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战国万人敌 > 434 还有我的事情没有(为书友“滔滔不绝2”加更,9/10)

434 还有我的事情没有(为书友“滔滔不绝2”加更,9/10)

    当夜月公主一身紫衣出现人前的时候,李专员突然特羡慕齐天大圣的定身法。

    孙大圣在蟠桃园,一抬手,嘴里念叨一个“定”,就把七个大美女都定住了。

    这法术,真是实用啊。

    看到夜月公主,李专员现在也只有施展定身法的念头。

    “紫衣内衬,外裹狐裘,倒是个别致穿法。”

    站在李解身旁,一身男装的美嫱,很是欣赏地打量着夜月公主。

    穿法大胆,还能保证不受天气影响,也确实挺考究眼光的。

    有些女子穿衣打扮,总有一种用尽气力的感觉,反而不美。

    在美嫱看来,要么像美旦、白嫮那样,略作搭理,便示人以清丽脱俗。要么,就像商姬、陈国公主那样,尽力把自己美好的一面展现出来。

    想起陈国公主,美嫱顿时又恨得牙痒痒,两个小婊砸,居然提前怀孕!

    “哼!”

    轻轻地发出了不忿声,美嫱神色严肃,倒是更显飒爽英姿。

    她虽男装打扮,但卖相极好,反而产生了男女通杀的效果。

    要不是李专员站在那里宛若洪荒巨兽,新郑的那些个贵妇,早就开始打探消息,问问看吴国猛男身旁的那个“美男子”,到底是什么来头。

    有些新郑好走旱道的贵公子,却是比贵妇们放得开,直接跟鳄人打探消息。

    然后就被一只只鳄人吓退,更有甚者,差点被鳄人瞪得尿裤子。

    “被人围观的感觉不好吧,早跟你了说了么,这事儿不好玩。”

    言罢,李专员笑着道,“要不要先回去?”

    “妾是前来看看秦国公主的,良人难道忘了,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要调教秦国公主,岂能不亲眼看看?”

    “你有理,随你吧。”

    李专员说罢,就看向了秦国公主,岂料秦国公主也看了过来。

    “嘿……这妞有点意思啊,头一回见主动看老子还带着笑容的美女。”

    这让李专员当时就感动了,想当年他还是工头那会儿,要想美女面带微笑,那都是得掏钱的。

    哪里像眼前这个秦国公主,身份这么超然,又没收他的钱,还这么面含春风,真是罕见啊罕见。

    只是李专员却见护送公主的人中,为首的左趣马子车白臀,一副亲爹死了两遍的模样,顿时奇怪无比:“这鸟人怎么一副死妈脸?”

    不过奇怪归奇怪,人秦国公主都来了,李专员当然也要给个面子,带着小弟们上前迎接。

    公主远见前方吴国队伍,也是高兴,只是心中奇怪:都道李解是个沙场悍将,如此形貌,倒是看不出来是个悍将。

    夜月公主兀自奇怪呢,就见“李解”盯着自己看,顿时有些羞涩,暗道自己也太急切了一些,竟然用了这么多“紫霄”布,大概是要被吴人小觑了。

    不过,很快夜月公主就不娇羞了,笑容也逐渐消失,直到表情凝固。

    实在是……她发现“李解”居然是个跟班,那个看上去很大只的“护卫”,反而才是吴国队伍的核心!

    “这、这……”

    很想眼睛一闭,然而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夜月公主眼睁睁地看着一头禽兽走了过来,这禽兽走过来的时候,还一脸极尽恶心的笑容。

    她想吐,真的,这种珍兽……太可怕了。

    瞄了一眼正版李解的两条胳膊,夜月公主感觉自己要是被扇一巴掌,只怕是死得不能再死。

    心中一叹,夜月公主再度挤出了一个笑容,然而对方的正版李解,却是完全没有看她笑脸的意思,而是直勾勾地盯着她的上上下下。

    “不错不错不错……以老子丰富的经验来看,起码f!”

    李专员心情大好,“唉,老子就是这么的肤浅,嫌平爱f啊。”

    一旁美嫱也在打量着夜月公主,走得越近,才越能感觉到这个秦国公主独特的气质。

    明明不像是个练过剑术的女子,但是,那种凌厉的气势,确实相当的不凡。

    美嫱手按剑柄,步伐更是稳重,她虽相较李解矮了实在是太多太多,但因为李解太过高大魁梧,周围的人,都被衬得矮小瘦弱,反倒是让她不显得那么娇小。

    此刻打量起来,反而是英姿勃发,气势很足。

    “哇,这妞正点,放以前,老子一个月不得砸个包包砸个手机?还是现在好,一堆垃圾也能换个公主玩玩,爽!”

    李专员舔了舔嘴唇,压低了声音道,“嫱,这个吹箫公主,就交给你来调教,免得跟在逼阳国时候一样,玩玩还挺费劲。”

    听了老公这话,美嫱翻了个白眼,懒得搭理。

    只是她的这个小白眼一翻,倒是让夜月公主看得芳心一动,又见美嫱腰佩宝剑,顿时低声喃喃道:“若吾吹箫以助兴,可观好人舞剑。”

    所谓“好人”,跟“良人”的意思差不多。

    只不过,“好人”大多用在女人身上,倘若对女人用“良人”来代称,往往都是说“女良人”。

    “江阴李解,参见公主殿下!”

    说是参见,却是半点礼数都没有的,只是拱了拱手,然后便站得宛若一尊铁塔,居高临下地看着秦国众人:“解早就准备酒宴,以迎公主驾到!”

    言罢,也不等夜月公主说话,李解大手一挥,道:“秦国诸君,随李某前来,酒水管够!”

    “可有‘琥珀酒’?!”

    “噢?倒是有识货的英雄!这‘琥珀酒’……李某有倒是有,只是李某有酒,诸君可有技艺……酒宴一献啊?”

    如此一说,倒是让秦国武士们大为意动,只觉得这位吴国老哥挺有意思的,是个讲究人,闻着味儿,都能感觉到,这他妈的就是一类人呐。

    李专员说罢,就有秦国武士跳了出来:“李子有酒我有剑,愿以西国剑术,换取东国美酒!”

    “好!好壮士,来人,先干上一杯!”

    “谢李子!”

    那秦国武士嘴上道谢,却不收酒,反而拱手道,“宴会之上,舞剑换酒!”

    “哈哈哈哈哈哈……好!”

    李专员顿时大喜,这种人,果然才爽快嘛。

    不但爽快,还讲究。

    见李解跟秦国武士说说笑笑,夜月公主顿时一脸懵逼,这还有我这个公主的事情没有?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