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战国万人敌 > 第二十四章 千金

第二十四章 千金

    吴王勾陈赏赐的“千金”,跟黄金无关,而是一车青铜合金。

    有一个好,都算是货币,只不过各国的都有。

    有燕国的刀币,也有晋国的镈币,还有一些楚国越国的贝币,再加上姑苏周边地区使用的“镝”,就这么凑了一千斤。

    听着多,一辆牛车就解决了问题。

    除了外国货币已经发青发绿发黑,本国的货币还是金灿灿的,应该是铸好没多久。

    李乡长瞧不上这点小钱,就这么一车东西,请人吃饭也点不了两条刀鱼的。一条像样一点的好烟,那不也得几十斤铜?那铜的质量可比这些个青铜强多了。

    “首李,吴王所赐千金,可要归入‘钱库’?”

    作为姬姓后裔,公子巴一般说“镈”而不是“钱”。

    “钱”这个字,是李乡长自己造出来的。

    简体字,有一处“大榭”的正门,就写了“钱库”两个字。“钱库”的隔壁是“布库”,隔着一条村道,对面就是“粮仓”。

    三个仓库都是“大榭”,不但靠水,还设有双重围栏,并且加了两个角楼,每个角楼可以住四个人,分两班,差不多两队“白沙勇夫”轮替。

    “归入个屁,下柳全部带走,自去六国找些人过来。”

    很是随意地摆摆手,李乡长有些不耐烦,一千斤铜钱,听着是很多。可眼下根本用不上,因为阴乡堆积了大量的皮革。光鳄鱼皮就有两三百张,除了阴乡自己捕杀的,还有敲诈勒索的战利品。

    粗加工的皮革,哪怕只是用石灰水稍微泡一下,就能当钱用。至少短期内,购买力比吴国姑苏地区使用的“镝”强悍得多。

    硬要说这么一千斤铜钱的作用,融了重铸成农具兵器,可能作用更大。

    但李乡长否定了这个念头,一千斤青铜合金,就算把“白沙勇夫”全部武装起来,跟“吴甲”一比,依然是弟弟。

    没有意义。

    至于说打造农具,石头农具也够用了,而且石头农具加工更容易,只要掌握好研磨技巧,不管是打孔还是开刃,都不需要什么高温高压等等乱七八糟的条件。

    最重要的是,制作石头农具可以组织更多的人手,“天下初定”,作为“百沙”的霸主,得让大家伙儿一起有事儿干不是?

    一起生活,一起参加劳动,一起挨打,自然而然地就会磨合。

    矛盾可以调解,冲突可以缓和,对现在的阴乡来说,尤为重要。

    毕竟,阴乡除了眼前的一亩三分地之外,江北还有一个雉邑。李乡长可不认为“淮上九夷”会就这么算了,肯定要正面干上一场啊。

    “淮夷”再怎么被列国围殴,那也是正经的“国家”,哪怕是松散联盟或者说部落联合,那也比“乌合之众”强多了。

    如今有了吴国大王唯一指定认证的阴乡乡帅证书,李乡长的人在雉邑那里的嗓门更大,下巴抬得更高,把雉叔长尾唬住的能力,也得到了大大加强。

    所以总得来说,短期内李解要用上大量青铜的地方不多,留个几十斤拿来打造个头盔或者甲叶,也就差不多了。

    剩下的,再多也是浪费。

    不过李解可以这么想,但在公子巴看来,却是如遭雷击,震惊到无以复加。

    在公子巴看来,李解怎么地都会拿来先买点武器装备,又或者直接自己打造武器装备。

    可万万没想到,李解居然让他把钱全部带走,然后去招募人才。

    这是之前早就说好的,还在阳口大埝上的时候,两人就已经说好了。只不过当时公子巴想的,也就是带着云亭“五更”买奴隶的钱,再加上一些麻布,然后回老家能骗几个是几个。

    然而现在却有点打乱公子巴的计划。

    “全部……带走?”

    带着颤音,舌头打结的公子巴为了确认,再次问道。

    “当然全部带走啊,留着干什么?能当饭吃?你赶紧给我多找些能识字的人回来!懂‘淮夷’方言的,那就更好了。若是合用之人,钱不是问题!”

    “……”

    尽管没有全部听懂,但毕竟跟李乡长混了这么久,多少还是能听懂不少了。公子巴很是震惊,他感慨道:“首李轻财而重学,此乃德也。”

    “德个屁啊德,二十一世纪什么最重要,你知道吗?”

    李乡长叉着腰,一双眼睛瞪圆了,冲公子巴傲然道,“人才!”

    没听懂什么叫做“二十一世纪”,但这不妨碍公子巴听明白了李解在说什么。

    大概是“虎躯一震”吧,总之公子巴是被震到了,然后一言不发,冲李解长长地作了一揖。

    “赶紧的,别磨蹭。带着我的钱赶紧滚!”

    “……”

    刚才那深深的震撼和感动,一秒钟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公子巴更是有些不痛快,冲李解道:“首李不怕这千金之资,为吾所藏?”

    “姬巴啊,你的承诺就值这千金?”

    拍了拍公子巴的肩膀,李解越过他往前走,一边走一边大声嚷嚷道,“赶紧走人啊,趁现在码头上还有船。要带多少人,自己挑。”

    哼着小曲儿,李乡长背着双手,俨然一副巡查地盘的老干部。看到一个正赤足在新修沟渠中摸田螺的少妇,李乡长顿时冲那难得可以入眼的少妇吹了个口哨。

    那少妇听到声音,微微抬头,一看是首李,顿时大喜。

    李乡长嘿嘿一笑,冲那羞涩微笑的少妇连连竖起了大拇指,然后悠哉悠哉地朝着自家的“豪宅”去了。

    那少妇见李乡长居然没有驻足停留,顿时和公子巴一样,都是长长地吐了口气:“唉……”

    刚回家,小舅子沙雕就急急忙忙地外面冲了过来:“昆兄,大事不好!那六国丑男带着大王所赐千金欲往西去!”

    “住嘴!出去!”

    沙雕一愣,又急忙道:“昆兄,那千金可是……”

    “出去!”

    还想说什么的沙雕,只好悻悻然地走了出去。站在竹制围墙外,沙雕自己一个人急的不行,踮起脚看到屋檐下,姐夫和姐姐却很悠然自得的样子。

    “解,千金甚巨,不可无视。”

    旦没有劝说什么,只是尽到了自己的职责,提醒了一下丈夫。

    肚子越来越大,孕妇常见的小腿酸胀也越来越严重,李解一有空,就会过来给沙旦揉捏按摩一下小腿肚,缓解她的酸胀。

    屋檐之下,李解将旦的小腿搁在自己的大腿上,然后双手或轻或重地揉捏按摩着。

    一边捏一边笑道:“千金虽巨,不及下柳一诺,何惜哉。”

    听到这话,墙外抓耳挠腮的沙雕小舅子陡然击掌,嘿嘿嘿地傻笑起来。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