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战国万人敌 > 520 铁甲依旧在

520 铁甲依旧在

    子车氏关起门来合计了一下,与其瞎鸡儿猜,不如直接去问淮水伯李解。

    左趣马子车白臀,就跑去李解那里,有点紧张,但还是咬了咬牙,坚定心神,询问李解:“白臀有罪,前来叨扰上将军。”

    “子车君何罪之有,都是自家人,不说两家话,坐坐坐,别客气……来人,上茶!”

    办公室还是那么拙朴粗糙,很没有高档的质感。

    和蔡国“执政”蔡美的办公室比起来,差了十万八千里。

    但李解这种做派,反而很对子车白臀的胃口,老秦人从来都是勤俭节约的!

    当然发了家的老秦人,摆阔比谁都狠,洛邑土豪之中,敢天天换着花样吃牛肉的,也就只有秦国土豪。

    炫富的方式,让周天子都得牙痒痒。

    有点受宠若惊的子车白臀呷了一口茶,这才捧着茶杯,看着同样鹏着茶杯的李解:“上将军……”

    “自己人,有事只管说!”

    “那……贱私便直言!”

    子车白臀于是郑重道,“不知除鹰羽箭、皮甲之外,淮中铁甲……”

    “铁甲依旧在!”

    拍了一下桌子,李专员一双铜铃眼瞪得又大又圆,“嘿!这话真他娘的带感嘿!”

    “……”

    一脸懵逼的子车白臀寻思着,这啥意思?!

    老秦人听不懂这种饶舌之音啊。

    见子车白臀一副活见鬼的模样,李解笑呵呵地说道:“一百副铁甲,如何?”

    产量其实并不低,都是扎甲,双面带夹层,份量李解估了一下,大概在四十斤上下浮动。

    要是愿意做两块大一点的奶罩款式护心镜,头脚全部包一圈,份量能朝着六七十斤堆,但没意义,套身上就是个活体标本,完全没卵用。

    子车氏的顶级锐士,带战车的那种,全套甲具凑起来,一个家庭是养不起的,要两百五十户人家,才能养一辆车外加战马外加顶级锐士。

    剩下的几十个杂兵,都是添头。

    开销最大的,就是甲具,人、马、车,不管是蒙皮还是覆甲,都算是甲具开支。

    秦国又不像楚国,贵金属多到死,动不动就拿大型青铜器炫富,两家炫富的方式是有区别的。

    楚国无马,秦国有马,只不过楚国虽然无马,但是有青铜圣光……总之各有各的优势,也各有各的弊端。

    此刻子车白臀那是相当的紧张,满天下的寻找,也找不到还有比李解这里更便宜的甲具装备。

    李解这里三套铁甲的价钱,只够子车氏在老家弄一套中等意思的,这其中可是连物流运输成本都算了进去。

    把装备运回关中,长途跋涉外加人吃马嚼的,所有的开销都折算进去,还是李解这里最便宜。

    不要太划算!

    左趣马子车白臀以前觉得吴国王命猛男江阴子是个肤浅的人,他就是馋公主的身子,下贱!

    但是他错了,肤浅的是他自己,淮水伯那是馋人身子吗?那是真爱!

    咕……

    喉头耸动,子车白臀当真是紧张,听到李解说可以卖一百副铁甲的时候,左趣马当时就脑袋里头“咣”的一下,爽到不行。

    不过他还是鬼使神差地从嘴里蹦出来一句:“上将军还能再加一些么?”

    “给你双倍,怎么样?勇夫那边就先不装备,晚个半年,我还是等得起的,优先供应你子车氏。”

    “多……”

    正要说话,子车白臀突然一个激灵,他听到了李解话中的意思。

    优先供应秦国和优先供应子车氏,这是两回事。

    左趣马不傻,脑袋里转了一圈,顿时明白过来,可以优先供应子车氏,那是因为子车氏有用啊,是自己人。

    为什么是自己人?

    因为子车氏现在是淮水女神的铁杆圣斗士!

    别人都可能是假的圣斗士,是骗子,但子车氏绝无可能,子车氏现在就是绑在了夜月公主身上。

    好听点叫圣斗士,不好听点就是圣斗犬。

    离了夜月公主,子车氏玩个鸡儿,回老家只有被乡党排挤的份,哪怕他们是公族宗室出身。

    这事儿有点复杂,但很符合人性发展。

    子车白臀心中转过无数个念头,其中尤为重要的,便是子车氏在秦国的根基到底是什么,是那些赏田吗?

    护卫公族起家,是秦君手中的金牌打手,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金牌打手越来越多,东进的可能越来越小,晋国这个庞然大物挡在东方,子车氏没啥希望。

    至于西域诸事,那是公子诸健的功业。

    要说为秦国而战斗,子车氏并不含糊,但毕竟这么多代下来,私心,终究还是有的。

    咕……

    喉结继续耸动,眼神有点飘忽。

    之前还觉得淮水伯比夜月公主要亲近一些,现在子车白臀坚信,能降服公主的,非眼前之人莫属啊。

    压力很大,子车白臀额头上情不自禁就流淌着汗珠,好一会儿,子车白臀起身,深深地作了一揖,一揖到底,双手垂落:“子车氏,愿同公主殿下共进退!”

    今年,是秦国打开东方门户的机会,就在秋天。

    但是同样的,子车白臀并不看好秦国能稳住到手的利益。

    楚国不是那么好打的,就算能打赢,能守住吗?

    晋国反应过来之后,是直接出兵咸阳,还是勒令秦国让出到手的利益?

    地缘政治之下,霸主的威仪,岂容挑衅?

    政治军事上的冒险,必须要做,夹攻楚国这个事情,只要是吴人先起的头,那么就能用“吴秦之好”为挡箭牌,下手干楚国的时候,正当性是没有问题的。

    即便有,也是吴国先行“无道”之举,他们秦国,最多就是个帮凶。

    从犯不至于跟主犯一个待遇吧。

    真正的挑战,不在于军事冒险本身,而在于冒险之后如何应对反扑。

    子车氏内部推演过,秦国绕过终南山,进入商地之后,想要守住楚北这条狭长的商於古道,难度极大。

    说到底,还是国力问题,防备晋国的同时,还想投放多少力量在六百里商於古道上,不过是开开脑洞爽一把。

    既然是偷鸡,显然就是因为实力不够,才会选择偷鸡。

    不过有了李解的支持,那就是另外一回事,六百里商於古道,哪怕只是保存一个城邑,又或者大胆一点、贪婪一点,占了商於的一半,那么秦国的局面,是真的就被打开了。

    “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子车氏很有魄力嘛。”

    李解笑了笑,上前将子车白臀扶了起来,然后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铁甲三百副,偷袭楚北,能用上一百副就了不得了。多出来的两百副,你子车氏还得做秦国忠臣呐!”

    明知道李解话中有话,但子车白臀不得不承认,这个诱惑,他接了!

    有些账不能当时就算了,哪怕利用他子车氏对秦国不利,现在就算答应下来,等李解跟秦国的边疆区接壤,那都是什么时候了?

    十年?二十年?

    说不定到他子车白臀死了,吴人也没办法在边境看到秦人。

    这种口头上的约定,本身就没什么约束力,再把时空这个重要因素算计进去,左趣马子车白臀,很自信赌上这一回。

    李专员看着子车白臀那副搏一把的眼神,心中暗笑,没有嘲讽的意思,他当初还是工头那会儿,这种眼神真心是见得多了。

    尤其是他带过的徒弟中,有十几个攒了钱回老家创业的,都是子车白臀现在的眼神。

    人生哪得几回搏……那些辞职回老家的徒弟,都是这么跟工友们说的。

    后来吧,反正又回到李工头这里,毕竟李工头包吃包住。

    钱不钱的都是小事,包吃包住就很好了,至少不用想太多不是?挺好。

    李专员此时此刻敢断定,这位子车氏的英才,肯定琢磨着利用外资壮大自己呢。

    看着子车白臀在赊欠铁甲的条子上签字画押,然后快乐地离开,李专员由衷地咧嘴一笑。

    他得祝福!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