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战国万人敌 > 496 打哭了也挺好看的

496 打哭了也挺好看的

    手中有刀,趁人不备的情况下,哪怕是个半大孩子,也能把一个几十年老江湖报销在了烧烤摊上。

    李专员当年还是工头那会儿,天南海北都见过这样的案例,亲眼所见“江湖带哥”血染烤面筋就有两回,下手的还都是毛孩子……

    所以,李专员从不小看任何体型的持械歹徒。

    哪怕看上去,她是一个娇小可爱又很有知性气质的公主。

    “哎,小妞性子挺烈的嘛。”

    李专员嘴里叼着木签,一手攥住了卫国公主握刀的手腕,抬起另外一只手,啪的一下,就打在了卫国公主的屁股上。

    一旁跪坐捧酒的魏昭娘顿时掩嘴轻叫,像个鹌鹑似的,缩了缩脖子。

    既有一点点期待,又分外的恐惧。

    怕李解被一刀捅死,但也非常盼望李解被一刀捅死。

    这种纠结,实在是复杂的很。

    此时魏昭娘的内心,大概就是两个不同的自己在斗智斗勇不断博弈,可惜干事儿的不是她。

    “无耻野人!当诛——”

    姬豆子银牙欲碎,双眸含泪,竟是握刀的手一松,小刀顺势而落,她空出来的那只手,就是要去握住小刀。

    这脾气……暴躁!

    李解见状,顿时大喜。

    啪!

    “你叫你妈呢。”

    一个耳光直接抽在姬豆子的脸上,发丝飞舞,俏脸通红,娇小的女子整个人都要被扇飞的样子,只是手腕又被攥着,又飞不脱去。

    咚!

    小刀落在木制地板上,廊下的地板成条状,做工不算好,但胜在硬实。小刀跌跌撞撞,终于一动不动,然后李解缓缓地站了起来,姬豆子的胳膊逐渐笔直,整个人像是一只死透了的猎物一样,仿佛被猎人硬生生地拉长。

    已经懵了的姬豆子双目圆睁,泪水生生地抑制住了,但是双眼中的不可置信,显然让她大脑一片空白。

    一记耳光抽得她怀疑人生。

    并非是疼痛,而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屈辱。

    啪!

    反手又是一个耳光。

    李解巨大的身躯,遮蔽着姬豆子眼前的阳光,黑影笼罩之下,那种庞然大物的凶悍暴虐,终于让她精神崩溃。

    泪水不受控制地从双眼涌出,不仅仅是她,连一旁还跪坐捧酒的魏昭娘,也是战栗不安起来。

    啪!

    又是一个耳光。

    啪!

    反手又是一个。

    “清醒了没有?”

    李解目光低垂,看着一脸崩溃的姬豆子,“在李某这里,公主的身份……无用!”

    嘭!

    随手一甩,卫国公主整个人撞在木制的移门上,魏昭娘赶紧将手中的酒壶放下,咚咚咚咚跑过去将姬豆子搀扶起来。

    “豆子!”

    姬豆子的手臂已经痛到麻木,被李解整个人拎起来,仿佛就是要脱臼一样,剧痛让人冷静。

    侧身躺卧在魏昭娘怀中,李解缓缓地捡起地上的小刀,抬手一甩,咚的一声,刀身直接没入木制的廊柱之中。

    “刀是你这样玩的?”

    李解说罢,转身继续坐下,背对着两个女人,“噗”的一声,将嘴里叼着的木签吐了出来,又抄起两根烤串,继续狂撸。

    撸了一串之后,李解攥着木签子,向后晃了晃:“昭娘去让人把热水放好,稍后一起沐浴。”

    “嗨……是!”

    魏昭娘一个激灵,小声地在姬豆子耳边说道,“豆子,保重。”

    说完,将一块软垫拿了过来,放在姬豆子身下,然后咚咚咚咚跑了出去。

    趴在地上的卫国公主伸手想要抓住魏昭娘的衣袖,然而什么都没抓住,一刹那,整个人痛哭起来。

    朦胧模糊的视线中,只有李解那巨大的背影。

    一时间,姬豆子竟然萌生了死意。

    在这头吴国禽兽身下受辱,不如去死!

    “别想着死。”

    那糟糕的声音传来,半空中还有一根晃来荡去的木签子,“卫、郑大战在即,你要是敢死,我就请晋国上卿魏操,夹攻卫国。”

    “同时悬赏你国君兄长的人头。”

    咧嘴一笑,李解甚至很和蔼可亲地询问,“听说你们卫国有个‘棘津钓叟’?你那个国君兄长,对他很看重啊,认为是在野贤达,还以大夫之位相待。”

    说到这里,李解“啧”了一下,然后又撸了一串韭黄,希哩呼噜吃下去之后,手指将签子一弹,落在廊下的庭院中。

    “‘棘津钓叟’,真实身份是吴威王首席佐助,原太宰子起。”

    “你要是敢自杀,啧,你猜以我跟子起的关系,阴死你那个国君兄长,有没有难度?”

    肉体和精神遭受双重打击,卫国公主整个人伏在软垫中大哭。

    负面情绪伴随着泪水释放之后,姬豆子突然猛地抬头大叫:“吾乃许国之妇——”

    “啧!”

    李解很是嫌弃地撇撇嘴,歪过头,看着躺地上的姬豆子,“许国……亡了啊。”

    心灵上,也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重击。

    “大争之世,强者生存!”

    李专员手中攥着一串烤翅,看着空中不断飞舞的春雪,“弱者若是不能适应苟活,就只能灭亡!”

    说罢,李专员又扭头看着姬豆子,“更何况许国根本就是个无知之国,国小而不逊,还意图戏弄我,这样的国家,不等着灭亡,难道还能繁荣昌盛吗?”

    卫国公主由内而外地崩溃,她的确萌生了死志,但是一刹那,这个死志,就显得极为可笑。

    咚咚咚咚……

    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魏昭娘抱着一团东西回到了廊下,见姬豆子还躺着,赶紧把怀中东西放在一旁,然后蹲下去扶她起来。

    脚边放着的,是一条毛毯,还升腾着热气,打开一看,竟是一只小巧的铜制暖手。

    “豆子。”

    将暖手包了一下,毛毯裹在了卫国公主的身上,魏昭娘掏出手绢,将姬豆子眼角脸上的泪水擦去,这才柔声道,“勿要逞强。”

    李解并没有阻止魏昭娘抱团姬豆子,正相反,魏氏这个女子的举动,反而让他相当的欣赏。

    是不是伪善,李专员这头走南闯北的禽兽,都不用眼睛看,鼻子闻一下,就能嗅出味儿来。

    “带她回房。”

    “是。”

    魏昭娘颔首称是,将姬豆子扶了起来,然后带着姬豆子,回到了房中。

    不多时,魏昭娘又到门口,冲李解微微行礼,这才缓缓将移门关上。

    李专员见状,顿时大喜,冲她竖起了大拇指。

    大马金刀地继续坐在廊下,李解抄起酒壶灌了一口,咂咂嘴,拍着大腿赞道:“这魏氏……啧啧,赞!”

    果然上国大夫,是要比下国之君强得多啊。

    炭火逐渐冷却,酒足饭饱吃得很爽,又拍了一下大腿,这才起身,抬手打开了移门,后宅之中,婢女们正忙不迭地提着热水桶在忙碌着……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