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战国万人敌 > 373 万众一心

373 万众一心

    洪流,宛若奔腾的江水,势不可挡的洪流冲刷着浙江南岸,抢滩登陆的速度并不快,甚至吴军还时不时地被越军斩杀在了滩涂上。

    但是密密麻麻的吴军,一个个状若鬼神呼吼不止,泥泞的滩涂上到处都是木板、竹篱。

    一个吴兵将木板甩在烂泥之上后,立刻身中数箭,踉跄几下,整个人扑倒在了自己铺就的木板上。

    血水混合着腥臭的黑色污水,不多时就分辨不出尸体上的伤痕。

    啪!

    带水的草鞋踩在了尸体上,后方的吴兵依然状若鬼神,将肩头的木板甩在了泥泞中。

    一个、一个、一个……

    那些曾经在多年以前跟着勾陈前往鲁国的老将,此刻已经老泪纵横,只是并没有悲切,唯有用尽最后的气力!

    “有云——”

    “老骥伏枥!”

    “志在千里!”

    “杀——”

    满头白发的老将们同样呼吼起来,手中的吴钩一如既往的锋锐,远处的海风,吹来了令人不悦的咸腥味,四周的泥泞、滩涂,散发着让人作呕的腥臭。

    但这一切,都阻挡不了脚步。

    那些或许一开始动机不纯的“庶常吉士”,此刻,也被如此壮烈的场景所感染,卑微者敢于请战,怯懦着敢于持戈!

    咚!咚!咚……

    战鼓声还在响,大王还在为大军振威!

    咚!咚!

    戛然而止!

    哒!

    鼓槌落地。

    “大王——”

    “大王——”

    “王上!”

    “王上!”

    虚弱的勾陈满头都是冷汗,鼓车周围,围绕着一群宿卫,大夫们神色焦急,将军们热泪盈眶。

    然而极为虚弱的勾陈,却又一次抬起了手,远远地指着南方,他的眼中,没有波涛滚滚的浙江,没有喊杀冲天的战场。

    “过河——”

    悠长而有力的喊声,前所未有地,宛若一阵飓风,将所有悲切懦弱,都彻底卷走。

    “大王有令——”

    大夫出列,拔剑嘶吼:“过河——”

    “大王有令——”

    “过河!”

    “过河!”

    “过河!”

    ……

    一刹那间,号角响起,无数的战鼓如雷鸣。

    “过河——”

    “大王有令!过河——”

    不知道有多少个彻行,不知道有多少个百人将,不知道有多少懵懂无知的“庶常吉士”,此时此刻,情不自禁地,不由自主地,都遵从着一个声音!

    “昔有万众兮……”

    老将们齐齐高歌。

    “同一心!”

    将勾陈扶上了担架,老将们将他抬上了吴舟。

    勾陈感觉天空都在颠倒,他甚至已经感觉不到了下肢的知觉,他心知肚明,此时此刻,自己时日无多。

    很快,他已经看不到天空的颜色,但是能感受到风,大风。

    是何处的大风,在吹拂着,吹拂着寡人的旌旗?

    他听到了声音,有波涛声,不知道是何处的波涛,翻滚至此?

    他听到了号子声,熟悉的号子声,粗鄙的吴人,粗鄙的号子……

    咔、咔、咔……

    像是咳嗽又不是咳嗽,大夫老将们,都看到了完全睁不开眼睛的吴王勾陈,居然在笑。

    那古怪的声音,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他们的王,依然在笑。

    号子声远去了,波涛声远去了,一阵阵的呼喊,又是极为的熟悉。

    记忆之中,似乎有过这样的声音,无数的记忆翻滚着,就像是那远去的波涛,那熟悉的波涛。

    无数张面孔闪烁着,无数个回忆组成了故事,人和物的记忆,这就是人生。

    “过河!”

    “过河——”

    “过河——”

    那呼喊声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明亮,终于,勾陈反应过来,这是不一样的。

    那时候,喊的似乎不是“过河”。

    那时候……是何人挡道?

    想不起来,不想了。

    “王上!王上!我军已经过河!我军已经过河……”

    似乎开始失去意识的勾陈,缓缓地抬了抬手,但是没有抬起来,他的两根手指微微地颤动了一下,老将们顿时大声吼叫:“大王有令!灭越——”

    “灭越!”

    “灭越!”

    “灭越——”

    起起伏伏的吴舟,不知道多少条舟船,水银泻地一般,由北向南,占据了整个浙江江面。

    喊杀声越来越激烈,滩涂之上,随处可见已经形成道路的木板和竹篱,倒伏的尸体更是不计其数,然而没人去留意,旌旗所向,正是会稽!

    很快,前军传来了欢呼声,隐隐约约,似乎是越国中军后撤,越王的王驾,撤往会稽!

    “御儿逃亡!”

    “御儿逃亡!”

    “御儿逃亡——”

    更激烈的喊杀声响起,整个战场的宽度,前所未有的广大,吴军以彻行为最小的单位,疯狂地向前进攻。

    整个战场由零散收拢的那一刻,什么阵地都是无用,两强碰撞,唯有勇者胜!

    懦者激发勇气,老卒悍不畏死,此刻,正是万众一心!

    咔、咔……

    又是两声怪异的咳嗽,但是抬着勾陈的老将们很清楚,他们的王,是在笑。

    “攻克会稽!捉拿御儿!”

    “攻克会稽——”

    “捉拿御儿——”

    终于决定镇守会稽的越王宗桑,他选错了时机。

    姑篾大夫劝说他的时候,他本可以走,但是当吴人爆发出惊人战意的时候,一切已经晚了,只能硬撑!

    然而此刻姑篾大夫的劝说,越王宗桑又一次犹豫,随即拒绝。

    本就遭受大恐惧的越国士兵,当看到中军动摇的那一瞬间,士气顿时跌到谷底,战意更是全无。

    “今时御儿,何如彼时晋侯耶——”

    老将们披头散发,宛若狂魔,呼吼声让冲锋的老卒们都是平添气力,那是过去的荣光,此刻,不过是再创辉煌!

    越军溃散,吴军追杀,然而对于那些丧家之犬,吴军似乎毫无兴趣,但有反抗,不过是一刺了之,随后继续冲锋,直指会稽!

    老将们护送着勾陈向前,沿途所至,越国士卒,无不顶礼膜拜!

    “大王!大王!前方就是若邪泽!前方就是会稽城!”

    啊……

    艰难的声音从勾陈的喉咙中发了出来,最后的气力,用在了睁开眼睛上。

    “大王!”

    “王上!”

    看到他睁开了眼睛,老将们立刻扶着他坐了起来。

    勾陈浑浊的双眼似乎无法找到焦点,他努力地张望着,直直地看着前方,想要看清什么,但只能看到轮廓。

    似乎是一座山,大约……是会稽山吧。

    似乎是一片水,大约……是若邪泽吧。

    有山,有水,是个好地方。

    杂乱的记忆在那里交织着,勾陈感觉很难受,但是,既然已经睁开了眼睛,为什么不亲眼看一看呢?

    城郭、士兵、旌旗……

    一切都重新清晰起来,天空之下,会稽在前!

    “哈!哈!哈!哈……”

    吴王勾陈,一脸欣慰。

    “大王有令——”

    “破城——”

    “大王有令——”

    “破城——”

    王命……如山。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