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战国万人敌 > 第三十九章 隔墙叫骂

第三十九章 隔墙叫骂

    赶到“嫮泽”的时候,商无忌正带着人在“嫮泽”边上和人对峙。

    “居然有个村邑?”

    有点诧异,这地方看着不像是种地劳作的去处,更像是一个陶冶情操的度假村。

    建筑虽然不多,但大多都很体面,砖木结构的大屋至少有三套,也算是一个“别墅群”了。

    “别墅群”周围,则是建有夯土墙,规模不小,而且看得出来,夯土墙混合了大量的淡水贝壳以及稻草,牢靠程度不用怀疑。

    夯土墙本身不算太高,李解估算了一下,应该也就是个半身墙,只是在夯土墙上面,插着大量竹棍木棍,整个围墙加上竹木栅栏的高度,比鹿邑还要高一些。

    “首李!”

    见到李解来了之后,商无忌上前立刻道,“白姬就在其中,‘嫮泽’的卫士,是盐城的‘吴甲’!”

    “他娘的,果然是公子玄的人!王八蛋阴了我们不说,还想抢了老子的白虎?弄他!”

    大舅哥一看老板这么冲动,有心说老李你冷静一下,但转念一想也是啊,这时候想那么多干什么,弄了公子玄的人再说!

    行走江湖多年,商无忌第一次被人愚弄,有一种智商遭受侮辱的屈辱感,而且很强烈,非常强烈!

    “全体都有——”

    哗!

    “鳄人”尽数立正,等候着李解的训话。

    “持矛!”

    咔咔咔……

    长长的石矛都朝前一戳,横平竖直,看上去就很有气势。

    “竖盾!”

    哐!哐!哐……

    阴乡特有的麻绳石盾竖起来之后,因为遮挡面积极大,看上去很是霸气。

    “嫮泽”院墙中的“吴甲”原本根本没有正眼看商无忌的人,但是当“鳄人”列阵之后,他们终于慌了。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啊。

    “鳄人”就算是菜鸡,那也是脱产之后经历过高强度组织训练的菜鸡。

    再加上李乡长这只明显体型硕大的恶棍做老大,场面上的肃杀之气,直接颠倒过来。

    之前是“嫮泽”卫士在那里装逼,散发出淡淡的王霸之气……这时候阴乡来的老铁一个个戴着鳄鱼皮绿帽子,陡然释放出来淡淡的王八之气,直接把“吴甲”给唬住了。

    王八咬人呐!

    “里面的人听着!吾乃阴乡李解,若想活命,速速出来受降!如若不然,鸡犬不留——”

    原本商无忌是打算喊话来着,比如说我们是威武之师文明之师,只要你们弃暗投明,大吴是会宽大处理的……

    万万没想到自家老板一开口,就是绝对的反派气息。

    只不过李乡长这一套,对“鳄人”们很有效果,很对他们的胃口。老大这么牛逼,他们怕什么?!

    “鸡犬不留!鸡犬不留!鸡犬不留——”

    吼叫声不绝于耳,一个个小队长都是兴奋无比,手中的青铜剑也仿佛变得更轻便了一些。

    “放肆!江边野人,看见大吴公子的旗号,未曾行礼,已是有罪!口出狂言,更是罪不容恕!”

    院墙内,有个中年人手按佩剑,一身“吴甲”锃亮耀眼,简直就像是黄金圣衣一样金灿灿的闪瞎狗眼。

    那一身“甲叶”,并非是小块小块串联起来,而是一根根长条叠加,远远看去,就像是蛇的腹部,很是怪异。

    “你是何猪狗!报上名来!”

    李解大怒,手中的石斧早就扔了,换了一把铜锤,这玩意儿是礼器,很有点份量。锤头看着不大,可脑袋瓜子上砸一下,不死也是当场痴呆。

    这东西是刚捡的,还不趁手,不过和石斧比起来,感觉还是要靠谱一些。

    “哼!盐城尉……姬虓。”

    “盐城尉?”

    李乡长看了一眼商无忌。

    大舅哥一看自己老板的茫然样,连忙道:“此人曾为太仓县大夫,后为延陵县师,不曾想,居然去了公子玄的盐城做事。”

    “你不知道?”

    “不知……只怕此事,是大王私命。”

    吴国的制度建设相当落后,大夫卿士的官爵一体进度时快时慢,偶尔还会倒退一下。

    比如说盐城,明面上说吴国没有封君之国,但这羿阳君公子玄,毫无疑问是盐城的土霸王。

    只是说现在盐城粮食产出稀少,根本没有威胁,当这样的土霸王,对吴国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这人是大王给公子玄掺的沙子?”

    “掺沙子?”

    下意识地想要掏出纸和笔,但众目睽睽之下,暴露纸张的存在不太好,所以商无忌只是记住了“掺沙子”这个言外之意。

    商无忌摇摇头,道:“姬虓是羿阳君的假子。”

    “假子?”

    眨了眨眼,商无忌稍微解释了一下,李乡长才知道,假子原来就是干儿子。

    “也就是说,他娘的公子玄是这个家伙的干爹?”

    “干爹?”

    大舅哥又压制住了掏出纸和笔的冲动,低声道,“姬虓少时极美,深得羿阳君喜爱,后累迁为太仓县大夫,亦是羿阳君所举……”

    “卧槽……他肯定是举了,不举还会搞他?这他娘的哪里是羿阳君,分明是龙阳君……”

    “龙阳君?”

    大舅哥总觉得最近老板的“骚话”有点听不懂,不过一看李解那快要吐了的表情,他也大概猜到点李解的想法。

    顿时心中暗道:还好还好,首李虽说好色,也只好女色。

    妹夫好不好,那是比出来的。一个好色的妹夫,那肯定是有点让大舅哥不爽。但一个只好女色的妹夫,总归是要比什么色都好的妹夫强得多。

    换个角度一看,商无忌觉得李解这个妹夫,还是挺顺眼的。

    “原来是个被干的货,哼,怪不得叫鸡小。”

    李乡长恶毒地编排了一句,然后挥舞着铜锤喝道,“休要放屁!王师在前,岂容你放肆?!还不速速就擒?!”

    “王师?”姬虓流露出嘲讽的眼神,旋即扬起下巴,“哈哈哈哈……”

    “他娘的!不跟他废话了!”

    李乡长顿时暴怒,吼道,“小的们!这畜生竟然嘲弄于我,随我报仇——”

    哐!

    阵列微微散开,队形没有破坏,盾手在前,矛手在后。

    整个队伍的前进几乎都是匀速,缓慢推进到墙边的时候,壕沟立刻被一块块竹板架上盾手靠墙之后,矛手立刻把长矛透过栅栏戳向“吴甲”。

    但这些都是假动作,等到盾手将麻绳绕在栅栏上之后,后方队伍立刻拽住了麻绳。

    “一!二!”

    “拉——”

    “一!二!”

    “拉——”

    号子很整齐,三两下,夯土墙上的栅栏整个被扯烂,连带着些许夯土滑落。

    整个操作流程,商无忌压根就没看到李解发号施令,但“鳄人”的配合作业,完成度不但高,而且相当流畅。

    大舅哥当时就懵逼了:这他娘的是练过的?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