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战国万人敌 > 第二十九章 安置

第二十九章 安置

    “无忌谦谦君子,为何愿来‘白沙’?”

    “有云,天下若沧海,人为泥沙。”商无忌笑了笑,伸手对李解道,“君为明珠,遗落东吴也。”

    卧槽……

    李乡长的鼻孔都放大了,香,太香了!这马屁……真是太香了!

    不过李解表示商无忌说的都是事实嘛,自己可不就是泥沙中的一颗明珠,得亏有商无忌这样的君子长了一双慧眼,才看出自己内藏的才华光辉。

    知己啊!

    又来“白沙村”收泥鳅的仲裁则是听得浑身发毛,情不自禁哆嗦了一下,太肉麻了。

    “咦?仲裁也在‘白沙’?”

    仿佛是刚看到仲裁一样,商无忌目光越过李解,冲他微微抱拳。

    “五更喜食白沙之鳅,故而前来。”

    还礼之后,仲裁这才冷静下来,寻思着姓商的从来都是无利不起早。这一回居然会举家迁徙到阴乡来,这很反常啊。

    作为云亭五更的家老,他能知道很多姑苏发生的事情,官场上的便利性,比别人高得多。

    商家能够知道公子寅在征讨“南巢氏”的前线受挫,仲氏同样能够知道。

    而且仲裁知道的还要更多一些,那就是,这一次“南巢氏”居然给公子寅打了一个埋伏,不但打了埋伏,用的装备还是相当不错的“越甲”。

    正常来说,看到“越甲”,也就不用再猜测什么。干挺“南巢氏”之后,直接跟越国开战就是。平日里越国就是被全面压制,每年都要掏出不菲的“贡赋”,才能维持吴越之间的和平。

    但是现在,却有点微妙。

    因为大王勾陈老了,越来越求稳,哪怕越国比吴国弱,但也是地区大国,大国和大国之间的开战,从来不是那么轻易结束的。

    万一在战争期间,大王嗝屁去见九泉之下的先王呢?

    最近几年,大王越来越求稳,越来越追求安乐,只要看他征讨“南巢氏”一事上,居然动用常胜将军公子寅,足见其真实的心态。

    大王想要速战速决,所以是哪怕是对付“南巢氏”这种弱鸡,也要全力以赴。

    半点动荡,一丝不安稳,都不想看到。

    可惜,事与愿违,速战速决没有实现,常胜将军也遭遇小挫,“南巢氏”出现“越甲”也不可能翻脸……

    仲裁心中哀叹一声,看了一眼李解和商无忌,即便是一个“沙野”首领,居然也能混成乡帅,这还是以前脱土百里,威震楚越的大王勾陈吗?

    要知道,在越国、楚国以及扬粤等地,吴国大王的名字,早就被编成了一个吓唬小孩的大妖怪。

    勾陈,在这些地方,就是吃人抓小孩的大妖之名。

    楚地多大角水牛,越国多凶恶“海蛟”,两地编造故事吓唬小孩的时候,都说勾陈是龙和牛的儿子。

    固然是恶意毁谤,但何尝不是因为畏惧?

    回忆在脑海中瞬间闪过,仲裁收拾了心情,便想着把商无忌搬来白沙村的事情,回去要跟家主说一声。

    只是仲裁也好奇,商家居然愿意让商无忌搬来这个穷困地方?

    “云亭五更早知天命,吾在此安顿之后,便去云亭拜访,以求教导。”

    “善,无忌素来好学,今知之矣。”

    见两个人在那里商业互吹,李乡长顿时不爽了,不屑地说道:“学无止境,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有道是,活到老学到老啊。”

    商无忌和仲裁两人,听到李乡长这话,顿时双双脸皮抖了一下。互相看到对方无语的眼神,顿时笑了出来。

    仲裁又是拱了拱手,商无忌还礼,两人没说话,一切尽在不言中。

    没办法,旁边有个高大威猛无比粗俗的家伙,时不时就能蹦跶出来一句惊人妙语,而且还特别有道理,振聋发聩那种,这特么谁受得了。

    都是文化人,却不如一个“野人”懂道理,这半辈子不就是活在狗身上了?

    等仲裁带着黄鳝、泥鳅返回云亭之后,李乡长赶紧找了一处“大榭”,让商无忌住了进去,并且在院子门口还竖了一块很大的木牌,上面写了一个超级大的“商”字。

    当然了,简体字。

    原本商无忌对白沙村的住宿条件,是有预期的,能有多恶劣,就想象得多恶劣。

    只是万万没想到,环境条件大大地超出了他的预期。

    怎么说呢,商无忌突然觉得白沙村的环境其实比延陵老家还要好一些。

    “大榭”是三室一厅,院子东西各有两排“厢房”,每排三间。靠近东厢有一口井,井上还装了“唧筒”,旁边还有两排竹制挂晒衣架,可以说相当的体贴。有后院,后院设置有厕所,还分了男女坑位,茅坑中提前加了水和稻草,用以发酵。

    如此大的住房规模,“百沙”除了白沙村,没有一个能够短期内就建好。没有三五个月,想都别想。要是抠搜不讲究一点的,可能一年半载都搞不起来。

    至于说专用厕所和井水,连“黑蛟沙”都没有这样的习惯。

    但是在白沙村,挖井和挖茅坑,是硬性规定。

    “前来阴乡之时,吾以为良人思虑不周。如今看来,‘白沙猛夫’,绝非寻常匹夫啊。”

    原本李解打算让人帮忙安置,但商无忌表示家里人手足够,自己来就行,李解看到商无忌女眷不少,也就作罢。

    等到李解带人走了之后,商无忌之妻就开始点评着白沙村和李解。

    “你看墙外板木之书,便知阴乡乡帅,绝非无知莽夫。”

    虽然字形怪异,但可以确定,这是文字。而且白沙村“识字率”极高,至少跟着白沙村的“鳄人”,也就是“白沙勇夫”,都能够歪七扭八地写出自己的名来。

    这彻底震惊到了商无忌,只不过,这个发现,他没有告诉别人。

    “那……良人可要跟阿妹细说?”

    “唔……”

    听到妻子的提问,商无忌沉吟了一会儿,然后走到外面,看到在院子凉棚中正在休息的几个女眷,喊道:“季妹,随吾一叙。”

    凉棚中正在说话的女眷们都是安静了下来,她们中有的人对白沙村好奇,有的人则是垂头丧气,神情不一而足,不过此刻,都是用同情的目光,看着一个小姑娘。

    “是。”

    小姑娘亭亭玉立,还很稚嫩的模样,到了“大榭”跟前,行了一礼之后,才道:“兄长唤吾何事?”

    “今日见‘白沙猛夫’,季妹以为如何?”

    “诚乃伟丈夫。”

    “季妹可愿以妾事‘白沙猛夫’?”

    商无忌语气很平静,并不在意运奄氏的出身,还是说商家的尊贵。以贵事贱,这年头并不少见,实力够了,贱人出身照样可以混成君王。

    作为一个走南闯北,在几个大国都呆过的人,商无忌知道很多大国之主,其母亲甚至是奴婢。

    不过,这其中终究是有区别的,因为李解显然什么都不是。

    对很多“名门”女子来说,根本不会去考虑嫁给李解,更加不要说以妾的身份去侍奉他。

    这对“名门”家庭来说,是重大的耻辱。

    但商无忌似乎真的和他的名字一样,百无禁忌。

    “妾?”

    猛地抬头,商家小妹很是震惊,难以置信地抬头看着家长哥哥,但是,她从哥哥的眼睛中,看到的只有平静。

    她知道,自己可以拒绝,但是,从小到大,她都知道家长哥哥无比聪明,他经常能看到常人不能看到的地方。

    她不信自己,但却信家长哥哥。

    “不错,妾。”

    商无忌再三肯定了这一点。

    “吾任由兄长做主。”

    “善。”

    商无忌满意地点点头,居然露出了一个让商小妹熟悉的微笑。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