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主神绘卷 > 第72章 算棋高手

第72章 算棋高手

    没过多久,刘永康回来了。

    他身后还跟着一个棕色头发的西方人,看起来有四十岁左右,胡子拉碴,睡眼惺忪,有两个相当严重的黑眼圈,看起来好像自带起床气。

    这应该就是另一个棋力比较高的会员,霍尔特。

    “刘,这就是你说的那个算棋高手?”

    霍尔特上下打量姜城,看到他如此年轻,脸上稍微有些狐疑,不过也没说什么,而是在周瑞林对面的单人沙发上坐下。

    “好了,我们开始吧。”刘永康也在座位上坐下,开始收拾残局。

    姜城一边把棋子归位,一边稍微观察了一下这位霍尔特。

    与刘永康肉眼可见的区别是,他显得相当颓废。

    霍尔特长着一张西方人的脸孔,很像那种美剧里的中年危机大叔,形象管理完全失控,精神状态也相当堪忧。

    如果这个世界有酒的话,姜城毫不怀疑他会每天饮酒度日。

    当然,现在即使没有饮酒度日,霍尔特的精神状态也相当萎靡,让姜城不由得怀疑他这种精神状态到底能不能下好国战棋。

    毕竟国战棋是个相当烧脑的棋类,必须在精力充沛、头脑清醒的时候,才能体现出自己最巅峰的棋力。

    双方各自摆子,开始下棋。

    霍尔特跟刘永康的第一反应一样,频频皱眉。

    这棋路太野,看不懂!

    开局不能说稀烂吧,但也就只比什么都不懂的小白稍微好一点。

    霍尔特对这个开局相当失望,但看到刘永康聚精会神、拿出了120分的精神在下棋,霍尔特又挠了挠自己乱糟糟的头发,继续看了下去。

    姜城的视线扫过棋盘,他的因果法则感悟已经提升了不少,所以开局看到的因果线,又发生了些许变化。

    之前大部分的线条都是浅灰色,但现在,原本浅灰色的线条中有一部分转为了深灰色,还有极少数情况会变成白色。

    这意味着随着因果法则的提升,姜城能够更好地分辨出因果线的优劣。

    姜城毫不犹豫地按照一条白色因果线的指引,开始和刘永康兑子。

    霍尔特双眼骤然睁大,这小子疯了?

    现在刚开局,还处于布局阶段。因为双方的阵型都没有完全展开,吃子几乎必然被换,所以大部分人在这个阶段都是以试探为主,等阵型逐渐展开之后才会去考虑兑子。

    但是姜城就像个愣头青一样,两边都还没准备好呢,已经开始换了!

    他这一吃,刘永康必然也要吃回来,否则不就亏了么?

    刘永康也觉得无比头大,这一局姜城兑子比上一局还更提前了,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没办法,只能换。

    刘永康和姜城你来我往,棋盘上的棋子越来越少。

    霍尔特在一边看着,整个人都有点僵住了。

    “这……”

    他玩了这么长时间的国战棋,从未感觉自己对它如此陌生。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霍尔特眼睁睁地看着刘永康的局面从均势变成劣势,最后双方所剩的棋子都不多,但姜城还是成功地把刘永康给将死了。

    “又输了,可惜。”刘永康显得有些懊恼。

    与上次相比,刘永康的局势看起来有所进步。

    上次的棋局,刘永康处于全面懵逼的状态,被姜城兑子换得心态爆炸,但这次刘永康对姜城的棋路已经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拼命厮杀的情况下,倒是打了个难解难分。

    “不行了,我要休息一下。”刘永康揉了揉太阳穴,他几乎是拼命算了一整局,虽然因为疯狂兑子的缘故让棋局的时间相比常规时间要缩短了一些,但对精力的消耗却比常规的棋局要大得多。

    霍尔特神采奕奕地说道:“正好,刘你休息一会儿,我来!”

    他本来精神萎靡不振,完全提不起兴趣来,可看完了这局棋之后,突然就来精神了!

    这种下法他从未见过,看到刘永康都无法应付,本能地想要自己上去试试。

    刘永康看了看姜城,征求他的意见:“可以吗?”

    他也担心姜城连下三盘,会不会太累。

    也难怪,这种下法完全没有什么布局阶段,也没办法利用现有的棋谱,双方就是全程见招拆招地兑子,全靠心算,不累才怪。

    姜城拿过饮料喝了一口,点头说道:“当然可以。”

    刘永康感慨道:“哎,年轻真好。”

    他以为是姜城年轻,精神状态比自己好太多,所以才不觉得累。

    棋局很快摆好,霍尔特迫不及待地开始和姜城对弈。

    虽然之前他一副没睡醒的样子,但一到下棋的时候瞬间就像是换了一个人,感觉整个人都焕发了生机。

    姜城仍旧是以不变应万变,继续按照之前的棋路来下。

    对姜城的疯狂兑子,霍尔特似乎已经考虑过应对之法,他并没有像常规套路那样急于展开阵型占据中央区域,而是保持住棋子的阵型,让不同棋子之间互相看着,平稳地向前推进。

    姜城不由得眼前一亮,这个霍尔特果然还是有点东西!

    因果线展现出的,是最佳的兑子方案,保证用自己的棋子去换对方的棋子时肯定不会吃亏。

    但是,如果当前棋盘上没有比较赚的兑子方案,因果线也不可能无中生有地显示出来。

    当然,如果姜城掌握了更高层次的因果法则,也许就能看出一些其他埋藏得更深的兑子方案,但他现在掌握的也仅仅是最低级的因果法则而已,能够分辨的只有浅灰、深灰、白色三种因果线。

    这并没有让姜城感到沮丧,反而让他觉得很兴奋。

    遇到更加难缠的对手,意味着他对因果法则的掌握,可以更快地进步!

    姜城聚精会神地观察着棋盘上的因果线,同时也在用自己浅薄的棋艺来尽可能制造对自己有利的环境。

    双方一度陷入焦灼,许多时候姜城甚至看不到深灰色的因果线,只能硬着头皮和霍尔特兑子,出现了小亏的情况。

    很快,一局终了。

    姜城依旧是以微弱的优势赢下了棋局,只不过相对于前两盘,他这次距离失败好像更加接近了一些。

    “痛快!好久没有这么痛快地下棋了!”

    霍尔特非常高兴,虽然不停地算棋让他有点脑仁疼,但这盘棋下得非常舒畅。

    国战棋和许多策略游戏类似,都有“布局”和“决战”两种玩法,不同性格的人做出选择的时候也会有区别,比如有些人喜欢稳,有些人喜欢莽。

    霍尔特平常下棋,布局和兑子往往是一半一半,但和姜城下棋,几乎80%以上的时间都是在兑子,就显得场面特别激烈。

    “来来来,再来一盘!”

    两个人再度摆好棋子,重开一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