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战国万人敌 > 251 出兵
    “义胆营”要说搏杀技术,并没有差多少鳄人、勇夫。

    真正差的,是作为一个士兵来说,还不够专业。

    但即便如此,四个大队长前来听命的时候,还是把妫田吓了一跳。

    因为听不懂李解和义士、义从们在说什么,很多时候,妫田只能通过行动来判断义士、义从们在干什么。

    “上士,适才不是说有五个大队长?”

    “此地只有四个,这是为何?”

    跟着妫田前来的亲随们,也是相当的奇怪。

    入眼看去,妫田首先佩服的,就是这些大队长、中队长,丝毫没有拖沓的意思。哪怕听不懂,也知道李解在发号施令,这些义士大队长中队长,执行速度极快,完全没有去拖拖拉拉的意思。

    换作陈国旅贲,最少也要交头接耳甚至还要讨价还价一番。

    “义士之数,似乎有些少?”

    “适才舒剑言,余众乃是义从,不再称呼义士。”

    听到这个回答,妫田明显愣了一下。

    他在逼阳国的时候,不是没有跟“义胆营”打交道,也清楚“义胆营”就是李解弄来的狗,专门负责咬人的。

    真正上阵杀敌,似乎只有薛国一战。

    但怎么杀的,不知道,也没确切的消息传出来。

    集合号响起,大量的士兵开始集结,不同的队伍有着不同的旗号。义士和义从的区别,很快就从服装上找到了。

    义士的服装更加统一,数量相对较少,但是每个大队的大队长身旁,都有司号手以及掌旗手、护旗手。

    旗帜非常古怪,上面只有一个符号,五面旗帜,五个符号。

    看着12345这些奇怪的符号,妫田满肚子的疑惑,隐隐觉得,会不会又是吴国那些神神叨叨的祭文,借用“鬼神”之力来加持之类的。

    “上士,五个义士大队,似乎在增补义从?”

    “义士之数,尔等现在观之,不知几何?”

    “三千之众。”

    “唔……”

    很快,不同的哨声响起,城外的空旷场地,很快就成了一个个方块阵列,李解在高台上大声地吼着什么,非常吵闹嘈杂,但是从淮中城头居高临下,只会觉得一个个队列相当整齐。

    而李解,却是一副非常不满意的神色,时不时地在那里冲几个大队长狂吼。不仅仅是义士大队长,前来听命的义从大队长,也是一个个被喷的灰头土脸。

    偏偏这些家伙,一个个都没有愤懑之色,很是恭敬地任由李解狂喷。

    “江阴子在义士义从之间的威望,极高!”

    “又敬又畏,殊为不易啊。”

    妫田几人说话间,又见李解一把抓过一个义从大队长的领口,然后狂喷了几句之后,一把将人甩了出去。

    “集合!集合!集合——”李解口水狂喷,“王八蛋!没到场的军规处置!你们两个自己亲自监督——”

    “是!”

    “是!”

    两个义从大队长都是脸色铁青,这次挨训也是活该。

    平时集结号一响,都是没出过问题,偏偏这次一个中队没来,一百来号人都是抽空出去浪了。

    虽然不会离淮中城太远,也可能已经在赶回来的路上,但被老大抓了现形,那就只能立正挨打了。

    在逼阳城的时候,都是这么过来的。

    这一回跟着李解出来混,那也是筛选过了大量残次品。能够以义从的身份跟着伐蔡的原“义胆营”成员,那也是素质优秀者。

    “斥候出发了没有?!”

    “禀上将军,已经出发!”

    “几队?”

    “两个中队!”

    “再增派一个中队,去颍西,然后北上!”

    “是!”

    李解叉着腰,来回走动了一会儿,天气有点热,全副武装没必要。

    套了皮甲都非常难受,更何况还有金属甲时刻准备着。

    大牲口数量有限,斥候分成了两个部分,一个部分是战车拉着,一个部分则是骑兵。

    因为是近距离侦查,对马匹消耗还算有限,所以两个中队主要以骑兵为主,战车只有几辆。

    尽管是李解改装过的战车,但颍水一带的道路早就废弛,没有国家力量来组织,民间显然没有那个能力来筹建宽敞平坦的道路。

    “粮草!”

    “禀上将军,已经妥当!”

    “淡水!各部水囊数量!”

    “禀上将军,已经查验数量!”

    “义士义从数量一比一!临时义士等同义士,行军不必负载!”

    “是!”

    这次军事行动,总兵力一万,从集结到调动物资,都是在逼阳城演练过的。

    熟悉归熟悉,真正要开始行动,倒是有点忙乱。

    总兵力一万,五千是负责作战的,剩下的五千,其实就是临时壮丁,负责肩挑手提等等负重。

    可能会有两个大队在行军过程中武装起来,但是大部分作战部队,在行军过程中,不需要负载,保证体力的充沛。

    整个场面调动起来,气氛是变得有点紧张,不过义士们的神情,倒是淡定。毕竟是层层选拔过后的精英,该下的决心,对未来的估计,早就在上了泗水岸边的舟船之后,就已经心中有数。

    更何况,半道上还经历了特大暴雨,洪涝说来就来,天地伟力之下,也是对自己决定的一种锤炼。

    而通过糟糕的一段大自然考验之路之后,又恰逢州来城不战而降,在大别山颇有名气的云轸甪,更是直接弃城逃跑,这多少对他们的信心,也是一种加固。

    处变不惊,也算是一种多重考验之后的收获。

    至于义从们,显然要比义士差了许多,倒也不是说害怕,而是一种压抑不住的兴奋和激动。

    情绪上来说,就是渴望功劳。

    这本没有什么不好的,但显然一声不响的恶狗,才更加有威力。

    嘀——

    一声急促的哨声,义士五个大队顿时一紧。

    “立正——”

    哐!

    并不算太整齐的动作,在城头妫田等人眼中,绝对就是整齐划一。

    “稍息——”

    哗!

    依然不算太整齐的动作,但还是有一种肃穆庄严的仪式感。

    “请上将军讲话!”

    李县长站在高台上,看也不看还在整理队伍的义从,直接冲五个大队的义士们举起了大喇叭:“蔡人离我军很近!战机稍纵即逝!建功立业,就在此时!出发!”

    说完,随手把大喇叭一抛,沙皮一个箭步,就把大喇叭接住,然后收了起来。

    整个过程中,义士队伍都是一动不动,丝毫没有交头接耳,面容都是淡然冷漠,只是那种肃杀之气,哪怕是在淮中城头,还是让妫田感受得极为深刻。

    “此间义士,人人呆若木鸡,实乃天下强军也。”

    一声感慨,妫田突然道,“诸君,我等当跟从前往,抵近观战!”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