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战国万人敌 > 259 纯学术的

259 纯学术的

    “夫人,君子归来。”

    “嗯。”

    妫夭应了一声,女婢们都是跪坐一旁,扇风的扇风,准备的准备,不多时,还有两个婢女将冰瓮抬了进来。

    这州来城的云轸甪还是挺会享受的,冰窖中库存的冰块,足够李县长全家老小用上好几年的。

    李解都纳闷呢,这云轸甪要这么多冰干什么?

    难不成还拿出去卖不成?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反正都是他的。

    造吧,捡来的钱不花掉不是他的风格。

    在高台路室之中,妫夭忽然有一种回到以前在宛丘做公主的感觉,只是这一次不同,少了天真烂漫,多了妩媚成熟。

    怀孕之后似乎是胖了不少,夜里偶尔还会出现抽筋,李解为了给她补补,一路上没少折腾鳝鱼、黑鱼。

    至于肉食,牛羊肉管够,这年头的野牛群规模不小。野外大型的野牛家族,也有三位数的规模。

    正常来说,列国这么多人口,是不太可能给群居野生动物多少生存空间的。

    但大概是因为土地更加肥沃,雨热更加合理,使得列国在本国的核心地区,往往可以养活更多的人口,荒原的开发欲望,也就欠奉。

    这一点,李县长还是李村长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

    三十五万人口的姑苏,整个王畿地区到底有多少人,更是不必多想。

    只是人口太过集中在大贵族手中,所以如果不是分封,根本不会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去开发荒地。

    我姑苏一亩地产五百斤,为什么要去开发两年以后才会亩产一百斤的垃圾荒地呢?

    不到万不得已,就没有开发的源动力。

    于是就白白便宜了李县长,“百沙之主”的头衔,还真不是吹牛逼,只要李县长愿意,跟老妖怪讨要这个头衔,老妖怪说不定还真会封给他。

    不犯本钱的事情。

    “夭夭!你猜我带谁来看你了——”

    隔着路室,屋外廊下的大嗓门,也依然像是在耳边炸开。

    妫夭眉头微蹙,将手中的活计放下,她本来正在绣花,服侍她的女婢,一半吴女一半越女,都是有过刺绣技艺培训的,哪怕在吴越两国,都是高端技术人才。

    让她们来伺候妫夭,是李解的意思,当然了,也是妫夭自己提出要学点东西,否则太无聊了,没处打发时间。

    李县长有心写本《寻秦记》给她看看,奈何就记得项少龙怎么泡妞,具体怎么装逼打脸的剧情,全都忘了个一干二净。

    书到用时方恨少啊,后来实在是看妫夭可怜,又口述了一些童话故事,比如《葫芦娃大战擎天柱》《白雪公主和七个葫芦娃》《葫芦娃千里寻母》等等等等,本以为这种没人听说过的故事,会吸引妫夭。

    结果李解口述嬴剑誊抄的故事,倒是把亲卫队的人吸引了,妫夭是半点兴趣都没有。

    等到后来陈国小白蛇问老李,问他喜欢男孩儿还是女孩儿之后,妫夭就准备学习一下先进的纺织技术。

    好在老李毕竟是纺织学院的优秀毕业生,他告诉白蛇精,这事儿免谈,凡是纺织技术,就没有不伤手的,你可别到时候一双白白嫩嫩的小手儿,摸老子身上的时候,感觉全是螺纹浮点。

    于是此事作罢,但多少可能有点挫伤小白蛇的工作积极性,于是李县长就琢磨了一下,沿途搜刮了一些吴越专精刺绣的女良人,让她们来伺候小白蛇,顺便教她刺绣技术。

    刺绣而已,最多伤一下手指头,不至于手摸身上跟套套长了螺纹浮点一样。

    “君子今日心情甚好。”

    含笑冲左右婢女看了看,妫夭直起了身子,双手交叠在身前,静等着李解的到来。

    李县长大步流星,进来之后哈哈一笑,他身形高大,把身后的人都遮住了,妫夭还没看清来人,就被李解一把搂住,当着一众婢女的面,狠狠地啃了一口。

    “夭夭,你看!”

    一脸娇羞的妫夭正暗自高兴,顺着李解所指看去,笑容逐渐凝固。

    “阿姊!”

    “……”

    “阿姊为何神色古怪?”

    “……”

    妫夭看看李解,又看看陈蓁,突然挣脱了李解,赤足快步到了陈蓁跟前:“你怎会在此?!”

    “前往息国,途经此地。”

    一脸不解的陈蓁看着姐姐,“再见阿姊,真是欣喜……阿姊似有不快?”

    “你……”

    妫夭神色极其复杂,她以前跟李解聊起过妫蓁,李解听说她还有一个妹妹,而且也是人间绝色之后,就是相当的兴奋,表示一定要搞到手。

    当时听了,只当是闺房乐趣,聊以助兴的。

    现在回想起来,自己还是太年轻,这个吴国野男人,根本就是认真的。

    照理说看到妹妹落在李解手中,她应该悲伤的,可不知道为什么,眼泪就差那么一点点,就是无法夺眶而出。

    “唉……”

    一声长叹,将妫蓁搂在怀中,妫夭柔声道,“还想去息国么?”

    “公父之言,不可不听。”

    “息国……大概是去不成了。”

    “阿姊说话,有类吴人。”

    “吴人个屁!”

    “……”

    活见鬼一样的妫蓁猛地抬头,瞪圆了一双大眼睛,美眸之中,多的是疑惑和惊异:“阿姊为何口出粗鄙之语?”

    “以后你就知道了。”

    “……”

    “……”

    站后头的老李感觉有点尴尬,可寻思着,这事儿吧,不赖他。

    “阿姊为何言去不成息国?”

    “因为……”

    “嗳!妹妹,你想去息国啊。简单,再等几天,就几天,我们就去息国,你说好不好?”

    “多谢李子成全。”

    “好说,好说……我这个人一向急公好义,江淮诸国人尽皆知。须知道,我现在手中兵卒,号曰义士,就足以证明,我李某人的品格如何。”

    “李子言之有理。”

    说着,妫蓁还微微施礼,以示尊敬。

    一旁妫夭叹了口气,眼神更是复杂地看着李解,然后走到李解跟前:“君子……”

    “夭啊,你应该知道的,我的爱好不多……”

    “可是君子……蓁虽聪慧,人却懵懂,君子、君子……”

    话到嘴边,却又不知道怎么劝说。

    劝也是白劝,劝什么?劝你别干我妹妹?

    这事儿摆明了没戏嘛。

    “这种懵懵懂懂的女良人,合我口味啊。再说了,子曰:小姨子的半边屁股是姐夫的。我是她姐夫,这坐在起交流交流文学哲学,很正常。”

    “……”

    妫夭不想知道是哪个“子”说的,看着李解,柔声道:“君子可否过些时日,再、再……”

    “嗳!”

    抬手打断妫夭说话,李解一脸正色,“纯学术研究,纯学术的。你别老是把我当法海防着呢,都老夫老妻了,给个面子。”

    “……”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