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战国万人敌 > 273 妫田想要跑

273 妫田想要跑

    “主公!汝水舟传!”

    散出去的斥候,什么时候能够出成绩,也是要看一点运气的。

    当初沙东一路摸到盐城,除了本身素质过硬之外,运气也是有一点的。现在手头的斥候,比沙东那是远远不如,不过有向导在,难度也要低得多。

    “什么时候的舟传?”

    “三天前。”

    双手奉上“舟传”传递回来的情报,竹筒蜡封未动,李解碾碎蜡封,从中抖出来一卷纸。

    有三张纸,一张是大略地形图,一张是蔡军路线和据点,还有一张是斥候的见闻,罗列了一系列看到的物资门类,数量则是估算。

    “蔡国竟然兵分五路,五路伐淮。”

    李解抽出一张纸,递给了嬴剑,嬴剑略微看了看,就知道蔡国一共向五个国家和城邑发动进攻。

    楚国在方城以东的丘陵和山区,已经全部丢了。

    房、道、江、息、白五个地方,几乎就是淮水以北汝水以西的精华地带,拿下了这一片地区,整个汝水两岸,就连成了一片,形成了一个整体。

    外人可能不适很明白,但从蔡国角度来看,跟楚国掰腕子,进行主场作战的底气,现在就有了。

    依托汝水,再配合楚国方城以东的复杂地形,这种犬牙交错的状况,大国要想发挥出实力,也相当不易。

    最终就是拼消耗,但现在楚国内乱,蔡国却一致对外。

    蔡侯只要不是太傻,迅速加强五地联系,以雷霆手段镇压五地反抗实力,就算不能把五地全部消化,至少保住汝水的通航权,一点问题都没有。

    “蔡国疯了?好大的胆子!”

    惊呼一声,嬴剑有点佩服蔡国的胆魄了。

    房、道、江、息不好说,他们算独立的诸侯国,尽管有的已经名存实亡,但有的则是全须全尾的,不过是参加了“正义联盟”,跟着“正义的小伙伴”吴国猛男李解去围殴宋国罢了。

    蔡国一不做二不休,倒也有理由,先下手为强嘛。

    但是白邑却是不同,它很特殊,是楚国费尽千辛万苦,踩在淮水以北建设的早期军事据点,后来分封给了白氏。

    正是有了白邑,才有了后来的楚国州来城,再有后来的巢东昭关。

    这一系列的起点,都是围绕淮水的通行权来建设的。

    而淮水以北的城邑,竟然先后被李解和蔡侯拔除,楚国在本地区的爪牙,等于直接废了一半。

    楚国就算要翻本,也得先想办法怎么过河。

    淮水是那么容易过的?

    当年要不是老妖怪一通爆发,打得楚国差点亡国,楚国连组建舟师的意愿都没有。

    尽管楚国毗邻扬子江、汉水、云梦泽,但楚国起家,全靠陵师,也就是陆军。

    后来组建舟师,主要目的也是防御吴国,舟师的主力部队,也并不是在扬子江,而是在淮水。

    毕竟扬子江风高浪急,楚国的舟师部队打不打得过吴国不知道,反正打不过扬子江和扬子江里的蛟龙。

    “我们都猜到蔡国会有所行动,但这么有魄力的行为,剑,你以为蔡侯有这样的决心吗?”

    “当今蔡侯,只是风闻颇有进取之心。”

    嬴剑眉头微皱,然后道,“主公,不如命陈田、尾田前来问话?”

    “把蔡英也叫来。”

    “是!”

    离开了办公室,出门的时候,嬴剑眉头微皱,要不是老板还是那副天塌了老子自己扛的霸气,他现在真是怕得不行。

    前有强敌,后路断绝,孤军在外,掌控的还不是嫡系部队,占领的地方还没有捂热,好不容易积攒的数万战俘,前阵子才运走……

    内外交困,也就这样了。

    甚至嬴剑可以想象,只要李解下达命令,就地征发民夫,说要抵抗楚人,搞不好就有本地人起来造反。

    这种危局,老板居然淡然自若,真是佩服。

    作了几次深呼吸,嬴剑也恢复了神色,然后前往路室之外的一处官署,其中居住办公的,都是陈国人。

    陈国上士妫田,到了淮中城之后,立刻装聋作哑,不出头也不出声,如无必要,也不抛头露面。

    原本到了淮中城,妫田的确是想把公主卖了,然后跑路到吴国,投靠李解麾下,混口饭吃就行。

    可是事情出现了偏差,有两个大问题。

    一是公主自己把自己先给卖了,虽然不知道“小桃花姬”怎么想的,但妫田敢指天发誓,江阴子李解肯定对公主做了不可描述的事情。

    二是六国来了人,为首的居然是六国老公叔姬勤,同行的士人,有一半是姬姓,一半则是偃姓,其中偃姓的士人,透露了一个消息出来,徐城被洪水围了,现在淮水下游,片板不能漂浮。

    舟船入淮就是一个死!

    这把妫田彻底吓到了,妫田现在想的,要不自己就跑路去楚国,混个大夫当当,也不是不可以。

    楚国正值多事之秋,而且内外交困,他毕竟当过陈国上士,也是通晓军事,还跟中原列国打过很多次交到,哪怕是吴国,也有很多交集。

    不是自我吹捧,妫田真觉得自己在楚国,也算是个人才。

    正打定主意要投靠楚国呢,事情又出现了偏差。

    他娘的李解居然要去攻打蓼城,也就是楚人!

    疯了吧,这是真的彻底疯了吧。

    前有强敌,后无退路,这到底怎么想的?

    要知道,“义军”最早的战争目标,是蔡国啊。

    怎么打着打着,就殴打楚国了?

    这是几个意思?

    在官署中喝着味道糟糕的“荈”,那种涩味麻口的感觉,跟在逼阳国喝得茶比起来,根本就是天上地下。

    “陈田可是想投奔吴国李解?”

    官署中,尾田眼神冰冷,盯着曾经的友朋同僚。

    “不错。”

    陈田没有否认,点点头,“‘小桃花姬’折于猛男之手,两朵桃花尽造蹂躏,田……首当其罪!”

    “既知罪,当返回宛丘,乞求君上!”

    “呵。”

    自嘲地撇了撇嘴,妫田看都没有看尾田,看着前方,双眼无神道,“尾君前程远大,自是可以大言炎炎,然则某乃公族之列,罪上加罪啊。”

    言罢,妫田转头看着尾田:“某不愿死,故自谋生路。只是,原本心想,投奔李解便是。今日一见,便知吴国猛男乃是亡命之徒,非明主也。”

    “……”

    一时无言的尾田手按佩剑,他真想斩了此人,要不是此人多此一举,“小桃花姬”又怎么可能被江阴子李解夺去!

    但听到他对李解的评价,尾田不由得的出神,片刻,问道:“汝既不投奔李解,莫不是欲投楚人?”

    “楚人内忧外患,某亦不往。”

    尾田正要继续追问,却听外头来了脚步声,只见李解的幕僚之一嬴剑,直接进门行了一礼后道:“二位,猛男有请。”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