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战国万人敌 > 第三十二章 有华盖者

第三十二章 有华盖者

    “最近仲裁来得少了。”

    一天,李解在白沙村村口的巨大香樟树下,突然蹦出来这么一句话。

    带着妇女正在翻晒麻布的旦随口道:“或是五更不爱食鳅了?”

    “或许吧。”

    李解应了一声,然后从躺椅上坐了起来。

    轻轻地拍了拍躺椅的扶手,这个东西,是个很紧俏的商品。商无忌把他卖遍了整个吴国城邑,连江北边疆的县城,只要有钱的,都有购买。

    吴国在淮水之南设置有淮县,县相是个极为厉害的秦国人,商无忌把躺椅推销给了淮县县相,然后这个县相就订购了五百件躺椅……全部转手给了秦国商人,转手净赚两倍利。

    出门在外,不坑老乡坑谁?

    老乡熟悉啊,坑起来也就更容易一些。再说了,老乡熟悉啊,翻脸也就不容易一些。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意味深长啊。

    白沙村西的小河,被称作西溪,此时,西溪从南方有一条船穿过芦苇荡,缓缓地抵进。

    “嗯?商君回来了。”

    李解在等一个消息,商无忌是出去打探消息的。

    起身小跑到了栈桥等候,饶是一向理智的商无忌,此刻远看着那个高大的身影跑向栈桥,也是有些小感动。

    “首李性情……至诚也。”

    穿着大裤衩的李解在栈桥上挥着手,远远地还传来声音:“无忌,此去越国,可有寻觅美色?”

    “……”

    原本因为感动而流露出来的微笑,渐渐地凝固了起来。

    “我听说越国会稽有西山,西山亦有西溪,西溪亦有绝色,不知西溪绝色,较之旦和嫱孰美?”

    “……”

    脸皮抖了一下,商无忌寻思着要不是打不过这个家伙,他肯定一脚踹过去。自己的妹妹,可是刚刚走了流程,成为了这个家伙的妾!

    “首李如此好色?”

    “我就这点爱好,其余不良嗜好,一概没有!”

    “好吧。”

    商无忌也是无语,这家伙说话方式很奇怪,明明也是吴语,可是听得就是别扭,很多时候还听不懂。

    一般来说,语言不通,肯定是要互相适应的。

    正常人都是少的一方适应多的一方,一个人肯定要去适应一万人嘛。

    但是李乡长不,他让一万人适应他。

    阴乡之人说话越来越像李乡长,而不是李乡长更像阴乡之人。

    更让商无忌头疼的是,他还得学习简体字。

    妹妹跟他说了,李解居然在教“鳄人”识字,不是白沙村村民那种粗浅的识字,是真真正正可以写文章的那种识字。

    这是“教化”,更是“传道”。

    商无忌感觉自己还是小瞧了李解,虽然已经把李解的器量才能,拔高到了超越年轻时期吴王的地步。

    但还是小瞧了。

    “无忌,边走边说。”

    “首李请。”

    二人在栈桥上往回走,路过巨大香樟树的时候,商无忌手指一指:“亭亭乎如华盖!”

    “华盖是什么?”

    “……”

    每当这种时候,商无忌就很受伤,因为首李不是作假,他是真不知道华盖是什么。所以这种时候,可以确定首李真的是“野人”,可是这个“野人”又有很多超乎他想象的神异才能。

    所以商无忌就在内心这样自我催眠:时有异人,其必神焉。

    “没什么。”

    商无忌露出了一个微笑,说话越来越像李某人。

    路过巨大香樟树,商无忌见到了带领妇女干活的旦,站定之后,微微行礼。

    旦此刻肚子已经很大,却更显雍容,更是从容地还礼。

    这让商无忌更加郁闷,原本李解这种矛盾的神经病已经够让他抓狂了,偏偏之前以为是个粗鄙妇人的沙旦,竟有如此天生的“贵气”。

    他后悔刚才说什么“亭亭乎如华盖”的蠢话,因为在“华盖”之下的女主人,并没有他的妹妹。

    好气啊!

    “无忌,越国之行如何?”

    “回首李,此行颇有所得。”

    舟船还是赚了不少钱的,但这不是重点。因为此行商无忌是去打探消息的,情报才是重点。

    “噢?说说看。”

    路过一棵李树,随手摘了两颗,一颗赤红圆熟的,李解扯了一块丝巾擦了擦,然后递给了商无忌。

    商无忌又是诧异了一下,然后接过那颗李子。

    而李解自己则是啊呜一口啃着手中的果实,一边吃一边吐皮,这时候的李子,涩味已经完全没有,相当的美味。

    “姑苏却有人勾结越国,不仅仅是吴国的公子,可能还有卿相大夫参与其中。”

    “也就是说,公子寅征讨‘南巢氏’,怕是还要拖下去?”

    “恐怕秋收之时也未必能够成功。”

    说到这里,商无忌叹了口气,“唉……大王垂垂老矣。”

    越国现在依然流传着“勾陈大妖喜食血肉”的故事,但很显然,越国的君臣们,都在努力地扭转这种局面。

    “如此说来,阴乡前往江北行事,姑苏也是只能默许喽。”

    大公司内耗,那么在竞争业务上,原本不给同盟小弟的单子,可能睁一眼闭一眼就给了让了。

    甚至还有一种玩法,从大公司那里挖人,提高业务开展效率。

    可惜阴乡的吸引力还不够,不足以吸引大公司那些中层骨干。

    这种情况,小公司也就只能对内挖掘潜力。

    李解针对“鳄人”的强制教育,也有连带影响,那就是“勇夫”们会自发地想要学习文字知识,因为他们都想要成为“鳄人”。

    只是现在“鳄人”的总编制不高,只有两百人定额,上去一个就要下来一个,更是刺激了这种竞争。

    半农半兵的“勇夫”,在修整田埂的时候,学会了“田”“土”“耕”“种”等等相关文字;在军事训练的时候,则是学会了“刺”“杀”“战”“进”等等相关文字。

    整个白沙村的词汇量,就是这样爆炸起来的,人们迫不得已要去适应,要去学习。

    而其中脱颖而出的佼佼者,已经能够跟上李解的脚步,不敢说问答如流,却能够初步精准传达李解的意志,把李解的想法,传达到底层。

    这些佼佼者,就是阴乡军事系统中的管理者、领导者。同样的,他们还要充当村务系统中的管理者、领导者。

    数量很少,却很管用。

    至少管“百沙”这万把人,绰绰有余。

    因为他们管理的最大优势,来源于阴乡乡帅的武力。

    首李勇猛,他们就勇猛,就这么简单。

    “诚如首李之言,现在前往江北行事,姑苏无暇兼顾。”

    “好,那就二征淮夷!之前要去抢的其实是‘白羽氏’,结果走错了路,抢了‘白甲氏’,这一回可不能再错了,‘白羽氏’的祥瑞,一定要抢到手。这种东西,拿来送礼骗钱,实在是太好用了。”

    一只白鳄鱼就骗了一个乡,这要是一只白鹿,还不得一个县?

    想到这里,李乡长顿时就美滋滋起来,寻思着自己说不定就要做李县长啦!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