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战国万人敌 > 第一百六十章 输出

第一百六十章 输出

    夏城虽然名字写作“夏”,但实际上读作“雅”,诸侯也多称宋国夏城为“雅邑”,这是个美丽又广阔的地方,所以“雅”。

    实际上按照礼仪传承的脉络来看,商周两朝的“礼法”,也的确就是在这么一条线上。

    这条线上,就是济水和黄河的交汇之地,从东到西,遍布名城。

    哪怕是毗邻洛水的王城,也在这一条线上。

    上溯源流,便称“诸夏”,而有礼仪之大,就是夏。

    基本上可以这么说,只要是大国,大多都有这么一个地方,叫做“夏”,为的就是彰显自己的出身不差,而且有“礼仪”,是“雅”非“蛮”。

    在夏城把高档丝织品拿出来展示,其实目的性还是挺强的。

    只不过勇夫小队长受教育模式迥异中国,也就形成了一种奇诡的违和感。

    “尔等所见,当真犹如赤血?”

    “赤红如血,鲜艳如霞!”

    有个士人情绪有些激动地说道,“指尖碰触,仿佛凝脂,顺滑之处,胜出吴锦甚多啊!”

    从江阴会馆离开之后,那些士人都是连忙回到家中,将这个发现禀明族长或者长辈。

    高档货除了事君王权贵之外,还能事鬼神和祖宗。

    和列国不同,宋国对鬼神的敬重程度要高得多。而吴国就相反,鬼神就是狗,拿来摩擦用的。几代吴王在五湖地区扩张,早期就有屠某某山神的记录。

    可能反应了当时某个山区部落被吴国征服的过程,而且这个山区部落,可能还不是蛮子,属于跟“诸夏”能够挂钩的。所以是神不是鬼,但还是被摩擦了。

    至于祥瑞……历代吴王都喜欢抓几条蛟龙过来玩玩。

    多少年下来,也就形成了奇葩的价值观,鬼神敬也敬,但不敬重,该摩擦的时候,还是会摩擦。

    而且同饮一条江的楚国人在上游,时不时为了祭神冲扬子江尿尿,恶心得吴国人不要不要的,于是吴楚争霸时期,吴国干得最缺德的事情就是掳走鬼神像。

    掳走也就罢了,楚国也拜玄鸟,吴国一寻思……就吃起了燕窝。

    总之,祖先节操和现实恩仇,导致吴国各种奇葩各种混乱。

    当初有游历的士人跑到姑苏,跟吴王说什么“明鬼”,吴王一听觉得挺有意思的,就问啥意思。

    那士人说了,这鬼神啊,会根据君王的德行来奖惩,总而言之,就是赏善罚恶。

    吴王反手就是一个耳光:你说你妈呢?

    一条路走到黑的钢铁直男,才能做吴国大王!

    中原列国玩思想建设的时候,吴王在撸铁。

    中原列国玩制度建设的时候,吴王在撸铁。

    中原列国玩春耕秋战的时候,吴王在撸铁……

    吴王还振振有词,寡人不锻炼一副坚强的肉体出来,怎么承载寡人不羁的灵魂?

    然后列国士人都不爱去吴国玩,骂吴国比骂楚国还狠。也就是一些不入流的小国,尤其是那种经常被吴国殴打的小国,才会有不得志的士人前往姑苏讨饭。

    总之就是一种很蛋疼的情况,如果不是为了混口饭吃,很少有士人在吴国出没。

    太鸡儿野蛮又没有文化了。

    所以现在吴国突然掏出一个大宝贝,还真是吓到了中原诸侯。

    尤其是有些国君的“侍者”,还从江阴会馆搞到了一小块红绫回去。

    拿回去之后,国君们就赶紧让人把这一小块红绫蒸煮起来。

    嘿,还真不掉色!

    牛逼啊!

    这时候很多老迈的国君就激动了,寻思着自己死了之后,那可比祖宗们强得多。这陪葬品,顶级啊。

    这到了地下世界,寡人也是最靓的仔啊。

    和中原诸侯颠倒过来,吴越两国往坟墓里带的,更喜欢金石。

    大概也是缺什么爱什么的缘故。

    国君们一激动,就赶紧派出自己的采购员,跑去夏城集结,总之就是跟江阴会馆下订单。

    不仅仅是中原诸侯,连在宋国“使廨”中的楚人,也是激动不已。让他们顺着长江去吴国买红绫是不可能的,但在国外买了之后再进口,那就没问题了。

    这样不丢人。

    “江阴邑当真愿卖红绫于我?我乃楚人也!”

    楚国人到了江阴会馆,找到了负责人,“白沙勇夫”小队长之一的茅初九。

    茅初九同样是因茅蔗种植而得姓氏“茅”,如今茅蔗种植在白沙村,也是一项大产业,江北地区阳口大埝以下,总种植面积李解估算了一下,应该有三四千亩地。

    沙地土壤用来种水稻还是不行,但是用来种杂粮或者经济作物,效果却是非常不错。茅蔗熬制出来的糖,就是蜂蜜养殖的重要保障。

    伺候茅蔗种植的人,原本是几个“沙野”的野人,归顺李解的统治之后,经过层层选拔,有的人继续分配到种植养殖业,有的人则是有机会成为“白沙勇夫”。

    只是想要成为“鳄人”,难度不小,阴乡内部有自己的考核标准,硬性条件就是功劳,但这是大而化之的说法,实际上考绩也折算在其中。

    比如顺利护送商队往来贸易,平平安安不死人,考绩就是优良。

    茅初九作为勇夫小队长,资历实力肯定是够了,他现在有好几条路可以选择,一是从小队长升职为中队长,这是“白沙勇夫”内部中升迁;二是参加选拔,成为“鳄人”,这需要过得去的成绩。

    当然还有别的选择,比如说跟着公子巴前往姑苏,跟着商无忌学习管理等等等等,但对茅初九来说,毫无意义。

    他就想做“鳄人”,做“鳄人”中第一个姓茅的。

    所以,当李解准备派人来夏城做事,除了表面上卖货以及护送安全等等业务之外,还有一些秘密行动,只要能够顺利完成,“鳄人”身份可以说就在眼前。

    同样都是江阴邑的猛士,但“鳄人”就是高一等,是真正的精锐,是江阴邑的中流砥柱。

    此刻,茅初九看着一脸肃容的楚人前来谈生意,思绪倒是平静得多,然后目不斜视地看着楚国人:“有云:四海之内皆兄弟也。子非楚人,四海之人也。”

    对面楚人顿时一愣,连忙行礼,躬身问道:“不知出自何人之口?”

    “吾家主公。”

    “久闻猛男威震,今日精神,亦为之所夺。”

    这个楚国人很诚恳,竟是深深地作了一揖,双手都要碰到地面了。

    茅初九微微点头,笑道:“重乃首李所托之人,夏城诸事,子不必顾虑,于江阴会馆之中,重能决之。”

    茅初九出来行走的姓名叫茅重,只是他原本是老家“沙野”中第九个出生的,所以叫初九。

    以前只是叫初九,本没有姓氏,归顺李解之后,才发生了变化。

    楚国人见茅初九能够在江阴会馆做主,顿时诧异万分,在他看来,如此重宝,起码也要君王过问吧。

    不说卿大夫,怎么地驾前“内竖”要冒两个出来吧。

    万万没想到,竟然能够一言而决之。

    不由得,楚国人心中感慨:猛男魄力深厚,甚是罕见。

    加上之前那句“四海之内皆兄弟”,更是震得楚国人不要不要的。要知道,吴楚仇怨深厚,两国贵族大多尿不到一壶去,现在居然有吴国人在他这么一个楚国人面前,说我才不管你是不是楚国人,我只知道你和我一样,都是四海之内的人。

    四海之内,都是兄弟。

    是兄弟,就来砍我……

    然后双方在愉快的气氛中,开始了砍价。

    尊敬归尊敬,价钱还是要砍的嘛。

    楚国人砍价的时候,可没说因为对猛男的尊敬之情,就手下留情。

    更让楚国人爽快的是,茅初九说了,只要你楚国敢下订单,我江阴邑就敢出口。

    “你卖多少?”

    “你要多少?”

    “你卖多少要多少。”

    “你要多少卖多少。”

    ……

    激烈的讨价还价之后,楚国人擦着汗离开了江阴邑,然后立刻叫了个车,直接回国去了!

    一路上,楚国人心情激荡,心脏还是扑通扑通的,他谈了一个大买卖,明明都已经妥了,可那种不现实感,还是让人整个人慌慌的。

    等到楚国人离开之后,才有人知道,那楚国人,居然是楚国在宋国“使廨”的使者,而且地位不低,曾经是楚国某个县的大夫,能文能武,很有来头,属于能够直接跟楚王见面的那种。

    然后有人一激动,就跑去江阴会馆打听消息,说楚国人来干啥?

    茅初九很淡定,请人一边喝茶一边说,就是谈了笔生意,不大,小意思……也不能说小意思,中等意思吧。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