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战国万人敌 > 483 炮灰赤木

483 炮灰赤木

    燕地刺客比较出名的兵器,一是弓,二是刺。

    可惜天寒地冻,弓弩没有预热,开弓就是直接打出gg。于是在冬春交替的时刻,再顶级的刺客,也只能想办法近身。

    近身刺杀需要准备的时间就相当的多,这种时候,往往女子的优势就体现了出来,姿色顶级的女子,更是大优。

    枕边奋力一刺,除非是甲鱼附体,否则终究能重创。

    吴国李解极端好色,这一点世人皆知,甚至中低层社会群体,对李解的勇猛可能还不怎么感兴趣,毕竟勇猛的家伙每过几年,总有那么一两个冒出来。

    但是极端好色的,实在是罕见啊。

    而且光明正大向各方勒索美色的,更是罕见中的罕见!

    诸侯们其实都清楚,只要准备妥当,塞两个美女过去,李解只要爽的过程中不注意,就能让他嗝屁。

    想法很丰满,现实……实在是骨感到血淋淋。

    因为李解这个王八蛋,他要的不仅仅是美色,还得是极品美女!

    上哪儿弄那么多极品美女?!

    晋国魏氏送的那些普通美人,李专员也就是随便玩玩,然后就打发给美嫱和嬴莹做婢女,顶天就是个高级宫婢,不需要去干重活粗活。

    仅此而已。

    魏氏日狗的心情有多强烈,可想而知。

    正是因为这种让人日狗的恶心习性,导致李专员抵临新郑之后,但凡刺杀,都只能靠短兵相接的搏命,然后近身行匹夫一怒。

    可他妈的当初在夜宴之上,李专员那恐怖到爆棚的身手,简直就让魏氏子弟跟见了鬼神一样,暗中琢磨让自家死士行险的想法,瞬间烟消云散。

    这种禽兽,不是一两只死士拼了老命就能解决的。

    甚至跟在李专员左右端茶倒水学习先进管理技术的魏氏子弟,现在看到有人刺杀李解,都已经做到处变不惊,乃至面无表情,最后内心还有点想笑。

    ……

    又一次刺杀出现了,女嫱在门内回望,就见屋檐上一人如流星坠地,尖刺斜向下直扑李解脖颈。

    回望的这一幕,让女嫱花容失色,浑身的血液都在涌动,尽管自己的丈夫怡然不惧,而且已经退后一步,同时准备反杀,但情不自禁间,女嫱抬手一甩,头上的精钢发簪直接射了出去。

    三方的反应都快到了极点,李解是根本不担心这种程度刺杀的,尖刺根本没办法破防,他只要出门,必定披甲!

    只不过,刺客并非一人,不远处持剑大喊要借李解人头一用的,显然是个吸引注意力的炮灰,真正的杀招,就是这屋檐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藏着的家伙。

    嗤!

    精钢发簪并没有什么用场,只是剧烈的破空声,还是干扰了刺客。

    原本就因为臂展不够的尽力一刺,在这种干扰下,更是成了笑话。

    落地的刺客,就像是来送死的一样,直接落在了五个巨汉的中间。

    除李解之外,四个鳄人手中的短矛,已经扎了出去,根本不需要李解出手。

    嗤!嗤!嗤!嗤!

    台阶上站着的车夫们已经懵了,而一场本该有希望成功的刺杀,就此结束。

    血水流了一地,李解看也不看尸体,而是冲不远处那个炮灰招了招手喊道:“过来,不杀你。”

    “……”

    炮灰脸色惨白,原本是想要转身逃跑,可是看到周围十几个鳄人面色淡然地看着他,他顿时将手中的剑一扔,跪地上大叫道:“李子饶命!李子饶命!李子饶命——”

    “他妈的嚎个屁呢!叫你过来!”

    “李子饶命!李子……”

    “不过来?杀了他。”

    “是!”

    “这就来!”

    手脚并用,在硬实的冰雪地面上飞快地爬着,这炮灰口音应该是郑国本地人,大概率也是游侠儿,之前的胆气,应该是彻底消耗殆尽,此刻只有无尽的恐惧支配着大脑。

    “哪里人?”

    “共……共城人!”

    李专员一愣,“共城?”

    扭头问了问,一鳄人上前小声道:“首李,听说河北有个共国,不过国君已经逃亡洛京,如今共国故土,为郑国管辖。”

    “嗯。”

    点了点头,李专员顿时明白过来,上下打量着这只共城来的炮灰:“共城游侠儿?”

    “不……不……不是。”

    “嗯?”

    “是……是!”

    “给你镈币几何?够胆来行刺我?”

    李专员大大咧咧地站在那里,居高临下地看着趴地上的炮灰。

    “五……五十。”

    “五十金?老子人头这么便宜?”

    “……”

    那炮灰嘴唇哆嗦了一下,好一会儿,才趴得更加低矮乖顺,“五十筐粮。”

    “五十……”

    脸皮一抖,胡须都在发颤,李专员双眼圆瞪,“老子没听错的话,你个瘪三说的是五十筐粮食?”

    这倒霉的共城游侠儿整句话都没听明白,不过听到“五十筐粮食”,总算还是揣摩出来,眼前这位凶神恶煞,可能是在怀疑他说的价钱有点夸张。

    “正……正是五十筐粮食!”

    “……”

    李专员眼睛一闭,突然感觉有点怀疑人生。

    一定是老子今天出门的时候,睁开眼睛的方式不对。

    睁开眼睛再看,地上的那句尸体,已经凉了;台阶下趴着的共城炮灰还在瑟瑟发抖。

    没问题啊,没毛病啊。

    “老子这项上人头……”李专员左右看了看,眼神很无辜,“就值五十筐粮食?!”

    “阿解!”

    屋内,女嫱很是紧张地小跑过来,看到地上的尸体之后,连忙道:“还是多派一些人手跟着。”

    “无妨。”

    李解摆摆手,对女嫱道,“放心便是,这等手段,不过是蟊贼而已。”

    话是这么说的,然而李专员内心对此相当的看重,有人铤而走险做到这种地步,那就不仅仅是钱的问题,因为刚才那刺客的表现,绝对不是死士。

    真的死士,那就是搏命,而不是舍命一击中,还带着侥幸和犹豫。

    换成李专员要是舍命搏杀、一心求死,怎么地手中尖刺也要甩出去,反正手臂不够长够不着,万一甩出去还能把人给甩死呢?

    就算没甩中,也能干扰对方的姿态,落地之后,说不定还能再补上一击。

    这刺客落地之后迅速凉了,就跟他的犹豫有关系。

    “李某人头,不应该只有五十筐粮食。你虽行事愚蠢,却敢当街怒喝,还敢问我借人头一用,这不是无胆之徒,想必也是有些胆气的,否则,这背后的金主,也不会找上你。”

    “李……李子人头,自是不止五十筐粮食。”

    共城炮灰趴在地上瑟瑟发抖,说话都带着颤音,“只是请吾出手之人,帮吾还清以往欠债,又留有五十筐粮食为种,今年春耕,家中也就不愁粮种。如此,家中弟子,亦能耕作养活老夫子。”

    “倒还是个孝子。”

    李解听明白了这个共城游侠儿愿意做炮灰的缘由,看来背后金主也是精挑细选过的,甚至可能是以前早就盯上的目标人物,只不过李专员适逢其会,正好有行刺李专员的需要,这就赶着用上。

    这年头的游侠儿,就靠一点点面皮活着。

    现在有人帮他们还清欠账,还留有种子,让家中的兄弟能够不愁春耕,双亲奉养自然也有了着落。

    这是物质和精神都照顾到了,是个坑人的高手。

    平日里游侠儿吹牛逼好勇斗狠,并不缺乏勇气,至少并不缺乏匹夫之勇。而生活中往往又被主流社会歧视,非常需要得到认可,名声,就是他们的命根子。

    有了名声,不管是什么样的名声,都能让他们有一种登上舞台的兴奋感。

    刺杀李解这样的大人物,显然属于奏效最快的方法,只是风险也无穷大的高。

    “来人!”

    “首李。”

    “给他一百筐粮食,让他带回共城老家。”

    那共城炮灰顿时一愣,身躯猛地一振,抬头喊道:“李子不杀我——”

    “你这样的废物,老子要是杀,杀得过来吗?”

    李专员咧嘴一笑,“念你是个孝子,给你一条生路,不好吗?”

    “……”

    本来已经怂到不行的共城炮灰,顿时叫道:“君不杀吾,恩也!共城赤木,必报李子大恩!”

    “……”

    赤木?我是流川枫啊。

    李专员懒得理会这只炮灰,招了招手,对靠近的鳄人道,“录好口供,就让他滚。然后让人把事情宣扬一下,就说有郑国人在家门口行刺我。”

    “是!”

    看也不看共城赤木,李专员径自上了马车,而台阶下,这炮灰还在那里不停地磕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