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主神绘卷 > 第94章 搜索记忆

第94章 搜索记忆

    透过因果法则,张辰阳感知到了许多夏光远的记忆,虽然这些记忆全都残缺不全,但也能大致推断出许多信息。

    这种感知并不是看到某个画面、听到某种声音,而更像是直接获得某些记忆。就像普通人在回忆许多年前发生的事情时,也许画面已经模糊,声音也完全忘记,但想要搜索的信息还是能够知道的。

    这其中,有夏光远作为一个普通职员努力工作的记忆。

    但突然有一天,他对这个世界的存在产生了怀疑,震惊地发现周围有许多同事和朋友因为不明原因完全失去了记忆,可其他人对这种现状却没感觉到丝毫不妥。

    他开始惶惶不可终日,整个精神处于崩溃的边缘。

    而后,他偶然间在街边的角落发现了一枚特殊的印章。这枚印章好像有一种特殊的魔力,在不断地吸引着他……

    他仿佛在这个虚假的世界中,找到了存在的意义……

    张辰阳的右手离开夏光远的尸体,眉头微皱。

    刚才获得的这些记忆,许多都已经模糊不清,而且因为夏光远的尸体受损变得残缺不全。

    但最关键的内容,夏光远的记忆中体现得很清楚。

    这枚印章,是他在街边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中捡到的,并不是谁交给他!

    “夏光远最早生活的城市,滨海市……也就是第一次出现裂隙的地方。”

    “这枚印章不仅仅可以让持有者通过观想图案和邪神沟通,更重要的是,它会自发地散发出某种精神吸引,吸引附近像夏光远这样的人找到它、捡起它,而对其他的正常人来说,则没有这种效果。”

    “即使没有夏光远,也会有别的人担任夏光远的角色,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但问题是,到底是谁创造了这枚印章?连我都很难做到这种程度……”

    张辰阳眉头微蹙,他原本是想通过查看夏光远的记忆,找到把这枚印章交给夏光远的罪魁祸首,但没想到却是一无所获。

    现在看来,之前对于夏光远的猜测完全是想多了,他就只是一枚棋子而已。

    因为觉醒了自我意识,偶然间被这枚印章所吸引,所以不由自主地被邪神的意志所转化,完全是被幕后的人当枪使了。

    筛选过一遍记忆之后,张辰阳再度将右手放上夏光远尸体的额头,想要再次搜索,看看有无遗漏。

    果然,这次又找到了新的记忆。

    记忆中,夏光远对面的人戴着面具,身材高大,看起来足有一米九以上。

    两个人离得很远,显然都不信任对方。

    面具人的声音极为低沉,说西方语,只不过说话的时候单词极不连贯,仿佛在刻意隐藏着自己的口音。

    面具人最开始说了什么,记忆中已经缺失,但夏光远的回答的内容还在:“你是谁?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事情?”

    戴着面具的人低沉地笑了几声:“你活得,久一点,对我有好处。”

    张辰阳感受到了一种悲凉的情绪,它来自于夏光远残存的记忆,应该是那个时候夏光远的真实情感。

    “我现在去向守门人小队自首,还来得及吗?我后悔了,求求你们,把我的记忆抹掉,让我继续浑浑噩噩地活下去,好吗?”

    对方讥讽地笑了一声:“逃下去,等裂隙,再次出现,你还有,一条生路。如果你,被守门人小队抓到,连尸体都会被烧成灰。你的感染程度,已经太深。”

    记忆到此消失,但夏光远接下来的行动,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了。

    他没有找守门人小队自首,反而在邪神意志的影响下越陷越深。

    这就是全部的记忆,张辰阳再三搜索,也没有新的内容了。

    施立恒在一旁安静地等着,看张辰阳的眉头稍稍舒展了一些,这才问道:“怎么样,有新的发现吗?”

    张辰阳点点头:“有一些。”

    “我确定了之前的猜测,就是这次事件的幕后敌人可能有两个,而且,他们互不相识。”

    施立恒:“详细说说。”

    张辰阳解释道:“在夏光远的记忆中,他曾经遇到过一个戴着面具、身材高大的人,两个人的对话已经残缺,但我猜测,就是这个人告诉了夏光远守门人小队的探查机制,让他将行尸分散开,躲避我的追踪。”

    “戴着面具,身材高大……为奎克提供枪械的,也是这个人。”施立恒皱眉道。

    张辰阳点点头:“没错,他的目的非常简单,就是对我们的线索产生干扰,拖慢我们的进度。从各方面来看,他的实力并不算强,极有可能只有序列7、序列8左右。”

    “因为他在和夏光远交流的时候,有一些戒备。那时候的夏光远,战斗力其实并不算太强。”

    “而且,他创造的枪械、血肉之主格哈恩的雕像也全都是一堆垃圾,扭曲黑爪国际大楼的高维空间、创造的预警机制,也全都是相当低端的运用。”

    施立恒点点头,对这部分内容表示赞同。不过很快又有了新的问题:“那你为什么推断这两个幕后主使互不相识?”

    张辰阳轻叹了口气:“直觉。”

    施立恒没笑,反倒是相当郑重地点了点头。

    对因果法则有深刻理解的主神,直觉往往很准。

    张辰阳又说到:“而且,这两人的实力差距太大。从创造的东西上就能看出来。”

    “那个面具人创造的格哈恩的雕像,非常简单粗暴,唯一的作用就是把人变成完全失控的血肉怪物;而那枚印章则高级得多,可以自动吸引像夏光远一样的人,印出的图案可以广泛传播,甚至印章本身可以快速地让夏光远获得邪神的力量,而且还能在一定程度上保留他的自我意识。”

    “我估计,创造印章的敌人,极有可能实力与我相仿甚至更高,达到了序列6甚至序列5。而面具人,只是序列8左右。”

    “前者的计划天衣无缝,甚至不需要面具人的帮助,我们也根本抓不到任何蛛丝马迹。面具人更像是在狐假虎威,借着这次的事件扰乱我们的视线,达成自己的目的。”

    施立恒点点头,认可张辰阳的说法。

    面具人确实给他们造成了一些困扰,比如他们分散了一些人力去调查黑爪国际以及那批枪械,现在看来完全是无用功。

    但归根到底,面具人都只是小打小闹而已,真正的幕后黑手——创造印章改造夏光远的人,还隐藏在暗处,甚至连他的一丝一毫信息都没能找到。

    两个人根本就不是一个水平线的,神秘人就算是要找帮手,也不会找面具人这种菜鸡。

    倒是这个法术亲和系的轮回者,看起来才有资格做这个神秘人的帮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