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战国万人敌 > 第七十二章 烧荒

第七十二章 烧荒

    盐城并不大,因为地理环境的缘故,它的夯土墙很低矮,但凡算得上优质的土壤,都会优先用在种植上。

    城邑之外的耕地划分很简单,虽然不是“井田”,但看得出来,靠北接近淮水的农地,应该是羿阳君所有。

    即便不是,也是盐城官方掌控。

    而南部土地可能是通过引淮水来“洗地”生造的新田,庄稼势头远不如北部。

    “首李!”

    再次见到李解的时候,沙东很激动,他其实心态已经有点不稳了,接近崩溃的边缘。带着这么多人探索前往盐城的通道,极为消耗心神。风餐露宿是常态,但生理上的疲惫,远没有心理上的恐惧来得压力大。

    以前跟着李解打打杀杀,吞并这个沙打服那个沙,看似很简单,只因为“鳄人”和“勇夫”,只需要听李解的话,怎么打怎么杀怎么分配,都不用自己去考虑。

    可这一次,沙东压力很大,真到自己独当一面的时候,才发现不是那么一回事。

    什么都要考虑到,甚至连“鳄人”的情绪都要考虑到。

    “鳄人”都是精英,他们自然知道盐城有谁,也知道羿阳君是什么来头。所以“鳄人”也会心态崩溃,可作为头领,谁都可以崩溃,唯独他不行。

    强撑到现在,其实已经有点“强弩之末”的意思,甚至沙东内心想过,再这样下去,就找个借口回家。

    “沙野”之人四处为家,可现在,阴乡就是家。

    第一次,沙东如此地想家。甚至他也知道,“鳄人”们也无比想家,甚至原本枯燥乏味甚至有些痛苦的训练,也变得甜蜜起来。

    只可惜,他想家也不能表露出来,他只能模仿着李解,挥舞着斧子,让“鳄人”们想起来老大的威严。

    “很好!”

    拍了拍沙东的肩膀,他很满意,沙东的表现,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期。可以说是超额完成任务,这样的人才,居然落在他的手里,以后压榨起别的“鳄人”,简直就是“如虎添翼”啊。

    “首李,斧钺完好。”

    心情放松下来的沙东,将那把斧子双手捧着,递交给李解。

    “带着儿郎们休息,入夜之后,前往盐城西北,焚毁羿阳君之田。”

    “是!”

    沙东很激动,还是这种无脑听话的感觉最爽。

    听首李的,首李说什么就是什么!

    一架架独轮车安置好,贴着独轮车,沙东带着“鳄人”们补觉。这一次,他们不需要警戒,可以直接安安心心的入睡。

    李解给几个队长安排着任务,偷鸡需要人手,同样的,抢收也要人手,最后,跑路的时候,不能慌不择路。

    这一波,先把羿阳君搞残。

    “风向变了。西南风。”

    沙漏走了24刻的时候,沙哼过来提醒李解:“首李,东已经入睡二十四刻。”

    “叫他们起来吃东西,再休息一刻,然后出发。”

    “是。”

    陆续把人叫醒,李解看了看天色,云层有点厚,不知道会不会下雨。如果下雨的话,也有点亏,但不管怎么说,只要公子玄血本无归,对他来说就是血赚。

    沙漏再走了一刻,沙东整个人都精神饱满起来。甲具全部堆放在了独轮车上,“鳄人”和“勇夫”都有人推着独轮车前进,道路不是很好走,不过独轮车只要前后有人推拉,羊肠小道也能通过。

    顺风的时候,独轮车还能加装风帆,对车把式来说,也轻松得多。

    现在是西南风,属于顺风,所以直接加装了风帆,一路轻松无比。

    “沙野”之人有夜盲症的不多,但是盐城这里,城里人大多都有夜盲症,贵族倒是没有,但贵族也不可能夜里出来溜达。

    “南!”

    “到!”

    “带着‘疾走’,去放火!”

    “是!”

    沙南立刻招呼着自己小队的人,这一队“鳄人”和“勇夫”,特点就是能跑。身材并不健壮,但是灵活机动,跑起来相当敏捷。

    独轮车上都是油脂,每个人都带着火种,因为将来作战会使用到火药,李解让他们提前养成好习惯。

    丝麻混编之后经过处理,然后收在竹筒中,就能长达几个小时都有火星。

    有了火种,带一把干燥的麻丝,吹几口气,就能轻松引燃。

    盐城西南有坡,东南有滩涂。坡地明显被开挖过,大概是羿阳君想要挖土成田,只是进度不咋样。

    李解看了看规模,就大概了解,羿阳君在盐城的动员能力,相当可怜。

    “首李,火!”

    黑暗中,一点亮光就能被人发现。更何况,是几十个光点,像星星一样,忽闪忽闪,接着,噌的一下,麦田哔哩哔哩的声音居然就传了过来。

    尽管是在上风口,可仿佛也闻到了焦香味。

    纵火需要多点同时,跑得快是重点,不然可能自己就被包进去。

    “疾走”这支小队效率很高,当然他们也不是第一次杀人放火,只是这一回是先放火。

    当火势起来之后,盐城的夯土墙上,显然有了动静,吵嚷的声音很大,方言有很多种。沙东听了一下,告诉李解,其中除了吴人之外,似乎还有“淮夷”的几种口音。

    “看来羿阳君确实收服了‘淮夷’中的几个部族,就是不知道到了什么程度。不过看样子,‘淮夷’应该是归顺了,甚至很有可能,想要依靠羿阳君来反抗吴国。”

    弱者的小心思,很正常,只是通常情况下,“淮夷”只会被消化在吴国的内部斗争中。

    想要指望两强相争,然后从夹缝中走出一条路来,可能性很小很小。

    自古以来,老大老二相争,死的都是老三。

    至于那些连老三都不是的,都是被象腿震死的蚂蚁,连个炮灰都谈不上。

    “城门开了!”

    或许是出来救火,或许是出来围观,总之,注意力都被吸引到了北部的“上田”那里,而且似乎有“吴甲”也在火光照耀中来回走动。

    “抢收!快!”

    “是!”

    贫瘠的土地产出并没有多少货,但抢一点是一点,盯着比较茂密的先抢,剩下的抢不了,同样直接烧了。

    烧荒嘛,明年说不定就长势很好了呢?

    “我这也是给盐城人民送温暖嘛。”

    李乡长叉着腰,很是自豪地点着头。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