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战国万人敌 > 352 我们到底在干什么

352 我们到底在干什么

    原本就打算目送李专员滚蛋的“公输先生”,此刻情不自禁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双脚,就相送百步……跟着他们家公子。

    等李专员终于驾车走远了,一帮燕国人这才盯着黄澄澄的金子发呆。

    “黄金?”

    “黄金。”

    “郢爰?”

    “郢爰。”

    此刻,公子甲真的很想手持郢爰,然后应援他的偶像:吴国王命猛男江阴子十二国上将军李解!

    太给力了!

    不!是超级给力!

    “这江阴子……佩服!”

    公输先生想了半天的词儿,最终只有“佩服”两个字蹦跶出来。

    实在是其他的话,无法表达他的态度。

    燕国苦寒,不是说没黄金,黄金也产,但因为冶金技术加上国家环境的缘故,黄金储备很低很低,甚至连保证全军武器金属化都做不到,祖传宝剑比比皆是,甚至有些祖传宝剑,还是周天子牛逼时期赏赐的。

    为什么赏赐呢?跟戎狄作战的功勋。

    “五百金啊……”

    有个武士本来以为自己的意志极其坚定,为了自己的恩主,可以轻松地抵御诱惑。然而万万没想到,上将军李解这里的工资……这么高的吗?

    而且福利待遇超好的,自家公子就是跑过来管着两千五号劳工,然后土方量多了点,就搞来了五百金不说,还有吴国“工师”的符印。

    咕噜。

    情不自禁吞了口口水,但这个武士的表现,并没有让人鄙视,反而让人觉得很正常,很理所当然。

    公子甲甚至还冒出来一个念头,本公子还回国干什么?回国吃屁吗?反正干不过自己的小老弟公子申,还不如在外面捞外快,工资高福利好,老板又不苛刻,就是比较没面子,可面子能当饭吃吗?

    公子甲发誓,自己内心,就那么一丢丢动摇信念的想法,就一丢丢……顶多比一丢丢再多一点点。

    “这黄金收在何处?”

    有个武士突然问出了一个重点,然后让公子甲紧张不已,对啊,钱是到手了,可眼线新蔡城外到处都是工地,乱糟糟的,万一被人偷了抢了,这谁受得了?

    “还是掩人耳目,早做准备。”

    公输先生叹了口气,这么多钱,众目睽睽之下,肯定让第十八鄙的人都知道了,然后附近几个鄙,肯定也会知道。

    不过不重要,现在自家公子是“工师”,搞一点保安来看管黄金,肯定是有这个待遇的。

    “吾为沙伯哼之佐助,倘有不便之处,去寻沙伯哼便是。”

    “如此甚好。”

    一听说是沙哼,公输先生就松了口气。

    当世猛将之中,最近一年风头最大的就是李解,其次就是自杀的公子寅,然后就是李解麾下的“哼哈二将”。

    就公输先生对逼阳之战的了解,他觉得沙哼挺靠谱的。

    “公子还是早早前往沙伯哼处,请求提供护卫,以保郢爰之万全。”

    “善。”

    公子甲点点头,连忙带人前往沙哼处,要解决黄金的安全问题。

    而此时,上蔡大夫急匆匆地前往新蔡城外拦截李解,车辇截住了李解,上蔡大夫隔着马车,拱了拱手就急切地看着他:“上将军,当真是燕国公子甲?”

    “对啊。老君莫非要同燕甲见上一面?”

    “老朽见他作甚?!”

    蔡美顿时急道,“上将军,纵使彼为燕国公子,乃是高贵之人,又何必靡费重金,以笼络燕人?”

    “老君,你这话从何说起啊,我何时笼络燕人了?”

    其实李解更奇怪的是,这靡费重金……到底哪里重金了?

    “五百金啊!”

    蔡美嘴唇都在哆嗦,五根手指在晃动,“五百金!”

    有点吹胡子瞪眼的蔡美真的是急了,五百金什么概念,五百金都能拉出几千人马灭个小国了!

    很多小国国君,比如说郠国国君嬴糜,光靠攒钱,这辈子都没戏攒个五百金出来。

    而李解反手就是五百金,给一个燕国公子,还是流亡国外的倒霉蛋,怎么看都有瞎鸡儿投资的嫌疑。

    现在调换身份的前上蔡大夫蔡美,心思想法是发生极大转变的,他现在是以“顾问”的形式在辅佐李解,从属关系上来说,蔡美已经认可了李解是他的“主君”。

    只是李专员没这个头衔罢了。

    看到老板乱花钱养小白脸,蔡美当然要提心吊胆啊,美少女小白脸什么的,玩玩可以,当真可是不行的!

    “老君,我看中的,是燕甲的能力。不信老君去问云轸子,燕甲在淮中城时,也是有名的能吏啊。管理丁口账册,很有一套。现在他负责的第十八鄙,又连续创造单日土方量记录,这种人才,肯定要给与一个更大的舞台,让他表现表现啊。”

    李专员反过来劝说着蔡美,“老君勿虑,我花五百金,买一个人才认真办事,这多事之秋,岂不是少了很多麻烦?要知道,五百金想要让十数万蔡人安分守己,这是完全做不到的吧。”

    “不错。”

    眉头稍舒的蔡美顿时松了口气,但还是有点怀疑,所以又问道:“燕甲可美?”

    “倒是卖相不错,的确是有个公子皮囊,美髯比云轸子还要修长得多……老君你这是什么眼神?!”

    一看蔡美的眼神逐渐冷漠并且诡异,李专员顿时眉头一挑,“老君,你得相信李某的取向,实在不行,我表演一下高尔夫球的球技给你看看!”

    “……”

    虽然不知道高尔夫球到底是什么玩意儿,但蔡美是知道的,原先的白氏地宫门口,竖着“高尔夫球场”五个简体字牌匾。

    可想而知李解这头牲口,此刻说的话有多脏。

    “老夫还是前往第十八鄙会一会这个燕国公子罢!”

    “也好,论起辈分来,公子甲还得喊你一声叔祖呢。”

    懒得理会李解,蔡美跟李解告辞之后,就驾车前往工地。一路上,东西走向的沟渠越来越多,要不是沟渠之间临时架有木桥,车马根本无法通行。

    汝水被大量引入腹地,新蔡之北的灌溉规模,最少翻了两番。

    很奇怪的感觉,前上蔡大夫突然觉得,这郑、蔡联军前来,貌似还是坏事变好事。

    作为见识过李解麾下士卒战斗力的老江湖,蔡美并不觉得郑国的军队就能比蔡国部队强多少,尤其是前几天,蔡英还以“运粮官”的身份,从淮中城押送了二十船的粮食前来。

    粮食总量其实不多,也就三千石,但因为刻意在新蔡之南的汝水码头卸货,围观的人太多,反而让大量新蔡国野之人安心了下来。

    这让上蔡大夫跟蔡人宣传义军手中有粮,只是一时半会儿还要运送过来,也方便了许多。

    原本蔡人只是相信上蔡大夫的个人人品,现在嘛,说服力就很强了。

    唯一比较蛋疼的,大概就是“运粮官”是原新蔡“玄甲旅”的旅帅。

    多少有点让新蔡国人很受伤,说好的都邑精锐,百战虎贲呢?

    感情最早被上将军李解摁在地上摩擦的,就是蔡英?

    给蔡英做副手的,心情也好不了多少,是陈国太康尾田。

    自从妫田跑路之后,尾田就开始了自闭,寡言少语不说,工作还特别努力。

    尤其是,这份工作还不是陈侯给的,是某个吴国蛮子提供的。

    此刻,站在新蔡之北的工地上,蔡美、燕甲、蔡英、尾田……看着忙忙碌碌井井有条的劳工,心情那是相当的复杂。

    内心不由自主地,都浮现出了一个奇怪的疑问。

    我们到底在干什么?!

    没办法不怀疑人生啊,你说原先老子贵族当得好好的,不是伺候公主就是乡村钓鱼,怎么一眨眼,就屁颠屁颠给某个吴国蛮子干起了活打起了工呢?

    “公子之才,使沟渠井井然也。”

    站在第十八鄙额外负责的“一号汝沟”的堤岸上,蔡美由衷地称赞着。

    到底在干什么?!

    看着眼前热火朝天的工地,还用想吗?

    当然是干一番大事业啦!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