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主神绘卷 > 第180章 调查

第180章 调查

    晨星之盾,临京市总部。

    停尸房。

    姚原的尸体,被特殊的手法封存起来,没有任何衰朽或变异的迹象,而始终保持在死亡时的原状。

    里世界的环境与表世界存在很大的差异,不过,被邪神感染死亡的生命体,大部分都会在短时间内组织完全崩溃、变成一滩难以辨识的血肉。

    这是因为邪神意志会无限制地压榨人类原本的身体机能,就像是把人变成了牵线木偶,会严重破坏原本的生命形态。

    在死亡后,邪神意志也随之消失,被破坏的生命形态也就无法再维持原状,会加速崩解。

    但,姚原的死亡事件事关重大,第一时间已经有主神对他的尸体进行了封存,让其可以保持在刚死亡时的状态,以供后续调查。

    两个看起来将近三十岁的主神,站在姚原的尸体旁边。

    一个东方人,看起来就像是个寻常的上班族,身材匀称、不高不矮。

    相对鲜明的特征是,他的两手手腕有两个极为精巧的机械护臂,护臂上有非常复杂的齿轮和机械结构,而且还在不停地运转之中。

    而另一个是西方人面孔,金发,蓝色眼睛,比这个东方人稍微年轻一两岁,左手无名指上有一枚镶嵌着黑色球状钻石的戒指。

    这个西方人在下意识地把玩着这枚戒指。

    “确实是神域崩溃。”

    “但为什么?”

    “不可能是直面了邪神的意志。”

    “神域的崩溃,也许始于世界树,难道是虚拟世界的问题?”

    “这说不通。”

    两名主神虽然已经尽可能地调查了所有的死因,却依旧没有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东方主神名叫陈麟,西方主神名叫霍奇·梅尔。

    陈家和梅尔家,分别是七大家族中掌握着机械神格和策略神格的家族,而陈麟和霍奇·梅尔则是这两个家族中年轻一辈中最优秀的年轻人。

    梅尔家族虽然还未重新掌握策略神格的主神格,但因为策略主神的虚拟世界能在战场上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所以梅尔家在里世界也属于地位最高的家族。

    这两个人在接到姚家的请求之后,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七大家族,在许多利益上是一致的。

    姚启贤不信任主神学院,所以将这两个七大家族中最优秀的年轻主神请来,希望能够查明姚原死亡的真相。

    “法则线已经因为沾染了太多邪神的意志而无从探查。”

    “原本的身体结构也已经完全崩溃,残存的意识也已经无迹可寻。”

    “不管这件事情是谁做的,我只能说,这绝对不是个一般人物。”

    霍奇·梅尔看起来对姚原的死亡并没有多少同情,反而是对幕后的真凶更感兴趣。

    策略神格的主神,思维活跃,不信任别人,多疑,擅长欺骗。霍奇·梅尔非常符合这一特征。

    他参与到这次的调查中,更多的是因为他很感兴趣。

    陈麟则是面色凝重,看起来比霍奇·梅尔要严肃得多。

    虽然许多问题都可以用因果法则来解决,但这次不行。

    姚原身上的因果法则线已经莫名地和邪神产生了相当深层的联系,这种联系非常密切,以至于陈麟如果想要强行用因果法则线来追踪这件事情的真凶,都有可能让自己和邪神来一次“面对面”的亲密交流。

    陈麟不可能去冒这种风险。

    “很奇怪。很多逆种主神都没有与邪神建立如此密切的联系。”陈麟非常费解。

    逆种主神直接从邪神那里获取知识,改变自己的生命形态,可以堪称是邪神的代言人。

    姚原的尸体与邪神产生的联系,竟然比逆种主神还要密切?

    这很不合理。

    霍奇·梅尔陷入思考。

    策略神格的主神,往往都是绝佳的侦探。因为他们天生脑洞很大,而且多疑,擅长从一些完全不合理的蛛丝马迹中,推导出事情的真相。

    “从各方面来说,姚原的死亡都是出于内在的原因。”

    “意识海、神域、世界树、虚拟世界……”

    “我记得,姚原拥有一个陷阱世界。这也许是我们唯一的线索。”

    “他曾经用过这个陷阱世界吗?”霍奇·梅尔问道。

    陈麟轻轻拍打自己左手手腕的机械护腕。

    护腕瞬间伸展开,变成了一个小型的折叠屏幕。

    陈麟在上面搜索之后,回答道:“姚原所在的小队,曾经在竞技场中参与过四场战斗,三胜一负。也就是说,这四个小队,应该都有人曾经见识过姚原的陷阱世界。”

    “那就走吧,去一趟主神学院。用你们东方的话来说,这是‘死马当活马医’。”

    霍奇·梅尔的双眼微微眯起,显然对这次的事件产生了相当浓厚的兴趣。

    ……

    主神学院,国战棋社。

    姜城正在国战棋社的图书室里,随意翻阅棋谱。

    这里的棋谱,有很大一部分都是梁安遗留下来的,是他自己与自己下棋的棋谱。

    在这里,姜城看到了许多常见的棋路,也看到了很多匪夷所思的棋路。

    对于梁安棋谱的解读,一直是国战棋社的重要工作之一。

    按理来说,国战棋的水平,应该会在一定程度上和主神的因果法则感悟挂钩。

    因果法则感悟越高,国战棋水平也会越高。

    当然,主神本身对棋的理解、下棋的技巧,也是棋力的一个方面。

    两个因果法则感悟相似的主神下棋,还是棋力高的一方会赢。

    而梁安作为国战棋的创始人、因果法则感悟疑似达到最顶端的主神,在后期,以他的棋力自然没有对手,只能自己和自己下棋。

    不过在梁安序列较低的时候,还是有不少人能在国战棋上赢过他,只不过因为那时候梁安并没有取得那么显赫的地位,这些对战的棋谱自然没有流传下来。

    现在流传下来的,大部分都是梁安对因果法则感悟已经圆满之后,自己和自己下棋的棋谱。

    这些棋谱中,有很大一部分,大家是完全读不懂的。

    还有一部分,能懂其中的某几步棋。

    因为梁安在自己与自己对弈时,为了更加有趣,会刻意地在某一方降低自己的因果法则感悟,或者为了维系场上局面的平衡、让对局更持久,会故意让优势方走出一些稍微错误的棋路。

    而这一切,他都从未说明。

    这就让研读他的棋谱变成了一件收益极低的事情。

    假设有人因果法则感悟达到圆满的境地,自然可以看懂这些棋谱,但暂时还没有这种人出现。

    姜城也是近期有些无所事事,所以才决定来国战棋社转转,顺便翻翻这些棋谱,看一下会不会对自己的因果法则感悟有所帮助。

    周日的竞技场发生突发事件之后,这几天之内,竞技场都将封闭。

    虽然姜城并不知道具体情况,但他也能大致猜到,这次的事态应该相当严重,主神学院应该也在忙碌,想要查明姚原的死因。

    而对于姜城来说,竞技场封闭,想要提升自己所能做的方案,又少了一个。

    到目前为止,他还在持续地使用恢复精神力和加快世界树枝恢复的药剂,日常的训练也在持续地进行中。

    此外,临京孤岛这个试炼世界在学院内引发了广泛的影响,姜城每天都能有不少的轮回点入账。

    如果不是序列8主神的试炼世界同一时间只能有30人体验,这种收入的速度还会更多。

    这次竞赛的截止时间是两周后的月底,姜城还能有不少的收入进账。

    当然,随着时间的推移,每天的收入必然是减少的。

    试炼世界是2轮回点一次,也就是20学分,大部分学生的学分都是捉襟见肘的,可能体验几次也就没钱了。

    而那些天分有限的人,发现自己冲击第一名无望,很快也会放弃。

    最后剩下的,就只有那些天赋较高、有希望冲击第一名、手上闲钱又多的学生,而这种人在主神学院中终究是极少数。

    但不管怎么说,扣掉三把a级武器的消耗,姜城也能大赚一笔了。

    姜城翻看着手中的棋谱,与此同时,旁边国战棋桌上的棋子也在他的精神念力作用下不断地移动,模拟对局。

    桌上的棋子之前出现因果线之后,姜城就用这种因果线和棋谱上的棋步对照。

    虽然这是个笨办法,但多少还是能有一点收获。

    棋子敲打着棋盘,发出清脆的声响。

    姜城翻着手中的书页,沙沙作响。

    “你在竞技场里的表现不错。”

    姜城一愣,他的精力全都集中在棋谱和棋盘的因果线上,全然没有注意到有人来了。

    他抬头一看,发现郑锷正微笑着站在一旁。

    “郑校长。”姜城站起身来,微微低头。

    “坐。我只是随意地在学院里走走,没想到恰好遇上。”郑锷在姜城棋桌对面的位子上坐下。

    姜城见过郑锷两次。

    第一次是在选拔助教时,郑锷以副校长的身份主持,颇具威严。仅仅是高阶轮回者的威压,就让许多新生承受不住,当场昏厥。

    第二次是在竞技场中,那个强大的变异怪物在郑锷面前不堪一击,让姜城见识到了高阶轮回者的力量。

    而这次算是在私下场合,郑锷没有再表现出那么强大的压迫感,就像个普通的长辈一样,和蔼可亲。

    “你是我见过的最优秀的主神。你来自于边际世界,应该对邪神有一些了解吧?”郑锷问道。

    姜城点头:“很肤浅的了解。”

    “姚原的死亡事件,已经证明与邪神有密切的关系,只是,我们还无从验证。”

    “如果能有某种仪式可以获得一些关于邪神的知识,或许就可以查明这次事件的真相……”

    郑锷有些怅然,似乎期待着姜城会说些什么。

    姜城想起了之前耿铭杰曾经进行的那个仪式。

    但他不知道那个仪式的细节,所以也不可能告知郑锷。

    “嗯?”

    姜城突然察觉到一丝异样。

    郑校长可是主神学院的副校长,人类的高阶轮回者,怎么会希望可以进行沟通邪神的仪式,获得关于邪神的知识,而仅仅是用来查明一个学生的死因?

    更何况,郑校长在学校中散步,来到国战棋社恰好碰上自己,这也完全不合理……

    姜城的注意力瞬间分散开,观察各种细节,以及蛛丝马迹。

    郑锷恍然未觉,仍旧在和姜城攀谈。

    只不过,姜城不再答话。

    郑锷也有些错愕,似乎是没想到一个新生竟然对他如此不尊重,对他的话置若罔闻,脸色稍稍变得有些难看。

    姜城很意外,这个梦境世界竟然相当稳固,不管他如何观察,都并没有出现破损的迹象。

    难道……这不是梦境世界,是真的?!

    “姜城?”郑锷眉头微蹙,似乎是对姜城有些生气了。

    姜城赶忙说道:“不好意思郑校长,我确实不知道有类似的仪式。”

    郑锷的脸色稍缓,感慨道:“嗯,这一类的仪式确实不多见……”

    但就在此时,一片细密的刀刃突然向着郑锷刺去!

    郑锷瞬间露出一个诧异莫名的表情!

    这个学生,怎么会向他动手?!

    而后,这个表情凝固在了郑锷的脸上。

    姜城周围的一切,轰然碎裂!

    他还在国战棋社里,手上依旧拿着棋谱,只是桌上的棋子已经很久都没有移动了。

    果然,中了梦境世界!

    姜城豁然站起,四片莲花之刃悬浮在空中,左手的主神绘卷也瞬间摊开。

    使用攻击性的虚拟世界,对主神而言本身已经等同于宣战。

    “哦呵呵呵呵呵,开个小玩笑,请不要介意。”

    国战棋社门口,一个金发的西方人对着姜城微微一躬,以示歉意。

    姜城上下打量这个西方人,收回了莲花之刃和主神绘卷。

    不是原谅了他,而是看了一眼就知道,打不过……

    这个西方人给姜城的感觉,和张辰阳有些相似,甚至还要更强一些。

    这至少是个序列5的主神,十个姜城加在一起,上去也是白给!

    所以,姜城收起了莲花之刃。

    一名东方的主神,出现在了西方人身后,同样进入了国战棋社。

    “对不起,我为霍奇的鲁莽向你道歉。”这个东方人向姜城微微鞠躬。

    这个东方人,多半也是序列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