人不是满心绝望。

    因为正面较量,仙盟甚至没有半分赢的可能……

    而最关键是,在这种情况下,仙盟的仙军将守与诸般部属,还是一日三变,争的厉害。

    已不知有多少下层修士,本是一腔热血投军而来,可是看到上面的将部之间,各种奇招,你来我攘,争权夺位,都早已心凉半截,后悔起了投入仙盟麾下,驱逐尊府的决定了。

    此前与息大公子等人谈时,这一点,也是最令人担忧的一块。

    “仙军营帐,规矩森严,绝止喧哗……”

    也就在方贵等人于此群山之间,按落云头,等待诸部仙军将首前来相见之时,远远的便听到一声沉喝,抬眼看去,就见十朵腾云,自远处而来,皆汇聚在了周围的半空之中,抬眼看去,其间竟有六位衣甲鲜明的将首,皆来自东土,其他四位才是北域修士,缀在后面。

    而此时,那六位东土归人将首已皆目光不悦,冷冷看向了方贵等人。

    “你等又是何人,冒然闯入,大呼小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