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战国万人敌 > 274 妫田变身

274 妫田变身

    “李解找我等前去,只为汝水地形?”

    跟着嬴剑前去见过李解之后,妫田和尾田都是相当的奇怪,明明今天就是说要去攻打蓼城,而且义军中的五个义士大队,已经先行开拔。

    结果现在李解却问他们汝水的地形?

    “莫非,是佯攻蓼城,迷惑云轸甪,实则进攻蔡国?”

    尾田也是想不通,不过李解问什么,他们就答什么,也没有隐瞒。毕竟地理特征这种事情,主要就是对照。

    他们要是撒谎的话,很容易就会发现。

    身陷淮中城,他们要是撒谎还被抓个现形,只有死路一条。

    “如今城中并无义士……”

    妫田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话,眼神有些复杂地看着尾田。

    然而尾田却是冷笑一声:“汝欺吾无知耶?!哼!”

    拂袖离去,看也不看妫田。

    而妫田则是一脸懵逼,寻思着自己就是随口说了一句啊。

    他哪里想到,尾田想岔了,以为妫田是要撺掇他夺城作乱,这样的话,倒也不是没有将功赎罪的机会。

    只可惜尾田也不想死啊,城中是没有义士,可还有几十个鳄人呢。

    李解的亲卫队中队长沙皮,现在就在城中主持治安事宜。

    他早就听说过逼阳城当时搞得那一套,“义胆营”这些杂碎,都是贱人!

    很是郁闷的妫田返回官署,他思来想去,现在李解不在,正是跑路的好时候,只是从淮水跑路,只怕是不行了,毕竟徐城都被淹了,这说明洪水很大啊。

    想了想,妫田琢磨着,往南跑是绝对不行的,不如往北跑,穿过番国、钟离国故地,就能抵达宋国。

    他也不想投奔宋国,只不过,现在宋国,总归是要好一些。

    毕竟妫田能模仿宋国卫国曹国等国口音,这种遮掩一下身份,倒也容易一些,而且在宋国卫国等地,妫田到底还是有些故交朋友的。

    此时他落难,搭一把手的事情。

    他出逃外国,陈侯也不至于就把他家人给宰了,毕竟杀他家人,也没办法解决两朵陈国桃花,被吴国猛男给折了这件事情啊。

    想通之后,妫田下定决心,连夜就走,不过得先准备点硬通货,还有马匹马车。

    马匹马车要搞来,反而不难,毕竟有心腹,这次出来,还是陈侯使者身份,出访的目标,还是李解。

    现在达成了任务,要是被沙皮抓住,也好说自己是回国交差,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为了逃命,妫田也算是发挥了主观能动性,先是跟陈国老乡借钱,哪怕尾田狂喷他了一通,他还是开口问尾田借了一些金银。

    几百号老乡随便凑凑,修车的钱这就有了。

    是夜,妫田带着一套司南,直接驾车北去,心腹就带了两个,假扮成了蔡国人士人,倒也没啥破绽。

    到了第二天早上,见淮中城也没人追出来,妫田这才松了一口气,心想这以后怎么谋生,是个大问题。

    “君子,我等入宋,当以何身份示人?”

    “昨日前去见李解时,蔡国‘玄甲旅’旅帅蔡英同在,离开时,蔡英掉落此物。”

    说罢,妫田摸出一枚玉佩,还带着印章的功能。

    两个心腹随从,顿时一愣。

    却听妫田轻咳一声,道:“我等便假扮‘玄甲旅’旅帅蔡英便是。”

    “嗨。”

    驾车往北,为了避免跑回陈国,遇见沟壑,都是尽可能地趟过去,否则顺着河流绕路,西北方向就是陈国。

    过了几日,总算见到了界碑,宋国特有的风格清晰可见,只不过附近已经是一片泥泞,完全没有道路可言。

    主仆三人,或推或拉,才把马车带了出来。

    终于抵达蔡国境内之后,才有蔡国边关卫士查验身份。

    听说是蔡国“玄甲旅”旅帅蔡英兵败吴国猛男之手,然后出逃国外,宋国士兵顿时大惊失色,不过惊讶过后,对“蔡英”那是相当的礼遇。

    大概就是出于同病相怜的心思吧。

    妫田觉得宋人很诡异,但是这跟他无关,已经逃了出来,那么“桃花姬”也好,“小桃花姬”也罢,跟他没关系了,都没关系了!

    “呼……”

    终于喝上了一口热水,主仆三人都洗了一个热水澡,泡汤泡得死皮都没了。

    和淮中城那炎热无比的天气比来,宋国这里阴雨飕飕,竟是有点凉快,完全没有夏日炎暑的感觉。

    “君子,听宋人言,此地下雨已经十数日。”

    “难怪……”

    愣神的妫田一声感慨,他还觉得奇怪,怎么徐城淹了,原来下雨都下了这么多天,那能不淹吗?

    而且徐城本就是地底,附近有一片沼泽,规模相当大,洼地的范围,妫田虽然没有亲自丈量过,但他路过时,估算了一下,比微山附近要大得多。

    正要是淹了,想要跑出来,可真是不容易。

    “还好没有坐船东进。”

    “君子,宋人不曾阻拦我等,可是要在宋国逗留?”

    “不!”

    妫田抬手直接否定,正色道,“宋国不能久留,汝等有所不知,此次逼阳之战,宋人为李解所败,几近丧胆,若非‘大相’戴子,宋人全无脸面可言。如今戴子为宋国执政,其人甚是忠心,某假扮蔡国‘玄甲旅’旅帅蔡英,必为其不齿。”

    毕竟,假扮蔡英的理由,用的是战败之后畏罪跑路,这就是叛逃啊。

    现在谁不知道宋国“劲草”戴举,最是忠心不二?他这样品德高洁之人,怎么可能容忍像蔡英这样叛逃的叛臣呢?

    所以,妫田决定继续跑路,只不过这次跑路,还得继续换个身份。

    “某在夏城,曾有一个齐国故交,若得其助,或可前往齐国。”

    和宋国比起来,显然齐国更厉害一些,齐国好歹也是霸主级大国,跑去齐国,机会也要更多一些。

    两个心腹亲随听了,顿时大喜,出逃宋国,其实还不安全,也没啥前途,离陈国又这么近,万一暴露身份,还不是得继续逃?

    可换成齐国,那就不一样了,齐国是大国,离陈国又远,怎么可能怕陈国的要挟呢?

    “君子,那我等这就前往夏城?”

    “事不宜迟,这就出发。”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