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战国万人敌 > 210 无可奈何

210 无可奈何

    打下薛国,李县长直接带着薛侯前去逼阳跟他的老婆孩子们相聚,人性化管理嘛。

    子曰:优待俘虏。

    “首李呢?”

    逼阳“二环”大工地的工程指挥部中,商无忌黑着脸看着一脸尴尬的沙东,作为老大的左膀右臂,沙东把手中的鸡腿放下,然后一本正经地看着商无忌:“有事出去了。”

    “你放屁!”

    大舅哥瞬间暴躁了,口水都差点喷到沙东脸上,“他是不是出战了?!说啊!说啊!装你母亲的忠心!说——”

    双手用力地攥住了沙东的领口,疯狂地摇晃起来:“你既是首李爪牙,当知为上者不可轻易犯险。你还当是小小阴乡之时?现如今拓地五百里,大王……那位只要一去,首李就是天下诸侯!你还不懂吗?!你这头蠢驴!蠢驴——”

    口水狂喷,喷得沙东一脸懵逼,可沙东纵然是个天才,但毕竟是真·崛起于草莽,他识字也就一年出头,学来的东西,全是李解教的。

    至于什么其他的,他是真的没有揣摩透彻,也不太懂。现在商无忌这一通狂喷,他整个人都炸毛了起来,头皮发麻的那种,从天灵盖到尾巴骨,浑身都是一种紧张。

    “商、商君,这下如何是好?”

    “说!首李去了何处?!”

    两人交谈的方式,越来越没有传统吴人的风范,从语法、措词甚至是口吻,都和李解全面一致,他们自己可能没察觉到,但这种影响,就是如此的潜移默化。

    “这可是军令,让你不说?”

    沙东摇摇头,“不是军令!首李只说让我留在此处,迷惑敌我。”

    “嗯?!”

    略微诧异了一下,商无忌冷静了下来,这两天他一直以为老板还在加班工作,心中还挺高兴,这样的老板,起了带头的模范作用,工地狗们自然也无怨言。

    老板都这么成功了,还在加班,你们凭什么不加班?

    加班是一种快乐,要享受其中啊加班狗们!

    然而万万没想到,老板不是在加班,而是出去做点副业,可能是“滴滴打人”的提成有点高,所以亲自出马。

    冷静下来之后的商无忌不再激动,反而心平气和地放开了抓着沙东领口的手,然后摩挲着长须,来回地走了一会儿:“既如此,倒是不必担心。”

    言罢,他又问沙东:“首李带走多少鳄人?”

    “鳄人、勇夫两个大队。”

    “怎么蒙骗我军的?”

    “让候补勇夫穿上备用甲具。”

    商无忌连连点头:“首李布置,倒也妥帖。”

    其实李县长哪里是思谋妥帖,实在是习惯性了。以前做工头那会儿,有些low到爆炸的开发商,为了让投资方股东安心,会组织工作视察或者项目进度观摩,这时候工地上人山人海的冲击力不是很大么?可没多少人啊,又不可能额外雇佣那么多。

    于是这些low到爆的开发商,就从“友商”那里借点人过来凑数,戴上安全帽,披上小马甲,劳保手套解放鞋,一片工地人山人海彩旗飘飘,一看就是实力雄厚规模庞大。

    这样大的规模,怎么地投资也得再翻两番吧。

    然后很多老牌包工头,也有样学样,经常互相借人凑数,来彰显实力,好从甲方那里骗来项目,再分包出去。

    有钱大家一起赚嘛。

    基本操作,无需惊讶。

    不过大舅哥可能见得少,所以觉得很稀奇,还觉得自己这个妹夫虽然是野人出身,可这脑袋瓜子……的确挺野的。

    “商君,莫非城内有人知晓这里变化?”

    “还不曾,只是列国将军大夫,几日不见首李,很是想念。”商无忌也懒得吐槽,他对这些列国将军大夫们,是真的没啥指望了。

    来得时候还挺有节操,现在彻底完蛋,一个个觉得日子得向前看。打打杀杀多不少,还是得学习大吴猛男啊,有钱大家一起赚,好处大家一起分,四海之内,都是好兄弟,讲义气的嘛。

    “义士”们搂钱也不少,不过普通的抢劫是比不上大宗物资交易的。

    现如今列国诸侯都盼着宋国早点输,输了之后就好去逼阳国做生意。要知道李县长现在拿出来的好东西可是真不少,别说“大红01”和“大紫01”,就是陶瓷、玻璃、蜂蜜、海产、油脂、咸肉、熏肉等等等等,都是列国非常需要的。

    至于中下阶层的消费,也有麻布,而“白沙麻”的价格还能下探,这一点是李县长保证过的。

    别人保证,列国诸侯当放屁,但是李县长的保证,靠谱,稳妥,有力,信得过。

    没办法,谁叫现在“一诺千金”名动江湖呢?

    尤其是公子巴的老家,一听说自家丑到爆的公子,居然混出了大名声,顿时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

    当然“一诺千金公子巴”的主角儿,并不是公子巴,而是李某人。

    诸侯们看到的,不是公子巴收了钱没跑路,而是李某人明明是个穷逼的时候,居然还敢一掷千金。

    这种霸气,是诸侯们尤为佩服的。

    要知道,好些个诸侯为了“千金”,连亲妈都能卖。

    毫无节操的那种。

    “唔……我已放心。东,你继续留在大本营。”

    “商君放心便是。”

    别过沙东,商无忌直接坐着马车返回逼阳城,此时已经有了一条非常平整的车道,一直通往逼阳城的护城河。护城河上,更是有一座非常夸张的石拱桥,石拱桥联通一座更夸张的城门,桥头竖着“诽谤木”,用的是白玉打造,总之一个字:贵!

    “诽谤木”就是华表,关你什么制度,李县长竖了一个在城外,列国将军大夫们纷纷交口称赞,说这竖得好,堪称列国表率。

    李县长相当骄傲,毕竟他就是“表率”啊。

    整个“二环”大工地,已经平整了很多土地,原本一些不大的小丘,全部被挖平,优质土壤混合河泥,再加上腐草混合发酵过的粪水,三个月后就能出一批豆子。

    有了豆子,就有豆芽、豆腐、豆干、豆奶、豆汁儿、豆泡、豆饼……

    一直用豆腐当肉的工地狗们,现如今一点怨言都没有。猛男别说让他们种豆子,种青春痘都没问题。

    居高临下看逼阳国“二环”大工地,密密麻麻的道路、沟渠、垄沟、田块,像是一个奇葩的蜘蛛网,但总体而言,原本逼阳国没有利用上的那些土地,这一回是真的得到了开发。

    水利工程的作用,首先就是增产,至于说防御自然灾害,比如说大洪水什么的,那都是逼得没办法了,才要搞一搞。

    不然有病啊,跟大自然对抗。

    逼阳国是肉眼可见地爆发出了潜力,列国将军大夫们又不是傻逼,此时已经回国味儿来,这要是迎来了和平,这逼阳国岂不是就能扩张了?

    然而逼阳子妘豹笑而不语,绝大多数的列国将军大夫们,都不知道逼阳国已经时刻准备着并入吴国。

    吴国没有攻打逼阳国,但逼阳国却已经打算跟吴国合并。

    妘豹也算过了一笔账,以他现在的资产,带资入股进入吴国集团,怎么地也算一个大股东。

    一般贾氏、徐氏等等老牌家族,还真不定能跟他比。

    毕竟逼阳国小是小了点儿,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该有的人才也是有的。在吴国混,怎么看也是个山头啊。

    再说了,还有金大腿在。

    现如今妘豹别的也不认,就认李解。他也没动过歪脑筋,比如说把李解一脚踢开,然后自己带着逼阳国发展壮大走上人生巅峰。

    真要这么干,估计他自己的大夫们先把他给剁了。

    也不是没有诸侯的使者来偷偷接触妘豹,明里暗里就是咱们结个盟,互相递交国书的那种,非常正式,绝对不是嘴炮。

    这结盟之后呢,大家有钱一起赚,何必让二道贩子再搂一茬,对不对?

    然而逼阳子妘豹继续笑而不语。

    肯定笑而不语啊,妈的智障,所有的高档货都是江阴邑出品,现在大吴国王命猛男几乎占了一半的沿江地区,触手都偷偷地摸到了淮河边上,疯了才绕过他。

    没了逼阳国,李某人依然是扬子江最野的狗;可没了李某人,他妘豹去年的坟头到现在,大概野草三尺高吧。

    反正妘豹很坚决,国际环境这么恶劣,我就是要卖国!

    并且不是说逼阳子一个人坚决,是他主动带着臣子们一起卖国,并且卖出一个好价钱。

    臣子们也愿意听君上的,现在卖国,还能搞不少好处,这要是以后国际环境再度变化,别说卖国了,国还有没有那都是两说。

    至于底层苍头黔首们,也是很高兴卖国,至少现在有活儿干不是?还是真给钱的那种。

    以前种地,那是真的看天吃饭,明明就在泗水之畔,可地种不起来,那就是个废,只能做生意。

    可做生意赚钱的才多少人?还是得地里刨食啊。

    这么多年下来,底层最好的日子,就是现在。

    虽然在打仗。

    可他们也没说去送死啊,那么多“义士”呢,真是令人感动。

    逼阳城中,列国干部活动中心香气缭绕,各种香,木香、花香、龙涎香;茶香、熏香、女人香。

    娱乐活动也不少,比如说象棋,比如说飞行棋,比如说斗兽棋,比如说麻将……

    麻将是最好的,很受干部们的喜爱,已经这很容易拉近两个不同国家贵族们的感情。

    你是极国的大夫,我是英国的将军,为了同一个梦想,一起走到了逼阳。

    这是什么?!

    这是缘分呐!

    革命感情最是真,革命感情最是深。

    老铁,不好意思,清一色……

    整个逼阳城,就像是战场中的孤岛,只是这个孤岛,像是避世的桃源,很是安逸祥和。

    虽说军事管制,严控娱乐活动,但那是针对庶民,不是针对贵族。

    贵族们每天都要努力地为了战争的胜利也绞尽脑汁,一天的疲惫之后,肯定是需要放松放松,精神上的,肉体上的。

    齐国国营企业三班倒都跟不上逼阳国的需求,市场实在是太过火爆!

    要不是本地民营企业拔地而起,成为了市场经济的重要补充,可能列国将军大夫们,就要压力大增,事业就会遭受挫折,影响深远,影响深刻。

    “商君!”

    “运奄子可是从上将军处归来?”

    “宋军退回河西,上将军依旧严阵,真是令人钦佩。”

    ……

    列国的指挥官和外交官们看到了商无忌进来,都是不约而同地放下了手中的娱乐活动。

    觥筹置案,美人一旁,一个个起身行礼,很是给商无忌面子。

    可以这么说,哪怕运奄氏的大族长亲临,也绝对没有这样的礼遇。

    而这一切的根源,就是王命猛男的胜利。

    跟对了老板,就是这么爽!

    商无忌面带微笑,冲四周还礼之后,语气很是平静地说道:“相国梳理战况,不能抽身,便命无忌前来告罪。”

    说罢,他拍拍手,便有二十几个美人进来,都是齐鲁出品的高端妓女,在老家都是官营卖艺不卖身,属于献技换钱的高端服务。

    不过在国际上就不一样了,法律不一样嘛,可以理解。

    “诸子尽兴便是。”

    言罢,商无忌很是识趣地告退,一众指挥官和外交官们,顿时又放浪形骸起来。

    这样的度假,实在是太爽了!

    等商无忌离开之后,有些正在搓麻将的大夫们却是神色有点严肃,现在的行情变化,有点出乎意料。

    宋国联军虽然连续遭受挫折,但并没有伤筋动骨,真正的大损失,也不过是折了前军,可前军司马戴邑大夫戴举可是跑路成功的,还成了和谈大使。

    至于戴国旅贲……那就是个屁。

    沙飞率众投降之后,现在都是蜗居在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除了见过一次李解之外,就再也没有出来活动过。

    不过,列国诸侯都是知道的,沙飞是在等他的族人。

    从逼阳国有情报传出去,那就是李解已经把沙飞的族人接了出来,有些人已经绕道鲁国,从尼丘山过来逼阳。

    有些人还在路上,但大体上算是逃过了戴侯的堵截。

    至于路上会不会有刺客追杀,那又是另外一回事情。

    沙飞真正归心,或者说,真正让逼阳国放心,让猛男放心,就看沙飞的族人有没有到逼阳国。

    到那时候,才是真正的大损失。

    宋国联军整体而言的大损失!

    宋军战败的后果,不可能再像去年一样赖账,去年宋国还有“盟友”还有很多小弟,今年就小猫两三只,要是连小猫两三只都维护不了,那就是彻底完蛋。

    拼了老命,宋国也得割肉,哪怕平时踩戴国踩得很爽,但那是另外一回事。

    “诸君以为,宋傅两国和谈……会有何成效?”

    “私以为,傅人定会夺取河东之地。”此人美髯丝滑,显然平日里打理的极好,他目光闪烁,压低了声音道,“宋人不知傅人变化,我等时时在此,自是亲眼所见。”

    “日新月异,不外如是。”

    整个逼阳“二环”大工地,那是肉眼可见地在扩张,并且“三环”的规划,已经摆上了日程。

    “义士”们的收益每天都在增加,尽管开支还是极其庞大,可源源不断的“白沙麻布”运来逼阳之后,“义士”们的信心极为坚定。

    “不知诸君有无察觉,东南城寨,似有数个大仓?”

    “噢?”

    “莫非有何妙用?”

    “器具、布帛、粮食、鱼肉……”

    摸牌的时候,念叨着这些词,顿时让另外三家都是脸色一变。

    “如此看来,吴国是要化逼阳为县?”

    “怕是步步为营,先行开辟市场……逼阳本为南北散货之地,今又有吴晋两国会盟,徐国故地一分为二,倘若经营,不拘吴晋,择选利市之处,必是此地。”

    手指在桌子上点了点,说话的大夫脸色一变:“便是这桌子……又何尝不是精妙器具?”

    逼阳城中很多东西都比较“新奇”,但是,都是非常实用又美观的,行销列国,根本不愁销路。

    连秦国都在打通商路,为此不惜跟吴国淮县县师联络,甚至还要攀上一门亲戚。

    “无可奈何啊。”

    “无可奈何。”

    “……”

    沉默了一会儿,搓麻将的几个人都是叹了口气,正常来说,诸侯分分合合都是很正常的,今天跟你合伙打谁谁谁,明天为了谁谁谁就跟你闹掰,很正常,利益使然。

    现在对很多小国来说,其实不愿意看到逼阳国做大,更深刻一点,不愿意看到吴国的霸权真正地落实在扬子江南北,或者淮河以北。

    因为一旦吴国落实霸权,日后很多小国的日子,将会无比艰难。

    所以,这时候干趴下宋国之后,按照以往的传统,是要闹一闹散伙,让逼阳国的嚣张气焰压下去。

    事情坏就坏在这里,为了拿到逼阳国的优良商品,谁也不敢闹事。

    谁闹事谁就和宋国一样,别说“大紫01”,连“大红01”都没有。

    很多国君都等着“赤霞”下葬呢,做臣子的难道让君上死得都不安宁?

    所谓无可奈何,那是真的无可奈何,眼睁睁地看着逼阳国如火如荼,越做越大。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