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主神绘卷 > 第40章 两个邪神

第40章 两个邪神

    守门人小队总部。

    张辰阳端详着手上的雕像,双眼微微眯着,脸色也变得严肃。

    他的右手在雕像上轻轻扫过。

    在这个瞬间,站在一边的李雨石仿佛看到了许多杂乱、不同颜色的线条,从雕像上延展出来,有些纠缠在一起成为线团,另外一些则是延伸向很远的地方。

    只不过在不到一秒钟之后,这些线条已经变得不可见。

    张辰阳的表情变得极为认真,他的精神力不断地扩张,探寻着这些细线所连接的虚空。

    许久之后,张辰阳停止了尝试,开口说道:“这个雕像……很奇怪。它上面的因果法则非常残缺,给人的感觉像是用特殊的手法封存过,找不到制造者的线索,只能找到曾经拥有过它的人。”

    “封存?这种事情,好像只有主神才能做到吧……”李雨石眉头微蹙。

    张辰阳感觉有些头痛,点点头:“是,而且必须是已经掌握了一些法则能力的主神,一般的低序列主神是做不到的。”

    “这么说来,情况越来越复杂了……”李雨石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感觉头大如斗。

    把拜耳街的互助会给一窝端了之后,李雨石带着这个雕像回来找到张辰阳,希望能够从守门人小队最强的主神这里找到一些线索。

    但现在线索虽然有了一些,但却让现状更加扑朔迷离。

    张辰阳站起身来,在房间中来回踱步。

    “这么多年以来,还是第一次出现空间裂隙。虽然很快清理了行尸、封闭了裂隙,但感染却离奇地散播了起来,出现感染者的几率,与以往相比至少增加了几十倍……”

    “原本完全足够的人手,开始变得捉襟见肘……”

    “原本那个邪神的图案到目前为止仍未能够追查到源头,现在又出现了另一个邪神的雕像……”

    “对方可能是一个中序列主神,甚至有可能不止一个……”

    张辰阳喃喃自语,眉头微蹙。

    李雨石还是第一次看到张辰阳有这样的表情,对目前事态的严重程度又有了新的预估。

    虽然施立恒是守门人小队的队长,但在这些事情上,张辰阳有更多的话语权。

    不仅仅因为施立恒是轮回者而张辰阳是主神,更是因为张辰阳不论是眼界还是知识,都比施立恒要丰富。

    作为守门人小队的队长,施立恒数年如一日一直兢兢业业地履行着职责,而张辰阳则不同,他来到守门人小队只是某种历练,也许一段时间之后就会被调任到其他地方。

    在这个世界,知识意味着危险,也意味着安全。

    知识危险,是因为探求知识可能会诱发某些可怕的后果;而知识安全,则是因为掌握了更多的知识,对这个世界的危险性有了更深刻的认识,才能更好地避开危险、战胜危险。

    “等等,您刚才说,图案,以及这个雕像,是不同的邪神?邪神还有很多个?”李雨石突然意识到张辰阳话中的言外之意。

    张辰阳点点头:“嗯。画在纸上被分发、传播的那个图案,代表着‘原初邪神’苏尼克斯,而这个雕像,代表着‘血肉主宰’格哈恩。”

    李雨石石化了两秒钟,说道:“连我都不知道这些事情……”

    “所以事态才严重。”张辰阳解释道,“单纯知道邪神之名,与能够画出这种图案,可是有很大差距的。即使某些人因为一些极特殊的原因接触到了邪神,也往往只是接触到某个邪神,不应该同时接触到两种……”

    李雨石点点头,难怪张辰阳怀疑敌人不止一个。

    不论是图案还是雕像,它们起到的都是相同的作用,就是让普通人通过观察、冥想这个图案,达到与某个隐秘存在的邪神精神沟通的目的。

    李雨石知道,这个世界中存在着特殊的保护机制,所以哪怕是直接念诵邪神的真名、向邪神祈祷等等行为,也不会引起注意。

    但,如果是反复观想这种特殊的图案,仍旧可以避开这个世界的保护机制,与恐怖而邪恶的存在建立某种精神上的联系。

    这种联系一旦建立,普通人的精神就会被缓慢改写,身体也会慢慢地发生转变,达到某个程度之后就会难以逆转地变为行尸,成为精神受控的奴隶,脱离人类,完全服从邪神。

    虽然邪神无法越过这个世界的机制直接指挥、控制行尸,但行尸依旧会依据根植于本性中的邪神意志,自发地发展邪神的信徒、潜伏或者对人类产生危害。

    而且,图案与雕像所起到的影响是完全不同的。

    简单的图案只能让人变成行尸,而雕像的影响则是更大:会让感染者变异的可能性大大提升。

    所以,李雨石等人碰到那个血肉怪物并不是因为他们运气太差赶上了千分之一的可能性,而是因为那个雕像的影响。

    现在,一直在散播图案幕后黑手始终未能揪出,让守门人小队的所有成员都感到极为紧张,因为这意味着行尸的问题可能永远也无法得到解决——只要那些邪神的图案还在外面流传。

    “这个互助会的背景,追查清楚了吗?既然主神的方式行不通,就只能寄希望于笨办法了。”张辰阳说道。

    李雨石点点头:“查清楚了。这个所谓的互助会,就是底层的一些生活不如意的人自发组织的定期集会。会上的内容也很简单,所有人轮流分享生活中遇到的苦难,或者幸福,其他人则是给予安慰或者祝福。”

    “互助会里有个夏光远的人,据说那些图案最早是由他散发的。但那个夏光远已经失踪了,追查不到。”

    “至于这个雕像的来历,尚无法确定是不是来自于夏光远,那个血肉怪物死后,已经死无对证。”

    张辰阳点点头:“那么,你们接下来的任务就是想办法找到这个夏光远。我会花一定的时间尝试解开这个雕像上被干扰的因果法则,看看能不能找到些别的线索。”

    李雨石点头称是,随即退出了张辰阳的房间。

    张辰阳取过雕像,让它悬浮在空中,而后小心翼翼地在雕像周围的空气中拨动着什么。

    雕像上的线和房间中的线被连在了一起,延伸向这个世界极为隐秘的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