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战国万人敌 > 第三十章 规矩

第三十章 规矩

    旁人可能会以“贵贱不同流”来攻讦商无忌,运奄氏为贵,野人为贱,这本就没什么不对的地方。

    甚至商无忌这种做法,也伤害到了吴国内部贵族们的体面以及礼法。

    这种情况之下,商无忌遭受任何一种攻击,都不奇怪。

    不过即便知道这种情况,商无忌还是选择让自己的妹妹,以妾的身份,去侍奉阴乡乡帅。

    当然,他没有大张旗鼓,只是把这么个决定和情况,派人和延陵宗家说了清楚。

    如此决定一出,连大族长都是震惊不已,只不过此时商无忌已经“分家”,等于说是独立门户的阴乡商氏,大族长也没有呵斥什么。

    各家有各家事。

    “呼……”

    家仆从延陵回来之后,带来了大族长的消息,没有呵斥,没有责备,只有叮嘱商无忌不可松懈。

    大族长的行为,让商无忌松了一口气,他是顶着很大的压力,才下了这个决心。

    “阿翁关怀,无忌牢记在心啊。”

    商无忌敢断言,换成云亭仲氏,只怕是要吵翻天,甚至家中开打都不为过。至于死伤多少人,就看愤怒的程度有多深。

    贵女为妾,这对一个地方“名门”来说,是前所未有的羞辱!

    “良人如此看好阴乡首李?”

    支持归支持,但心头的疑惑还是浓厚无比,商无忌之妻在打扫自家“大榭”的时候,还是没有忍住好奇心。

    此时商无忌正跪坐在自家的门前檐下,目光看着篱笆墙之外的村道。村道的另外一侧,是一条崭新的沟渠。沟渠里面有水,将很大的一块水田,包围在了其中。

    只有商无忌的门前是有稻田的,听说是补种的一茬稻米,此时也已经长得很好,水田成块成块,完全看不出曾经是大荒地。

    想要开辟这样一大块水田出来,需要很多人力物力。

    但是商无忌很清楚,现在白沙村主要收获的粮食,是豆。

    豆能吃吗?能。能当主粮吗?不能。

    然而白沙村却有一个特殊的院子,能够把黄豆变成好东西,然后卖到姑苏去。

    “凉拌豆腐,食之何如?”

    商无忌没有回答妻子的疑问,反而问了妻子一个问题。

    “佐餐甚好。膳夫用之以烩鱼,甚是好食。”

    “善。”

    商无忌微微点头,目光所及处,多是一些白沙村的妇人在田埂上安置着黄鳝笼,看她们通力合作,入水安放、覆土掩草的熟练模样,就知道不是一日之功。

    除此之外,从外面采集竹子返回的队伍,正在给竹子做二次修理,手中的石斧用得很是灵活,同样是熟练工。

    竹子都会存放在堆场,在竹子堆场隔壁,则是石料堆场。两个堆场都是靠着一条小溪,溪水很明显被拓宽,河岸插了很多柳枝,竹木混合的栈桥延伸出去,停靠着不少运送日用物资的小船,至于大船,则是平行河岸停靠着。

    “井井兮……其有理也。”

    井井有条,这是商无忌对白沙村的评价。

    整个吴国境内,乡村能够达到这种程度的,一个都没有!

    商无忌就敢这样断言。

    这是姑苏附近大王所属市镇,才应该有的素质。

    往东看去,绵延的芦苇荡也是被早早地规划好,采摘苇叶和紫草的女子小孩并不在少数。在芦苇荡附近,又补种了大量水芹,用来作为规划的分界线。

    李解告诉商无忌,东面的那片芦苇荡,秋收之后,就彻底排空积水,然后清淤。

    清淤之后做什么,不用想也知道,自然是增加耕地。

    实际上,商无忌了解到,白沙村已经清塘过几次,有些田地,其实就是清塘之后填土的结果。

    似乎是听到了丈夫刚才说的话,商无忌之妻也认真地打量着四周,她突然发现,貌似临河这一排的“大榭”数量,还真是不少。以“野人”的水平,居然能够在几个月之内盖出这么多“亭台楼阁”,的确是相当的了不起。

    这种了不起,不是对“野人”的赞叹,而是对李解的称赞。

    “野人”哪里都有,但没有哪一个地方的“野人”,有这样的本领。

    “良人,阴乡乡帅,能成何等大器?”

    “焉知不能问鼎之轻重?”

    商无忌面露微笑,转头看着妻子。

    “这……”

    妻子一脸震惊,商无忌哈哈大笑:“此戏言尔。”

    话虽这么说,商无忌眼神却是火热,他看到了李解的不凡之处,更看到了阴乡的特殊能力。

    “百沙”之“野人”,居然也能用之如使臂,这是不同凡响啊。

    更何况,商无忌也从李解那里知道了一个小小的秘密,那就是,江北“淮上九夷”之一的“白甲氏”,居然有一个雉邑落在了他的手中。

    此事,在姑苏那里,是被公子巴三言两语带过去的。

    “淮夷”的事情,能从他们身上放血,姑苏是乐见其成的,管你怎么做。

    只不过商无忌很清楚,公子巴这个家伙,看似老成厚道,却也暗藏狡诈,竟是把姑苏的君臣都骗了过去。

    “‘白甲氏’……”

    商无忌念叨了一声,近期他要做什么事情,已经摸到点痕迹了。

    “也不知阿妹现在如何,她要亲自见一见首李,若是言语不利,只怕猛夫凶恶。”

    “无妨。”

    听到妻子的担忧,商无忌面带微笑,抬手摆了摆,“首李是个奇人,非是鄙陋匹夫。”

    “哈——”

    说话间,却听到一声响亮的叫喊传来,很整齐,很有穿透力,因为都是女子的声音。

    在一处沙土混合的矮丘背面,有一块地用插满的柳条圈了出来,土地很平整,里面站着不少女子。

    只是和外间忙碌的妇女不同,这些女子都是手持竹竿,列队站立。

    叫喊声,就是从这里传过来的。

    每叫喊一声,竹竿就会整整齐齐地朝前一刺。虽然还是时不时有人笑出声来,但更多的还是笑不出声。

    因为会有健妇拿着鞭子抽笑出声来的,惨叫声持续了十天之后,就很少有人敢继续笑出声来。

    哪怕围观的村民指指点点掩嘴窃笑,也会被“鳄人”从人堆里拽出来,然后当众抽五鞭子。

    没人敢反抗,甚至只是一个眼神,都会被勒令搬出村子,只能在停靠船舶的村边小溪露宿。

    这里有一块小小的牌子,上面用简体字写了很长的一段话,村民大多数还是无法认识这些字,但是他们倒背如流。

    “规所以正圆,矩所以正方。无有规矩,不成方圆。”

    哪怕看不见矮丘操场那边的动静,商无忌也能念出操场外牌子上的内容。

    阴乡治所白沙村,是有规矩的。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