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七百四十五章 帝尊之路

第七百四十五章 帝尊之路

    笑声如雷,滚过四野。

    刚刚才看到了帝尊被制住,惊喜无尽的北域修士们,忽然便被这笑声搞得心有点乱!

    因为那笑声实在是太狂妄,甚至欢愉,全然没有一个被人逼到了绝地之后的人该有的挫败感,也正因为他没有挫败感,倒是使得其他人心里压抑了起来,看到了帝尊被这么多人同时斩中,那种欣喜如狂的激动之意,在他这笑声之下,倒是如同大楼一般,飞快坍塌。

    “笑你大爷个鬼……”

    人心惊动之时,斜刺里响起方贵的一声大喝,推动阴阳太极图,狠狠的打了过来,如今可正是要紧的时候,眼见得幕老九、萧剑渊、息家家主,甚至古通老怪等人,尽皆伤到了帝尊,可是自己与帝尊缠斗了这么久,居然还没碰着他半点,这可怎么像话呢?

    所以方贵飞快的赶了过来,也得打帝尊一下子。

    太白宗主不知道是否抱有跟他一样的想法,也飞快的向前冲来,血河暗涌,击向帝尊。

    周围人影幢幢,更不知多少人拼了命一般向前,诸般神通异宝向帝尊打去。

    毕竟这可是帝尊,这是与他的最后一战。

    若可以在这时候伤到他,那将来这青史之上……

    哪怕不留青史,以后专留着向后人吹牛也是好的……

    “哈哈哈哈……”

    而在看起来已经身受重伤,又有无数人向着自己冲来,仿佛拼了死也要从自己身上咬下一块肉来的濒死之境,帝尊的笑声却从未止歇,他竟是任由得所有人击在了自己身上,然后也就在那天地沉沉,鲜血飙飞的一刻,他忽然之间,弃了妖刀,而后双臂猛然一振!

    “不好!”

    人人感受到了这一振之下,心下大惊,像是迎着一座喷薄的火山。

    惊恐之下,急提法力防御,却还是被那狂暴无形的力量激荡,身形远远飞了出去。

    人人惊骇,重伤之下,帝尊竟然仍有这般实力,一击震退所有对手。

    不,不是所有!

    起码有一个人没有被他震开,那便是幕九歌!

    哪怕是迎着帝尊的狂暴之势,他仍然身形不动,白袍翻转,一柄剑贯穿在帝尊胸膛。

    哗啦啦……

    帝尊沉喝一声,身形倒飞而起,大袖挥舞,看起来像是展翅的大雁飞快向后退去,身边尽是被他震飞了的人,一片惊惶里,众人忽然看到,也不是所有的人皆被帝尊震飞了,还有一个人,幕九歌,他的剑仍然贯穿着帝尊的胸膛,随着帝尊向后跌去,仍如影随行。

    “帝尊大人……”

    巨鳖身周,本来便有无数的尊府血脉,见得帝尊过来,尽皆大叫。

    到了这时候,他们也终于不敢退缩,而是飞快的向前涌来,攻向帝尊身前的幕九歌。

    “哗啦……”

    可是帝尊居然全没有理会他们,身形快要落在巨鳖背上时,大袖已然向着一方一挥,狂风激荡之中,巨鳖背上本来笼罩着的无尽黑雾,顿时被狂暴的力量吹散,而众人也是在此时,才发现那巨鳖背上,居然有着一方黑色石椅雕出来的王座存在,立于巨鳖后背中心位置。

    而在王座周围,则是那早就布在了背上,如今还陷着幽谷之帝等人的法阵。

    帝尊向巨鳖背上跌了过来,便恰恰的坐在了王座之中。

    幕九歌那一剑,仍然在贯穿着他的前胸后背,力量太巨,随着他坐回了王椅之上,看起来,倒像是被幕九歌给一剑钉在了王座之上的,心处口的鲜血,还在向四下里飙射!

    而更出乎意料的是,帝尊对这一剑,居然视而不见。

    他坐回了王座,双手便搭在了两侧的扶手之上,而后冷漠的抬头。

    他的目光看向了东方,又看向了西方、南方,渐渐变得森然而酷烈,有精芒暴散。

    “连你们也忍不住向我出手了?”

    声音淡然,帝尊缓缓开口。

    周围人愣得一下,才意识到,他说的是东方飞来的那一剑。

    之前就是因为他抬手斩碎了这一剑,才给了幕九歌与北域众修机会,伤到了他。

    “你们用尽了手段,奈何我不得,于是想到了利用北域,借他们的手逼我出来!”

    他声音里听不出喜怒,只是缓缓说着,甚至像是有了些笑意:“但不知道你们想过一个问题没有,逼我出来容易,但我真的出来之后,倒霉的究竟是我,还是这个天下呢?”

    ……

    ……

    声音滚滚,虽然帝尊的声音并不强,但还是被很多人听到了。

    也不知为什么,他们忽然心间剧烈跳动,升起了一种无法形容的大恐惧!

    “速离了帝尊……”

    “护住帝尊大人……”

    也是在此时,刚才被帝尊挥扫巨鳖背上黑雾的力量扫飞了出去的尊府众修,这时候终于又冲了回来,无论是鬼王还是雪女,又或是那些尊府之主,神卫军、鬼神等等,他们皆在这时候胆战欲裂,他们此前哪怕看到帝尊落入下风,也没想过帝尊真的会败,会伤……

    他们甚至无法想象,帝尊真的败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于是这时候他们皆拼了命一般,要将此时仍然伤着帝尊的幕九歌击退,给帝尊喘息之机!

    可他们没有想到,此时的幕九歌不理会他们,倒是帝尊忽然大袖荡出。

    他这一把抓了过去,便将一道人影抓到了近前,那是原来的关州尊主青云诚,也是最效忠于帝尊的人之一,正因为他看到了幕九歌的剑还在贯穿着帝尊的胸口,因此拼了命想要冲上来,将帝尊救下,这等焦迫之下,倒使得他的速度,比鬼王与雪女更快了几分……

    所以他第一个冲到了帝尊的身前,也第一个被帝尊抓住。

    然后帝尊注视着他的眼睛,忽然之间,便将他的肉身直接给捏碎了。

    血肉爆散,神魂飘飞,青云诚全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飘在空中的元神面上,都满是惊愕之色,并不知道自己刚才做了什么,居然惹怒了帝尊大人,要对自己施展这种惩罚!

    然后还不等他想明白这个问题,他的元神与血肉,便皆已被巨鳖背上的阵光吸收。

    滚滚洪流,尽皆涌入了王座上的帝尊体内。

    帝尊本已身受重伤,气机萎蘼的肉身,在这时候忽然光芒骤起,像是凭空多了无数的生机,法力在急急恢复,就连身上的伤口,也在以肉身可见的速度愈和,远远看去,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颗已经接近熄灭的烈日,正在重新焕发出光芒,并且逐渐变得更为耀眼……

    “天啊,难道帝尊是想吸人血肉疗伤?”

    这一幕惊动了周围的尊府众修,身形难免有些迟疑。

    哪怕他们再忠于帝尊,拿自己的命去为帝尊疗伤,仍然是犹豫的。

    已有人在悄悄的退开。

    只是帝尊明显不打算给他们这个机会,朗声大笑中,巨鳖背上的阵光,便呼呼漫漫,向周围激射而去,如绳索,如大手,倾刻之间,也不知抓住了多少尊府血脉与鬼神,然后毫不犹豫的将他们绞碎,那血肉与神魂,尽皆被大阵吸收,然后滚滚荡荡,涌入帝尊体内。

    再下一刻,则有更多的阵光飞出,将更多的人扯了过来……

    此过程中,帝尊的伤势,也在极异的复原,倾刻间达到圆满,然后无止境的飙升!

    竟像是,那些人的修为与力量,在完全与他融合,化作他的一部分……

    “嗤……”

    幕九歌见状,手中剑光更深的刺入了他的体内。

    但这并没有给帝尊造成更重的伤势,反而使得他肉身神光更是暴涨了起来。

    ……

    ……

    “那是什么……”

    迎着那诡异的一幕,所有人尽皆愣住,身子都止不住的发抖。

    修行一世,谁都见过一些惨怖的邪法,但如今所见,却是前所未有的诡异!

    “帝尊大人饶命……”

    眼见得大量的同伴被扯入阵中,那些尊府血脉们也害怕了,纷纷向着远处逃窜,只是那巨鳖背上的阵势,远比他们想象中长的更快,而他们此前距离也未免太近,不知有多少人,无论男女老幼,鬼神还是血脉,尽皆被那阵光扯住,身不由己的大叫,然后消失于阵光之间!

    此时的帝尊,居然做出了一件任谁都不敢想象的事情。

    他在屠杀自己的同族!

    这手段,简直比任何一个梦想着向尊府报血仇的北域修士都更狠!

    因为凡是被他扯入了大阵中的人,不仅是肉身,性命,连神魂都被吞噬的干干净净。

    灭族,灭种,灭信念!

    ……

    ……

    “他这是什么手段?”

    此时的东方,三位老者忽然神色大惊,定定看向了北域方向。

    西荒,有一座大山睁开了眼睛,神色疑惑。

    南疆有一个低沉的声音在流转:“古怪……”

    而在一处不知名的小村落里,某个坐在了磨盘上抽着旱烟的老者,忽然抬起了头来,他望着北域,神色先是有些迷茫,但渐渐的,这迷茫之色,便忽然化作了某种惊恐之意。

    “坏了!”

    他忽然收起旱烟,带着整个村子,直扑北域。

    ……

    ……

    “你们不是都很好奇,我走的路是什么吗?”

    身边是无尽同族嘶喊惨叫的声音,身前还钉着幕九歌的那把剑,但是帝尊如今却只傲然端坐在了王座之上,目光冷漠,仿佛俯视着天下,他的气机在飞快的暴涨,已然超过了任何人的想象,像是要与天地比肩,声音却依然平静:“现在你们看到了,这,就是我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