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战国万人敌 > 410 趣味(为书友“滔滔不绝2”加更7/10)

410 趣味(为书友“滔滔不绝2”加更7/10)

    狠狠地搓了一顿,新炊具的效果不错。

    李专员也等于放松了一下心情,还意外发现“小桃花姬”也不纯粹是个傻妞。

    “随姬深沉,非是女良人,李君当谨慎行事。”

    “嗳,陈君不要介意嘛。有云:君子矜而不争,群而不党。陈君还需要修炼啊。”

    “……”

    一言不发地看着李解,“小桃花姬”突然眼眶一红,然后一甩头:“哼!”

    “哈哈哈哈哈哈……”

    李解顿时大笑,一把搂住陈蓁,“听你的,听你的,以后我少跟她说话。你想吃什么,我就做给你吃,咱们不请她吃了。如何?”

    “当真?”

    “比真金还真。”

    “那个汤,我还能再喝一点吗?”

    “……”

    李专员忽然有点跟不上这妞的脑回路,可不管怎么说,随国公主差了陈国公主最少两个罩杯,那肯定是弃小保大。

    等安抚好了“小桃花姬”,晚上再去找随国公主聊聊天,还不是美滋滋?

    只不过意外的发现,让李解觉得这妞当真是有趣。

    有一种很微妙的养成感。

    入秋之后,昼夜温差就大了起来,蚊虫虽然还有,却大多都是不争气的倒霉孩子,没赶上夏天的大餐,就琢磨着秋天挣扎这最后两下。

    咕嘟咕嘟咕嘟……

    到底还是没有让妫蓁喝鸡汤,好喝归好喝,多喝了也腻。

    一碗银耳莲子羹,用小盅煲起来,加几颗“番禺”老哥贩来的桂圆干,夜里渐渐浮现凉意的时候,喝上一碗,很是惬意。

    陶瓷调羹的质感很好,像玉一样,妫蓁很喜欢瓷器,于是她就有了全套的彩瓷,各种式样的,只要她想要,李解都让人试着做一下。

    烧坏了也不怕,粉碎了回炉就是。

    “我不喜随国女子。”

    喝着银耳莲子羹,原本还在赏月的妫蓁,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话,然后扭头看着李解,很郑重地说道,“真的。”

    “那以后就不一起住。”

    “嗯。”

    得到了这个答案,妫蓁表情虽然平静,却是连续把几颗莲子往嘴里送。

    吃得相当满意,略微有些饱腹的感觉,“小桃花姬”这才微微张口缓慢吐气,半晌,倚着阑干看着净空中悬挂的一轮圆月:“君子矜而不争,群而不党。出自何人之口?”

    “先王。这是先王对我的指点,一点人生经验。”

    “吴威王,盖世雄杰!”

    李专员见她这副模样,寻思着老妖怪那就是个孤家寡人,临死之前先死仨儿子,这操作简直凶残到爆棚。

    就这玩法,李专员寻思着做个党而不群的小人算了。

    别人先不看,就看太宰子起这个老东西,结党营私那不是毛毛雨吗?他跟谁合群了?他就跟钱合群。

    这不还是美滋滋?

    也没见死全家嘛。

    李专员又想起了宋国“劲草”戴举,这人当真是宋国忠臣,跟谁都合得来,跟他这个“恶贯满盈”敌人,都能坐下来谈,可他何止死全家啊,简直就是死全族!

    戴氏精英,一把就送了干净,剩下仨瓜俩枣,什么时候开枝散叶,还不知道呢。

    两相对比,李专员觉得还是子起比较爽。

    “你高兴就好。”

    笑嘻嘻的李解凑到一旁,赏月他是赏不来的,没那素养,搂着“小桃花姬”摸摸小手儿,那还是可以的。

    两人一言不发,就这么互相倚靠着,好一会儿,“小桃花姬”这才道:“李君早点将随国女子送走。”

    “你放心,明天就搬出去。”

    “嗯。”

    再次陷入安静之后,李解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背,不多时,竟然听到了轻微的鼾声,不大,很细密的声音。

    怀孕之后,什么时候睡意深沉,什么时候精神抖擞,都不怎么受控制。

    有时候一睡就是一整天都有可能,但有时候大半夜就爬起来怀疑人生。

    怀孕时间越靠后,胎动越来越明显之后,那更是休息变得极为碎片,这时候对孕妇的身心,可以说是双重考验。

    李解突然觉得这个陈国女公子,只怕心理状态还不如美旦这个浣纱女。

    想到这里,李解突然想着多叫几个女人过来陪她。

    只不过现在妫蓁的状态,显然也学会了吃醋,只是不会表达,也有点懵懂。

    “嘿嘿,老子这个矬男,居然也有被人吃醋的一天,真他娘的刺激。人生果然处处充满惊喜啊。”

    说罢,李解轻轻地将妫蓁抱在怀中,然后将她送回房间,轻轻地放在软榻上。

    “小心伺候。”

    “是。”

    宫婢们都不敢抬头看李解,晦暗的灯火中,李解那巨大的身形,给弱者的压迫感,实在是强到了极点。

    这里原本就是“州来大夫”的“豪宅”,路室之中,此刻还有着灯火。蜂蜡混合香料燃烧过后的香味传来,李解顺便进去看了看,见妫夭还在绣花,便道:“怎地还不睡?”

    “本是睡了。”

    见是李解过来,妫夭面带微笑,轻轻地摸了摸肚子,圆滚滚的,又大了不少。

    尽管还没有出现妊娠纹,但密密麻麻的细密血管,红的动脉,青的静脉,已经能够看得清楚。

    “之前送你的虎皮大氅,也该拿出来翻晒一下,免得生虫。”

    “这二三月,都有翻晒,便怕天阴生虫,免得秋冬难耐。”

    “嗯,看来是得提前盖个新房子,弄个壁炉或者暖炉。”

    “可是从阿妹那里过来?”

    “哄她睡了,她想着赶人走呢。倒是个不好客的。”

    听李解说得揶揄,妫夭也是掩嘴窃笑,“她自幼立志要做个有为公子,公父宠她太甚,乃至失了女儿心性,如今,倒也不差。”

    如今妫夭说话,越来越没有原先陈国公主的味道,措辞用语,俨然就是一副喝多了穿越者口水的模样。

    李专员很是高兴,摸着妫夭的肚子笑道:“我只怕她生产之后,便仗剑刺我。”

    妫夭听了,顿时嗤嗤嗤嗤笑了起来,但一想这到底是自己的亲妹妹,又觉得这样笑大大的不妥。

    最终笑得花枝招展,全无公主形象。

    两人也是久未亲近,腻歪了一会儿,也怕影响胎儿,李解这才起身:“早些睡吧。”

    “再一会儿便睡。”

    起身撑着腰,慢慢地将李解送到门口,目送李解离开之后,妫夭这才一边微笑一边返回座位,然后继续绣花。

    跟两条蛇精逗趣了一番,李专员此刻正是情绪高涨,性趣昂然,想也不想,大步流星直接到了东院,蔡芙和随国公主,便是一起住在这里。

    进了东院,就听蔡国白莲花在那里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李解推门而入,蔡芙迎上来正要说什么,却被李解一把抱起,不等她反应过来,半道上就被剥了个干净,在随国公主目瞪口呆中,李解直接隔着帷幔,开始传授蔡芙几种新的挥杆姿势。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