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七百四十八章 来晚了吗?

第七百四十八章 来晚了吗?

    “这三位难道是……”

    望着那忽然出现在了场间,气势便如与天比肩一般的老人,无论是修为高还是低,皆在心间生出了一种异常的情绪,便好像心底有某种东西被引动,不自主的发出难以自持的颤栗。

    “老祖宗,你们……三位居然一起来了?”

    而在一片寂寂之中,刚才被帝尊击伤,如今也正颇为狼狈的逃出了帝尊黑潮笼罩之域的东土红烟,抬头看到了那三位老者,顿时眼前一亮,不过紧随而来的,则是难以形容的惊愕,她没有想到,东土的老祖宗会来,更没想到的是,这三位老祖宗,居然同时现身了……

    “东土的老神仙居然来了……”

    “这三位来到了北域,是……是来帮我们的吗?”

    而在其他地方,也不知有多少人,猜出了这三位老者的身份,一时激动莫名。

    东土,本就是人族源地,道法昌明的象征,而东土的四族五宗,更是代表了道法的顶端,圣地一般,而这三位老者,又皆是东土四族五宗之中都已经等同于传奇一般的人物,谁也不知道他们已经活了多久,谁也不知道他们成名于哪个时代,只知道他们高深莫测……

    活生生的神仙,人道巅峰!

    他们三个,任何一个出现在某地,都会引起不知多大的影响,三百年前,他们中的某一人一句戏言,便可以帮着北域七圣封名,甚至成为了他们崛起过程之中的气运加身!

    而如今,他们三人居然同时出现了?

    须知道,就连覆灭七海之时,他们也只是露出了一道虚影啊!

    而如今,他们却是真身前来!

    ……

    ……

    “你们终于肯出现了……”

    三位东土老神仙现身之后,便一直注视着帝尊,看着他那一片黑色浪潮,而帝尊在这时候,也端坐于王座之上,冷眼看着他们,声音不像是口中发出,倒像是从那无尽的黑潮之中传出来的:“穷于算计,却无胆魄,活了如此之久,却只是瞻前顾后,自己不敢走的太快,却又生怕别人走在前面,人皆称你们三人为人族之主,我却只看到了三个不死老贼……”

    “猜我的路,探我的底,但却又稳坐钓台,鼓动北域修士来逼我出关……”

    随着三位老神仙的出现,他的声音里,总算多了一些情绪波动,虽然是怒气,但却总归是些类似于生人的气息,让人感觉,此时的他,好歹还能算是一个“人”:“如今,我已将自己的路展现于世人面前,你们这才坐不住了来找我,却没有意识到,这已经是太晚了吗?”

    “呼啦啦……”

    随着这声音滚动在天地之间,他竟然主动出了手。

    那浩浩荡荡的黑色浪潮,直向着三位东土老神仙卷了过来,像是浪潮要拍碎眼前的一切。

    “邪路!”

    那三位老神仙皆是一派雍容温和之气,但脸色却在这时候冷凝起来,三人身形不动,却已忽然出现在了不同的三个方位,大袖挥扫之间,便已将那黑色浪潮远远的荡飞了出去。

    “这样的路,与其迈出那一步,还不如不迈出来!”

    滚滚荡荡的黑色浪潮,看起来无可抵御,无孔不入。

    可是在他们三人的气机面前,却像是撞到了一方无形的墙壁,远远便倒转了回来。

    “哈哈,什么邪路不邪路,能跨越境界的,便是好路!”

    帝尊的声音冷喝,似有些癫狂:“说什么不如不迈,只是因为你们不够勇气!”

    在说着这话的同时,那黑色潮水,忽然更为狂暴的暴涨了起来,猛然之间,急急的扫向了四面八方的位置,那三位老神仙见状,神色已是无尽狂怒,皆是大袖连挥,急急将那黑色潮水倒卷了回去,只不过,任是他们三人修为通天,也只能守得一御,便如海潮卷来,再坚固的堤坝,也只能护住自己身后的一片净土,却无法控制那浪潮,卷向其他的方向……

    身在关州群山之上的残余仙兵,尽皆被他们的身影挡在了后面,未受黑色浪潮袭卷,可是其他几个方向的黑色浪潮,却翻洋洋涌了出去,或许其他的方向,没有关州群山之间这么多的仙军,但同样也有着稀稀落落,远处近处的修士以及各种各样的生灵存在着……

    而随着黑色浪潮漫去,所有的生灵,皆被黑色浪潮吞没,而后连声音都没有发出来,便已经被融合,黑色浪潮的势头顿时变得更大,变得更无法抵触,狂暴之势夺天之威。

    三位东土老神仙见着这一幕,已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面对着如今帝尊这诡异的状态,就连他们,竟也有了些束手无策之意,他们可以挡下一方,帝尊也没那么容易伤着他们,甚至真论起这一刻的境界来,或许他们还是高于帝尊的,可关键是,他们可以压制帝尊,却无法保护他不去其他的地方,融合所有能见的生灵。

    每融合一个,其力量便大了一分,而这暴增起来的力量,又能融合更多的生灵。

    这时候帝尊的力量,本来就是在呈几何状暴增了起来的……

    “唰”“唰”“唰”

    面对着这样的声势,他们三人皆随手摧动了一道神通,击在了黑色浪潮之中。

    浪潮落处,皆将那黑色浪潮湮灭了大片,但也只是转瞬之间,那被湮灭之后,就已完好如初,看起来像是击袖击水,看似水花四溅,实则对水根本没有形成实质的伤害……

    “必须找到能够斩杀他的方法,否则阻止不了他!”

    三位老神仙里的一人,已经紧紧皱起眉头,沉声喝道。

    “杀,怎么杀?”

    中间那位老神仙沉喝:“他已融合了九条路,他补全了归藏道藏,世间最强的力量,便是那九条路,可是他既然已经融合了九条路,那便等于是没有了破绽,每时每息,他的力量都在增涨,这时候的他,根本便已毫无破绽,只有在踏出这一步之前,才能阻止……”

    “可是他如今,已经踏出了不止一步了……”

    就连他们的脸上,这时也不自禁的出现了些许冷凝之色:“难道……真的来晚了?”

    ……

    ……

    “难道说,连东土的三位老神仙,也阻止不了他吗?”

    而远远望着的众修,看着这惊人的一幕,已是心间惊惧,难以形容。

    每个人皆知道三位东土老神仙神通盖世,在他们三人出现的一霎,心里便已放心了不少,可是如今眼睁睁的看着,在三位老神仙出现之后,那黑色浪潮的势头,非但没有被压制,反而愈发的暴涨了起来,交织成了洪流,像是彻底失控的海水一般,肆意淹没着一切。

    “喀喀喀……”

    也在此时,黑色潮水蔓延而去的西方,大地忽然龟裂,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无比的口子,底下有岩浆漫了出来,黑色潮水滚滚流向了岩浆之下,但下一刻,却忽然有一只巨大的手掌,从岩浆之下伸了出来,重重的板住了地面,每一根手指落下,都压出了一条山谷……

    而紧接着,是一颗巨大无比的头颅,从裂缝之中探出,缓缓升上了高空。

    仅是那一颗头颅,便已比关州群山每一座山峰都还要高。

    狂暴无尽的气机向着四周激发了出去,所有的黑色潮水,皆倒卷而回,绫乱纷落。

    “那是……”

    望着那颗巨大的头颅,还有那仿佛两片嵌在了半空之中的湖水一般的眼睛,不知多少人惊慌失色,从这独一无二的特征,直接便猜出了来者的身份,像是心脏都被山压住。

    “魔!”

    “西荒的魔,居然也亲身来了……”

    “那可是已经不知多少年都没有离开过西荒的存在啊……”

    “……”

    “……”

    “归藏道藏我也看过,但向来只是把他当个笑话来看,路有不同,各持其道,本就不可能相融,没想到还真有人认真去参研,还真有人把这所有的路都集中到了一起……”

    苍天之上,忽然响起无穷的闷雷。

    这些雷声有大有小,交织顿错,居然形成了一个人的狂笑之声。

    无论人惊愕抬头,便看到了天空之中的云气被无形的力量尽皆绞散,而后虚空涌动,渐渐化作了一条独角巨蟒的模样,那巨蟒盘旋在虚空之中,时隐时现,给人的感觉,便像是它一会与天空融在了一起,一会又从天空之中分离出来,尽是介乎于存在与不存在之间。

    “南疆的妖祖……”

    感受着那玄奇而诡异的气息,无数修士,连思维都僵硬了起来。

    ……

    ……

    “东土的老神仙,西荒的魔,南疆的妖祖,皆已赶来了……”

    也是在这所有人的目光都被那些人吸引了过去之时,战场一角,不起眼的存在,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村落,村口磨盘处,老村长背着双手,看向了前方涌动着的黑色浪潮与那几尊高与天齐的巨大身影,神色冷漠而严峻,在他的身后,则有许多人静静站着,看向前方。

    察觉着某些不易察觉的气机,秀才模样的人道:“不知地也来了,看样子他们知道厉害!”

    “许多躲藏了很多年的诡异存在也来了……”

    一个模样娇俏的寡妇看着自己尖尖的手指,脸色漠然的说道。

    而在他们的话语声里,老村长的脸色却没有得到任何一点儿的舒缓,反而更凝重。

    “都已经这时候了,他们来了又有什么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