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七百零四章 棋盘

第七百零四章 棋盘

    “王八蛋的朝仙宗,快给我出来……”

    “你们以为缩在王八壳子里就完啦,你们以为我进不去吗?”

    “朝仙宗大长老,你家方老爷叫你呐……”

    朝仙宗内那一番对话想起之时,方贵还正叉了腰堵在山前大骂,见得朝仙宗内没有半点动静,只能隐隐感觉到,那一方护山大阵之内,似乎藏了无数惊惧慌乱的目光,方贵倒是更痛快了,越骂越开心了,扯着嗓子就骂了半个时辰,连婴啼都在一边给他帮起了腔,朝着朝仙宗里面,汪汪汪汪叫个不停,乍一听起来,一人一蛇硬生生骂出了满村大闹的味道。

    “王~八~蛋~~~”

    小黑龙都蹲在方贵的肩膀上被憋急了,不管是“汪汪汪”,还是“哼哼哼”,甚至是“嘤嘤嘤”,它都不如婴啼那般字正腔圆,颇具神蕴,因此终于被逼着说出了人生第一句完整的话,虽然字眼还有点不清楚,嫩声稚气的,但是那三个字的嚣张与拔扈,可真是到位了。

    生在牛头村,方贵深觉,做人最威风的事情,是什么?

    那就是守在对方门口,骂他个昏天暗地,偏他躲在家里,就是不敢出来!

    这便是村里威风豪气霸道之极点!

    以前他在牛头村的时候,不管跑谁家门口去骂,都是骂不了一会,人家就抄着菜刀出来撵他了,方贵也就立刻就得跑,哪像这一次,骂了半个时辰,对方连哼都不敢哼一声?

    一不小心,倒是把小时候的梦想实现了!

    ……

    ……

    “准备好啦……”

    而在破口大骂过程中,方贵也留意到,那涌向了朝仙宗护山大阵的怨念,越来越多,便好似这时候,正有更多的人,在怒气冲冲,将他们的怨气撒到自己身上,只是这些人或许也没想到,正是他们的怨气,倒是帮着方贵更快一步的将朝仙宗的护山大阵给侵蚀了。

    如今护山大阵之上,已经出现了一个又一个大大小小的孔洞,那山门之下的灵气,都无法及时弥补,孔洞只会越来越大,待到护山大阵垮掉,方贵便可以借机攻打进去!

    “无知小儿,何敢闯我山门,毁我大阵?”

    正想着时,忽听见得那护山大阵之中,陡然响起了一声怒喝。

    随着怒喝声,一道灰蒙蒙的光华直冲天际,涌如云中,旋及朝仙宗山顶之上,云气尽皆生出了变化,便如一个老修头颅的模样,苍须白发,怒不可遏,狠狠向着下方看了过来,那眼中的怒火,几如实质,似乎要从空中流淌下来,将山前的方贵给直接吞没掉……

    “我去,出来了……”

    方贵一惊不小,也不敢大意,瞬息之间,便带了婴啼与小黑龙,疾退数百丈。

    抬头看去,便见那一团云气变化不定,化出诸般怒火,倒像是真人一般,他心知这应该是朝仙宗个头最大的王八了,便也提起了气,骂道:“你不是要躲着嘛,这会敢出来了?”

    那云气变化,发出声音,怒火滔天:“尔不过小小元婴,黄口稚儿,不过借了点大道之势,便也敢来我朝仙宗前触犯仙威,老夫本念你年幼,不想与你计较,但你居然敢使毒计毁我护山大阵,今日便是你太白宗主,天上剑仙来了,老夫也要将你这小儿镇压永世……”

    说着话时,已大口一张,忽然间无尽云气搅荡,化作一道惨淡雷光,自天上劈落。

    “这就是化神?”

    方贵迎着那雷光,心里也是一惊。

    他以前可从来没有打过化神,虽然看起来嚣张,但心底着实不敢大意。

    世间化神,皆是不俗,依着寻常的修行体系,他们都已经是快要走到了修行顶端之人,只差一步问天地,便可以与天地同寿,永世为仙,也因得他们修为高妙,境界太高,所以世间每一个突破化神之人,无一不有一桩泼天样的大机缘或是心境历练,非同凡响。

    到得了这一境,便是那些上了路的,或是半步在路上的,也不敢随便招惹他们。

    如今这位朝仙宗大长老,借着空中云气化形,口吐一道雷光,方贵就已经可以猜出了他的境界,此人绝对不是元婴,因此这时候的元婴,已基本上不会给他造成这般威压!

    不过,对手是化神,那自己敢不敢揍他呢?

    方贵敢!

    一般半步在路上的人,或许不敢轻视这些化神境的强者。

    可方贵不一样!

    自己在路上的机缘,可不是只有一件两件……

    “老王八蛋,受死!”

    方贵一声怒喝,再次急退,躲过了那一道雷光,然后手捏法诀,头顶之上神光呼啸,已现出了他的元婴来,身披山图仙袍,上面投射出了诸般异宝投影,魔头怪眼飘浮身前,阴阳道蕴太极图则投射在身后,青木仙灵在左手边,那一尊凝炼神通的神灵蛤蟆在右手边。

    斩神杀鬼大真意盘绕在头顶之上,如飘飘彩带,扭曲虚空。

    “旺财来宝,动手!”

    方贵大叫,然后拼尽全力,双手狠狠向前挥去。

    轰隆!

    以他为中心,天地忽然不停的坍缩,像是虚空如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与此同时,方贵身周,诸般异宝,同时大放光明,然后涌现了无尽的光华,魔眼之中,射出一道魔光,直向那一团乌云洞穿了过去,青木仙灵与太极图影,也前后交缠,涌向了虚空。

    这还不算!

    方贵头顶之上的仙带,飘飘如飞,缠向了那团乌云。

    金色蛤蟆呱一声叫,惊天动地,天地之间,金木水火土,日月风雷诸般力量齐齐显化,像是重开大世,再现混沌,一道一道的神通力量,犹如大网,罩向了那一团云气……

    小黑龙“哇”的一声叫,口喷黑色龙息。

    婴啼汪汪大叫,两只小翅膀不停的扑闪,打出一层一层的风刃……

    ……

    ……

    面对着化神大修,方贵心底不敢小瞧,这一出手,也就不敢留有半分的余地!

    一出手,便已是倾尽了全力!

    “你……”

    那半空之中,云气化作的老修,也明显没想到方贵出手居然这么凶猛。

    这世间与人斗法,无不先观察对手,试探几回,抓着对方弱点再下狠手……

    ……谁见过这种上来就玩命的?

    哪怕他是化神大修,迎着这些分开来任何一道都足以惊天动地的力量,也是吃惊不小,暴吼之中,也不知施展了什么法则,天地之间,道蕴齐鸣,有法则之影显化,渐次排布于虚空之中,似乎想借此来抵挡方贵释放的道道力量,只可惜,那些力量太强,来的也太快,还不等抵挡得一二,便见那无穷力量前后轰击过来,瞬间便将法则之力给彻底抹平。

    再下一刻,那化作了他头颅模样的云气,也瞬间被蒸发干净了。

    这还不算,余下的力量,已顺势向前涌去,直接撞在了这时候已经被腐蚀的千疮百孔护山大阵之中,连残存阵光,带阵基,渐次催垮,又涌向前,连朝仙宗山门、大殿、七道山峰,以及这些山峰之上,若是距离较近的门人弟子,尽皆蒸发,推出了一道平坦至极的大道!

    滚滚硝烟平地而起,弥漫四域。

    里面,乃是死一般的沉寂,与时时闪烁的神通余光。

    不知过了多久,朝仙宗内,才响起了惊恐而绝望的大叫,以及凄惨绝望的哭嚎。

    狂风猎猎,很快便将那弥漫的烟尘吹得了个干净。

    方贵身前,空空荡荡,护山大阵与半个朝仙宗,都消失在了那一击之中,正面对着他的,乃是一座怪山,看起来数百丈高,形状古怪,在那崖壁之上,居然有两个眼睛也似的存在,正惊愕又恐惧的看向了他,甚至可以看到那山在颤抖,像是愤怒,又像是恐惧……

    “小儿,你敢毁我山门?”

    之前听到的那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这时候才发现,那声音竟响自地下。

    乍一听起来,竟像是那座山发出来的。

    “哈哈,原来朝仙宗也不怎么样……”

    方贵看着自己这一击造成的大场面,也是愣了半晌,旋及哈哈大笑。

    大踏步向前赶来,便要杀将进去。

    可也在此时,那一座山已响起了犹如闷雷也似的愤怒吼叫,旋及山石滚滚而落,整座山吸引了无尽的灵脉之力,每一块山石,在这时候都像是发出了宝光,每一株草木,都像是散发出了滚滚的灵气,而这无穷灵气,又汇于一处,倾刻之间,祭起了一方黑色虚影……

    那黑影四四方方,飞在半空之中,顿时引发无尽法则交织。

    它似乎没有变,又似乎一下子变得无穷大,整方天地,都像是收在了棋盘之中!

    棋盘出现的一瞬,天地法则,都已被它改变。

    “不好……”

    方贵的识海之中,忽然响起了白官子的惊呼声:“是最接近完整的大道之宝!”

    而这一刻的方贵,也明显感觉到,随着那棋盘出现在半空之中,自己身边的魔山怪眼、青木仙灵、阴阳灯盏,甚至包括了自己的真意,蛤蟆,尽皆受到了一种无形力量的牵引。

    这些加持于他自身的力量,居然都像是在飞快的沉睡下去。

    不过最让他震惊的,却是那空中的棋盘,使得他生出了一种异样熟悉的感觉。

    “这个棋盘……”

    他死死看着,然后确定了一个问题。

    自己见过!

    自己甚至还在这棋盘上撒过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