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七百四十六章 归元道藏

第七百四十六章 归元道藏

    “路?这是什么路?”

    听得帝尊之言传遍四方,甚至像是有种要荡向整片天地的气魄,场间无数修士,也尽皆大惊,心间有种既惶恐又恐惧的感觉,如今路的事情,对北域来说,早已不是一个秘密,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路的存在,也知道了路的强大,而此前的帝尊,本是倚仗了一身修为,才压得北域众修喘不过气来,可若是他居然还走出了一条路,那谁知道会有多么恐怖?

    “你所谓的路,难道就是吞噬自己同族?”

    众人寂寂之中,太白宗主等人对视一眼,忽然同时向着帝尊冲了过去,虽然心间皆是震惊莫明,虽然下意识里人人都想离他远远的,可是他们更明白,越是这时候,越不能远离他,反而要冲上前去,打断他,否则的话,谁也不知道任由他施为,可以做到哪一步……

    “这样的路,便是走了出来,也是邪路!”

    “哗啦啦……”

    无穷无尽的神通与法宝,铺展开了一片,向着帝尊砸了过来。

    此时的帝尊,胸膛被幕九歌洞穿,钉在了王座上,身下巨鳖背上的法阵,又更向着周围飞散了出去,捕捉着他们尊府的血脉与鬼神,却也是难得的给了他们一个机会,正要趁着这时候向他攻过来,无论能否杀得死他,都得先扰乱他们的心志,拖缓他的步骤……

    轰!

    只是谁也没想到的是,帝尊迎着他们的攻势,只是微微抬头,然后随手挥去,天地之间,便骤似响起了一个霹雳,无穷黑色闪电交织飞来,将那半空之中的一片片法宝击溃,无数道人影击成血雾,然后无论是法宝的碎片,还是人碎成的血雾,皆被大阵吞噬了进来。

    哪怕是太白宗主,躲闪的快,没有被黑色闪电击中,但身边的血河,居然也倾刻之间,便被他击碎了大半,全然与自己失去了联系,滚滚荡荡的涌入了他身边的血河之中……

    “你……”

    太白宗主从未有一刻如此时一般惊过。

    只从这一击里,便感觉帝尊非但未被削弱,力量甚至远胜刚出手时……

    “并非吞噬!”

    帝尊缓缓的接纳着这些涌入大阵之中的法宝碎与血河,平静的摇头,居然在老实的回答着:“我并没有吞噬任何一个人,也没有杀掉任何一个人,我只是请他们与我融合在了一起,他们没有死,也没有消失,只是与我一起,化作了新的生命,一起去接受天地之问……”

    “你问你大爷呢?”

    不待他说完,方贵已悄悄溜到他身后,忽然一道阴阳太极便砸了过去。

    但是帝尊甚至根本没有回头,也没有躲闪,只是任由这阴阳太极砸到了自己身上,然后融入了自己的体内,他身边的黑色大阵,顿时变得更为狂暴,无边的黑潮向着高空涌起。

    像是巨浪,要拍到天上去。

    方贵见着这一幕,已吓的目瞪口呆。

    自己的阴阳太极,居然被他给吞了?

    此前这阴阳太极崩碎了无数次,都重新复原了,可如今怎么被吞了?

    “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是有限的,哪怕是强大如我,也会败……”

    帝尊的声音,仍像是滚雷一般,在天地之间,来回荡着:“所以,只有所有人集合在了一起,才会变得强大,才会举世无视,傲视寰宇,但是人皆自私,永远不能真正合作……”

    “既如此,那便将所有人都化作一个,都化作我……”

    “……”

    “……”

    他的声音响着时,身后的黑色大阵所化的潮水正沉重的降下,而在这互相拍击的潮水之中,赫然已经出现了一些奇异的身影,他们皆是黑色身影,形容俱异,甚至气机都有所不同,惟一相同的,便是给人一种感觉,这所有的人影,皆像是帝尊,皆与帝尊气机相连。

    哗啦啦……

    忽然之间,他们皆向着四方冲来,涌向了八方,去抓向了任何一个人。

    只此一动,便如大军,翻滚滚碾压四方。

    帝尊的目光,从王座之上看向四方,看向了所有或是愤怒,或是恐惧望着他的北域修士们:“你们不是觉得被尊府凌驾于头顶之上,心间悲屈么?你们不是觉得我夺了你们北域,心间恨我么?但从此之后,你们将皆化作于我,与尊府血脉,再难区难,再无不同……”

    “彼此相融,无仇,无恨,无喜,更无悲……”

    “七情绝灭,大道为一,永破桎梏,成就真正的不毁不败……”

    “……”

    “……”

    “不好,他疯了……”

    迎着那无数向自己涌来的黑色大军,有人惶恐,也有人忽然听出了什么。

    尤其是太白宗主,听到了帝尊的这些话,他忽然间便明白了过来,整个人露出了前所未有的惊惧之色,甚至嘴唇都发抖了起来:“他……他不是吞噬尊府血脉,而是吞噬所有人!”

    “吞噬所有人?啥意思啊……”

    不知有多少人听着,脸色迷茫,无法反应过来。

    倒是帝尊,在这时候认真的看向了太白宗主,道:“不是吞噬,是融合!”

    而在这声音响起之时,他微微抬手一指,向着太白宗主点了过来,顿时满天黑潮涌起,犹如拥有了自己的生命一般,翻翻滚滚的向前涌去,向着太白宗主笼罩了过去:“但你不在此列,你的路已太邪,不适合进入我的世界,所以我一开始便说过,我会杀了你……”

    哗啦啦……

    那漫天黑潮涌起,滚滚到了太白宗主身前。

    与那几乎强大到突破一方天际的力量相比,太白宗主竟然全无闪躲之能。

    “呼……”

    也就在此时,身边一道黑焰袭来,击溃了黑潮的一角。

    正是小龙帝敖来宝出手,勉强迟缓了那黑潮涌过来的速度。

    再紧接着,一道身形大呼小叫着冲了过来,一道真意狠狠斩落,将那黑潮打散,然后扛起了已然呆住的太白宗主,转头就跑,正是方贵及时冲过来,堪堪救下了太白宗主……

    只是太白宗主被救下,但更身后些的息家家主与雪山宗主却没这么幸运了。

    他们被黑潮溅到,顺势便扯了过去,甚至都没有一点反抗之力。

    哗啦啦……

    更多的黑潮涌了过来,涌向了小龙帝,也追向了方贵。

    “没有人的不同,也没有了理念之差,更没有路与路之间的厮杀,从此之后,所有的路皆融为一体,所有的人都融为一体,化作一个前所未有的生灵,绝对强大的生灵……”

    帝尊的声音里,似乎连感情都在褪去,竟渐渐变得有些空洞。

    迎着这黑潮,便是连方贵也只能头也不回的扛着太白宗主向前猛窜。

    小黑龙更是惊的身上鳞片倒竖,嗖的一声扯起了身后婴啼的尾巴,拖着它向远处跑。

    “这王八蛋,明明都快死了,怎么又这么厉害了……”

    方贵一边扛着太白宗主,一边心里叫着苦:“没道理啊,不讲理啊……”

    “融合所有的路,所有的人……”

    而在他肩膀之上的太白宗主,这时候声音已显得有些绝望了:“这就是他的路吗?这就是他想出来的超脱之道吗?这就是他将世间八条路融汇于一处,最终得到的答案吗?”

    “宗主,说点我能听懂的……”

    方贵跑了一阵,偷眼向后看去,见黑潮没有追到自己,微微喘息。

    只见这时候自己已距离帝尊起码百里之遥,那黑潮超过了范围,只能收回,可是恐怖之处在于,这时候正有无数的人,都在被黑潮吞噬,甚至连帝尊脚下那一只巨鳖,也在被他吞噬,而每吞噬一个人,那黑色浪潮,便狂暴一分,范围便大一分,正淹没更多的位置。

    “我明白了他的话……”

    太白宗主神色绝望,机械的回答着方贵的话:“前一世时,有人败了八条路,想要寻得一个解脱,于是那人著就了归元道藏,意为万物归元,寻求解脱之意,只不过,那个人失败了,只留下了残卷,所以我们这些捡到了归元道藏的,都很难从中学到完整的路……”

    “原本本就很简单,那归元道藏,由八条路而来,因此里面有着八条路的理念,但最终又没有推衍出一个结果,所以注定了残缺,但也注定了得到这归元道藏的人,可以从中理解到八条路的理念,而这,就是同样的道卷,我得了大罗慈悲手与归元不灭识,师弟却从中参悟出了太白九剑的缘故,每个人都不同,所以从中能够领悟到的东西也不同……”

    “我比幽帝强,因为我从中悟到了一些东西,师弟比我强,他从中找出了方向,又踏出了一条完整的路……”

    “可无论怎样,我们都不如帝尊……”

    “我们只是从中领悟到了某些东西,而他……”

    他声音颤抖着,慢慢指向了那一团黑色莲花一般涌动的黑色浪潮,声音在这一刻,居然似哭似笑,似乎有着一种前所未有的挫败感与绝望感:“他居然补全了那一方道藏……”

    “补全了道藏……”

    方贵听得这话,脑袋忽然微微发懵,下意识道:“难道这就是第一条路?”

    “不,在上一世,第一条路推衍道藏失败了……”

    太白宗主喃喃开口:“所以,他这应该是第十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