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主神绘卷 > 第65章 第二层因果线

第65章 第二层因果线

    守门人小队总部,顶层。

    张辰阳和施立恒听完了薛艳的汇报,两个人的面色都有些凝重。

    “夏光远肯定已经逃离了滨海市,现在去也已经来不及了。”施立恒面带忧色,“没想到他已经发生了异变,竟然能够控制行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顿了顿,又自我安慰道:“不过,能够掌握这些线索总是好事,至少让我们能够清楚目前事态的严重性。”

    姜城站在一旁,薛艳作为正式队员,肯定是负责主要情况的汇报,而姜城则是在一边负责补充。

    这是他第二次来到张辰阳的房间,但和第一次来时看到的情景,却有了极大的变化。

    姜城第一次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一个相当空旷的空间,空间的边缘是一团团不断变幻的光影。副队长张辰阳在中央坐着,周围明明什么都没有,却让姜城感觉到本能的不适。

    第二次来,姜城终于明白这种不适感是从何而来的:从空间边缘那一团团不断变幻的光影中,出现了一丛一丛密密麻麻的线条,错综复杂地织成了一个大网,并且全都交汇在张辰阳所在的位置!

    姜城每次来到这里,都是穿行在一条条密密麻麻的线中。

    他看到的都是一些淡灰色的线,那些都是最低级的因果线。

    显然,这个地方还有许多更加高级的因果线,只不过姜城对因果法则的理解不够,无法看到,无从分辨。

    那么,张辰阳看到的这个空间,又该是一副什么样的景象?

    而这大概就是守门人小队实现对整个世界监控的方式。

    听完了薛艳的汇报,姜城感到有些疑惑,因为不管是薛艳还是施立恒,在描述夏光远的时候,都没有用“逆种主神”或者“通灵者”之类的称谓,而是笼统地将他看成是某种发生异变的行尸。

    为什么?

    难道他们并没有掌握“逆种主神”的情报?

    姜城是在执棋者的会议上,从“骑士”的口中听到逆种主神的说法,看起来,守门人小队相比于“骑士”而言,有相当严重的消息滞后。

    这是不是也可以说明,逆种主神实际上是在近期才被发现、命名的一种特殊的变异行尸?

    张辰阳轻轻敲打着桌面,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发表意见,而是在认真地思考。

    沉默了大约半分钟之后,张辰阳看向姜城:“小姜,你是用陷阱世界困住了夏光远,所以才成功逃脱的,对吗?”

    姜城点点头:“对,大约控制了五分钟——现实世界的时间。”

    施立恒称赞道:“厉害。”

    显然,施立恒非常清楚对于一个低序列主神而言创造出陷阱世界的难度,这句称赞对他来说,是相当罕见的。

    张辰阳微微颔首,对姜城投以颇为欣赏的目光:“那么,我们或许有办法找到夏光远在哪里。”

    施立恒没反应过来:“怎么找?”

    张辰阳看向姜城:“这要靠你。”

    “靠我?”姜城有点懵。

    获得了一些因果法则之后,姜城才明白张辰阳对守门人小队为什么这么重要。他就像是小队的眼睛和大脑,整个世界都通过因果线在这里汇聚,让张辰阳不离开这个空间也能看到这个世界正在发生的事情。

    显然,张辰阳对于因果法则的理解,也比姜城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可现在,张辰阳竟然说追查夏光远要靠姜城?

    就连施立恒和薛艳,也是一脸的困惑。

    张辰阳笑了笑,解释道:“你和夏光远交过手,他被困在你的陷阱世界中很长时间,而且,夏光远分发的那个图案,你也曾经看到过,还差点被那个图案改造成行尸……你和夏光远,已经建立了一定程度上的因果。”

    姜城眨了眨眼睛,随即意识到好像确实是这样。

    整个守门人小队中,跟夏光远真正见过面、交过手的就只有自己和薛艳,但薛艳是一个轮回者。

    张辰阳继续说道:“因果法则是有诸多限制的。其中一条是,自己观察自己的因果线,才能达到最佳效果。也就是说,即使我尝试着去追踪薛艳或你与夏光远的因果,也很难成功。但反过来,如果是你追踪自己和夏光远的因果,成功率会大大提升——当然,前提是你能够看到第二层因果线。”

    施立恒皱眉道:“这不现实。耿铭杰前两年也才刚刚看到第二层因果线,而老金至今为止都没看到第二层……”

    张辰阳呵呵一笑:“如果是其他人肯定不现实。但小姜甚至已经做出了陷阱世界,这种天赋的主神是非常稀有的。我认为可以试试。”

    施立恒想了想,默认了这个说法。

    显然姜城创造出了一个成功的陷阱世界,还成功地困住夏光远五分钟,这种表现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深深的服气。

    这么一想的话,好像在短时间内看到第二层因果线,也不是那么难?

    姜城问道:“那我应该怎么做?”

    张辰阳解释道:“对于主神而言,法则能力最大的难点在于,它只能意会,不可言传。当然,最低级的法则感悟,可以通过比较直接的方式开启,但之后的每一层感悟,都需要你自己去体会,其他人完全帮不上任何忙。”

    姜城:“……”

    他本来以为张辰阳会像耿铭杰一样,向他展示更高级的因果法则,或者至少是指点一些窍门,结果都没有。

    那怎么办?咬牙憋着使劲悟??

    姜城一头雾水。

    张辰阳笑了笑,说道:“对某些没有天赋的人来说,这确实是一个无解的问题,比如老金,到现在也没有看到第二层的因果线。但对于一些天赋绝佳的人来说,这更像是一种顺理成章的事情,没什么难度。”

    “至于诀窍,就是多看。多看各种事物上的因果线,不断地运用,久而久之,对因果法则的感悟自然就加深了。”

    说了跟没说一样……

    姜城点点头:“行,我试试。”

    虽然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试。

    张辰阳可能也是觉得自己讲得有点过于含糊不清,想了想又说道:“这样,我教你一个小游戏,应该对你有所帮助。”

    小游戏?

    姜城有些不明所以。

    张辰阳打开桌旁的抽屉,从里面取出来一个棋盘,以及许多圆形棋子。

    看到这些棋子上的图案,姜城愣了一下。

    他见过这些图案,就在执棋者聚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