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战国万人敌 > 468 爽快人
    一般双方谈判,都尽量避免太早“王对王”,要给双方都有回转的余地。

    因为只要进入“王对王”,那就是摊牌,留给谈判的空间,很少很少。

    晋国上卿魏操不可能不懂这个道理,但是这次还是早早地跟李解会面,他在国内的压力很大,尽管已经缓解,但还不够。

    “恶金……铁制农具,锄、镰诸等,老夫还需六万。”

    “六万?是每样六万还是一共六万?”

    开门见山,魏操可以说相当的直接,然而这种才是李专员欣赏的。

    磨磨唧唧的,实在是毫无意义,有什么卵用?卖方市场啊,怎么卖卖多少卖什么,还不是他李某人说了算?

    除非魏操瞎了眼,没看到铁制农具的未来。

    “各类皆要六万。”

    “魏夫子……一共六万呢,好说。可要是一样六万,你这点钱……不够啊。”

    李专员很淡定,他又不是傻叉,还专门跑去给晋国人做慈善。

    略微估摸一下,老李就寻思着,这魏操要这么多铁器农具,应该是给自家魏氏的地盘搞深度开发。

    晋国的人口数量极为恐怖,土地利用率也相当的高,而且长久以来对山地、河流的开发维护,使得晋国可灌溉耕地面积,是列国之最。

    这也符合晋国天下第一人口大国的地位,中原霸主单刷匈奴、猃狁、赤狄、白狄、东胡……

    就这样的情况下,晋国还能摁着秦国,让老秦人半点脾气都没有,只能靠耍狠玩命才能保住关西良田。

    而且从各方面的情报综合来看,晋国几乎就是把各种竞争对手和潜在竞争对手,都摁死在了各自的一亩三分地上。

    秦国且先不提,哪怕那个十分低调的燕国,晋国也逼迫“猃狁”诸部逐渐卡在了燕国进出西南的要道上,这就彻底搞死了燕国从这个方向扩张的可能性。

    就算燕国爆发了,也不会干晋国,因为燕国还得先把“猃狁”诸部给干了。这显然不划算,好歹东边还有容易走的路呢。

    而周天子现在的地盘,不过是巅峰核心区的四分之一都不到。

    绝大多数当年放弃的优质耕地,也就是“镐京”王畿一带,全在晋国手中。

    就是在这一带,老秦人现在名义上的都邑咸阳,就设置在这里。

    也就是说,老秦人从自家的国都出去走两圈,搞不好就是晋国的土地。

    从渭水、泾水一路向东,持续到河南华山,整片广大地区,曾经都是周天子的“王田”,后来吧,就是晋国“代为管理”。

    在渭汭地区附近,并不算广大的地方上,晋国分别在黄河两岸设置了大大小小十一个城邑,百几十万人口就在这里,只要他们还存在着,老秦人想要东进,可能性就是零。

    晋国哪怕各地全都被打爆,光靠这百几十万人守住天险,就足够让秦国吐血。

    逼迫秦人西进探索,联络李解干楚国迂回的根本原因,就在这里。

    不是老秦人不给力,实在是晋国强无敌啊。

    不过大公司也有大公司的毛病,老李眼见着魏操这么爽快,就寻思着这老货在公司里的地位,是不是还不够稳,是不是想抓紧时间往公司塞自己的人?

    有了铁制农具,就能提高农业生产效率,就能提高总的粮食产量,也就能够养活更多的人。

    从维持魏氏前程的角度来看,显然搞来这么多铁器农具,也不是为赵氏、韩氏之流作贡献。

    魏氏自有的土地有了这些农具,农业生产效率是另外几家的数倍,那么一代人都不要,只需要五到十年的积累,就足够让魏氏成为晋国第一豪族。

    老世族之中,绝无可能还有能跟魏氏抗衡的家族。

    只不过这一切有个大前提,确确实实有这么多农具。

    “李君放心便是,钱……不是问题。”

    晋国并不用“钱”,镈币同样是主流,绢布也能充当大额支付,更何况现在还能用回扣来充抵。

    比如说徐国故地的卖价,魏操人为地给压了价,李专员在原先的心理价位上,少出了多少钱,就是多少回扣。

    只不过这一部分的回扣,晋国上卿魏操并不收取,而是折算成现金,再从李解这里购买物资。

    总体而言,就是晋国上卿靠出卖国家利益,换取家族和个人的好处。

    “有魏夫子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落字成文,双方交换了文书,盖章的盖章,签字的签字,画押的画押。

    完事儿之后,老李很满意,徐国故土对别人来说没卵用,对他来说却是相当的重要。

    淮北广大地区,从此,就是姓李了。

    这块地,姑苏承认不承认都没关系,因为是合法的,有晋国背书,晋国上卿魏操代表的不是他个人,若是晋国。

    是晋国将这块“飞地”,整块打包出售给了李解这个个人。

    李专员寻思着,这淮北广大地区,要是改名“淮拉斯加”,大概以后凡是吃山西小米的老乡们,肯定会疯狂吐槽此时此刻的晋国上卿。

    不过,这跟他没有一根毛的干系。

    “同李君交谈,当真是痛快!”

    “魏夫子也很对李某脾性,真是相见恨晚,相见恨晚呐。

    “相见恨晚?”

    一听老李这张口就来的骚话,晋国上卿一脸的诧异,寻思着这个吴国野人,还真是有点不同凡响。

    “哈哈哈哈哈哈……”

    魏操很是高兴,笑得猖狂,然后道,“今日‘魏不负李,李不负魏’,必成佳话!”

    “佳话不佳话的,其实我个人倒是无所谓……”

    话说的有点快,然后词语让魏操听不太懂,只听李解接着道,“就是有个事情我想问一下。”

    “李君但说无妨。”

    “爽快!”

    一拍手,李专员一双眼睛放着光,盯着晋国上卿一脸严肃,“不知魏氏‘昭娘’现在何处?我想见上一面,不为别的,就是为了交个朋友。”

    “……”

    “……”

    晋国上卿魏操的老腰,差点就有一种被战车撞过的感觉,脑袋空荡荡了好一会儿,魏操这才暗自叹了口气,好不容易挤出一个微笑:“李君当真是……赤诚,赤诚。”

    “那必须的!”

    李专员顿时面有得色,“李某要是不赤诚,岂能有如此多列国英杰前来投奔?”

    “……”

    “……”

    魏操被李解的脸皮厚度给吓到了,晋国上卿寻思着就你这根脚,别人是盯着你来的吗?

    那是盯着吴威王勾陈,盯着《威王遗书》,盯着吴国崛起的超绝兵法来的!

    你李解,就是个工具人啊,你自己心里,就没有一点逼数吗?

    “怎么?莫非魏氏轻视李某,认为李某不配为‘昭娘’的朋友?”

    “……”

    魏操有点扛不住这王八蛋的厚颜无耻,但也不得不承认,跟这种混账东西打交道,有一个好,只要满足了条件,一切都不是问题。

    正要说话,却听李专员振振有词:“便是陈国公主,那‘小桃花姬’,跟李某也是君子之交,如今受了李某的感召,更是修炼无上大道,以证‘混元’,目前已经修炼出了‘元婴’,再有几个月,就能看到‘元婴’大成之后的效果。”

    不远处一身男装的女嫱顿时掩嘴窃笑,心想阿解还真是胆大,连魏氏这等晋国豪门,也敢戏耍。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