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战国万人敌 > 第一百二十一章 绝品资质

第一百二十一章 绝品资质

    齐国不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

    为什么?

    因为它派间谍勾结吴国的叛乱份子,破坏了地区稳定,对吴齐两国的双边贸易产生了不可挽回的伤害。

    齐国不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

    为什么?

    因为国际友人缺个女朋友,居然不给……

    “这个东郭氏的女子,她美吗?”

    当拎着战锤打听齐国美女的时候,齐国使者们都很淡定地把自己所知道的美女说了一遍。

    什么前营丘十大美女;什么后临淄三绝四艳五美人;什么隔壁纪国俏寡妇茫茫多……

    吴国猛男想知道什么,作为国际友人,当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啦。

    其中就有一个美女,引起了李乡长的兴趣。

    齐国东郭氏有个小娘子,居然要嫁给纪国酅邑的一个小土豪。关键问题是,这个小土豪已经快不行了。

    瑟瑟发抖的齐国使者们说了,这个东郭氏的小娘子,她美啊。皮肤特别好特别白特别嫩,有的部位很大很挺很翘,要不是一个姓,齐国的权贵们,早就一拥而上把她给抢了,哪里能轮得到纪国土鳖?

    “东郭氏女良人,乃是前营丘后临淄有名的绝色!”

    有个被倒吊起来的齐国使者,很是坚贞不屈地冲着李解叫喊。

    李解一看这个人很有骨气,就把他给放了下来。

    “较之齐国那位公主,如何?”

    “公主何等尊贵,东郭氏岂能……”

    “我是说姿色,谁管地位内涵啊。”

    李解反手一个耳光,抽在胡乱逼逼的齐国使者脸上,“我像是那种有格调爱内涵的人吗?我超肤浅。”

    虽然没听懂李解在说什么,但齐国使者挨了一记耳光,顿时大怒:“若论姿容,相差仿佛。”

    “给他件衣服穿上,大冬天的,可别冻死了。”

    “是,首李。”

    沙哼招招手,顿时有“鳄人”拿了一套衣服过来,是刚剥下来的,正好又还给了别人。

    那齐国使者穿好了衣服之后,傲立雪中,犹如一朵寒梅,铁骨铮铮,实在是让人钦佩。

    将这些齐国人关押起来,李解综合了一下拷问出来的情报,大概可以确定,齐国现在已经基本可以把纪国彻底吞并。

    现在纪国的情况,其实和郯国差不多。

    不过和郯国有一点区别,纪国也是姜姓,贵族交流相对平稳。加上早几年齐国为了摆平莱国,用纪国为屏障和前进基地,所以有大量驻军在纪国境内。

    至少纪国鄑邑、郱邑两地,都有独立的“技击”训练场所。大妖怪勾陈在十年前发动对越战争的时候,齐国已经能够直接在纪国境内招募辅兵。

    可以这么说,纪国现在主权上也是不完整的,国际外交上,也纯粹是以齐国附庸的身份出没。

    经济上更不用说了,纪国原本产铁和盐,但现在这些物资,全部被齐国控制。从生产加工到出口,齐国掌控了全部渠道。

    齐鲁战争之时,又在齐鲁交界的蒙山修筑了长城,彻底断送了纪国绕道鲁国求包养的途径。

    如今齐国的套路,李解也看出来了,为了达成兵不血刃,齐国大量使用贵族女子和纪国高层联姻。

    固然是同姓不婚,但齐纪两国显然已经当这个老说话是放屁。

    齐国的“和亲”成果相当不错,李解从齐国使者口中拷问出来的情报就有一个,那就是东郭氏要嫁的人,是纪国上大夫之子,所在酅邑更是纪国都城。

    从齐国都城到纪国都城有多远呢?

    过一条淄水,搭一条小破船,李乡长的沙漏漏个两遍就到了。

    “纪国是名存实亡啊。”

    有些感慨,这年头的列国竞争,稍微弱一点,那真是被吃的连骨头渣滓都不剩下。

    “东郭嫁女,怕不是纪国酅邑要变天。那个上大夫的儿子,貌似已经卧病不起了,这‘和亲’时机把握的,真是给力啊。”

    怎么想都要给齐国精英点个赞,一个娘们儿就能换一个都城,血赚到无以复加啊。

    “唉……你说我李某人作为大王的大忠臣,怎么能当没看见呢?得破坏。”

    除了东郭氏的女儿之外,这一次齐国“和亲”行动还有另外一拨人马,要出嫁的是另外一个女子,是嫁给莱国的一个公子。

    结合齐国使者居然出现在郯国来看,搞不好羿阳君也在其中有干系。

    “姬玄这个老废物,到底打什么主意?”

    在郯国抓起来的齐国人,显然对更深一层的联系不清楚。当然也可能他们演技好,受了严刑拷打也不吐露半个字。

    不过现在已经不重要了,李解已经半接管郯城,只等天亮就和郯子己美好好地谈一谈。

    “君子,可是事成?”

    “留了公孙永浩一条狗命,等天亮之后,交由郯子处置。”

    “君子为何不杀他?”

    “我是大吴使者,动不动就杀人的,影响两国之间的友好关系。”

    “……”

    一旁也是彻夜未眠的妫夭听了李解的话,顿时无语,她最近大概是李乡长的口水吃多了,居然越来越听得懂李解在说什么。

    之前李解和商小妹交流,她在一旁俨然就是听鸟语。

    尤其是李解说话的语法和着列国都是不同,很多词汇都是无比独特的,组合起来之后,就显得极为怪诞。

    那种感觉大概就是:我知道你在说话,每个字我都懂,但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猛男要灭郯国么?”

    “我灭郯国做什么?这是友好邻邦!”

    李乡长说着在妫夭的翘臀上拍了一巴掌,“你当都跟你陈国一样,听说有人殴打小朋友,就屁颠屁颠过去凑热闹?逼阳国无罪,你陈国凭什么跟着宋国去讨伐逼阳国?”

    “嗯!”

    轻哼一声,揉了揉被拍的部位,妫夭面色羞红,她对李解这个无礼之徒是半点办法都没有。

    “嘿你蛇精,不许咬嘴唇!”

    闷哼一声的妫夭,情不自禁就咬着下唇,然后眼光游离飘忽,不敢直视拍她的男人。只是她的这个下意识动作,简直就是一双桃花眼在放电,而灯火昏暗之下,牙齿咬着嘴唇,简直是诱惑到了极点。

    原本李乡长带着小弟们出去砍人,那是出了汗的,正想着休息休息,养精蓄锐之后,明天好安排事情然后赶路呢。

    一看这陈国蛇精实在是诱人,这灯火又实在是暧昧,顿时邪火上来压不住,寻思着这精就不养了,先释放了再说。

    “是……”

    梳着中分坠马髻的妫夭微微欠身,小声地行了一礼,只是她现在穿着宽袍,小衣又不是那么贴身紧合,自然是隐胸炸裂丘壑具现。

    妫夭身上的香味很好闻,李解情不自禁就凑了过去闻了闻:“怎么今天又变香了许多?”

    听到老公的话,商小妹也凑了过去嗅了一下,暖风蹭耳,让妫夭顿时触电一样地远离了商小妹,然后低眉顺目地不敢看李解。

    “蛇精就是骚啊……”

    感慨一声,李乡长哪管那许多,将妫夭揽在怀中,捏着她的下巴,笑着道,“还好不是尖下巴,否则就成了风流卖笑相,你这陈国公主,还真是不错。”

    陈国蛇精想要反抗,却是被箍在吴国猛男怀中,然后一通乱啃,气息顿时急促紊乱。双手撑着李解的胸膛,挣脱不开,反而宽袍松懈小衣解开,一只冰冷的手掌钻入其中胡乱游走。

    一通乱摸揉捏,直叫陈国蛇精娇喘发抖,偶尔发出点声响,却又因为商小妹在一旁,无比羞耻之下,只得尽力地压抑着。

    “呼、呼、呼……”

    四唇分开,藕断丝连,娇喘吁吁的妫夭连忙道,“猛男何不移步妾身寝室?”

    “移什么?你怕冷啊?”

    “嗯。”

    “没事,我身上暖和,你抱紧了不就不冷了?”

    “……”

    她心中想的,只是希望更私密一些,旁边有商小妹看着,心中的羞耻已经到了极致。

    只可惜她反抗不得,更让她无奈闭目的,那就是商小妹饶有趣味地凑在身旁又嗅了两下,惊喜连连美目闪烁,像是有大发现一样地喊道:“君子,陈姬身上香味,似是更为浓郁了一些。”

    “还真是蛇精啊。”

    李乡长顿时大喜,原本想着陈国蛇精就是一条美女蛇,万万没想到还有这种特异之处,简直就是极品中的极品。

    “好好好,好好好啊!这等绝品,竟是落在我李某人的手中,还能还给陈国?门儿也没有啊。”

    言罢,李解手一挥,道,“再去点一支蜡。”

    “不要!”

    妫夭娇躯一颤,这暧昧昏黄的灯火,多少还能隐藏一下她的潮红面色。可要是再点一支蜡,大概是羞态毕露,以后怎么面对商小妹?

    稍微想想,都是让妫夭羞耻到了极点,她完全没有勇气去面对以后的商小妹。

    “女夏不要……”

    这哀婉的求饶声,不但没有让商小妹停止动作,反而蹬蹬蹬蹬跑得更快了。

    凑到油灯处点蜡的时候,商小妹整张脸都是兴奋的,充满着好奇和快乐。

    “君子,一支够么?”

    听得商小妹发问,妫夭顿时双手捂住了脸,半点声音也不再发出。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