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七百四十四章 帝尊败了

第七百四十四章 帝尊败了

    “他究竟藏了多少手段?”

    而在诸方高人皆看向了帝尊,并且感觉到了某种隐隐的不快之意时,正与帝尊恶战的北域诸修,皆已生出了某种暴躁的感觉,分明早就将他压在了下风,分明已经穷尽了手段,分明已经前后数次看起来要将他逼入绝地,怎么就始终无法将他拿下,先是龙族手段,再现阴阳术法,又看到了他的魔尸之手,最后甚至东土之法都有所涉猎,这个人究竟还有什么本事?

    更重要的是,为何有种越斗越强的不安之意?

    看起来一直都处于下风的人,结果向他出手的人越来越多,他却还是一样的处于下风,又屡番出手,震伤对手,这件事本身就透着一股子诡异气息,让人感觉一阵阵的慌乱。

    “不对劲……”

    于侧畔挥展血河,时时激荡,想将帝尊逼进死角,但结果前后试了无数次,好多次看着马上就要得逞,但终究却只是功亏一篑的太白宗主,忽然间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急急收回了自己的血河,退到百丈之外,盯着帝尊的动作,然后一脸阴沉,声音有些发寒的说道。

    “确实不对劲!”

    幕九歌剑意纵横,仿佛时卷时舒的云气,铺洒半边虚空,抵着帝尊的刀光,他是帝尊最强的对手,承接住了帝尊绝大部分的压力,但在这时候,忽然也像是意识到了什么。

    “对……”

    方贵狠狠的凝聚起了一个巨大的阴阳太极向帝尊扔了过去,转身大叫着。

    然后问:“哪里不对劲?”

    太白宗主与幕九歌,一时都没有说话,只是神色愈发阴沉。

    而在这时,陆续展露了数种神通威能的帝尊,仍是那种面无表情的样子,就好像被困于众人之中的不是他,好像屡次被逼到了绝境的人不是他,而且随着大战持续,他反倒像是更为轻松了一些,虽然被困在了中间,但刀光挥斩,神通变化,应付的全无半点破绽。

    “这个人,竟是无敌的不成?”

    “难道他当真是不会败的?”

    而这一场越发的让人感觉诡异的大战展露于众人面前,就连那些没有资格参战的北域修士们,也皆感觉到了一阵阵迷茫,他们看着帝尊被逼迫,又看着帝尊轻松化解每一道对手的神通,屡次失望,又无法放下希望,终于还是渐渐的被逼出了一些愤恨难明的杀意。

    “我便不信,帝尊真有这么可怕!”

    “我便不信,北域这么多人,讨不回这一番血债!”

    “吾等或许修为不如你,但难道连向你出手的胆量都没有吗?”

    仿佛是被东土红烟、西荒玄宫、南疆碧华三个人的失利刺激到,有无数人红起了眼睛,忽然有人大喝,却是东土归来的陈康老修,以及与他一同归来的六位老修,一共七人,猛然之间大喝了起来,七道身影同时冲了过来,各展一道神通,浩浩荡荡的向着帝尊砸了过去。

    “此乃北域向你讨还血债的一战,老夫便是死,也不舍得错过!”

    息家家主咬破舌尖,喷出本命精血,祭起残存的半道紫符,恶狠狠冲进了战场。

    “若是为了求名,机会来了!”

    雪山宗主悠声长叹,大步迈入了场中:“此战若胜,吾便是死,也会名传万世!”

    话音幽幽荡荡之中,她也已施展出了雪山宗秘法。

    他们的修为,或许皆不如帝尊,正面较量,甚至没有一合之力,但如今,毕竟已经有太白宗的二圣一怪,接下了帝尊的大部分神威,便也给了他们从侧面闯进战场的机会,毕竟如今的帝尊,一直处于下风,只是勉强支持而已,每个人都冲了上来,就不信他会不败……

    战至此时,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会成为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

    ……

    “此人太不让人放心了,拖下去没什么好处……”

    就连此时的东山,那三位站在了山上向北域看来的老修,也皆低声说着。

    他们也似乎已经有了自己的主意。

    于是,其中一位老修,便轻轻抬手,一道银光飞进了虚空之中。

    “送他一程吧!”

    ……

    ……

    “杀……”

    而在北域的战场之上,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战团,便好像一瞬间升腾起了一片浪潮,遍目扫去,可以看到无数满身杀气的人,甚至可以看到无数抱有死志的人,帝尊被压在了下风,使得他们壮起了向帝尊出手的胆量,而帝尊始终不败,则也隐隐激起了他们心底的怒火。

    这怒火,或许在十门鬼神阵被破之前,不会出现。

    但如今,却出现的非常自然。

    “唰!”

    虚空里一片剑光突现,诡异之极,斩向了帝尊的后背。

    那是曾经暗杀过海州尊主的雪机子,这一次他出手暗杀帝尊。

    “隐忍三百年,不就为了这一刻?”

    有人高声大叫,正是四十九剑萧剑渊,他飞身而起,跃在半空,向着下方的弟子越清叫道:“好徒弟,此乃为师这辈子难得一次露脸之时,我传给你的那一剑,先借给我吧……”

    下方的越清答应,急急将那一剑高高抛起。

    半空之中的萧剑渊哈哈大笑,伸手抓住了那一剑,狠狠向前荡去,周身之上,顿时绽放出了耀眼的光华,某种程度上,这光芒甚至已经不输于莫九歌的剑,横过了虚空,然后消失于云气之间,再一次出现时,赫然便已经斩到了帝尊的脖颈旁边,直取帝尊的首级……

    这是他三百年时间参悟,遁去的一剑!

    “哇呀呀……”

    古通老怪挥舞起了黄金杵,大叫着向前冲了过来。

    身边的清风童儿与明月小姐大惊,拼了命的上前,一左一右拉住了他:“别去……”

    “放开……”

    古通老怪愤声大叫:“他们都能去,我为何不能?”

    “师尊,人家好歹能承受那一战的余波,你这一进去,就被绞碎了啊……”

    明月与清风死命拽着。

    “老夫非去不可……”

    古通老怪挣脱了两个弟子的阻拦,还是冲了过去,恨恨的冲到了距离那片战场很远的一座山头上,捡起一块石头砸了过去,这就算尽到了自己的责任,骂骂咧咧的往回走。

    ……

    ……

    轰!轰!轰!

    道道神光,层层浪潮,皆滚滚荡荡涌向了帝尊。

    若说一开始,一位一位的高手加入,还能给帝尊一个应付与反应的时间的话,那么此时,便一下子成了成群结队的修士加入战场,那神通便如大雨一般滚滚荡荡的压向了帝尊,这时候对于帝尊来说,便不是偶然之间被逼入绝境了,他直接被无穷的修士,硬生生压进了绝境。

    哪怕是他,这时候甚至都像是已经挥不出刀来,战团正在被不段的压缩。

    “帝尊大人……”

    而在这时,战场斜后方,巨鳖身边,尚有着尊府的数千修士,其中还包括了各位尊主,以及鬼王、雪女等人,他们难以置信的看着那些疯狂了一般的北域修士,拼命一样冲向了帝尊,只觉心里在发颤,觉得天都塌了,完全想不明白,这些人怎么敢向至高的帝尊出手?

    最关键的是,帝尊真的会败吗?

    他们由衷的感觉到了一阵阵的恐惧之意,比十门鬼神阵被破时还要可怕!

    而他们在这时候,甚至不敢上前相助。

    实在是平时他们与帝尊的距离,也太遥远了,根本不知道帝尊允不允许自己相助……

    于是,他们也只能看着北域修士潮水一般压在了帝尊的头顶之上。

    看着帝尊的刀意甚至都已被崩碎,钳制,像是陷入了一片泥沼之中的巨兽也似。

    “嗡……”

    也在此时,东方天边,流云转动,忽然有一道剑光破空而至,那剑光来的如此突兀,几乎让人完全察觉不到它是如何出现的,而在他出现的一霎,天地法则似乎都已经消失,或说被驭服,尽皆裹到了这一剑之上,使得这道剑光陡然一闪,然后来到了帝尊头顶之上。

    似乎已深深陷入了泥沼的帝尊猛然抬头,冷冷看向了那道剑光。

    他手里的妖刀,猛然抬起,与那一道飞剑相撞,倾刻间将剑光斩得粉碎。

    只不过,本来就已经陷入重围之中,如今他突兀的出刀,斩向那剑光,却也立时使得他周身露出了破绽,几乎就在他抬起妖刀的一瞬,幕九歌的剑锋涌而至,于一霎之间,白光闪过,那一剑便直接洞穿了他的胸膛,像是一道钉子,直接将他钉在了虚空之中……

    “噗……”

    紧接着过来的,是萧剑渊的遁去一剑,斩在了他的肩膀之上。

    “轰!”

    是息家家主的神符,炸在了他头顶之上。

    “啪!”

    是古通老怪丢过来的石头,轻轻砸在了他的后脑之上。

    ……

    ……

    诸天皆寂,时间仿佛已经凝止。

    巨鳖身边,不知多少尊府修士,瞪大了眼睛看来,满面惊惶。

    那只浑身黑雾包裹的巨鳖,眼中寒光流转,死死看向了这时候的帝尊。

    那柄妖刀,忽然鸣颤,散发出了愤怒至极的气机。

    帝尊居然败了?

    帝尊居然真的败在了这群北域人手底下?

    ……

    ……

    “哈哈哈哈……”

    在这仿佛静止一般的时空里,帝尊忽然放声大笑,声音似有些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