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七百一十章 千年之战

第七百一十章 千年之战

    仙诏一出,北域顿时一片大乱。

    本来这时候的北域,就因为天魔之事,闹得沸沸洋洋,更不知有多少人,因为被朝仙宗挑弄,落井下石,在朝仙宗对付方贵之时,也跟着释放了自己的怨念,他们这时候,正因为方贵那一句会找上门来,而终日不安,日夜为方贵祈祷,更因为那“小天魔”一怒之下,谴人夺回了北域三州,收伏了十万仙军,更独自一人灭了朝仙宗之事而内心惊惧,不得安宁。

    谁能想到,便在这时,仙盟又要有大动作了?

    哪怕如今的北域十九州,已有十七州之地,落入了仙盟手中,而尊府只得两州之地,困于一隅,但在大部分北域修士心间,总还是觉得与尊府决生死之战的日子尚远,如今的十七州,还没能完全消化,该划的地盘,该分的好处,都还一团乱麻,没有分得清楚干净呢!

    结果就在这时候,便要与尊府对决了?

    当然,也有人觉得无所谓,反正看如今这十七州之地,夺来的并不难,南海帝尊不出世,尊府便群龙无首,不复一千五百年前的凶恶气焰,如今十七州之地,都这么顺顺利利的夺了回来,那想必挟十七州之威,将仅剩的二州之地夺回,也应该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吧?

    “无论如何,一千五百年恩怨将了,这一战不可错过!”

    “仙盟挑选的太是时候了,如今各方道统,正是刮分北域天下之时,倘若在这最后一战之中没出力,不露面,将来又怎么好名正言顺的从其他人手里抢下这么几块大肥肉来?”

    “如今帝尊不出,尊府孱弱,仙盟正如日中天,正是捞功德的好机会!”

    “天魔老爷盯上了我们了怎么办?”

    “赶紧好好表现啊,大战之中立了功,他还好意思翻我们旧账不成?”

    “……”

    “……”

    北域从来就没有齐心过,这不是一片英雄地,总有着各种各样的人,抱着各种各样的心思,但这一次,随着仙诏一出,也不知是因为时机挑选的好,还是机缘际会,居然形成了一道谁也没有料想到的浪潮,有人是因为仇怨,有人是为了利益,有人是为了将功避祸,也有人根本就是被裹挟其中,但惟一相同的是,他们皆对这一战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

    那些本就一片雄心,要驱逐尊府的倒也罢了,哪怕是一些只为逐利之人,也在这时候争先恐后的涌来,而一些平日里便不愿冲在前头,只愿往后躲的,这时候也无奈的冲到前头来了,因为已经有传言出现,说那太白宗的小天魔,这时候正在制造一份报复名单……

    “不可能吧,当时骂他的那么多……”

    有人心间惴惴不安,心里一个劲儿的冒凉气。

    “可不是这么回事!”

    有人像是已经得了消息,信誓旦旦的说着:“其实当时心里咒他的一共也没几个人,毕竟人家天魔老爷是北域大功臣,哪个没良心的会在心里诅咒他呀,要我说,这些人就是活该,哪怕被天魔小老爷揪出来杀了,大家也都拍手叫好,我反正是听太白宗和神符息家的人说过了,天魔小老爷有神通,谁骂过他,轻轻松松就找到了,就等着大战之后算账呢……”

    “我的天,这这这……这么记仇呢?”

    “应该的……话说你为什么这么紧张,当时你咒天魔小老爷了?”

    “没有没有,我就是问问,话说……太白宗具体是咋说的,那个名单的事?”

    “谁知道,据说太白宗主在劝天魔小老爷,说有些人只是被朝仙宗蒙蔽,若是在最后大战之中表现的好,划掉也就是了,但若是执迷不悟那种,对北域无益,杀了也就杀了!”

    “这……”

    “……”

    “……”

    短短数日之间,这一道仙诏便已传遍北域,激起无边浪潮。

    而北域各部众修,也在极短的时间之内,便已纷纷做出了选择,于是,一日之后,仙盟所掌十部仙军,皆在各方神将率领之下,如江河入海,尽皆压向了阳州一线,集结成军。

    原属尊府神卫,后归了朝仙宗的十万仙军,也在短短数日之内,便被打散,重新编入仙盟大军,就地集结,于是,原来的仙盟三十万仙军,便在这时候成了四十万,除此之外,还有原来的南境十州诸仙门,虽然时间尚短,还未能整编成仙军,便也浩浩荡荡,十万有余。

    第三日,龙庭四十万妖军,滚滚南下,赶往阳州集结。

    待到第五六日间,神符息家,雪山宗等大世家,大道统,也同样将自己此前留了一个心眼,置于暗中,并未入仙盟的三五万仙军调往阳州,以各种名义,与阳州仙军集结。

    七八日上,北域诸方,游离于仙盟之外的散修,也差不多已尽数赶来了阳州。

    与尊府对决,此乃千事盛事,任何一位修行中人,都不想错过。

    而到了这时候,整个阳州的仙军总数,或说准备与尊府对决的修行中人总数,已过百万!

    ……

    ……

    “仙盟十五位长老,尽数来了!”

    阳州之北,连绵无尽的雁云山前,无数人仰头望着,那一方云中的仙殿。

    如今的仙盟,已有长老十五位,原在北境,仙盟初设时,尚只有十位,后来幽谷之帝回归,得了一席,龙庭王叔敖嶙回归,得了一席,东土归人回归,陈康老修得了一席,便得十三位,而在攻陷南境四州之后,又有各大仙门与道统加入仙盟,便又许了出去两席。

    如今仙盟总得十五位长老,如今十五人齐至,已显露了最后的决心。

    “诸方道统之主也来了……”

    一片黑压压的云气之中,气机交织纵横,那是无数北域仙盟道统之主,高者已臻元婴境界,低者不过金丹,但却也都代表着一种态度,他们碍于身份,未加入仙盟,而仙盟,又用不着这许多中阶人来担任要职,因此大部分皆是白身,聚在一起,倒隐隐成了一方势力。

    粗略一算,起码有数千之多。

    “东土归来的奇才们,也尽数来了……”

    “太白宗三英七子,尽数来了……”

    “北域十二小圣君,也尽数来了……”

    “……”

    “……”

    无数人仰望之下,只见来得高手一批又一批,而每多一批高手,则让他们心神更为激动一分,似乎没想到,此前一直暗流涌动的北域,如今居然会表现的真个如此心齐,望那高天气势,可见层层法力漫漫铺展,道道宝光交织如云,鼎鼎仙蕴,直荡九霄天宫之上……

    “这一战,是我北域生死存亡一战,这些人不会……”

    那被祭炼成了一方法宝,飘在半空之中的仙殿里,也有不少人心存担忧。

    “呵呵,诸位道友,老夫有一言要讲!”

    似乎是看出了诸人心间的担忧,东土归来的陈康老修,主动来寻了古通老怪、息家家主、太白宗主等人,笑道:“此一战关乎北域气运,吾等再如何,也是生自北域,命系心连,此前大家初衷不同,或有龌龊,但这一战,容不得那些阴暗心思,况且,我等也已得东土老祖之命,帝尊修炼邪法,伺养鬼神,触天之怒,也确实是时候,该让他付出代价了!”

    古通老怪等人,听闻此言,喜不自胜。

    这一番话,已代表了东土的态度,他们居然真的要在这一战里,全力相助北域。

    尤其是,他们的话里,提到了东土老祖,那便不可能说谎。

    “七海遗族,得北域之助,得以幸存,设下龙庭,如今北域面临生死一战,老夫会在龙庭下令,全力相助北域,此一战,也就算是还了东土的因果,倘若这一战后,龙庭入海之时,还望北域诸位同道,念在我等亦曾为北域浴血搏杀的份上,莫要再与我们为难……”

    龙庭王叔敖嶙,自归了龙庭,尚还是第一次说话如此中听。

    而众修听见,也明白他是因为南疆态度未明,甚至有可能是直接给他下了令,因此心里便也做好了准备,打算借此一战,为以后的龙庭入海做准备了,毕竟身为七海遗族,龙庭不可能一直留在北域陆地之上,只有神龙入海,才能算是延续了正统,得到了最终正果。

    幽谷之帝在这时候没有说话,但众修都了解。

    自于北境仙殿,败于太白宗主之手后,幽谷之帝便深居简出,不与人相见。

    这一次,他能跟来,便已代表了他的态度。

    “本以为这会是最坏的时候,没想到,居然能有了这番气象……”

    古通老怪都有些愕然,颇为欣慰的看着这番景象。

    “说白了,是时机到了……”

    太白宗主倒像是一切早在意料之中,神情平静的道:“那些真正的高手,关心的并非北域局势,而是更高一些的事情,但如今,随着朝仙宗覆灭,魔山异动,我那位师侄,已引动了诸方因果,所以到了这时候,无论是东土还是西荒,又或是南疆,他们皆开始关心一件事情,那便是南海雾岛上的那位帝尊,究竟是在走什么路,他又在打着什么样的主意……”

    “此前他们认为北域底蕴不足,不想让我们打草惊蛇,因准备不足,更愿意继续观望!”

    “但如今,他们也不得不利用北域,逼一下南海那位了!”

    “……”

    “……”

    古通老怪听着这话,神色似乎有些压抑:“我们是被利用的棋子?”

    “棋子又如何?”

    太白宗主笑着:“不做这棋子,又如何夺来真正的气运?”

    “这身为棋子的资格,可是我北域修士苦求了一千五百年,才终于得来的啊……”

    “成为棋子,才能被利用,被利用了,也才能利用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