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战国万人敌 > 第一百十八章 弱肉强食

第一百十八章 弱肉强食

    从郯城内传来喧哗声,很快,就有车马队伍朝着城外逆旅而来。

    只是略微看了一下排场,李解就知道,来的不是郯子己美。

    “是上大夫公孙涵。”

    “这你也认识?”

    攥着陈夭的手,情不自禁就用力捏了一下。李乡长现在真是爽了,这陈国蛇精物超所值啊,赚了!

    陈夭也懒得跟李解这个土鳖解释礼制,反正说了他也不听。

    之前路上陈夭跟李解说过一些中原国家的礼法,结果李解直接当放屁,反驳起来还振振有词。

    理由嘛,就两个:一是中原列国没打赢他;二是中原列国就算打赢了他,也打不赢我大吴。

    大吴牛逼!!!!!!!!!!

    看到李解这狗模样,陈夭就放弃了和这种人辩论,没有意义。

    除非有人能把他摁在地上摩擦,当然除了摩擦还不行,还得摩擦至死……否则这种人只要苟过来,一定会反咬。

    “公孙涵?”

    商小妹眨眨眼,“听闻此人好财帛,若赂之以重宝,郯国之内随意行商。”

    “女夏亦知此人?”

    “延陵多有往来郯城,故略知一二。”

    李乡长从两个小老婆嘴里得知了公孙涵的特点之后,便带着“鳄人”迎了上去。顺便也让“义胆营”的人刷一下存在感,能够被一国上大夫接见,也是很有面子的事情,以后出去混饭,这也算是一份资历。

    “下国大夫,见过上国猛男。”

    “‘玉龙子’不必自谦,大吴同郯国自来友好,乃是亲善邻邦,两家实为一体,不分彼此。”

    说着,李解招了招手,沙哼一言不发地端着一块托盘上前,李解冲公孙涵笑道,“行路匆忙,略备薄礼,还望‘玉龙子’勿怪。”

    公孙涵原先有采邑在郯国之南,因当地出过瑞兽,又挖出来过一枚玉龙形状的玉器,所以当地就被称作玉龙邑,后来这块地因为被郯国割让,公孙涵也就失去了采邑。

    如今的郯国上大夫,主要靠俸禄,采邑的贴补,每年也是看郯国账面上有多少。多呢就给一点,少呢就不给。

    “涵岂敢受此……”

    郯国上大夫正要谦虚两句,结果李解悄悄地掀起了盖在托盘上的丝巾,露出了一角,里面全是金饼子。

    其实也没多少,也就五块。

    不过对公孙涵来说,这已经是巨款。

    咕!

    吞了一口口水,公孙涵有些尴尬,抬头看着李解玩味的表情,连忙低头躬身:“涵受之有愧。”

    “上大夫乃郯国栋梁,可谓当世英才。若是不收……莫非是看不起李某?”

    “岂敢?!”

    猛抬头,连连摆手,公孙涵上前两步,亲自接过托盘,“既为猛男所托,不敢不受!”

    “哈哈哈哈……好!”

    李解很是放肆地大声笑起来,然后道,“若非李某身负王命,必要长住郯城。可惜啊可惜,有上大夫这等智贤,却不能从旁聆听,实在是可惜。”

    “不敢称智贤,涵不过是海东小人罢了。”

    让亲随把黄金拿下去之后,公孙涵也吃不准李解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他听说过不少事情,比如吴王正在讨伐羿阳君姬玄,比如李解在逼阳国大战十二国联军,比如李解此行是要前往莱国。

    只是这些事情到底有什么内情,他并不太清楚。

    最重要的是,吴国猛男的秉性很怪异,比楚国人还要不可捉摸。

    小心翼翼地侍奉着,公孙涵半点别样心思都没有。只想着伺候好了眼前这位大爷,然后盼着这位大爷赶紧离开郯国。

    “永浩兄。”

    “不敢称兄!不敢不敢……”

    公孙涵字永浩,往日里敢在郯国跟他称兄道弟的,一只手就能数过来。不过现在李解这么一个“野人”喊他老哥,他是真的不敢当。

    因为李解要去莱国,羿阳君也是要去莱国的,到时候姬玄这个老乌龟路过郯国,要是知道他跟李解称兄道弟,还不得一刀捅死他?

    这一任的郯子,用了公孙家三代人,公孙永浩的祖父、父亲,都是给郯子做事的。真因为经历的多,所以公孙永浩在外从来不嚣张,只有关起门来,郯国家门里面,才会耀武扬威。

    他惹不起李解,也惹不起羿阳君姬玄。

    看着胖胖的圆脸上满是汗水,李解倒是有点佩服这个家伙了。

    明明是一国上大夫,却一点气势都没有。

    郯国就算要关门倒闭,你作为首席执行官,最起码的“倒驴不倒架”得有吧。

    摸清楚此人行事风格之后,李解就有数了。

    于是乎,李乡长就大大咧咧道:“李某此行,是奉王命而使东莱。旅团劳顿,人困马乏,上大夫可否代为准备粮秣?”

    “可以可以可以……”

    公孙涵连连点头,“此乃涵之职责。”

    懂了。

    李乡长顿时明白过来,这郯国矮胖子就是个怂逼,宁肯坑自己国家,也不想坑自己。作为吴国的代表,李解在郯国等于说被上大夫默许予取予求。

    不过李解转念一想,他前脚走,之后姬玄那个老乌龟路过,怕不是也要薅一把羊毛,而且百分之一百公孙永浩不敢反抗。

    这货就是个贱骨头啊。

    想到这里,李乡长心中顿时萌生一个念头,与其让姬玄那个老乌龟薅羊毛,为什么我不自己先薅呢?

    先薅为敬!

    干了!

    带着“鳄人”和两队“义胆营”进入郯城,剩下的队伍在城外驻扎,主持安营扎寨的是沙哈,暴躁老哥指挥俘虏们干活效率极高。

    不听话就杀了,就这么简单。

    “东。”

    “属下在!”

    “少待带人去盘一下郯国国库。”

    “是!”

    沙东没有问老大怎么盘,也没有问郯国人会不会让他们去看国库,因为沙东相信,这种事情老大一定能提前安排好。

    在城中安顿好之后,商小妹好奇地问李解:“君子欲如何处置郯国?”

    “搬空郯国国库,先把粮秣运往逼阳,金银财帛,则是带往莱国。”

    “这……这郯国岂能同意?!”

    “会同意的。”

    李解面带微笑,看着商小妹和陈夭,“姬玄那个老东西就要路过郯国,郯城要是不给我粮秣财帛,我就说郯国欲勾结姬玄,资敌盐城!”

    “这……”

    听到李解的话,陈夭一双蛇精眼瞪圆了,一脸的不可思议。

    “弱肉强食,郯国弱,姬玄强,我亦强,给姬玄吃还是给我吃,还用想吗?”

    “弱肉强食……”

    陈夭念叨着这四个字,顿时娇躯一颤,只觉得毛骨悚然。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