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战国万人敌 > 263 盘玉
    一夜无话。

    因为嘴不得空,哪有闲工夫说话,忙着呢。

    第二天一早,妫蓁走路有些别扭地去吃早饭,“晨食”这件事情,妫蓁还是很注意的。

    和宛丘不同,在淮中城,尤其是“上将军府”中,坐卧器具都是大不一样。

    用餐的时候,有宽大的桌子,然后高坐在椅子、凳子上,很是安逸。

    “阿妹身体不适?”

    喝了一点粥,吃了一颗咸鸭蛋,餐桌上,还有精致的荷包蛋以及一些熏肉片,蔬菜是开水烫过的豆芽,然后用油盐拌匀,上面还有些许花椒粉。

    除此之外,还有“松松然”的馒头。

    白面馒头。

    全世界酵母菌的祖先,就来自中原。

    之所以李解知道,那是因为当年接过一个活儿,给一生物实验室的教学楼加装保温层。

    然后根据遗传学、玄学、白学,得到了一个科学结论,那就是全世界的酵母菌,都是从古代中国扩散出来的。

    虽说李县长也不懂酵母菌是长了脚还是插了翅膀,反正这事儿跟他也没关系,他就负责吃,如果不好吃,负责改进做得好吃。

    此刻,盯着“松松然”白馒头的妫蓁,有些犹疑,她总觉得自己可能是被“姐夫”骗了。

    但是又觉得不像,因为“姐夫”很真诚。

    “阿妹?”

    “阿姊,食不言,寝不语。”

    说罢,妫蓁拿起一只白面馒头,盯着好一会儿,然后张口轻轻地咬了一口,有点甜丝丝,味道真是不错。

    吃了一会儿,发现还有鸭蛋,敲开来之后,咸香的鸭蛋,让她更是眉头舒展,略微一戳,就见鸭蛋的蛋黄,居然还能流油。

    惊异之间,她又想起一个事情,昨天晚上,“姐夫”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身子有一点点痛,总觉得不舒服,但她没有表现出来。

    “昨日君子寻阿妹有何事?”

    “阿姊,食不言,寝不语。”

    “……”

    要不是肚子里有了孩子,妫夭很想呵斥,但是李解说了,孕妇动怒不好,容易伤害胎儿。

    忍着,只能忍着。

    忍到早餐吃完,又漱口完毕,妫夭才继续追问:“昨日君子……”

    “子曰:君子如玉。”

    妫蓁很认真地看着姐姐,“李子昨夜先是赏玉,之后……何时离开,吾却是不知。”

    “赏玉?”

    一脸奇怪的妫夭看着妹妹,她总觉得没那么简单。

    那个野男人就是一条发了情的公狗,看到自己这个绝色妹妹,会忍着?

    她不信,一点都不信。

    可是妹妹很是认真地告诉她,就是赏玉而已。

    “阿姊,吾先告退。”

    起身行礼之后,妫蓁站定了一会儿,她还是觉得有点不舒服,总觉得迈开腿的话,会有一点点痛。

    想了想,妫蓁张口想要问一下姐姐,但是想了想,便道:“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

    “嗯!”

    用力地点了点头,妫蓁迈步出门,妫夭看了,觉得妹妹好像没什么变化,顿时妙目圆瞪:“君子有这等定力?真是……不可思议。”

    自从她认识李解的第一天起,她就知道,这是一条牲口,根本就不算人。

    但没办法,孩子都有了,还能堕胎不成?

    再者,她自我感觉李解对她还是挺不错的。

    来了州来城,这“路室”之中,她是女主人。

    在外,她便是夫人。

    “真是奇怪……”

    还是有些纳闷和不可置信,等到李解打着哈欠过来吃早饭的时候,妫夭只是盯着老公看,却也不说话。

    李解敲了一个咸鸭蛋,胡乱地往碗里抠蛋白和蛋黄,等咸鸭蛋掏空得就剩一个蛋壳之后,才用筷子把粥搅合成了一团。

    粥碗中,漂浮着一层咸鸭蛋的油花,很是漂亮有人。

    “夭夭怎么这么看我?”李解嘬了一口粥,再次抬头看着她,“我洗过脸才过来的啊?”

    “阿解。”

    “嗯?”

    “昨夜……你去寻过阿妹?”

    “对啊,过去喝酸梅汤。”

    “然后呢?”

    “乘凉啊,然后聊一些吴地风情,念了几首诗。”

    “之后呢?”

    “赏玉啊。”

    李解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道。

    “赏玉?”

    “嗯。这美玉啊,得靠人来温养。所以这玉啊,得盘,要多盘。”

    呼噜呼噜呼噜……扒拉着粥,李解低着头在那里偷乐。

    心中也是暗自感慨,你说这妫蓁是个傻妞吧,她还真不傻,连治国道理都能讲得头头是道;可你要说她不是个傻妞吧,也不太合适……

    吃完早饭,坐在那里发了一会儿呆,老李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吓了妫夭一跳。

    “君子这是何故?!”

    “我得灭了息国!”

    目光坚定的李县长神神叨叨地念叨,“皇天后土保佑啊,让蔡国给力点,赶紧的干了息国,这样老子打过去,才能顺理成章啊。”

    “……”

    见老公这副德性,“小白”顿时横了一眼,不想搭理他。

    只是,妫夭心中却也暗喜:不曾想君子亦是有所变化,想当初在逼阳时,我何来机会脱离虎口?

    暗爽了一会儿,她便又是去开工,绣花这个事情不能停,得给孩子提前准备好些东西。

    只是绣花的当口,突然妫夭猛抬头:“阿妹何来美玉?”

    然后又眉头稍舒,笑道:“阿妹没有,想来息国人,也会赠予美玉。也不知是何宝物,竟是让君子也这般喜爱。”

    爽了一晚上的李县长跑军营里睡大觉,整个人瘫在椅子里,两条腿搁在办公桌上,手中攥着个茶壶,不时地嘬两口凉茶:“嘿嘿、嘿嘿……”

    傻笑声一阵阵传出办公室,让廊下站岗的亲卫们都是一头雾水,也不知道首李到底又有什么好处到手,才会这副模样。

    “哎呀,这美玉啊,就得盘,不盘不行。”

    正乐着呢,却听门外沙皮敲门道:“首李,小‘桃花姬’到了。”

    “嗯?”李解一愣,“难道这妞……不可能!不可能的!让她过来吧。”

    “是!”

    不多时,换上男装的妫蓁到了李解的办公室,略微打量之后,才冲李解行了一礼,然后道:“不知李子可有事务,交由吾来处理?”

    “事务?处理?”

    李解一脸懵逼,“我这司令部还缺个生活秘书……”

    “秘书?”

    “噢不是,有事务,有事务要处理。只是陈君,我这里文字迥异中原啊,只怕陈君看不懂。”

    “噢?便是越国之文字,吾亦通晓。”

    “越国啥文字?”

    看妫蓁这么认真,李解更懵了,他因为神烦那些杂七杂八奇奇怪怪的文字,懒得重新去适应,所以直接上了简体字,如今效果还是不错的,至少在江阴邑内部,效果很好。

    “越国文字……此物以后再同李子商讨,不知李子所用文字,是哪国文字?”

    “汉字。”

    “汉?”

    “星汉灿烂若出其里的那个汉。”

    “星汉灿烂若出其里?”

    “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啊。”

    老李张口就来,然后猛地反应过来,“妈的智障,貌似好像还是曹老板写的?”

    抓耳挠腮之际,李县长便道:“就是星汉的汉。”

    “何等文字,竟敢如此狂妄,以汉为名。”

    说着,妫蓁竟是有点生气,走到李解跟前,却发现一叠东西,顿时一愣:“这是何物?”

    “纸。”

    拿起一份文件,打开来之后,递给了妫蓁,“随便看,你随便看。”

    妫蓁翻了翻,然后整个人就愣住了:“这是哪国文字?”

    “汉字啊。”

    “……”

    妫蓁顿时面红耳赤,很是羞恼地低下头:“惭愧,是吾太过自傲。”

    “不不不,没事没事没事,这其中呢,是有一点点小误会的,主要呢,是我个人的一点点小问题,跟你无关。”

    见她一脸娇羞,完全就是因为不好意思而羞愧的模样,李解顿时又有了盘玉的冲动。

    可盘玉毕竟是个体力活,为了不耽误工作,李县长决定,下班之后,再盘玉。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