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七百五十七章 要来了

第七百五十七章 要来了

    “那个人,终于……死了吗?”

    随着那一片仿佛撕裂了整个天地般的狂啸过后,一切于瞬间归于平寂。

    强者的死去,会使得每一位修行中人,感受到一种清晰的变化,就好似他们所熟悉的天地,忽然之间缺失了一块,所以每个人在这时候,无论是有没有足够的本事看到这一片战场最核心处的那一幕,心里头也皆出现了明悟,知道有一位不世强者,在这时消失了……

    有那么一瞬间,他们甚至感觉不敢相信!

    尤其是北域修士,他们从追随在仙盟过来,百万仙军势压尊府,再到遇着十门鬼神阵拦路,再到拼死一战,拿无数的人命填了十门鬼神阵,再到眼瞅着看到了生机,然后却忽然在这时候,看到了一千五百年前,那个从南海岸登陆的人,再一次登陆,出现在他们眼前。

    一次次的升起希望,然后又磨灭,一次次陷入绝望。

    尤其是那个手持妖刀的男人,他已经镇压了北域一千五百年,可以想象的是,或许他给北域修士带来的影响,还会再持续一千五百年,又或是会持续更久更久的时间……

    自身便已是高绝,又走出了这等厉害的路!

    就连北域的天上剑仙,北域的世外三老,幽谷之帝,太白宗主,息家家主,这等所有的绝世高手出现,都奈何不得他,这也倒也罢了,到得最后,甚至连东土的三位老神仙,南疆的妖祖,西荒的魔都来了,居然还是奈何不得他,这简直就已经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他真的已经无敌了不成?

    又或者说,他确实已经无敌了……

    起码他面对着任何一个人,都没有败,表现的都是无法阻挡……

    他甚至让世界感受到了绝望!

    直到最后……

    他以一种凡人无法理解的原因,败在了太白一怪方贵的手下,总算是死了……

    ……

    ……

    “他就这么死了?”

    而此时的方贵,也陷入了一个极为复杂的情绪里。

    帝尊,或说他的灵性,已经彻底的消亡,这世上再无他半点影子,他留下的黑潮,也成了无主无识之物,便那么散漫的拥在大地之上,像是一片死水,只是偶尔,才会掀起一点儿小小的风浪,抬眼扫去,只能看到黑潮中间,插着一柄残破的刀,在无声的哀鸣……

    想起了刚才出那一剑的感觉,方贵心里极为的古怪。

    尤其是在最后,那如真似幻的对话,更是让他感觉有些迷茫,因为当时与帝尊对话的是他,口吻是他,声音也是他,可是偏偏这时想起来,有些话简直不像是自己说的……

    因为自己都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特别是,关于归元道藏,关于那条路的话!

    ……

    ……

    “哈哈,帝尊死啦……”

    “那个雾岛上的妖魔,终于还是葬身在北域……”

    “一千五百年了,北域终于迎来了光明……”

    长久的压抑之后,忽然开始有欢呼声响了起来,这是那些真正意识到,帝尊已死的北域修士,他们用了很长一段时间,来证明自己不是在做梦,然后他们便狂笑了起来,发泄了起来,有人大笑,有人大哭,有人捶胸,有人顿地,情绪传递,渐渐影响到了更多的人。

    北域是真的赢了!

    帝尊死了,他的路也被打断了。

    最关键的是,尊府几乎所有的族人与鬼神,全部都被他炼化了,一个不剩。

    再没有这般胜,胜的如此绝对,干干净净。

    世间再无帝尊,再无尊府,也再无可以凌驾在北域修士头顶上的人。

    “做到了,真的做到了……”

    古通老怪在满面欣狂,又满面泪水,一边笑着,一边流泪。

    谁能想到,北域居然真有击败了尊府的一天?

    北域的修士,或许只看着他们这些人设仙盟,炼仙军,一步一步,迎难而上,乱了尊府,又夺了北域,然后集结大军,攻入南境尊府的辖地,十门鬼神阵,还有最后的帝尊,看着他们每一劫都迎难而上,每一次或凶或险,却也都赢了,但实际上,他们却是一点信心也无?

    如今的太白宗主,身披血河,凶势惊天。

    如今的幕九歌,天上剑仙,名震天元。

    如今自家那个小老弟,更是高深莫测,神秘至极……

    似乎他们这样的人,天生就该做帝尊的对手,但实际上,他们最初决定要对抗尊府的时候,还只是一个金丹,一个废人,一个筑基境界的小毛猴子啊,哪怕到了此时,古通老怪都还记得,当初他在安州尊府,护送太白宗主回丹火宗治毒时,遇到的那整条路的险象!

    那时候,几只鬼神,就险一点断送了太白宗主的小命!

    那个时候,谁能想到此人竟会有颠覆尊府的一天?

    “确实做到了!”

    而于虚空里站着的太白宗主,这时候也正感慨的看向四方,悄悄抚平了身上皱皱巴巴的衣袍,他胸间似乎涌动着一种莫名的情绪,目光扫过了北域正欢呼着的人群,又扫过了那一片偶尔也会泛起一点儿波澜的黑色死潮,最终,他忽然心有所动,抬头看向了前方。

    那里,有着东土的三位老神仙!

    这一眼看过去,原本该有着一些扬眉吐气的感觉。

    但是这一眼看过去时,心里却忽然惊的一跳。

    ……

    ……

    “哈哈,不管怎么样,咱们确实赢了这一战啦……”

    而在此时的残墟战场之上,方贵也从迷茫之中惊醒,抬头看去,便看到了幕九歌正向自己看过来的目光,帝尊已死,幕九歌便也失去了束缚,这时候他正静静的站在了黑潮之上,目光平静的向方贵看了过来,眉头微微皱着,仿佛在考虑,或是在担心着一些什么。

    方贵向他挥着手,咧着嘴笑着。

    幕九歌的目光,渐渐变得有些凝然。

    ……

    ……

    而在另一处,村子里的人更是显露出了与北域修士截然相反的神色。

    他们非但脸上没有半点雀跃与兴奋,然后只有无尽压抑,甚至是恐惧……

    ……

    ……

    “这个雾岛的年青人,很可怕!”

    于一片沉寂里,在最高的天上,南疆妖祖忽然沉沉开口,望着那一片残存的黑潮,瞳孔微缩,帝尊已死,却还遗留下了这样一片庞大的黑潮,只有到了他们这种境界的人,才知道这黑潮究竟有多恐怖,因为这本来就不是一种应该出现在世间的东西,它代表着失控。

    从他们的口中,对帝尊说出“可怕”两个字,也丝毫不显得违和。

    他们的修为与境界,起码是底蕴,眼光,对世界的了解,都是远远超过了帝尊的,所以他们的原来的认识里,帝尊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年青人,他们放他在那里,只是想看看他能做到什么,又会不会给自己这些人带来一些新的启发,想到一些之前没想过的点……

    直到他们觉得帝尊藏的太深,心里才微生担忧,借北域的手将他逼了出来。

    然后他们才意识到,之前这个他们并不如何放在眼里的年青人,已变得如此可怕!

    他们本来有着无数引以为傲的东西,足可以钳制得住他,可是结果却发现,根本钳制不住,这个不起眼的雾岛出来的年青人,轻轻松松,便将他们所有人都逼到了绝地……

    只差一点,便会带整个世界走向毁灭!

    最关键的是,那时候的他们,看着这一切发生,居然无法阻止。

    找不到阻止的方法!

    哪怕最后帝尊确实被阻止了,也是太白宗主做到的,天上剑仙做到的,方贵做到的!

    也就是说,重新来一次的话,他们还是阻止不了!

    于是他们的脸色,便在这时候变得更为凝重,更为恐惧……

    “而这个小子,比他还要可怕……”

    南疆妖祖沉默了好一会,又说出了第二句话。

    东土三位老神仙的脸色,变得更为凝重,也更为担忧。

    就连西荒的魔,在这时候也点了点头。

    刚才方贵斩向帝尊的一幕,他们都看到了,看到了帝尊身上升腾起来的那些神秘莫测的气息,但更看到了方贵身上同样也具备的那些神秘莫测的气息,甚至就连他们,也能明确的感觉到,方贵身上的气机,远比帝尊身上的气息更凝实,更可怕,更给人带来恐惧!

    “所以……”

    南疆妖祖忽然低声笑了起来。

    而东土的老神仙,则是阴着一张脸,冷冷看向了下方的世间。

    西荒的魔,默不作声。

    而在下方,那无穷无尽,看起来本已蛰伏的黑潮,忽然像是受到了一种莫名的气机牵引,飞快的暴涨了起来,如同一个巨大的漩涡,呼呼啸啸,形成了一种接天遮日的浪潮。

    ……

    ……

    “果然,果然还是这样……”

    村子里的人比其他人更早一些的察觉到了什么,屠户脸上,露出了愤愤之色。

    花寡妇抿了抿嘴唇,似乎咬出了血痕。

    养鸡的王老太,脸上像是露出了嘲讽,像是嘲讽他人,也像嘲讽自己。

    村长低声道:“他,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