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战国万人敌 > 403 吴水来信(为书友“滔滔不绝2”加更4/10)

403 吴水来信(为书友“滔滔不绝2”加更4/10)

    一岁多的骡子除了吃就是爱撒欢,干重活的话,还是不行,不过已经可以拉拉小车,两三百斤的货,拉起来跑倒也没问题。

    毕竟这种骡中青少年,还在长身体的时候,李专员也没打算让这一批骡子就开始做苦力。

    之所以从江阴邑把骡子拉过来,也是为了让骡子提前适应江淮的水土环境。

    万幸,扬子江畔长大的骡子不怕坐船,加上“特种勇夫”一直严格管控饮水,不洁死水是绝对不碰的。

    不过即便是如此,骡子还是有拉稀的。

    总算没死,都挺了过来,这种牲口的耐操性,也算是让李专员开了眼界。

    以前做工头那会儿,他见过好些个小马,蹿稀两天,就直接嗝屁了。

    “这骡子出身时候的属性,肯定是乱点的。”

    看着圈栏中已经开始撒欢奔跑的骡子,李专员很是欣慰,到明年的这时候,他最少能组上一个骡子大队。

    到时候机动力又是大大提高,整个淮水两岸,也不怕楚国回血打过来翻本。

    这年月,战车的用处越来越低,加上两次逼阳之战,吴国野人头子通过防御工事搞出来的奇葩战法,直接让中原“大国”宋国的战车彻底成了摆设,这多少还是刺激到了列国的军事变革。

    不变不行,不变对手有样学样,那不是完蛋?

    跟李大善人那样举二三十国之力修个大工地出来可能不行,但同时临时的防御阵地来反战车,貌似成本也不高。

    而且李大善人在干子橐蜚的时候,不断地调动宋人,牵着宋人鼻子走,也让列国军将们发现机动性的重要性。

    李解伐蔡之战中,机动性的重要,更是被体现的淋漓尽致。

    楚国三城,要说出其不意,也的确是,但要是没有“义军”的机动性,也无法达成战术目的。

    当然列国军将们也没想过自己麾下的士卒,能够迈开两条小短腿跑得跟李大善人一样快,迈开腿跑不过,那就多加几条腿。

    晋国、燕国、齐国、卫国率先加强了骑兵的重要性,甭管马会不会跑死,首先人得不死。

    至于怎么用,再说。

    李专员刺激到中夏之国的原因,还是“义军”在蔡国表现出来的“跑不死”,人比人可能没戏了,那就只好用畜生来比。

    此刻北方列强的特色,就是牲口多。

    像卫国,因为吞并邢国的原因,也吸收了大量邢国的马匹,在保持战车数量不变的情况下,骑马步兵的数量,增加的相当多。

    只是卫国还没想过骑马步兵怎么用,纯粹是被李解干子橐蜚的那种玩法给恶心到了,先防一手。

    万一吴国新君又是个神经病,动不动要爆种呢?

    退一步讲,就算吴国新君是个正常人,可万一列国又要组团刷吴国这个boss呢?到时候可能就要跟李专员碰上,那骑马步兵可能就能克制李大善人的一众小弟。

    凡事往好里想,生活自然也要快活一些。

    “等老子的骡子数量够了,干死楚国这个小婊砸!”

    看着一只只活泼的骡子青少年,李专员很欣慰,今年打过大别山那是没戏了,虽说柏举斗氏的“负箭国士”也被楚国太后给弄死了,但斗氏依然是楚国最强,李专员要在别人主场瞎浪,后勤跟不上。

    淮水两岸最少也要出两茬粮食,稳住了淮水的民心,才能当做跳板,是干死楚国这个小婊砸,还是把蔡国彻底消化掉,纯粹看当时的需要。

    “沙瓜呀沙瓜,你得努力啊。”

    想起了“特种勇夫”沙瓜,李专员很是欣慰,他李某人麾下,人才济济!

    就是苦了李铁柱,估计每个月都被榨干得不要不要的,眼前的几十头骡子,他们的亲爹都是李铁柱。

    不过毫无疑问李铁柱没有辜负它的名字,当真是坚硬如铁,一年多不曾松懈,为李专员的伟大事业,可以说是付出了相当大的……精力!

    “报告!”

    正在感慨李铁柱呢,就听外面来了传令兵,有个白沙勇夫气喘吁吁,站在了牲口场的门口。

    “进来!”

    “首李!逼阳急件!”

    “嗯?!难道是妘豹有变?”

    李解一愣,连忙碾碎蜡封,打开一看,才发现这印记和江阴的不一样,而是姑苏的风格。

    “吴水?”

    当初李解随口放了个黑屁,说刺杀小蛇儿姬巳的,很有可能是邢国人。

    但邢国早他妈亡了,邢国人有病啊,还专门出来浪。

    不过当时姑苏宫宿卫吴水大概是没了方向,李解的这么随口一说,成了他和其余宫中宿卫的心灵寄托。

    结果现在,吴水居然发了急件过来?!

    “卧槽……”

    打开绢布一看,李解一脸呆滞,他突然又一次想起来,自己不识字。

    将绢布收好,李专员忙不迭又去找蛇精聊聊天,结果“白素贞”在补觉,只好再去找“小青”。

    将绢布递给了“小青”,妫蓁看完之后很是诧异:“吴水在信上说,已经查到刺客行会的踪迹,在卫国朝歌。”

    “这他妈可能吗这他妈?!”

    李专员顿时惊了,骂骂咧咧道,“卧槽,难道真查到了什么鸟毛老阴逼?”

    摩挲着下巴,李解问妫蓁:“小青,卫国难道有什么惊才绝艳之辈?”

    “有个公主……”

    “这我知道,就是那个要嫁给许国国君的嘛。我原本就想去找她聊聊天呢。”

    “……”

    “除此之外呢?有没有什么卫国公子,不管年纪大的还是年纪小的,有没有那种特别阴险特别出名的?”

    “卫国……”妫蓁想了想,还是没想到有什么人敢组织杀手刺杀吴国“储君”。

    于是妫蓁摇了摇头:“卫国并无这等雄才。”

    “唔……那吴水为什么说是在卫国朝歌查到了线索?”

    李专员有点奇怪,突然开了个脑洞,“小青,你说会不会是子起这个老东西?他其实不念旧情,专门要搞事,把吴国储君先干死,然后美滋滋地回到吴国继续当太宰……这他妈有病才这么干,换条狗上台也是要搞死他子起啊。”

    自己否定这个脑洞之后,李专员一时间竟然有点“走火入魔”,实在是吴水不提还好,偏偏还真找到了一点线索,那就让人蛋疼了。

    这说明是真的有老阴逼在背地里搞事儿啊。

    之前那都是推断,推断不是证据!

    “我看过年的时候,得出国看看。”

    “我也去。”

    “不行,你安心养……养气。陈君,你是女公子,是君子啊。有云:腹有诗书气自华。你得专心读书,把君子之气先养出来。”

    “腹有诗书气自华?”

    “对。你看这样浅显的道理你都不懂,你还缺少历练,所以得多读书。”

    “那好吧……”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