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战国万人敌 > 459 垃圾
    把控国际外交脉络的优势,立刻就展现了出来,晋国在国际外交上的活跃人物,便是以魏操为首的魏氏。

    尽管从晋国国内来说,魏氏的势力相对分散,远不如知氏、胥氏、中行氏、赵氏那么力量集中,但此刻,魏氏却有极大的把握,能够在跟李解的勾搭中,赚取魏氏开门立宗以来的最大的利益!

    “彼有吞食江河之意,吾辈,推波助澜,又有何妨!”

    扬子江和淮河,对晋国来说有什么意义吗?

    没有!

    魏氏子弟顿时下定决心,几天后李解的正式宴会上,要给与最大的支持。

    别人不知道,反正魏氏子弟肯定要大量加入《李子兵法》的讲堂,至于是不是真能学到《威王遗书》上的顶级绝学,有最好,没有,也并不可惜。

    然而此时李专员压根没把心思放在开宴会上,到时候怎么忽悠……哎呀,反正跟开个水果机新品发布会差不多,吹牛完事儿了。

    钱不钱的不重要,交个朋友,交个朋友。

    他李某人像是在意那点学费生活费的吗?要不是为了保持“一视同仁”的人设,他最少要给外国留学生减免学费,还得倒贴奖学金,生活上要是有困难,那肯定还得找几个淮中城本地人照顾一下。

    毕竟,人生地不熟的,国际留学生又不可能全都听得懂淮中城的方言,过渡期间需要帮助来适应新生活新环境,很正常。

    “魏氏搞毛啊,怎么一惊一乍的?还专门派人过来表态,说要如何如何支持老子。老子像是要他们支持的样子吗?你说这么一帮晋国人,居然说要帮老子这么个吴人如何如何,这是怎样的一种国际主义精神病?”

    “……”

    嬴莹没听懂她男人在胡扯什么,语速太快语法太乱,只听懂了几个字。

    不过嬴莹有一点很警惕,貌似前几天老公跟魏氏勒索美女,魏氏还真就给了!

    贱人!

    孽畜!

    不当人子晋国魏氏!

    万幸……老公没收。

    嘿嘿。

    只是嬴莹没有掉以轻心,她已经打听了出来,老公之所以没要,那是因为庸脂俗粉看不上。

    垃圾。

    不是绝色,能让李解盯上?

    现在李解盯上的,就是魏氏的一个绝色,嬴莹也认识,是人称“昭娘”的小婊砸。据说挺有文化,诗赋很有一套,还能在绢布上作画,听说有一副《采薇图》,就是这个晋国小婊砸画的。

    这种文艺女青年,而且还有可能成为晋国太子妃的,实在是太有吸引力了。嬴莹自认别说是李解,她要是秦国公子,肯定也谁垂涎三尺。

    白嫖晋国准太子妃,多爽啊。

    想着想着,嬴莹竟然还有一种给大秦报仇雪恨的快感,加成作用实在是相当的明显。

    “夫君所要绝色,魏氏有些敷衍……”

    “对!这帮畜生,成天琢磨有的没的,老子总感觉魏氏那些神经病在跟空气斗智斗勇。也不说来点实惠的,老子指着他们什么?不就是指着魏氏那点硬菜吗?什么是硬菜?绝色啊!”

    说着,愤愤然的李专员还拍了拍桌子,“那个什么‘昭娘’,小玉你看过吗?”

    “倒是在冲关有过一面之缘。”

    “噢?”

    李专员顿时大喜,“如何?”

    “可谓‘珠圆玉润’。”

    “要了。”

    “……”

    李专员搓着手,整个人都亢奋起来,“这次来新郑,没白来,没白来。”

    一时间,李专员竟然有些期待宴会的到来,到时候再探探魏氏口风,这太子妃随便找一只母的过去将就一下,不就完事儿了?管那么许多,反正公子小雀需要的也只是魏氏的力量、名分。

    是不是绝色,很重要吗?

    而且,有道是“娶妻娶贤,纳妾纳色”,这公子小雀的正宫老婆要是太美,以后怎么管理朝政,太难了。

    “老子这是给人分忧啊。”

    抬头挺胸,李专员整个人都骄傲起来。

    嬴莹见老公这模样,心中哀叹:如此人物,能成大事?

    但是转念一想,成不成大事,关她什么事儿?她只管负责貌美如花,然后顺便多捞一点养老钱,就行了。

    要是明年能生个一男半女,混一块封地,也挺好。

    至于老公有没有出息,重要吗?儿女有出息,就行啦。

    美滋滋的嬴莹顿时笑道:“夫君一定得偿所愿。”

    轻轻地拍了拍李解的胸膛,嬴莹像是又想起了什么,然后凑到李解耳边小声地说了一句话。

    “当真?!”

    李专员顿时大喜,猛地一拍桌子,“哎呀,小玉当真贤惠,是李某福气啊!”

    掩嘴窃笑的嬴莹顿时乐不可支,她刚才跟老公说的,便是卫国公主一事,现在已经把卫国公主的行经路线摸得一清二楚。

    老秦人从不饶舌,半道上把人掳走就是!

    “许国人该有此劫!”

    掐指一算,李专员神在在的模样,倒是把嬴莹给唬住了。

    ……

    等到宴会之时,与会宾客来头都不小,李专员的排场那是相当的大,来者都有“阴币”可以拿,还有一匹白沙麻布外加一条丝绢。

    大冬天的,有个丝巾保护一下脖颈,那也是相当的不错。

    至少看着很美不是?

    宴会还没有正式开始,宾客们就在那里议论纷纷,有的聊王命猛男江阴子的战绩,有的说吴威王老妖怪勾陈的丰功,还有的则是在那里推算王命猛男江阴子到底是不是吴威王的野种。

    至于士子们,倒是神色淡定,偶有交谈,也是说“兵者国之大事”这样的话,然后根据这句话,开始发散辩论。

    总之就是热闹。

    伴随一声钟响,当的一声,李解一身袍服,内衬铁甲,昂首阔步仗剑而来。

    他身材高大魁伟,减脂之后,更是显得肌肉线条分明,形貌上又是粗犷鄙陋,让人情不自禁觉得这是个傻叉莽夫。

    也只有跟李专员打交道次数多了,才会知道这强壮的身体之内,蕴藏着一坨龌龊的灵魂。

    以前还是做工头那会儿,李专员行走江湖就明白一个道理:思想可以肮脏,但身体必须健康,因为只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才能承载龌龊的思想。

    要不然傻逼们不听你说话……

    “诸君!李某先敬诸君一爵!”

    没有废话,上来就是一杯酒,李专员拿起铜爵,然后就是一饮而尽。

    “请!”

    “谢李子!”

    “谢李子——”

    喝完一杯之后,李解站在案几后,环视四周,正色道:“学李某兵法,须知一言。”

    “李子请讲——”

    准备跟着学习的“学生”们,齐齐喊道。

    “有云: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

    李解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引起了纷纷惊呼。

    这话……这话像是眼前这头吴国禽兽能够总结的吗?

    当然不能啊!

    吴威王,一定是吴威王,一定是吴威王的人生经验!

    然而李专员话还没有说完,就听一阵碗碟破碎,脚步错乱,石板地面传来的“哒哒”声,显然是有穿着木屐的人在奔走。

    惊呼声嘈杂声中,李专员站定当场,却见右侧蹿出来一道身影,直刺李解肋下。

    “嗯?!”

    嗤——

    布匹碎裂,然而尖刺一软,竟是折了。

    “刺客——”

    嗤!

    话音刚落,李解拔剑一挥,刺客臂膀斩断,血水喷了一地。

    “铁器。”

    将地上的铁制尖刺捡了起来,尖锋已经卷了起来,完全没有刺破李解内甲的可能。

    “垃圾武器,好歹给几个强化,再来几个附魔呢。老子难道很像小怪?”

    李专员很是不屑地看着在地上惨叫哀嚎的刺客,这一次,没有亲自动手,而是冷冷地下令:“来人……”

    “是!”

    “拖下去……自生自灭。”

    “是!”

    两个鳄人出列,拖着还在哀嚎惨叫的刺客,朝大厅外走去,一人还若无其事地将一条血淋淋的断臂捡了起来,夹在腋下。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