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七百一十三章 北域天时到了

第七百一十三章 北域天时到了

    元辰子每报一个名字,身后群山之间,便有一片魔烟散去,露出了一座大阵门户,看在众人眼中,心间不啻于一道霹雳闪过,满眼之中,皆是那气机恐怖的大阵门户模样!

    第一座门户,立于群山掩映,深谷之间,只见门户如金,灿灿生光,但那光芒,乍一看去,居然不像是单纯的光芒反射,而是犹如实质,缓缓在门户内外交织着,距离极远,便能够看到那金光的锋锐之意,有修为不足的人大着胆子,飞出神识探查,但只是刚刚接触到了那金光,便惨叫一声,眼中流出了血泪来,竟似一瞬之间,连自身神识,都被金光伤着了。

    第二座门户,则距离第一道门户,约三十里之遥,似是柳木编织而成,在那门户里面,甚至还能看到许多柳条探了出来,蛇一般的向外窥探,给人的感觉,却如同活物也似,甚至可以看到,刚巧一只被山间阵光惊动的小兽奔逃,却被那柳枝直接缠住,拉进了门户里去。

    第三道门户,立于山间一座湖上,湖水荡荡,犹如血潮,但那湖水,竟像是有着无尽诡异的腐蚀之意,随着水纹荡开,每荡一圈,周围的草木,便枯萎几分,向外蔓延开来!

    第四道门户,掏空了一座山,隐约可见明亮岩浆涌动……

    第五道……

    ……

    ……

    “快……”

    也在这一道道大阵门户显露于仙军之前时,仙殿之中,以及无数随了仙殿赶来的北域各仙门宗主等等,皆急急低喝,有人伸手去捞那空中的风,有人催动秘法,睁圆了两只眼睛,有人干脆闭上了眼睛,强行凝气,去感应着那一座座大阵门户出现里升腾而起的气机。

    古通老怪已是手忙脚乱,取出了一颗丹药,拔开塞子,暴露在空中,看其变化。

    息家家主三道神符飞在半空,荡起层层灵意,通过神符去看。

    就连太白宗主,这时候也在暗自掐指,急急推算。

    “我若是直接强推过去,会是什么结果?”

    而在仙殿之后,跟随着的,乃是南疆碧华神君的轿台,三十六个身穿大红绸裤子的壮汉抬了这轿台,飞在空中,不过轿台上躺着的,却是方贵,还有婴啼,还有小黑龙,碧华神君这时候正与东土红烟、西荒玄宫两个,一起跟在一边飞着,这轿台被方贵老爷征用了。

    如今所有人都在看着那大阵,方贵也不例外。

    他倒是不怎么懂阵法,但如今自己本事大,心气自然也高了。

    早在元辰子主动驱开魔息,显露那十道大阵门户时,他便已催动了魔眼,看其底细,不过一看之下,却隐隐觉得有些古怪,只见那阵光繁冗玄妙不说,而且每一座阵户之中,都似乎隐藏着一些古怪的力量波动,便是连他看到了,都似乎心神会受那力量波动影响。

    于是他很快便已确定,若凭了真正的修为去破阵……

    自己应该一个都破不了!

    但若是凭了自己如今的一身大道遗宝与北域愿念加魔山邪气构成的太极硬推呢?

    兴许要付出一些很大的代价,却也不是没有可能……

    “阵道就是阵道,没那么容易破得了的!”

    倒是听到了方贵的自言自语,随了轿台跟在一边的东土红烟却冷淡开口,道:“阵道一途,讲究的便是融天地八方之力为己用,本是散乱力量,暴戾难驯,却可以借阵道驯服,本是天地万物,却可以凝结一处,化作自身之力,我看这十门鬼神阵,每一门都是精妙繁杂,力量诡异,衍生变化,怕是连化神都可以困死,而你,有敌得过十尊化神的本事吗?”

    方贵闻言,倒有些愕然:“十尊化神,你跟我开玩笑呢?”

    东土红烟淡淡道:“你若想硬推平此阵,便等若是面对十尊化神,但阵道也有阵道的道理,倘若你可以推衍出其根脚,解了他的阵理,那他发挥出来的力量,或许只与金丹相仿,这,也就是斗阵的关窍,究竟是硬推,还是破阵,哪个更划算,就看仙盟自己了!”

    方贵撇了撇嘴,道:“说的跟明白人似的,你咋不去破阵呢?”

    东土红烟冷冷看了他一眼,不再说话。

    也在此时,元辰子冷眼看着众修,似乎觉得他们看得不多了,便大袖一拂,群山之间,魔烟再起,又是一座一座,将那些大阵门户全都笼罩了起来,自己则已飞向了诸阵之间,抬手掷出一方蒲团,飞在半空,盘坐其上,而后冷眼看向仙盟,道:“哪位先来破阵?”

    天地之间,一片寂寂,见到了这大阵可怖模样,谁还敢满口保证?

    “呵呵,道友勿急,容我们商量一二!”

    倒是仙殿殿门处的太白宗主,风清云淡,呵呵一笑,与古通老怪等回了仙殿。

    入殿之后,脸色便有些冷凝,道:“可想到了破阵之法?”

    古通老怪、息家家主、雪山宗宗主、萧剑渊等,皆沉默不语,有人微微启齿,但还是摇了摇头,叹道:“时间毕竟太短,虽然扫得了几眼,有些主意,但终究还是不稳妥!”

    太白宗主道:“大开仙殿之门,请诸方同道共同商议!”

    一道仙诏飞出,很快仙军之中,各部统领,连同那些随军而行的各仙门之主等,也皆入了仙殿,你一言,我一语,倒是主动的厉害,甚至还有自己人吵了起来,他说鬼柳阵重在如何破了其阵中生气,这个说此阵更重死气,破了其中生气,反而会更助涨了阵光力量。

    无尽吵闹之中,已是数个时辰过去,却始终没个结果。

    方贵在一边看的都打哈欠了,迷蒙着眼,装作自己一点也不困的样子。

    有人见得这番乱象,心间不仅担忧。

    也在此时,只见得关州群山之中,传来了一片一片的讥嘲大笑,却是尊府神卫军皆在大声嘲讽,夹杂着许多鬼神阴瘆瘆的笑骂之声,心情便更不由得沉重了几分,心想难道大军刚刚集结,准备要与尊府决一胜负,如今却被困在了关州之前,连气势都要输了不成?

    “既说了要为北域效力,又岂会在此时惜了力气?”

    但也就在此时,有人一声长笑,率众出现在了仙殿之中。

    众人望着,便见来者,居然都是东土归人,为首的一个,乃是一位身穿蓝袍,模样年青的男子,手里捧着一道卷轴,而在他身后,跟着的也尽数是些气宇轩昂年青男女,来到了殿间之后,那年青人便将手里的卷轴,向外一拉,顿时将卷中内容,展露在了众人眼前。

    殿内众人看时,便见这卷轴之上,已画满各种古怪的符号,与艰涩的阵理标识。

    “刚才看阵之时,吾等便已一起推衍,而今大致有了结果!”

    那位蓝袍年青人,目光扫过众人,笑道:“那元辰子,倒也诚实,每一道大阵之名,都与阵理相关,第一关金光阵,便是运转金相之力,交织而成,我以肖师兄的衍天卷捉其大阵余息,再靠了孙师弟的神瞳法观山势,前后推算,便可以得出,此阵应有七个阵脚,埋了七件金系法宝,从中可以感受到两种剑气,所以这七件金系法宝之中,应该至少有两件是剑!”

    说着手指一挑,在那卷轴之上,挑出了一线灵机,如同画面,展在空中,却正是一方剑阵的衍息图,生生不息,循环运转,正是在展现那一方金光阵中的阵力行走的路线与关窍。

    “而那第二关,鬼柳阵,若吾等所料不差,应该化木为灵之法,所以……”

    听得他们一言一句,讲的详细,可是仙殿之中,却有大部分人都在发懵,尤其是东土归人之前傲慢至极,可是与北域众修并不和气,后来他们也是靠了太白宗主败尽群雄,这才勉强共处,这时候见那些东土归人的嚣张气焰又起来了,还以为他们故态重萌,心间不悦。

    有人冷笑道:“说的如此好听,那你们倒去破一阵来瞧瞧……”

    搁在以前,便是这一句话,怕是又要引发半天的争执。

    但没想到,这一次那些东土归人听了,居然没有发火,那位蓝袍男子转身来,似笑非笑的看了那说话的神将一眼,笑道:“道兄倒是客气,上来就先将这一桩大功让给我们么?”

    那神将冷笑:“你……”

    话犹未落,便见那蓝袍男子已转过身去,叫道:“我们不破一阵,而要破三阵!”

    “唰”“唰”“唰!”

    听了他的话,仙殿之内,无数人大惊,难以置信的看向了他们。

    瞧这模样,还以为是见了鬼。

    然后便在一片愕然里,见这蓝袍男子,转身向着太白宗主、陈康老修等仙盟长老,一揖到底,大声道:“东土剑归宗真传弟子岳宗寒,率本门剑归宗门人四人,离火宗真传肖神延并其门人七人,北真宫真传孙持越并其门人九人,愿请出战,破金光、鬼柳、弱水三阵!”

    仙殿之内,鸦雀无声,皆呆呆的看着他们。

    一片惊愕里,这群东土归人,皆满面豪气,大笑着:“吾等成名之时到了!”

    而望着他们的模样,也有些北域老修,心间不自禁的生出了几分喜意。

    “连东土归来的人,也真正愿意效力了……”

    “我北域的天时……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