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战国万人敌 > 271 自己人才有资格挨打

271 自己人才有资格挨打

    虽说李县长很莽够野,但他并不迷信武力,尽管武力的的确确很重要。

    在六国以公叔勤为首的贵族士大夫跟李解接触之前,情报收集一直都是李解的重要工作。

    当初他还是李村长那会儿,为了干掉“黑蛟沙”,那也是前前后后收集了大量情报,然后才一波带走。

    一锤子干死三黑很爽,但为此而付出的努力,旁人却未必能够看到。

    “照着二十万炮灰来打。”

    “这……主公,岂能有二十万仆从蚁附?”

    “你敢保证?”

    李解盯着嬴剑,脸色相当的严肃。

    “这……”

    迟疑了一会儿,嬴剑躬身道,“不敢。”

    “你当然不敢。”李解目光从嬴剑身旁一看,环视四周,对幕僚亲随们道,“若是平常时期,可能云轸甪没有那个实力。但非常时期,那就大不相同。淮下发了大洪水,一片泽国。难道淮上扬子江就会好过?倘若楚国也真的遭了灾,你们以为大别山会好到哪里去?”

    “一旦山洪爆发,英国国都的国人可能还好,野人怎么办?”

    连续几个反问,李解更是指了指几个亲卫,对几个大队长道:“沙氏子弟,多是吴国‘百沙’野人,‘沙野’一旦遭遇灾害,会发生什么,之后你们可以互相交流交流。”

    “是!”

    几个大队长连忙躬身行礼,虽说义士不如鳄人、勇夫,但那是打出来的战斗力差距。

    要是没打过,看到野人出身的鳄人、勇夫,他们一百个瞧不起。

    像贾贵这样一个大队长,他固然吃过各种苦头,可出身好啊,晋国贾氏之后,放哪里都是有根脚的,跟别人完全不同。

    其余的大队长,有的是齐国技击出身,在老家郡县之中,也是颇有声望。

    愿意跟着李解混,那是因为本身的眼界高超,超出了原先技击队伍中的袍泽友朋。这是眼界问题,不是生活所迫。

    所以这些人并没有经历过那些倒霉野人一旦遭难时候的境况,别说什么大洪水,就是一般性的洪灾、旱灾,就会直接导致小部分地区绝收,乃至动植物锐减,于是靠采集、狩猎为生的野人村庄,就不得不迁徙。

    一家一户迁徙,看不出什么,一大片地区,成千上万家迁徙,那就是大动荡。

    没有国家层面的组织来抗灾安抚,就会出现大问题。

    这也是为什么列国扩张,都有一定的极限。

    不仅仅是交通距离的极限,还有人口管理上的高昂成本。

    吴国不愿意经营江北地区,就是因为江北地区的土地改造成本极高,人口管理难度极大,回报收益极低,长期会是净亏损,还会牵制大部分国力,一个不好,就是亡国的下场。

    此时李解把“天灾”拿出来,众人也是明白过来,倘若大别山区发生了山洪,也不需要多大规模,只要冲垮农田毁林改道,就能导致几百个村庄、部落,不得不迁徙。

    这时候就要靠往年的积累来过日子,但又有几个国家,能够像超级大国那样,可以有大量的粮食库存呢?

    英氏国野之间肯定会出现分配问题,这仅有的一点存粮,是给国人呢,还是给野人呢?

    用马眼想也知道答案,更何况,还不仅仅是野人,还有淮夷以及“虎方”余孽,甚至云梦泽一带的百濮小支,直接就会高举“荆蛮”大旗,抢钱抢粮抢女人。

    都活不下去了,不抢干什么?

    所以,李解让嬴剑他们估计云轸甪的炮灰往二十万上靠,不是没有原因的。

    受灾之后,灾民算人吗?给什么吃的都行,只要有吃的,别说做炮灰,做**都没问题。

    “明日,亲卫留下,带十个大队的义从驻防淮中。义士及其余义从,进攻蓼城。”

    “是!”

    沙皮一脸不爽,可还是答应了下来。

    他超想跟着李解上前线,打打杀杀的,才是他的生活,窝在一个地方当柱子,真没意思。

    “散会。”

    “是!”

    义士和义从的大队长们离开之后,李解看着一脸郁闷的沙皮:“怎么?让你留下你不高兴?”

    “没有!”

    “没有你妈呢没有,老子让你留守淮中,这是重任知道吗?别人老子信不过,你是谁?”

    李县长手指戳着沙皮的脑袋,“你是自己人?!什么叫自己人?!懂?!”

    “是……”

    啪!

    李县长反手就是一个耳光:“你他妈想鬼呢?就你这鬼样子,还想学沙哼沙哈?老子信不过别人!你是老子带出来的!我他娘的让你守淮中,是要万无一失!你他妈到底懂不懂?!”

    “是!首李放心!城在人在!人不在,城还在!”

    “孤军在外,我只信得过自己人。记住了,皮,我离开淮中之后,你就是独当一面的长官,你是老大,哪怕是舒剑,也不能插手军事。盯着所有人,包括那些义从。听明白了没有?!”

    “明白!”

    “滚!”

    “是!”

    刚走两步,沙皮又回转过来。

    “你干什么?!”

    “今天是我当班。”

    “换班,放你一天假。”

    “是!”

    沙皮抖擞精神,肿着一张脸走了出去。

    路室之外,不少人都看到了肿着脸的沙皮,心中也是奇怪,这又是怎么了,居然挨了打。

    正在办公室里练字的妫蓁心无旁骛,很是认真地学习着“汉字”。

    她发现“汉字”数量极多,而且词汇广泛,配合纸张,简直是传递心意的利器。

    有些疲惫的李县长回到办公室,见她在学习,也就没有打扰,自己往躺椅上一躺,然后闭目养神。

    大战之前有静气,开工之前要休息。

    道理是一样的。

    “李子明日出征?”

    “嗯。”

    “吾可同行?”

    “陪着你姐姐。”

    闭着眼睛的李解应了一声,也没有睁眼去看她。

    妫蓁换了一身衣裳,有点偏绿色,印染技术应该是有点矬,上色不均匀,不过私下里穿穿,倒也没什么。

    见李解如此,妫蓁也没说什么,坐到一旁,拿起一面江阴邑出品的团扇,轻轻地给李解扇风。

    天气热起来,这些许微风,都是一种享受。

    “真怀念空调啊。”

    李县长知道是妫蓁在扇扇子,闭目享受着,“没空调,有个排风扇也好,呼呼的吹,痛快!”

    “夏日炎炎,李子为何还要出征?”

    “我估计楚国也遭灾了,现在灾民遍地,云轸甪在大别山区很有威望,他既然想埋伏我,肯定手头兵力充沛。我不能给他时间准备好。”

    顿了顿,李解睁开眼睛,横看成岭侧成峰,“波大……波涛汹涌的淮水什么时候退去,我也不清楚……这本地的波涛真大啊。”

    一脸怪异的陈国小青蛇看了看李解的眼神,又看了看自己的胸,将团扇放下之后,双手托着,掂了掂,然后又拿起团扇,继续给李解扇风。

    “……”

    李解完全懵了,寻思着这妞真是有点意思,看她一本正经散发出勾人气息的模样,李老师突然又想开展教学活动。

    要让这个陈国女学生,好好地学习学习新的姿势。

    只不过一想到明天还要出征呢,这么热的天,万一体力不支中暑倒毙怎么办?那不是全完了?

    “妈的,就盘一小会儿。”

    说着,李县长一把搂过陈国小青蛇,开始盘玉。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