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战国万人敌 > 436 最怂的话

436 最怂的话

    明知道自己只是个“和亲”工具,夜月该忍的也都忍了,谁叫自己的母族不给力呢。

    可都没好好地在看一看吴国的风光呢,老公就死了,被人吐槽“克夫”,这种感觉是真的糟糕。

    “克夫”之后可能就要守活寡,在吴国是不是就这么孤老下去,也不是很清楚。

    然后……然后自己的下属们,似乎在外面找到了一个路子,一个可以把她卖第二回的路子。

    路子很野,主意很馊,但感觉其实还不错。

    至少对方是个土豪。

    “屋中若无火炉,吾必不从汝!”

    用最狂野的语气,说出了怂到爆炸的话。

    夜月公主以为吴国禽兽至少会给她这么一点点微末面子,答应这么一个微小到不能再微小的要求。

    然而……“滋啦”一声,狐裘扯去,紫衣裂帛。

    被干了。

    ……

    第二天日上三竿,美嫱带着婢女进来收拾房间的时候,李专员正大大咧咧地躺榻上翻阅急件,见美嫱进来露出一副鄙夷的眼神,顿时解释道:“我下贱。”

    “……”

    美嫱顿时笑了,难得瞪了一眼老公:“良人事成之后,如何安排这个秦国公主?”

    “就说淹死在颍水就行了。”

    “姑苏若是有人知道呢?”

    “你傻啊,我当然得让姑苏知道啊。”

    李专员理所当然地说道,“姑苏又不是全都巴不得我去死的王八蛋,也有人盼着我好啊。现在我上了秦国公主,还跟秦国眉来眼去,在他们看来,这是把柄啊。当然换个角度来说,我这是忠心耿耿,一心为国啊。‘吴秦之好’,又能继续下去了不是?”

    其中的弯弯道道,其实不太方便摆在明面上,毕竟宣扬出去,就是打吴国、秦国的脸,两国明面上,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就好比私生子问题,国君在世的时候,可以默认私生子的活动,士大夫们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这些个私生子不存在。

    可一旦国君的合法儿子们都死光了……

    欸!你猜怎么着,这些私生子,就能见光了,还能顶着“子嗣”“血脉”的头衔,被各种势力争抢、拥戴。

    李专员现在的状况也差不多,只不过他是保障“吴秦之好”的桥梁,秦人有求于吴国,但以前的纽带,并非是脆弱的合约,而是“和亲”这么一个社会关系,尽管它放大到了国家之间的国际关系。

    但“和亲”失败了,这就麻烦了,双方的合约,就很脆弱,就很垃圾。

    吴国也有求于秦国,“吴秦之好”是吴威王勾陈的谋划,毕竟,下一代吴王,可以铁板钉钉地说,肯定不如吴威王。

    那么,又如何去威压江淮,震慑楚越?

    在老妖怪的构思下,有了秦国那就不一样了,东西夹击,干死楚国,两家各分楚国疆土,吴国最大的外来威胁,就算彻底解决。

    可这么个要求吧,想要让秦国出兵,光靠利益收买,还不行,得有明面上说得出去的理由。

    比如说“伯舅”之国,“姻亲”之国,“翁婿”之国,那就很好。

    甚至发展到后来,吴国和秦国之间,效仿吴国和晋国之间,也互相称王,都是没问题的。

    公子巳的嗝屁,老妖怪愤怒的地方,就在这里,桥梁没了,又没办法立刻拉一条狗出来当亲儿子上阵或者上床。

    说实在的,李专员当时听说这些劲爆消息的时候,那是相当的佩服老妖怪,如此剧变,还能硬挺着一步步修改计划,最后一波带走一个地方小强越国,这操作,骚到逆天!

    然而老妖怪毕竟走了,留给吴国的,不敢说满目疮痍,但肯定是马蜂窝一样的乱七八糟。

    山头林立,疆域过大的后遗症,很快就凸显了出来。

    此刻,姑苏内部根本没有达成什么共识,更不要说国际上的问题。

    李解现在上了公主,只要不声张,对姑苏王畿的某些势力来说,绝对是利好。

    毕竟,秦国跟吴国之间的联系,又能继续了。

    将来是不是约定好了时间,一起攻楚,这个再说,但确确实实打了一个保险,随时可以让家族子弟参与攻楚战争。

    至于说王命猛男这么好色,绿了死鬼公子巳……那是个事儿吗?

    死人闭嘴,死人没人权。

    人秦国都没意见,其余的算个鸡儿。

    而且事情只要控制得当,双方打个默契,最多就是内部拿这个事情狗咬狗,是不会扔到国际上当筹码的。

    “若如此,想必很快就有秦国商人入淮、吴?”

    “秦国现在需要的都是兵器,我们可以在郑国设立一个贸易中心,类似逼阳国的地方。”

    美嫱很热衷学习,跟着李解,她感觉自己的见识和能力,都在飞速提高。

    此刻,躲藏在被子中的夜月公主面红耳赤,她怎么都没想到,居然会有人直接走进李解的寝室。

    这要是在秦国,主人的寝室要是被人随意闯入,只怕当场格杀。

    听到了外面的对话,夜月完全没有听懂,只是觉得来者的声音很是好听,隔着被褥的缝隙,悄悄地打量了一下,发现竟然是个“美男子”,仔细看了看,竟然是昨天跟着李解的那个人。

    那个“美男子”,一开始她还误认为李解,结果万万没想到,禽兽一样的“护卫”,才是正主。

    内心一叹,可怜自己被一头畜生给干了,身体还略微有些酸楚,这个莽夫还真是跟她想的那样,半点怜香惜玉的意思都没有。

    此时此刻,腮帮子还是有些发麻的夜月公主,顿时有些悲愤,可一想到自己的身份,又是无可奈何起来。

    “良人,调教的事情,想得如何?”

    “这妞是个‘傲娇’,不过胆小如鼠,你应该很容易拿住她。”

    “何谓‘傲娇’?”

    “摆着一张臭脸,却给你洗衣叠被敲背揉肩。”

    这年头的女子,相对来说没有接受过信息爆炸的洗练,也就使得相对要单纯得多,什么成色,干一炮就知道了。

    没有什么性格是一通啪啪啪不能验收出来的,如果有,再来一通。

    “倒是比陈国公主好。”

    “……”

    听美嫱这么吐槽,老李顿时老脸一红,现在带着几个小老婆一起组团忽悠“小桃花姬”,从良心上来说……挺爽的。

    这他妈是真的带感啊,眼见着肚子一天天大起来,还得用各种理由去忽悠,从养气变成炼气,从修行变成修真,总之……一言难尽啊。

    而正主也在怀疑人生,在怀疑是不是自己怀孕这件事情上不停地摇摆,从自己收集来的知识来判断,妫蓁感觉自己像是怀孕。可李解也好,姐姐也罢,还有大大小小的奴婢们,都说这是上等的修炼……那就是不是错的是自己,而不是世界?

    对自己的能力很有自信的妫蓁,也就不停地在怀疑人生中反复,至于十月怀胎之后的结果,反正李专员时刻准备着跟妫蓁互砍。

    和妫蓁不同,夜月明明很怂,却成天装出一副姐很霸气的架势,“色厉内荏”的特点,其实也挺好玩的。

    有一种虚张声势小动物的感觉,这种体会,滋味不错。

    “良人昨夜倒是尽兴。”

    打了一盆清水,水是温热的,将毛巾打湿之后又拧干,递给了李解。

    李解一边擦脸一边笑呵呵道:“毕竟难得有人可以跟我合奏嘛,打击乐和吹管乐,那滋味……有空一起练练?”

    “呸!”

    瞪了一眼老公,美嫱面色微红,马尾牙刷沾了一些盐,然后递给了李解。

    李解刷牙的时候,美嫱起身又招呼了一声:“浴桶。”

    “是,夫人。”

    不多时,就有两个宫婢将浴桶抬了进来,接着就是十几个宫婢,拎着一桶又一桶的热水,过来将热水倾倒在浴桶中。

    这玩意儿显然不是给李解用的,美嫱从李解手中接过牙刷,然后道:“可要炉子?”

    “昨晚上她救说要炉子,我能依她?不过算了,拿一台炉子进来,不然洗澡时候是真的冷。”

    “是。”

    美嫱没有立刻出去拿炉子,而是先用折叠屏风围了一个小隔间出来,这才出去,让人将一只炉子抬了进来。

    忙进忙出的时候,夜月一直躲藏在被子里,不敢冒头出来。

    露出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夜月公主小声问李解:“那是何人?竟能进出君子寝室?”

    “自己人,放心。”

    “君子竟是如此宠幸此人?”

    “自己人啊,宠幸很正常啊。”

    “……”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